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园区困难重重的幕后

【中国经营网注】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4—2018年中国工业园区建设与运营市场前瞻及转型升级分析报告》显示,我国工业园建设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一是发展战略不清晰,规划不合理。国内部分工业园区产业结构趋同、同质化竞争激烈,造成社会资源和土地资源的大量浪费。同时工业园区发展评价指标片面重视招商引资数量、产值、出口额等数量指标,轻视内在竞争力、发展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等质量指标,助长了工业园区粗放型发展。  二是工业园区整体竞争力较弱。园区企业之间分工与协作不多不深,产业链分工很少,企业处于独立运行的状态,或者只是在低层面、低水平上进行,园区无法获取产业集聚所带来的外部规模效应。  据中国企业报报道,截至2013年底,全国拥有482家国家级工业园区,其中高新区114家、经开区215家、出口加工区63家、边境经济合作区16家。国家经开区和高新区的GDP合计13万亿元,占全国GDP近1/4;合计工业总产值35万亿元,超过全国工业总产值的1/3;合计上缴税收为2万亿元,占全国上缴税收的近1/5。  无论在火车站、高速公路出口,还是在城区主要路段,电子显示屏或巨幅广告牌上,都打出了“××工业园欢迎各地企业投资建厂”、“××工业园隆重招商”等大型广告。这是近日《中国企业报》记者在湖北、湖南、河南等地实地采访时见到的场景。  以1984年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挂牌建园为标志,中国工业园区建立迄今已30年。30年之后,开发区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困惑1:地方债收紧,上游被卡住脖子  2014年9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43号文”)中明确指出,第一,地方债务要锁定存量,只减不增;第二,政府债务纳入预算管理,并进行财务公开;第三,拟定偿债顺序,相当于为地方政府资金建立财务制度。  业内人士解读,该文件的出台,是为地方负债开发土地的模式带上紧箍咒。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认为,市、县基础设施建设收归中央政府,以及市跟县级不准直接借钱,只有省、直辖市、自治区可适度发债,是两大重要政策。  对于开发区来说,其原有的开发模式是以政府为担保,负债经营、滚动开发,而43号文的出台,相当于切断了这一模式的资金循环链。  上世纪80年代是开发区的黄金时代,每平方公里给1亿元优惠贷款。而以广州开发区为例,光吹沙填土这一项基础开发,就在9个月内花了9000万元。在无法依靠中央政府支援的情况下,开发区想出了对策,先是管委会(政府)同意出让土地,引入外商投资企业,等到税收上缴后,再由政府财政支持回流,承担债务。这就让企业与政府连为一体,形成一个大的资金循环。  1992年邓小平南巡,对外开放和招商引资迎来新一轮高潮,全国也掀起了一阵开发区热。  困惑2:外企迁华退潮,考验内生发展能力  根据统计,1996年,全国有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保税区、旅游度假区近百余个,省级开发区四百多个,其他乡镇级开发区则有近万个之多。因此,开发区的资金大循环模式不断在各地复制上演,财政压力陡增,相关的征地拆迁、房地产开发问题也一一突显。2003年,中央政府对这股热潮进行了整顿清理。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全球产业向中国大规模迁移的浪潮逐渐退去之后,招商引资遂成无源之水。  与外资产业向中国迁移放缓相对照的是,制造业开始向东南亚的越南、缅甸、孟加拉等要素成本更低的地区迁移。  以产业迁移的风向标轻型消费品制造业为例:越南在2011年取代中国成为耐克的最大生产基地,阿迪达斯2012年宣布关闭在中国的唯一工厂。  电子制造业巨头三星,也在2014年春天开始在越南建设其最大的手机生产工厂,预计2015年三星一半的手机将出自“越南制造”。  在此背景之下,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模式显然难以为继。而误判形势、未能预估到产业迁移浪潮退潮的一些开发区,则陷入沉重债务泥潭中难以自拔———唐山曹妃甸即是其中的典型。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4—2018年中国工业园区建设与运营市场前瞻及转型升级分析报告》显示,我国工业园建设存在的主要问题有:  一是发展战略不清晰,规划不合理。国内部分工业园区产业结构趋同、同质化竞争激烈,造成社会资源和土地资源的大量浪费。同时工业园区发展评价指标片面重视招商引资数量、产值、出口额等数量指标,轻视内在竞争力、发展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等质量指标,助长了工业园区粗放型发展。  二是工业园区整体竞争力较弱。园区企业之间分工与协作不多不深,产业链分工很少,企业处于独立运行的状态,或者只是在低层面、低水平上进行,园区无法获取产业集聚所带来的外部规模效应。  困惑3:一方面空城现象日益显现,一方面土地制约发展  一些在开发区建设热潮中诞生的开发区,实际上并未将产业发展作为首要任务,而是大肆圈地,兴建各种各样的开发区,再以政府财政为担保贷款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招揽能快速看到效果的房地产企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等。结果是,开发区内越来越多的楼房、工厂拔地而起,但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空城诞生,更有大量土地荒废,最后地方债务高筑。  粤东某县级市或许就是一个“范例”。据媒体报道,近几年,这座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正力图将位于原县城南面的东海经济开发区建设成为当地新城区,而引入房地产开发商,则被视为拉动新城建设的重要手段。然而,有媒体记者在这个县级市走访时看到,新区里已经建成的高层商品房楼盘大多是夜晚灯火阑珊、白天车马稀少的“空置楼”,以距离该县政府办公楼仅五分钟车程的“某某凤凰城”项目为例,虽然2012年就开始销售,但直到如今,该楼盘的5幢高楼晚间亮灯的房间也寥若晨星。  在河南省商水县产业集聚区,一位张女士告诉记者,园区内也有不少地方长期闲置,甚至长满了荒草,“可能是还没有招商,也可能是招商了还没有开工”。而蹊跷的是,新建的综合服务楼大门紧闭,似乎很长时间没有开门营业了。

