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省市电改方案一天内获批 企业居民可用上更便宜电

各省的电力改革计划,按照既定的“拍子”逐步浮出水面。  9月6日,发改委网站上发布同意北京、海南、甘肃开展电力体制改革试点的复函,同意福建、黑龙江开展售电侧改革试点的复函。  至此,电力改革进一步加速。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相关方案后发现,改革方案的重点是要形成售电主体多元化格局,包括社会资本可以组建售电公司等。有不止一个方案提出,要放开增量配电业务。同时,各省市提出开始组建电力交易中心。  据了解,售电的区域垄断,也被打破。比如,甘肃电改方案提出,在继续扩大省内电力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的基础上,积极推进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北京的改革方案甚至提出,尽量将北京市火电机组发电量计划转让给京外的可再生能源及大容量、高参数、超低排放机组。  上述改革意义重大:这将打破目前在一个地域内只有售电公司,且电网公司和售电公司合一的垄断局面。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景春梅告诉记者,这样做的好处是,企业和居民可以用上更便宜的电。  五省市电改方案获批  8月31日,国家发改委胡祖才副主任在京主持召开加快推进输配电价改革座谈会议,各省(区、市)发改委分管价格工作副主任、物价局局长,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会议部署进一步加快推进输配电价改革试点工作,将原定2017年开展的14个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提前到今年9月份启动,基本实现省级电网全覆盖。  目前,这一电改已经逐步浮出水面。  根据9月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福建省售电侧改革试点方案,福建下一步可以成立电网企业的售电公司;社会资本投资增量配电网并拥有配电网运营权的售电公司;不拥有配电网运营权的独立售电公司。同一供电营业区内可以有多个售电公司,同一售电公司可在多个供电营业区内售电。  当日公布的北京市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也指出,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逐步减少北京市火电机组计划内发电量。培育售电市场主体,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竞争性售电领域,发展能源增值服务,为用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综合能源服务。  甘肃电力体制改革试点方案也提出,逐步扩大发电企业、售电主体和用户准入范围,在继续扩大省内电力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的基础上,积极推进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适时开展现货交易,规范和完善以中长期电力交易为主的直接交易机制。  据了解,甘肃提出跨省交易的背景是甘肃2015年底已建成发电装机4643万千瓦,最大用电负荷仅为1300万千瓦,电力消纳能力不足,外送通道不畅,全省电力电量严重富余,
2015年风电利用小时数仅为1184小时、弃风率达39%,光电利用小时数仅为1061小时、弃光率达31%。  此外,海南省电力体制改革试点方案提出,以大用户直接交易为切入点,逐步推动电力市场体系的建立;建立过渡时期输配电价,远期以分电压等级核定输配电价为突破口,有序推进电价改革;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为突破口,稳步推进售电侧改革;完善电价形成机制,引导电力用户实施需求侧管理。  黑龙江售电侧改革试点方案提出,积极培育多元化配电投资主体。改变省电力公司单一供电模式,促进形成由省电力公司、拥有配电网运营权的地方电网企业等多个配电网共存的供电局面。鼓励发电企业、电网企业及社会资本投资成立售电公司。同一供电营业区内可以有多个售电公司,但只能有一家公司拥有该营业区内的配网运营权,配网应对所有售电公司无歧视开放,并提供保底服务。  市场化运营的益处与难点  上述改革打破垄断,将使得企业可以选择更加便宜的电。  景春梅提出了山东魏桥电厂的案例。此前,在全国煤炭价格高居不下时,山东魏桥电厂给居民售电价格在每度0.3元左右,比一般经过国家电网的每度0.5元左右还低。随着煤炭价格持续下跌,目前魏桥电厂给居民售电每度不到0.2元,只有目前国家电网给居民供电价格的1/3。这一事例曾经引起很大的争议,但已经显露出打破电力垄断,进行市场化运营的收益。  但完全的市场化运营也存在问题。因为当火电、水电、核电等都同时进入市场竞争时,由于火电价格更便宜,可能使得成本高的光伏发电被挤出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目前水电上网价格最便宜,在每度0.2元左右,火电在每度0.3元左右,核电在0.4元左右,风电和光伏上网电价分别为每度0.5元、0.8元左右。  景春梅认为,大家肯定都愿意选择便宜的火电和水电,对于清洁能源比重的提高、优化能源结构是不利的,这也是电改进一步推进的难点所在。下一步要将煤炭污染成本显现出来,即化石能源成本高一些,做一些价格补贴、市场调整等,这样才能让清洁能源进入竞争。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与能源政策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这时候要做好对光伏发电的补贴,比如同样是一度电,光伏发电卖0.5元,但是政府可以补贴0.5元。  湖南大学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教授姚建刚认为,以后光伏要大力发展,得到用户青睐,除了政府补贴外,核心还是要通过技术进步。“光伏的发电成本要降下来,才可以成为大众购买对象。”  景春梅认为,未来电价还需要理顺价格机制。根据了解,目前中国的工商业电价一般比居民用电价格高,甚至有的工商电价比居民供电价格高一倍。导致如此的原因,是居民用电存在工商业电价的补贴。  景春梅表示,工商业电价要降下来,对居民的交叉补贴要进行改革。

