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特派记者 索寒雪
北京报道  当外界还在轰轰烈烈谈论去产能,清理僵尸企业的时候,一些民企已经“敞开怀抱”,接纳“僵尸企业”。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工商联副主席陈世强向记者透露,“我们企业接手了两个国有僵尸企业。”  据了解,这两个国有企业涉及职工3000到4000人。  语出惊人  当陈世强委员透露上述信息时,在座人士都表示非常惊讶。  记者在两会期间的采访中,通常像中国建材、中国五矿集团这样的大型央企,亟待处理的僵尸企业,涉及的职工都不及这一数字,都只有千人左右。  而僵尸企业涉及的员工安置和社会稳定以及债券债务问题非常复杂,因而处置僵尸企业通常被看作是烫手山芋。  “我们公司本身接收了两个国有僵尸企业,一个是金鼎化工,还有一个煤电的平桥电厂。”陈世强目前是河南弘昌集团董事长,主要从事新能源的开发。  对于为何要接手这两家国企,陈世强认为,“这两个企业都是当地著名的企业,对两个企业还是有一个情节。”  作为供给侧改革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如何处置僵尸企业,在2016年将出现较大进展,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如何安置超过百万职工,已经成为各地政府最焦虑的问题。  “金鼎化工目前也不太好,正在转型,接手时就是2000多老职工,后来,社会化转移了老职工。”陈世强表示。  “平桥电厂也是1000到2000人,在处置好老职工后,一定要转型升级。”  他同时表示,现在《破产法》还没有实施,所以国家引导僵尸企业并不是让僵尸企业破产,而是让僵尸企业重组。  僵尸企业必须升级  “国有僵尸企业一般是小型企业,过去小火电小水电都是要淘汰,民营企业接手后都要技术更新,处理好设备稳定和职工和企业利益。”他提示其他计划收购国有僵尸企业的民企,“还要看到债券债务关系,以及内部发展方向。”  在此基础上,处理兼并重组合资之外,还要技术支撑和产业转移和升级,国家政策支持。还要加大技术改造。”  “只有通过发展才能促使僵尸企业再生和激活。”陈世强表示。  所谓僵尸企业指那些无能力维持经营,只能靠银行贷款或政府的支持而免于倒闭的负债企业。通常情况下,为了维持社会稳定和保障就业,这样的僵尸企业会得以存在多年。  2015年12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中央企业增效升级。  会议确定,对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剥离重组,对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索寒雪长期受到“僵尸企业”退市难困扰的国企改革,将加大力度推动“僵尸企业”破产。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其中指出对符合破产等退出条件的国有企业,各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其退出,防止形成“僵尸企业”。“未来肯定还会有僵尸企业退出市场,我们现在还在加大力度,推动僵尸企业退出市场。”
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此前,僵尸企业退市破产,一直是国企改革中的难点之一。多因素阻碍僵尸企业破产“我们想注销公司,宣布破产非常难。”一位地方国企人士向记者表示,“受到社保、税务、法律等很多因素限制。”该人士还表示,按照目前的政策,“国有企业破产要经过职工大会表决,员工不同意,就无法破产。这对国企破产是很大
的制约。”按照《破产法》规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
