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电新玩家入场 “低买高卖”模式引争议

本报记者王力凝西安报道  电力改革加速推进的广东省,近期公布了第二批售电公司“牌照”。  广东经信委发布文件称,根据有意愿进入广东省售电市场企业的申请,拟将符合条件的企业列入广东省售电公司目录,并对企业的名单进行公示。广东经信委将这些售电企业以“SD”开头进行了编号,公示时间为6月7日至6月14日。  如果公示内容顺利通过,由广东经信委批复的售电公司数量,将从现在的13家企业迅速扩容至67家。  首批的13家售电公司中,以粤电力、华能、华润电力、中电投等8家国有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为主,另有一家民营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还包括新奥(广东)能源销售公司、深圳深电能售电公司、深圳兆能供电服务公司3家民营企业,以及广州经济开发区成立的广州穗开电业公司。  而本次广东经信委公布的第二批名单中,54家售电企业的股东背景则更加的多样化,即有中广核、南网、中国能源建设集团等央企,也有协鑫能源、明阳集团等能源民企,同时吸纳了更多的民营第三方公司,这也是本批售电公司中的“主力军”。  此前本报进行了报道,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组织了3-5月的三次月度电力竞价交易,首批售电公司参与竞价,开创了国内售电公司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先例。  按照广东省的计划,2016年直接交易电量规模为420亿千瓦时,约占广东电网全年售电量10%。其中280亿千瓦时为年度长协,140亿千瓦时为月度竞价,3-12月,每个月的竞价电量为14亿千瓦时。  引入售电公司后,电力交易产生的价差电费75%返还给发电企业,25%返还给用户。但由于售电公司和被代理的企业用户签订的是一年的售电协议,每度电降幅也只有1~3分钱,价差电费基本上都被售电公司获得。  有券商机构测算,在广东这三次交易中,电厂让利的5.3亿元中有4.5亿元被售电公司获得,有业内人士更是表示售电公司已进入“暴利时代”。  但是,随着广东售电公司企业的扩容,预计将有更多的售电公司参与到广东随后的电力直接交易中,去竞争每个月14亿度竞价电量,售电公司预计获得的平均电量将大幅减少,售电代理竞争也将加剧,售电公司获得的差价利润也将会降低。  国家发改委电力体制改革专家咨询组专家、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由于全国的售电侧改革还在摸索之中,交易规则、返还模式仍不够完善,需要进行研究修正。现在广东售电公司的“低买高卖”模式肯定不是售电公司的发展方向,随着更多的企业计入售电市场中,售电业务竞争加剧将是常态,而未来售电侧市场需要进行有效竞争、创新驱动,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创新、增值服务,比如电力信息综合管理运营、私人订制电力套餐、能源综合管理、能源互联网等。

