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小说评论:手机阅读市场:前途是光明的

2012年蓝狮子财经创作高级研修班  4月21—22日,一年一度的蓝狮子财经创作高级研修班在千岛湖金竹山庄拉开帷幕。以“只与最好的商业阅读有关”为宗旨,今年研修班的主题依然是:如何做一本好看的财经书。但是随着近一年蓝狮子发展维度的扩展,这次研修班也增加了一些新的议题,如,在数字领域里财经图书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以及财经类小说作品的市场与未来。  经典课程设置,为了作者,更为了读者  本次研修班除了以往的经典内容,“如何发现与策划好的选题”,“写作中的结构设计”之外,还特别邀请了当当网副总裁姚丹骞为大家讲解网络渠道中财经书的市场情况,以及开卷推广部副总经理杨雷为大家分析财经图书在整个图书市场的情况。  众所周知,每年出现出版的图书品种在不断增加。一本书除了内容过硬之外,还要求作者具有自我营销意识,不然很快就会被一浪接一浪的图书洪水中淹没。著名的图书营销专家三石老师,凭借多年的图书营销实战经验,以热门的图书营销事件为切入点,告诉作者们学会利用话题、事件进行营销,同时,要学会多多利用新媒体及互联网。  看似“一条龙”的课程设置,不仅是为了帮助作者能创作出好作品,作品能够大卖,更是为了读者在图书市场更快的发现好书,读到好作品。  年轻作家hold住全场  在财经书写作方面的讲座,除了有吴晓波、秦朔、胡宏伟和郑作时这样的财经作家常青树,还有《一个iphone的全球之旅》的作者曾航和《私募江湖》、《大时代》的作者仇晓慧为大家讲述在财经书写作前期的素材积累,这方面经验的分享更是让老一辈的作家感叹“后生可畏”。  曾航分享了他收集各种关于iphone关于苹果的信息,以及一路跟踪iphone的全过程,连他的ppt也具有乔布斯的精髓。而仇晓慧则讲述她作为一个金融线记者是如何挖掘私募圈的各种秘密,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写作的脉络。  数字出版,必须应对的革命  面对数字出版的滚滚浪潮,吴晓波说:“你转型可能会死,不转型可能会等死。”所以,这次研修班特意邀请了腾讯财讯中心副总监高军为大家做“财经类数字出版的突破和尝试”主题演讲。  同时,还有简阅的副总裁陆荣德与大家分享“书的未来——如何从技术角度完美阅读”。尽管内容为王,但是没有技术,没有用户体验,没有完美的产品,数字出版就是无翼之鹰。从运营的角度来说,内容的概念在数字化处理的过程中,事实上已经赋予了全新的内涵。同时,数字出版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不仅为读者与作者之间,更读者、作者与出版商之间建立了桥梁。  为期两天的财经创作研修班为各位财经作家带来了丰富的文化盛宴。吴晓波说:“研修班今年已经开到第七届。当时我想我们能够坚持三年就差不多了,没想到能坚持到今年。希望明年、后年,研修班会一直坚持下去。”(李辉)

摘要:
在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阅读平台的推动下,虚构类网络小说等内容在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阅读市场,而传统正式出版的非虚构类图书在移动阅读领域发展缓慢。迄今为止,最大一笔传统出版物从移动平台获利的

所谓的成功,只是一个结果,它也许水到渠成,也许永无来日。——吴晓波

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斗破苍穹》的年收入达到4000多万元,这本书是网络小说;最受欢迎的作者“天蚕土豆”一部作品点击量达到16亿次,但他是网络小说作家。移动手机阅读平台每月用户数已经接近8000万,但这些用户绝大多数都是网络小说的忠实拥趸。

文/许火强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大家都开始看书了;但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因为大家只看穿越小说。”中信出版社社长王斌对此很无奈。

01

知道吴晓波这人,是多年前读到《大败局》一书,没想到商业案例可以写的这么有趣、有料,但同时又那么有情感,不用翻开书,我依然还记得几位悲情的主要人物:健力宝的李经纬、三九药业的赵新先、华晨宝马的仰融。我既感叹这些时代的弄潮,商海沉浮,成就了一番伟业,但同时有哀叹,为什么到最后他们都难以独善其身?

或许,很多像我一样的非财经领域专业人士可能都是通过这本书才认识吴晓波。

自《大败局》后,陆陆续续还看过吴晓波老师写的《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等书,才知道他在财经界是个知名人物。

吴晓波为什么能成为一个著名财经记者及财经作家?他是如何一步步成为一个著名财经作家的,这些年他都做了些什么?对我们职业发展又有什么启发?