企业法人已解散但未清算或者未清算完毕,资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依法负有清算责任的人应当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然而,国有企业破产则牵扯多种因素。一位地方官员曾向记者表示,“僵尸企业”清理,涉及“几万职工的安置问题,很敏感”。有统计显示,上市公司中的“僵尸企业”主要集中在钢铁、水泥、化工、造船、汽车、造纸等传统行业,超百家的“僵尸企业”,依靠政府的巨额补贴维系生命。国家发改委此次公布的《方案》中,集中指明了这一点。《方案》指出,不得通过违规提供政府补贴、贷款等方式维系“僵尸企业”生存,要有效解决国有“僵尸企业”不愿退出的问题。国有企业退出时,金融机构等债权人不得要求政府承担超出出资额之外的债务清偿责任。“如果是民企,早就宣布破产了,所以现在剩下的僵尸企业都是国企。”前述地方官员向记者表示。“对于处置僵尸企业,会考虑一个稳定性的问题。”前述人士表示,“处置还会涉及一些职工。”“考虑稳定性的问题,政府还需要有一定投入,而且是比较长的过程。”他补充道。国资委将发力处置僵尸企业在7月16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彭华岗介绍中央企业2019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他表示,“截止到5月份,中央企业累计减少法人户数1.4万户,压减了26.9%,提前超额完成了3年压减20%的任务。从层级来看,管理层级全部控制在五级以内,从质量效益来看,压减累计减少直接人工成本292亿元,减少管理费用246亿元,减少亏损企业4794户,减少资不抵债的企业1887户。”随后,《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他问及“减少资不抵债的企业1887户”的具体情况。彭华岗表示,1887家企业已经退出市场了。“肯定还有僵尸企业退出市场,现在还在加大力度,但每家企业有每家企业不同的情况。”彭华岗表示。当记者问及,在企业退出市场宣布破产的过程中,面对职工和地方政府等多种限制因素将如何处理。彭华岗表示,“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把就业问题处理好,不处理好的话,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据了解,2018年末纳入专项工作范围的僵尸特困企业比2017年减亏增利373亿元,和2015年相比,减亏增利2007亿元,有超过1900户的僵尸特困企业已经完成处置处理的主体任务。2019年初,彭华岗曾对外表示,“最大的难点还在于怎么处置好债务处理和人员安置的问题。我们处置1900户的企业涉及到大量的职工,可以说没有发生由于职工安置的问题导致的群体性上访事件。这个过程当中各个系统包括金融系统,也包括地方政府,包括各级的中央企业做了大量的工作。这项工作虽然是难,我们还是要下力气进一步把它做好。”破“僵尸”立国企7月16日,国家发改委会同13个部委公布了《方案》,其中着重对国有企业指出,“完善特殊类型国有企业退出制度。针对全民所有制企业、厂办
集体企业存在的出资人已注销、工商登记出资人与实际控制人不符、账务账册资料严重缺失等问题,明确市场退出相关规定,加快推动符合条件企业退出市场,必要时通过强制清算等方式实行强制退出。”“现在推出《方案》可谓是恰逢其时。”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表示。从国资委公布的经济效益指标的增速来看,中央企业上半年净利润增速8.6%,利润总额增速6.7%,比一季度确实有所放缓。“从大背景看,相当一部分企业处在亏损的边缘,需要市场配置资源,市场化法制化来推进企业优胜劣汰的重要一步。”李锦表示。他曾参与过《破产法》的相关讨论工作。“国有企业破产很难。甄别难,立法难,执行难。”李锦说,“在市场经济中,国企民企要是公平的,不能国企再差都要保。“有些企业半死不活,主要原因是退出机制不同,思想不够解放,认为国有企业只能做大,不能做小。”而《方案》的推出,李锦表示,相当于“国家发改委和最高法院,对国有企业启用《破产法》”。彭华岗也表示,“下一步,我们要更好地巩固已经取得的成果,进一步加大僵尸企业的退出工作力度,组织开展重点亏损子企业的专项治理,减少亏损企业数量和亏损额。”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治理僵尸企业,央企如何发力?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 曹煦 董显苹 ●上官丽娟|北京报道