(一)、地方衙门要政绩。

曾昭宁教授和杨东朗教授指出,中央对产业结构调整制定了“坚持面向市场,坚持因地制宜,坚持充分尊重农民的自主经营权”,而个别“政绩工程”催生的示范园区显然与市场经济格格不入。今后,西部地区建设开发区,最好明确园区定位,因地制宜、量力而行,从主要依靠引进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转向大力引进、聚集创新资源和要素,逐步培育产业集群发展相关和支援性产业,提高园区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至于贷款,早就拿去买房、炒古玩或奢侈消费了。

近年来,我国开始大力整顿开发区,从数量和规模上压缩了不少有名无实的开发区。可记者日前到陕西、甘肃、新疆、宁夏和内蒙古等西部省区采访时了解到,部分地方在发展工业园区和开发区依然存在跑马圈地的行为,甚至有许多贫困市县在申请国家级开发区之后,出现了效益低下、土地大量闲置的现象。
记者日前到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图壁县采访时发现,这个拥有21.6万人的县城虽然响应国家号召,对工业园区进行了大规模清理整顿,将原来的七个开发区和工业园区整合成为天山纺织工业园区、幸福工业园区、油气工业园区和南山煤电工业园区等四大工业园区,可依然占地67平方公里。如今,在西部与呼图壁县相似的地方还有很多。

十五

第三,园区互相之间大打价格战,以至于引来无数高耗能企业甚至污染企业。由于行政区划的影响,各行政区域政府将从区域外部流入的企业统统算作招商引资,从而导致各个园区之间互挖墙脚的现象比较严重,这不但增加了企业的流动性,而且提高了招商成本,降低了效率。拥有六个国家级和省级开发区的银川市由于各个开发区的区位相同,引资竞争非常激烈。贺兰县的一位宣传部门领导坦承,除了提高服务水平外,更多的只能从税收、土地等方面提供更优惠的政策来吸引客商。

