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指控“能源五虎”—— 行贿方涉多家发电集团_能谱网

本报记者 晏耀斌
北京报道  一个穿着便宜衣服、骑着自行车上班仅享受处级待遇的副司长,却创下了1949年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家藏亿元现金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今日(2015年12月29日)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受审。  根据检察院起诉书显示:魏鹏远任职期间非法收受请托人人民币10347.15万元、欧元775.1万元、美元235.2万元、港元40万元、黄金4100克,汽车3辆,房产1套,银行卡、购物卡、字画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170余万元,另有共计折合人民币13109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总计34279万元。  资料显示,魏鹏远毕业于辽宁工程技术大学,1996年左右进入国家计委,2008年国家能源局成立,魏鹏远由煤炭处处长升任为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属于正处级副司长,其在煤炭司主要负责煤矿基建的审批和项目改造核准工作。  计算发现,魏鹏远在国家计委、发改委任职不到20年,合计每天收入高达5万元。其获得的收入主要来于,利用主管、负责、承办煤炭项目的职权,在煤炭项目审核、股东变更、专家评审、升级改造、安全改造及煤炭企业承揽工程,以及在催要货款、推销设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5月,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10月3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回应称发改委煤炭副司长魏鹏远家中余搜查发现现金折合人民币2亿元,成为1949年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发改委爆发坍塌式窝案。2014年10月31日,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介绍,国家能源局5人(分别为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新能源司司长王骏、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电力司副司长梁波、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发改委价格司5人(分别为价格司原司长曹长庆、现任司长刘振秋、副司长周望军、副司长李才华、副巡视员郭剑英),价格司的领导班子全部涉嫌职务犯罪。  掌握着审核大权、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国家发改委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拷问。《中国经营报》曾独家报道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等落马内幕。
郝卫平表示,“项目都是投资多少亿多少亿元着急上马,但没有领导督办,审批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有关人士转述郝卫平的话,“企业得给每个部门送钱,不送钱就审批不了。”  而王骏则回忆:“那时,机关风气不好。”有关人士透露,王骏在法庭上陈述,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在想方设法给他们送钱。据报道,王骏出事前已到点退休,他曾向友人谈及电力改革现状,且表示遗憾。  反思的是,这些人曾经都为行业改革做出了思考和贡献,为何结果还是栽在审批寻租上。郝卫平曾在法庭上介绍,审批没有时间限制,但有领导重视和督办,几天可以办完。如果没有,实际不受控制,可以走好几年。  由于各部门审批意见对外公示,企业不知道文件到了哪个领导手里。“企业就通过各种方式公关或者打听,给各级领导送钱。比如给处长送钱后,处长告诉签过了到了副司长,企业就给副司长送钱,然后逐级攻关,达到项目审批。”知情人士转述郝卫平在法庭上的陈述。  审批不透明和缺乏监督,则为魏鹏远等人牟利创造了条件。也难怪,李克强总理曾公开表示,“国务院办公会交办的事竟然卡在一个处长手里”。

截至2月23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公开审理时,能源局窝案即将落下帷幕,在此之前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和电力司副司长梁波均已开庭审理。

资料显示,许永盛、王骏、郝卫平、魏鹏远及梁波都出身原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司,并历经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和分立后的国家能源局。除魏鹏远分管煤炭外,其余四人均长期主管电力工作。

“能源五虎”的审理则揭开了能源审批大权背后的权钱交易。《中国经营报》根据掌握的一手材料显示,多家企业涉嫌行贿。恰如王骏陈述“那时,机关风气不好”。有关人士透露,王骏在法庭上陈述,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在想方设法给他们送钱。

不受监督的权力,当事者亦感害怕。郝卫平表示,“每个部门都收钱,我也害怕过,山西煤老板真吓人,用麻袋装钱来送。”

涉及多家发电企业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多家能源公司以及遍布全国各地的能源项目涉嫌在项目审批中对“能源五虎”进行行贿。

在起诉许永盛、王骏、郝卫平、梁波等四人的过程中,检方指出,集团包括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中国神华集团、中国华电集团、中国大唐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华日电力控股有限公司、河北建设投资集团以及新疆特变电工等企业向上述四人行贿。