此前,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依靠网络小说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出版人则对正规出版物在移动平台上的赢利表示焦虑。如今,运营商也开始发力精品阅读,不久前在由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组织的一次论坛上,“非虚构图书”作为重要议题被提上手机阅读的案头,更令出版人感到鼓舞的是,已经有为数不少的畅销书作家、出版社社长、数字出版商开始转变思路,从内容创作源头“改良”移动阅读内容。

02

之前,从不同的渠道,读到一些零碎的文章,知道他的求学故事,知道他的爱情故事,知道他的职业故事,比如《只有廖厂长例外》,更多的,只是一些介绍:

1968年出生,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
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
曾任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常年从事公司研究。
2009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年度”中国青年领袖”。

直到最近看到《经理人》杂志2017年4月份的一篇报道,对吴晓波职业生涯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介绍。从大学求学,到进新华社杭州分社成为一个财经记者,再到后来如何成为财经作家,创办蓝狮子出版社,创办自媒体“吴晓波频道”等一系列重大生涯时刻都在文中提到。

被期待的“非虚构图书”

03

通读全篇文章,对吴晓波老师职业生涯进行了一些梳理,吴晓波之所以能成为今天的吴晓波,自然有很多因素,有客观和主观的,但我个人认为吴晓波老师的勤奋和专注,是他能有今天成绩的不可或缺原因。

读大学的时候,大学四年,除了上课外,他几乎住进了图书馆,一排一排地读。

试问今天有几个大学生能如此勤劳?

吴晓波在参加工作后为自己定了一个九年职业规划,将每三年划分为一个阶段,第一个三年成为一名合格的财经记者,第二个三年成为新华社最好的财经记者,第三个三年则成为全中国最好的财经记者。

这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的,为了这个目标,他行走于全国各地,1994年开始,除了在自己任职的新华社写文章外,还在《杭州日报》、《南风窗》、《南方周末》等三份报纸开专栏,1996年开始写书,每年写一本,在写出畅销的《大败局》之前,曾写过《都市背影》(1997年)、《农民创世纪》(1998年)、《大智若愚吴先生》(1999年)、《我们为什么冷漠》面对连续的不成功,他并没有丧失创作热情,反而愈挫愈勇。直到写出《大败局》,但成名之后,他也没有有所松懈,仍然保持每年一本的创作速度,所以又有了后来的《穿越玉米地》(2002年)、《非常营销》(2003年)、《被夸大的使命》(2004年)、《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上)》(20074年)、《大败局2》(2007年)、《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下)》(2008年)、《跌荡一百年(中国企业1870-1978上)》《大败局2》(2009年)、《吴敬琏传》(2010年)、《浩荡两千年》(2011年)、《历代经济变革得失》(2013年)、《这些年马云犯过的错误》(2014年)、《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2015年)

吴晓波老师是2003年离开新华社的,说在写《非常营销》之前,包括《大败局》一书,并不是专职写作,而是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来完成的,可以想见,得额外付出多少心血。就算后来离开新华社,也不是全职写作,因为他创办了蓝狮子出版社,所以写作也是利用运营公司之外的时间来完成的,其实,时至今天,当吴晓波老师作为“吴晓波频道”的负责人,他仍然坚持每周给自己的频道供两篇原创稿件。可见其勤奋努力。

在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阅读平台的推动下,虚构类网络小说等内容在国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阅读市场,而传统正式出版的非虚构类图书在移动阅读领域发展缓慢。迄今为止,最大一笔传统出版物从移动平台获利的消息还是去年10月作家出版社高调宣布向80余位作家共支付百万元数字出版版税,但这个数字甚至比不上《斗破苍穹》一本网络小说赢利的零头。

04

除了勤奋,吴晓波老师给我另一个很大的启发就是专注,因为专注,他才拥有了强大的核心竞争力,从某种角度来说,自从他踏入新华社杭州分社,成为一个财经记者开始,他就未曾更换过,始终专注于财经领域,在新华社是一个体制内的财经记者,离开新华社,创办了蓝狮子出版社,其Slogan是“只与最好的财经阅读有关”,做的事情从本质上来说其实还是一个财经记者的活,包括他每年出版的一本书,主题也都是财经类的,再到如今他创办的自媒体“吴晓波频道”,也是泛财经栏目。而且,也没离开媒体的范畴,不过是一种响应更快速的媒体。吴晓波老师无论干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写作,而内容始终专注于财经,从新华社的记者,财经作家,再到后来创造蓝狮子出版社,现在的自媒体,不过是传播的形式略有变化而已。一句话,就是用不同的形式来传递他对财经领域的观点。