“用工难”问题已影响了产业园区企业的发展,也阻碍了地方衙门招商引资的步伐。

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王勇说,原本想建设一个集生产示范、科技开发、观光旅游等为一体的高科技旱作高效农业科技园区,可受资金、技术和管理水平等因素的影响,目前多数企业生产经营普遍不景气,原来建设好的300多个大棚因质量和效益问题,现在不得不被推倒。记者了解到,与定西国家级农业科技园相类似,呼图壁县的四大工业园区占地67平方公里,可吸引企业不过百家,其年产值不过10亿元,势必造成大量土地浪费。

实际情况:

宁夏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刘双萍说,这些园区建成后,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否会出现预期增长都很难估计。由于园区的设计、论证、施工单位往往都并非园区建成后的最终受益者,而只是建设园区的受益者,因此在论证园区的可行性时,考虑得更多的,往往是园区能不能建成,如何建成,而不是园区建成后能否引来企业,园区在经济上有无合理性。

普通的造假都在十倍以上,可见帝国统计局的数据水分会有多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20世纪末,为了获取国家更多的资金支持,西部各地纷纷上马科技园、工业园和开发区,一些贫困地区没有考虑当地的资源、环境和人才缺乏,以调整产业结构为名,盲目夸大预期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争抢科技园区的名额,仅“三西”地区的定西市安定区境内就有两个园区,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境内也争建了两个园区,而且两地均抢到了“国家级园区”。

再加上近年来欧罗巴联盟和灯塔国制造业回暖、帝国劳动力和资源竞争优势逐步丧失。

第四,效益低下。一方面表现在园区单位土地面积的产出率比较低。即使在西部发展比较好的南宁市高新区,2004年,以22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创造出3.3亿元的财政收入。而同一年,苏州工业园区70平方公里的土地创造的财政收入达到29亿元。定西国家级科技园区2005年销售收入仅有3000多万元,对于当地的财政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另一方面,单位投资的劳动力吸纳率低。呼图壁县工业园区总面积67平方公里,2005年固定资产投资6000万元,仅吸引了上千个就业人员;2004年南宁六景工业园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9145万元,可从业人员却只有327人。

盲目开发大打价格战

特别说明:

另一方面,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西部许多进入园区的企业也因经营不景气而负债累累,结果给这些企业贷款的银行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定西金成食用菌开发公司使用国家各类扶贫贷款470万元培育食用菌,可是从建厂到现在根本没有生产出食用菌,而今仅靠出租门面、院内种一些玉米维持现状,仅欠银行贷款利息就达52.5万元;个体业主赵平禄贷款10万元建大棚养蝎子,后因市场行情变化,加之养殖技术不过关而放弃养殖,背负40多万元债务后拆除大棚,依靠在城区收购破烂来维持生活……

十四

据记者调查了解,建设开发区的初衷是为了形成产业集群,发挥产业的积聚效应,但是目前西部许多开发区为了招商引资,对于前来投资的企业是来者不拒,为当地经济发展埋下五大隐患。
首先是大量土地被闲置。据记者调查了解,定西国家级农业科技园最初规划占地总面积36万亩,其中核心区占地一万亩,如果全部被征用其后果不堪设想,如今连核心区的4200多亩土地都很难充分利用,许多已经撂荒了。

反正他是无能为力,大不了找衙门把他关起来但还是没钱。

不仅如此,即使在号称苦甲天下的三西地区,甘肃省定西市和宁夏固原市也不断成立开发区。2001年,定西市政府千方百计争取到一个国家级农业科技园的建设批文,最初规划占地总面积36万亩,其中核心区占地一万亩,目前的核心区实际占地4200多亩,其中征用农民的耕地3139亩;固原市先后成立了两个开发区,其中一个也是国家级开发区。

图片 1

据了解,近两年,宁夏和内蒙古由于大力发展电力行业,导致两省区电力供求关系发生变化,个别地方的开发区为了招商引资,置国家限制高耗产业的政策于不顾,还决定扶持高耗能产业发展。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政府为了扶持工业园区的企业还向外做出四项承诺:全市各行政部门对高耗能企业实行“零费制”;将增值税留给地方的25%返还给企业;从市级财政拿出专项资金对高耗能企业进行适当补贴,高耗能企业生产用电每千瓦时补贴二三厘;出台交通特许政策,要求市内所有的公路限载点对高载能企业的原辅材料运进、产品运出一律放行。

帝国经济的希望在哪里?明斯基时刻的爆发即将到来?
是否会出现薛定谔式的变化?或许它们真的就是比“房地产”大得多的,巨大泡泡!