这其中,有能源央企,包括发电巨头,省级能源国有大型企业浙江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混合所有制企业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行贿项目分布在内蒙古、江苏、江西、福建、吉林、安徽、湖南、新疆、宁夏、山西、山东、广东、浙江、内蒙古、湖北等全国各省各地,且上述四人在受贿项目上基本雷同。

不完全统计,检方指出涉嫌行贿的项目包括中国华能集团下属的吉林长春第四热电厂和吉林白山煤矸石电厂、江西安源电厂、山东莱芜电厂、江苏南通电厂、广东海门电厂、江西井冈山电厂、江苏淮阴电厂、浙江长兴电厂、湖北荆门电厂、山西酒泉电厂、内蒙古呼伦贝尔热电厂、山西酒泉电厂等。

中国华电集团下属山东莱州电厂、安徽六安电厂。中国大唐集团下属湖南株洲攸县电厂、吉林长山热电厂、江苏吕四港电厂、黑龙江七台河电厂、辽宁锦州电厂、江苏南通下关电厂等。

中电投集团下属江西贵溪电厂、山西侯马热电厂、吉林延吉电厂、吉林长白山电厂。浙能集团下属浙江绍兴滨海热电厂、浙江六横电厂。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属江苏张家港电厂、河南新密电厂、江苏沙洲电厂。华日电力下辖的河南洛阳电厂、登封电厂以及甘肃酒泉风电厂。

检方指出,在电力公司公关下,许永盛等在电力项目审批上谋取利益,即为上述公司下属的热电厂等项目在开工建设、增加电力机组等方面开具路条,并在后期核准上予以帮助。

权力的对价

据知情人介绍,郝卫平在庭审中表示,由于各部门审批意见并不对外公示,企业不知道文件到了哪个领导手里。“企业就通过各种方式公关或者打听,给各级领导送钱。比如给处长送钱后,处长告诉签过了到了副司长,企业就给副司长送钱,然后逐级攻关,达到项目审批。”

“那时,机关风气不好。”有关人士透露,王骏在法庭上陈述,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在想方设法给他们送钱。梁波也侧面印证,2009年到2011年,项目负责人大肆送钱送东西,2011年以后有所收敛。

许永盛、王骏、郝卫平、梁波等四人被指控,自2003年开始,从2万、5万、10万、20万、30万、50万、80万,多过百万以及房子……上述四人涉嫌受贿涵盖央企、央企下属公司、民企以及上述企业的所有项目。

不过,许永盛和梁波对于检察院指控受贿500多万元予以全部否认。有关材料显示,郝卫平在2004年到2012年期间,通过电力审批收受巨额贿赂超过1000万元。“其中有700多万元是郝卫平到案后主动交代的。”

相比之下,上述四人的老同事魏鹏远,后任煤炭司副司长,把审批权限用到了极致。就这样一个穿着便宜衣服、骑着自行车上班仅享受处级待遇的副司长,却创下了1949年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检方指控,魏鹏远任职期间非法收受请托人人民币10347.15万元、欧元775.1万元、美元235.2万元、港元40万元、黄金4100克,汽车3辆,房产1套,银行卡、购物卡、字画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170余万元,另有共计折合人民币13109余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总计34279万元。

计算发现,魏鹏远在国家计委、发改委任职不到20年,合计每天收入高达5万元。其获得的收入主要来于,利用主管、负责、承办煤炭项目的职权,在煤炭项目审核、股东变更、专家评审、升级改造、安全改造及煤炭企业承揽工程,以及在催要货款、推销设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

据记者了解,北京三吉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被有关部门采取措施。

2016年6月6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向国家能源局党组反馈巡视情况。反馈指出,能源局行政审批改革不力,以权谋私问题严重:“一些领导干部热衷于审批,以审批代替规划控制和行业监管。审批自由裁量空间大,监督制约不到位,公开透明不足,造成越权审批、滥用职权、徇私舞弊。”
且反馈称,巡视期间,巡视组收到反映一些领导人员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方面处理。

巡视组组长朱保成还指出,能源局应全面加强干部队伍建设,认真整治选人用人突出问题,规范选人用人工作,加大轮岗交流力度。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高度重视领导班子成员和下属单位领导干部存在的廉政风险,全面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日常教育管理监督,层层传导压力,抓早抓小抓预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