这,就是吴晓波职业生涯给我的最大启发:勤奋+专注。其实,仔细研究那些成功人士,莫不如此。

“我们希望迎来这样一个时代,大家不是低智商的思考,不是人云亦云、不学无术、急功近利,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阅读方式,汲取知识,掌握资讯,掌握更深刻的内容,使自己变得更加有智慧,更加有思想。”王斌如是期许。他期待通过精品、优质、有思想、有价值并且传播途径更广的非虚构类数字内容让这个愿望得以实现。

畅销财经书作家吴晓波认为,王斌的期待有可能实现。在与中国移动合作的过程中吴晓波发现,喜欢用手机读书的人其实并不是只喜欢网络小说。“财经类图书在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但现在在手机平台上,财经类电子书占比远远落后于文学、军事以及历史,比例也低于传统书店中财经图书的占比,他由此认为,财经电子书可能面临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出版社有出版优秀产品的责任和义务,使得它不可能大量地出品适合消遣性和娱乐性的产品来填补移动时代的消费需求。”在浙江大学出版社社长助理金更达看来,尽管目前消遣性的内容将占据手机阅读大部分市场,但精品内容一定会找到其不可忽视的生存空间。

“现在的虚构类数字读物已经取得了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开端,接下来我们也许会迎来未来十年非虚构类内容的春天。”王斌说。

手机阅读的创作裂变

“现在手机阅读者的特色是‘三低’,如果真要改变这个特色,变成‘三中’或‘三高’,也不是不可能。现在的职场、理财、创业类图书,甚至宏观经济类图书大家还是愿意看的。这个市场一直都存在,问题出在我们这些创作者身上。”在吴晓波看来,虚构的网络小说已经成功转变为移动时代的新市场,传统出版业对这个市场的把控却远远不够,这一点亟待突破。

他建议从作者开始进行改变。“我们原来写的书不是为了手机上的人去写,也不是为了手机这个平台去写的,所以我们不受欢迎。在手机时代要改变的是我们,我们要思考大家在移动过程中想要看怎样的财经类的书,然后为他们创作。”

比如,同样是财经书,手机阅读与传统阅读有很大的不同。在手机上,一本书需要故事先行,让读者第一时间被故事所吸引,再慢慢将故事的道理讲给读者;手机财经书的逻辑也发生了改变,原先可能几条线索并进,但手机上需要条分缕析,因为可能前五章是免费的,到了第六章就要收费;手机读物的字数也与传统不同,在吴晓波的团队中,所有手机章节都不超过2500字,并且还要注重文字与图片的整合。

“数字化有鲜明的特点,但是数字化并不是简单的碎片化,而是有更多的自己的逻辑,这种逻辑超过了我们过去写文章时所提倡的要求,而是更发散、更立体、更丰富,作者在一开始就要重新设立写作的原则和标准。”对于创作者王斌也有类似的建议。

出版方式尤需改进

创作者之外,出版社更需要改变。

电子书会不会影响纸质书的销售一直是出版社心中的几大疑惑之一,吴晓波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纸质书与手机电子书同步出版,不仅没有影响纸质书的销售,反而还增加了电子书的读者。

“我今年出了一本书叫《浩荡两千年》,我告诉出版社希望这本书的纸质书跟电子书能同时出版。有人说这样风险太大,因为两者之间的价格差距很大,我说这个没问题。”吴晓波谈道,从最后的销售结果看,电子书并没有影响到纸质图书的销售,反而之前一些不看纸质书的人,也在网上购买电子书。

除了心态之外,出版社更需对手机出版的方式有进一步了解,毕竟,手机出版不仅仅是出版物的数字化,而意味着一系列崭新的流程。比如时间的缩短,同样是与达沃斯论坛相关的图书,纸质书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策划完成,但如果是电子书,则有可能在达沃斯论坛召开期间的几天内完成。并且,这种动态的出版在特定的时间内更容易获得用户的认可。

手机出版还使得精读出版成为可能,这更有利于非虚构电子书的传播。“有一个产品——《大师轻松读》,这个公司就把一个有关财经理念的故事从20万字消化为2万字。他认为一个人读财经类的书不需要从头到尾,可能精读其中的1万字到2万字就已经足够。”吴晓波就此购买了400个财经主题故事进行手机出版的创作,“未来手机上的精读出版,可以用两三万字就把传统两三百万字的书进行出版。”

此外,对于出版社来说,手机出版更意味着与读者无障碍的交流沟通。“手机出版会给我们写财经书的人,包括出版社带来很大的变化。首先是重建客户与我们的关系,我现在可以发一个短信邀请买过我的书的读者试读新书,他很有可能就此购买。在传统意义上我们没有办法建立这样一种关系。”吴晓波认为,这种联系是对作家的一个价值链的整合,更可以使作者重新定义自己的价值,提供新的服务并获得新的生存力和可能性,当然,这种联系只有数字出版能够提供给作者及出版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