第五,由于园区管理体制和市场机制等方面存在问题,工业园区建设所需要的各种制度环境和技术条件还不能得到满足,使得工业园区的建设存在很多风险。目前,西部各省区对工业园区的建设投入了较大的热情,各区县纷纷制定相应的工业园区规划,提供或留出大面积的规划用地,并出台了土地、税收、用人等各项优惠政策。工业园区建设阶段涉及的土地征用、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的配套建设、大量的资金投入,在园区管理者对未来的乐观预期下都大刀阔斧地进行着。但是工业园区建设相关经济因素的变化而给工程项目建设带来的风险,主要包括土地费用、税收政策、资金筹集、工期变化等因素,是在工业园区规划之初缺乏考虑的。于是,多数园区都存在由于基础设施建设投入量大、回收周期长、土地补偿款和财政收入的增幅暂时赶不上银行利息增长,园区负债经营构成了园区建设的信贷风险。

其次,由于开发区企业之间的产业和技术关联度不高,产业链也不完整,难以发挥积聚效应。目前,西部各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主要依靠优惠政策,而园区之间的政策又相差无几,导致园区之间在招商引资上恶性竞争,互相压低土地价格,增加优惠政策,使进入园区的企业专业种类庞杂,园区内无法形成有效的产业链,而园区没有有效的产业链条,反过来又增加了招商引资工作的难度,使园区难以吸引优秀的企业,形成恶性循环。许多开发区内企业和产业“有山无峰”的状况长期得不到改善,在全国有影响力和知名度、对产业带动效应的大企业和大项目还比较少。

而实情是:挂牌企业只不到一百家,真正有员工且在生产的不到二十家,实际产值也夸大其词,不到十个亿。

西安石油大学的曾昭宁教授说,西部的开发区目前普遍存在区域经济市场平台窄小,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不够强,企业间的相互联系和产业链条薄弱,产业集群仅有雏形而不够强大的现象。可是各开发区依然不断上演“优惠政策大赛”,其背后是在财税损失、土地滥用、环境污染等方面付出越来越多的“隐性代价”。如果一味强调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和建设,而不是更多的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发展开发区自身的特色,可能会导致多数开发区没有竞争力,甚至可能成为当地政府的“烫手山芋”。

它们的出路在哪里?

宁夏银川市下辖三区两县一市,每个县、区、市都建有一个工业园或开发区;广西南宁市有八个经国务院和省级政府批准的开发区;西安市仅一个高新区就占地35平方公里,预计在十一五期间将完成65平方公里的开发建设。

在此背景之下,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模式显然难以为继。

陕西杨凌国家级农业示范区的问题更突出。2005年底在示范区注册登记的企业已达到807家,但从规模上看,杨凌的企业几乎全都是中小企业,且微型企业居多,正常经营的企业只占一成多。与此同时,在不同的开发区之间却因为产业分工不明确,产业布局不合理,造成了产业结构趋同风险,不仅浪费资源而且难以形成持续的发展动力。

这样大的代价、这样大的维持成本,何时结束?