电力改革加速推进的广东省,近期公布了第二批售电公司“牌照”。如果公示顺利通过,售电公司将从现在的13家企业迅速扩容至67家。

5月30日下午3点多,重庆渝西港桥电力公司为永川港桥工业园区一家科技公司成功供电。作为重庆市首批挂牌成立的三家售电公司之一,重庆渝西港桥电力公司实现了售电业务零的突破,正式进入了售电“角色”。  此时,距离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批复重庆市、广东省开展售电侧改革试点已经过去了近半年时间。  重庆的售电侧改革试点过程中,售电公司和电网公司因为结算、输配电价等问题一度争执不下。相较于此,广东的售电侧改革显得“顺风顺水”——在3~5月的三次月度电力集中交易中,引入了售电公司参与竞价的成交电量占到了总交易量的73%,电厂向需求方让利的5.3亿元多被售电企业获得。  正因如此,关于售电公司“暴利”的说法亦在业内被广泛讨论。  “售电侧市场开放才刚刚起步,此前的利益格局调整后,不可避免会出现很多问题。”国家发改委电力体制改革专家咨询组专家、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庆、广东两地的售电试点中,其售电侧市场还不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市场各方对于售电侧改革的规则制定还在摸索中,出现的相关问题也要继续完善。  广东售电
“暴利”试验  虽然全国各地已经注册成立了近500家售电公司,但现在真正能够参与售电业务的公司并不多——重庆3家、广东13家。  在广东经信委批复的这13家售电公司中,以粤电力、华能、华润电力、中电投等8家国有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为主,一家民营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另外还有新奥(广东)能源销售公司、深圳深电能售电公司、深圳兆能供电服务公司3家民营企业,以及广州经济开发区成立的广州穗开电业公司。  按照广东省的计划,2016年直接交易电量规模为420亿千瓦时,约占广东电网全年售电量10%。其中280亿千瓦时为年度长协,140亿千瓦时为月度竞价。  此后,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组织了3~5月的三次月度电力竞价交易,这些售电公司也参与其中,开创了国内售电公司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先例。  数据显示,广东已经完成的三次集中交易,总成交电量为39
亿度。其中售电公司共成交电量28.4亿度,占比73%;售电公司获得的电量也由3月的65%上升到5月的83%。  正是这三次交易,让售电公司得到超预期的盈利,引发了业内广泛关注。  “电力供需端诉求不一,现在火电发电形势严峻,电厂希望争取更多交易电量保证利用小时数,价格申报比较低。”一位参与交易的火电企业人士告诉记者,但用户端可能对电价敏感度低,并没有预期过高的降价幅度。另外发电企业在竞价策略的专业性上仍不及售电公司,出现了大幅度的非理性降价。  以3月的交易为例,发电企业申报的电价平均申报价差达到了0.429元/度,但是用户申报的平均申报价差只有0.0244元/度,两者之间的差价高达0.4元。随后在4月、5月的两次交易中,这一价差分别为0.382元和0.481元。  在广东以往的电力直接交易中,交易的价差电费会全部返还给发电企业。在引入售电公司之后,其返还规则也发生了改变:价差中的75%返还给发电企业,25%返还给用户。  在前述发电企业人士看来,这一规则改变的初衷是将发电厂降价让利,分出一部分让终端用户享有。但是,由于售电公司和被代理的企业用户基本上签订的是长达一年的售电协议,每度电电价降幅也只有1~3分钱。所以,返还给用户的价差电费基本上都被售电公司获得。  该人士直指广东电力直接竞价交易市场规则欠缺,各方混战,电厂则败得一塌涂地,售电公司在最开始的“混沌”格局中明显受益,利益分配不均。  有机构测算,三次交易电厂向需求方合计让利5.3亿元,其中预计有近4.5
亿元被售电公司获得。平均计算,一度电售电公司就能赚取超过0.13元的差价收益。  正因如此,一些研究机构甚至发文直呼:售电公司进入“暴利时代”!

广东经信委发布文件称,根据有意愿进入广东省售电市场企业的申请,拟将符合条件的企业列入广东省售电公司目录,并对企业的名单进行公示。广东经信委将这些售电企业以“SD”开头进行了编号,公示时间为6月7日至6月14日。
如果公示内容顺利通过,由广东经信委批复的售电公司数量,将从现在的13家企业迅速扩容至67家。
首批的13家售电公司中,以粤电力、华能、华润电力、中电投等8家国有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为主,另有一家民营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还包括新奥(广东)能源销售公司、深圳深电能售电公司、深圳兆能供电服务公司3家民营企业,以及广州经济开发区成立的广州穗开电业公司。
而本次广东经信委公布的第二批名单中,54家售电企业的股东背景则更加的多样化,即有中广核、南网、中国能源建设集团等央企,也有协鑫能源、明阳集团等能源民企,同时吸纳了更多的民营第三方公司,这也是本批售电公司中的“主力军”。
此前本报进行了报道,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组织了3-5月的三次月度电力竞价交易,首批售电公司参与竞价,开创了国内售电公司参与电力直接交易的先例。
按照广东省的计划,2016年直接交易电量规模为420亿千瓦时,约占广东电网全年售电量10%。其中280亿千瓦时为年度长协,140亿千瓦时为月度竞价,3-12月,每个月的竞价电量为14亿千瓦时。
引入售电公司后,电力交易产生的价差电费75%返还给发电企业,25%返还给用户。但由于售电公司和被代理的企业用户签订的是一年的售电协议,每度电降幅也只有1~3分钱,价差电费基本上都被售电公司获得。
有券商机构测算,在广东这三次交易中,电厂让利的5.3亿元中有4.5亿元被售电公司获得,有业内人士更是表示售电公司已进入“暴利时代”。
但是,随着广东售电公司企业的扩容,预计将有更多的售电公司参与到广东随后的电力直接交易中,去竞争每个月14亿度竞价电量,售电公司预计获得的平均电量将大幅减少,售电代理竞争也将加剧,售电公司获得的差价利润也将会降低。
国家发改委电力体制改革专家咨询组专家、华北电力大学教授曾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由于全国的售电侧改革还在摸索之中,交易规则、返还模式仍不够完善,需要进行研究修正。现在广东售电公司的“低买高卖”模式肯定不是售电公司的发展方向,随着更多的企业计入售电市场中,售电业务竞争加剧将是常态,而未来售电侧市场需要进行有效竞争、创新驱动,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创新、增值服务,比如电力信息综合管理运营、私人订制电力套餐、能源综合管理、能源互联网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