某能源行业央企政策研究部门经理王铎正在起草企业的年度工作报告,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16年的重点工作,领导明确要求专门有一段讲僵尸企业。”

面对僵尸企业这一“新命题”,王铎表示,“僵尸企业有太多历史问题,涉及众多员工和家庭,必须破釜沉舟,需要魄力和勇气。”

2016年是中国“十三五”
规划的开局之年,为中国GDP贡献超过30%的央企,在经历2015年“成绩单”整体下滑之后,可以预见整顿治理僵尸企业,将是它们未来一段时间摆脱困境、浴火重生的重要举措。

僵尸企业已成众矢之的

通过梳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官方尚无对僵尸企业的准确定义。虽然如此,但其表象特征却在各方的观点勾勒中大致清晰:已停产或者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主要靠政府补贴、银行续贷等方式维持生产经营,甚至濒临破产倒闭。

决策层显然对这样靠“长期吸血”维持生命的企业丧失耐心。从2015年11月至今,李克强总理三次表态要加大清退僵尸企业力度,表示对“僵尸企业”、“绝对过剩产能”的企业,要狠下刀子。中央财办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在广东调研时强调,更加重视供给侧调整,加快淘汰僵尸企业,有效化解落后产能。

处理僵尸企业,有行业已在落实负面清单管理。2015年12月初,工信部对汽车行业的僵尸企业亮出红灯,连续两年年销量为零或极少的92家车企被工信部一份公告曝光,公告称两年之内将不再受理这些企业的新产品申报。

既然已成“众矢之的”,那么僵尸企业的治理“死结”何在?为多家央企提供过战略咨询的中国四达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高级顾问李文武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僵尸企业因为负债较高,一旦通过减产、停产、转产来进行调节,前期地方政府给予的税收优惠、土地赠与、金融扶持等投资都会打水漂;另一方面,僵尸企业拥有大量职工和信贷资源,关乎社会稳定,被“绑架”的地方政府和银行只能继续补贴企业。

僵尸企业是央企减利的最大出血点

潮退时才知道谁在裸泳。当经济下行之际,僵尸企业无可避免地暴露出来,有“共和国长子”之称的央企也不例外。

2015年12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中央企业增效升级。会议指出,对不符合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或重组,对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出清”,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着下降。

事实上,僵尸企业的成因复杂,李文武对记者表示,“有的是行业周期,还有一些是政策性亏损,也有布局不合理的问题,也有技术跟不上市场形势,还有内部管理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以来,央企利润持续下滑。1至10月央企利润总额同比下滑11.3%。在A股市场,244家央企及其控股上市公司中亏损公司达到67家,占比27%。中石化控股的石化油服成为“亏损王”,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亏损20.6亿元。

在煤炭、钢铁、水泥、有色金属等产能过剩“重灾区”,上市央企的数据更是“惨淡”。以钢铁行业为例,宝钢控股的韶钢松山和八一钢铁,前三季度亏损均超17亿元,而鞍钢股份和武钢股份
分别亏损8.88亿元和10.01亿元。在2015年12月22日召开的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明确表示:“必须积极稳妥处置僵尸企业,这是化解产能过剩的牛鼻子。”

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则坦言,僵尸企业对于中央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和提质增效是一个大的障碍,是当前的心头之患,也是企业减利的最大出血点。“所以中央和国务院下决心处理僵尸企业已经提到议事日程。”

因企施策治理僵尸企业

作为央企的“大管家”,国资委对央企处置僵尸企业,坚持因企施策。张喜武表示:初步想法是以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为方向,坚持分类处置,因企施策,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坚持企业为工作主体,坚持依法依规,确保稳定,立足于优化存量,拟采取深化改革、减员增效、清产核资、债务重组、产权转让、关闭破产等多种措施,来加快处置僵尸企业。

某转制央企高管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因为历史沿革的原因,该央企内部有几家“死不了、活不好”的僵尸企业。他表示从实操的角度,解决僵尸企业主要是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钱从哪儿来,二是人往哪儿去。“资产和人员的问题解决了,僵尸企业的正常退出迎刃而解”。

在工信部副部长冯飞看来,各级政府要建立社会托底政策,加大资金投入,完善下岗分流人员的安置政策,确保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加强转岗职工技能培训,给予下岗职工必要的创业支持,使得失业人员能够顺利再就业。“关于人员安置,这是政府责无旁贷的。”冯飞同时表示,“这不是救企业,而是让其尽快顺利退出。”

关于资产处置,冯飞认为要更多地采用市场机制倒逼的办法。“坚持多兼并少破产,更多地通过兼并重组使僵尸企业退出,妥善安置职工,减少对社会的冲击,降低经济社会风险,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上述央企高管认为,僵尸企业自己可以通过债转股、债务转移、债务抵消等方式进行债务重组,减轻兼并重组的债务负担,也可以通过产权交易所向社会公开征集新的投资者。而“人往哪儿去”的问题也不必太过悲观。“央企还是有很多很优秀的员工,而且本身就是熟练工,总比再培训其他人员成本要低。”

在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看来,治理僵尸企业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分类施策:一是加强管理提升一批,通过管理提升提高运行效率,拓展营利空间。二是通过技术改造提升一批,通过加强技术创新,推动产业转型使它能够走入正常轨道。三是通过兼并重组一批,与其他企业合作重组、协同,形成新的活力。四是对于确实扭亏无望的企业,要关闭退出。

关于国有僵尸企业的退出机制和细则,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张喜武表示:“我们还在进一步研究,但是没有最终形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