西安交通大学的杨东朗教授和宁夏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刘双萍认为,尽管西部地区拥有丰富的土地和煤、油、天然气等资源,但是各地不管有没有条件均想通过开发区招商引资发展工业,比如陕西和宁夏是每个市县至少有一个开发区,多的有四五个国家、省甚至地市级的开发区,长此以往,只能造成大量的重复建设以及大量的闲置土地。

五年时间过后,地方衙门对外宣称有二百多家企业入驻,投产产值一百个亿。

竞演“优惠政策大赛”

图片 2

以距离该县衙门办公楼仅五分钟车程的“某某凤凰城”项目为例,虽然天朝六十三年就开始销售,但直到如今,该楼盘的五幢高楼晚间亮灯的房间也寥若晨星。

在开发区建设热潮中诞生的开发区,实际上并未将产业发展作为首要任务,而是大肆圈地,兴建各种各样的开发区,再以衙门财政为担保贷款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招揽能快速看到效果的房地产企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等。

然而,这个县级市新区里已经建成的高层商品房楼盘大多是夜晚灯火阑珊、白天车马稀少的“空置楼”。

可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只要不在任期内出问题就好。

十一

(二)、官吏贪污腐败,好吃回扣。

“空军”常说,房地产是个很大的“泡沫”。其实一个比“房地产”更大的真正的“经济泡沫”或将席卷帝国,一触即破!

(三)、钱庄相关管理者为冲业绩和吃回扣。

关注财洞,更多精彩等着你

十二

地方债收紧,上游被卡住脖子。

由于配套支撑体系不健全,在片面追求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下,大部分工业园区在建设中不计资源环境成本,追求短期利益,以致引发环境污染备受诟病。

工业园区发展评价指标片面重视招商引资数量、产值、出口额等数量指标,轻视内在竞争力、发展可持续性、创新能力等质量指标,助长了工业园区粗放型发展。

天朝五十四年,帝国中枢虽然对这股热潮进行了整顿清理。

这样的状况太多太多了,这就是帝国几万个开发区、工业区大多数生存状况的缩影。

对于开发区来说,其原有的开发模式是以衙门为担保,负债经营、滚动开发。而此圣旨的颁布,为地方负债开发土地的模式带上紧箍咒,相当于切断了这一模式的资金循环链。

而误判形势、未能预估到产业迁移浪潮退潮的大部分开发区,则陷入沉重债务泥潭中难以自拔——凤凰城曹妃甸即是其中的典型。

许多企业老厂区生产都还没饱和,就因各样原因到开发区或工业区圈上一大片地建产能是以前十到二十倍规模的新厂房。

结果,经济一放缓,生意远不是预期那样理想,厂房要么一直闲置,要么就干脆空置着连围墙都懒得建,跟钱庄和衙门耗持。

图片 3

天朝六十五年帝国丞相府颁布圣旨《帝国关于加强地方衙门债务管理的意见》:州、郡县基础设施建设收归帝国中枢,以及州跟郡县不准直接借钱,只有行省可适度发债。

由于招工难,达不到用工要求,导致部分企业不愿进驻园区。

归还贷款想都没有想过,给点利息就是阿弥陀佛了。

以天朝三十五年辽东郡经济技术开发区挂牌建园为标志,帝国三十四个行省、三百三十三个市州、二千八百六十二个郡县、四万一千六百三十六个乡镇,三十多年来基本上每个地方皆在搞“经济开发区或者工业园区”。

何解?老板的出路就是等待和耍赖,反正他也没有办法。

都市化与工业化良性互动不够,工业区交通、通勤压力很大等等,对园区的发展也造成很大阻力。

开国功勋某元帅家乡的一个县也在天朝六十年搞了个十五万亩的工业园区,天朝六十七年上报园区产值五十多个亿,而实际加起来也没有五个亿。

空城现象日益显现:蒿草丛生的园区,真实的闲置率、空置率远超预期。

开发区的资金大循环模式不断在各地复制上演,财政压力陡增,相关的征地拆迁、房地产开发问题也一一突显。

天朝六十二年帝国环保联合会对三十六家工业园区进行的一份调查显示,包括国家级园区四家,省级十四家,县市级十八家,三十六家工业园区均存在污染问题,其中水污染百分之百;大气污染二十九家,占百分之八十;固体废弃物污染九家,占百分之二十五。

可能他还有一个幻想就是:包装上市圈钱或等待转化为商业用地(推倒盖房子卖)。天方夜谭?!