继北京市、福建省、甘肃省、黑龙江省及海南省5省区电改方案集中获批后,9月7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同意湖北省、四川省、辽宁省、陕西省、安徽省、河南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山东省8省区电改方案获批,两天内电改方案获通过的省区累计已达13个。这意味着电力体制改革真正迈向“放开两头,管住中间”,市场定价势在必行。

“表明电改试点范围已经铺开至全国范围,电改的焦点正从南方电网转向国家电网,电改进程再次加速。”长江证券分析师称。

此前的9月6日,国家发改委消息称,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批复同意北京、海南、甘肃开展电力体制改革试点的复函,同意福建、黑龙江开展售电侧改革试点的复函。

加上9月7日公布的8个省份,两天内电改方案集中宣布获通过的省区累计已达13个。而这其中,南方电网覆盖区域已全部被纳入改革试点,国家电网覆盖区域的综合试点也由山西1家猛增至10家。

国家发改委曾于8月31日表示,原定于2017年开展的14个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提前到9月份启动,基本实现省级电网全覆盖,并计划于明年1月底完成成本监审工作。此前国家发改委也介绍过,改革将核减电网成本比例平均约16.3%,“过网费”将按照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来收取。输配电价改革提前实施,对发电企业降低成本是个利好。

根据最新的情况,年底前全国基本都将进行输配电价核定试点。进入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的地方涵盖了北京、云南、贵州、广西和山西5地。

长江证券分析师认为,新电改的核心是新型电力治理体系管理框架的顶层设计,以理顺电价形成机制为主线,推动电力交易体制改革、建立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机构、放开发用电计划和配售电环节。本轮电改将统筹兼顾电力供、需两侧改革,而电力需求侧的改革将成为本轮电改的着力点和突破点。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电改试点的焦点开始从南方电网转向国家电网,国家电网覆盖区域的综合试点也由山西1家猛增至10家。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指出,随着电改试点快速向国家电网覆盖地区辐射,也预示着电网企业退出售电侧将是改革的最终目标。“占据多方面优势的电网企业在市场主体形成前,参与售电主要是承担保底任务,随着市场主体的多元化,未来电网企业终将会退出售电竞争。”韩晓平称。

而在当前的电改试点中,售电侧改革也首当其冲成为最突出的重点。

统计目前已经获批的改革方案,主要重点是要形成售电主体多元化格局,包括社会资本可以组建售电公司等;要放开增量配电业务;开始组建电力交易中心等。

甘肃电改方案提出,在继续扩大省内电力直接交易电量规模的基础上,积极推进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

北京的改革方案则提出,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逐步减少北京市火电机组计划内发电量,尽量将北京市火电机组发电量计划转让给京外的可再生能源及大容量、高参数、超低排放机组。培育售电市场主体,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竞争性售电领域,发展能源增值服务,为用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综合能源服务。

福建电改方案提出下一步可以成立电网企业的售电公司;社会资本投资增量配电网并拥有配电网运营权的售电公司;不拥有配电网运营权的独立售电公司。同一供电营业区内可以有多个售电公司,同一售电公司可在多个供电营业区内售电。

而根据区域来看,华北区域作为唯一一个输配电价核定试点区域,随着京津冀电力市场建设的推进,有可能后来居上,成为电力市场推进的领头羊。

业内人士称,电改方案此次集中推进后,将酝酿出一个过万亿元的庞大市场,而国内资本也已纷纷参与,目前全国已成立了500到600家售电公司。常规模式下,此类企业大多以“电力批发商”角色进驻市场,从发电厂购买电力后销售给电力用户,售电公司依靠中间的差价形成盈利点。经由新一轮电改,在发用电方面,转变过去计划分解电量方式,鼓励新增工业用户和新核准的发电机组织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由供售电公司来担任中介构建交易中心,形成多买多卖的市场格局。

新电改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解决传统电力和新能源之间矛盾的问题。

长期以来,我国电力市场建设缓慢,电价和发用电计划由政府确定,虽然推动了电力供应持续增加,但也导致传统电力粗放式发展道路、规模扩张式经营模式、与清洁可再生能源的矛盾日益尖锐,近年来严重限制了水电、风电和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并网消纳和持续健康发展,我国风电、光伏装机容量虽已成为全球最大,但每年弃水、弃风、弃光限电量达到数百亿千瓦时。

2016年上半年,西北地区弃风、弃光问题愈加严重。来自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受上网标杆电价调整影响,2016年上半年光伏发电迎来小高潮。截至2016年6月底,西北电网风电及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合计已达5937万千瓦,占全网总装机容量的29.7%。与此同时,新能源消纳压力不断增加,今年前6个月,西北电网弃风电量155.3亿千瓦时,弃风率高达38.71%;弃光问题最严重的是新疆,弃光率高达32.4%。专家认为,弃风、弃光率居高不下的问题根源在于电源建设过快而消纳能力开发不足,需要进一步优化新能源的布局结构,同时推动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减轻下游的消纳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弃风、弃光问题严重的甘肃此次提出,将“积极推进跨省跨区电力直接交易,适时展开现货交易”,希望借此消纳该省严重富余的电力电量。新疆则在电改方案中提道:要建立电力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改革不同种类电价之间的交叉补贴,研究探索电价交叉补贴额度平衡补偿机制。

长江证券分析师认为,新电改通过理顺电力价格机制形成机制和放开发用电计划,使得电力市场更公平、更有效率、更符合“能源革命”的节能环保要求、更适应未来智能电网和分布式发电的行业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