图为黄淮流域水污染

用一位老板的话说,钱庄想怎么办就这么办!

工业园区发展战略不清晰,规划不合理。

可这个企业进园区都五年多了,年营业额还没有突破八千万,毛利还不到八百万。

(一)、企业业绩不如预期,盈利不升反降。

园区企业之间分工与协作不多不深,产业链分工很少,企业处于独立运行的状态,或者只是在低层面、低水平上进行,园区无法获取产业集聚所带来的外部规模效应。

而蹊跷的是,新建的综合服务楼大门紧闭,似乎很长时间没有开门营业了。。。。。。

近几年,这座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正力图将位于原县城南面的东海经济开发区建设成为当地新城区,而引入房地产开发商,则被视为拉动新城建设的重要手段。

为何如此:

帝国几万个工业园区和开发区,这样巨大的闲置、这样的空业园区、这样的巨额贷款、这样的产能过剩、这样的相互绑架。

同样在帝国腹地行省某水县产业集聚区,园区内也有不少地方长期闲置,甚至长满了荒草。

(二)、企业背上利息包袱、同时还要应付回扣、佣金、各种费用和税收。

实地就是到处杂草和空地、好点的修了围墙、优秀的建了厂房做门面(实际开工率很低)。

这个真正的“泡沫”就是———遍布帝国全境大大小小的工业园区和经开区!

这些开发区占地面积:小的有好几千亩、中等的几万亩、大的几十上百万亩。

十万亩地的园区,整个空荡荡,很多企业只是官员来检查,或钱庄来考察时,象征性的生产,搞个摆设。

(三)、企业等待清算将各种固定资产抵押给钱庄脱身,或者干脆将资金挪用去炒房,或见效快的娱乐行业。

以产业迁移的风向标,轻型消费品制造业为例:阿迪达斯在天朝六十三年宣布关闭在帝国的唯一工厂,安南国在天朝六十二年取代帝国成为耐克的最大生产基地。

(四)、企业资金困难、好借此机会向钱庄贷款。

工业园区整体竞争力较弱。

在帝国中部数行省等地,无论在火车站、高速公路出口,还是在城区主要路段,电子显示屏或巨幅广告牌上,“××工业园欢迎各地企业投资建厂”、“××工业园隆重招商”等大型广告随处可见。

电子制造业巨头三星,天朝六十七年三星一半的手机已出自“安南制造”,其早在天朝六十五年开始就在安南国建设其最大的手机生产工厂,。

粤东某县级市或许就是一个“范例”。

与外资产业向帝国迁移放缓相对照的是,制造业开始向南洋的安南国、骠国、磐启国等要素成本更低的地区迁移。

企业、钱庄、地方衙门相互绑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混、拖、赖,熬一天是一天。

当全球产业向帝国大规模迁移的浪潮逐渐退去之后,招商引资遂成无源之水。

十三

大部分工业园区产业结构趋同、同质化竞争激烈,造成社会资源和土地资源的大量浪费。

可能是还没有招商,也可能是招商了还没有开工。

随着人口老龄化,“招工难”人源不足成普遍问题,企业“用工难”问题日益凸现。

1,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本文仅供交流与思考,版权归作者所有。文中的论述和观点,还请读者注意判断。

巴蜀某企业,拿地约四百亩实际花了四千万、各种关系费用花费八百万,钱庄贷款一点六亿、后面又高息借了近四千万。

企业老板的心态就是把假账做到位、尽量多贷款,大不了破产打包还给钱庄和衙门。

园区在建设中不计资源环境成本,造成环境污染.

长期重经济轻环保的做法,早已使工业园遍体鳞伤。

———文章完———

结果是,开发区内越来越多的楼房、工厂拔地而起,但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空城诞生,更有大量土地荒废,最后地方债务高筑。

蓉城郊县某大镇约有十万人,该镇之前已有一个四万亩工业园区,天朝五十九年地震后借此机会又搞了一个十万亩开发区。

每年利息支付就要二千四百万左右、搞通关系及其它支出保守算也要六百多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