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力推煤炭改革 激发经济活力

【中国经营网注】山西是中国第一产煤大省,有三分之一的地下埋藏着煤,因此经济转型重在煤炭产业转型。  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认为,山西是典型的“资源型经济”,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偏低。1998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山西经济大幅度下滑,1999年经济增长降至全国倒数第三;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次年山西经济增长降为全国倒数第一。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严峻复杂,山西经济增长前三季度再度下滑至全国倒数第二。  对于很多人关注的山西经济转型、煤炭转型,王儒林提出,首要是加快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在煤炭产业“转型”、非煤产业发展两方面做文章。所谓煤炭产业“转型”,主要是指延伸煤炭产业链条,发展煤炭循环经济;非煤产业则是旅游产业、装备制造业、新材料产业、新能源产业等。  实际上,山西在发展集约高效、延伸煤炭产业链条,发展煤炭循环经济等方面,主要是打造煤-电-铝、煤-焦-化、煤-气-化、煤-电-材等资源循环产业链,同时加快推进煤炭、冶金、焦化、电力、建材等上下游关联产业的联合兼并重组整合,以此来促进山西的资源型企业跨行业、一体化发展。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在担任山西省委书记三个月后,王儒林首次对山西经济发展做出系统性部署。  今年山西官场发生“塌方式”腐败,接受中央安排,王儒林于9月1日出任山西省委书记。入晋以来,王儒林共调研5市30县区,期间最多提及的是整治腐败,对于低迷的山西经济,当地一直期待有改革性、系统性的方案或策略。  12月7日,在山西省委十届六次全体会议上,王儒林做了2万多字的发言。其中对2015年乃至更长时期的山西经济发展,做出全局性、系统性的部署。对于很多人关注的山西经济转型、煤炭转型,王儒林提出,首要是加快深化煤炭管理体制改革,在煤炭产业“转型”、非煤产业发展两方面做文章。所谓煤炭产业“转型”,主要是指延伸煤炭产业链条,发展煤炭循环经济;非煤产业则是旅游产业、装备制造业、新材料产业、新能源产业等。  一位不愿署名的山西省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年山西省委、省政府设定的经济增速为9%,但前三个季度的GDP增速只有5.6%,在全国倒数第二,现在山西面临着政治上、经济上、民生上、生态环境上等多方面的“立体性困扰”,在未来三五年内,预计很难走出经济持续低迷的困境。  转型阵痛  山西是中国第一产煤大省,有三分之一的地下埋藏着煤,因此经济转型重在煤炭产业转型。  在王儒林接棒山西省委书记之前,山西省委、省政府等方面都一直在推动山西煤炭转型,但外界认为,实际上长期以来,山西的经济始终是围绕煤炭资源在转圈,至今也没有走出煤炭主导的“资源型经济困局”。  王儒林认为,山西是典型的“资源型经济”,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偏低。1998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山西经济大幅度下滑,1999年经济增长降至全国倒数第三;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次年山西经济增长降为全国倒数第一。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严峻复杂,山西经济增长前三季度再度下滑至全国倒数第二。  经济持续低迷之外,山西煤炭转型中暴露的问题还有很多,像山西煤炭企业矿难频发、煤焦行业严重腐败等,都曾在国内引起广泛关注,由此也使得大批当地官员受到牵连。今年山西官场发生“大地震”,原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等人纷纷落马,这些高官在调查后都被揭出与煤老板存在权钱交易的内幕。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一季度增长5.4%,二季度增长6.1%,三季度增长5.6%。山西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任务,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在年初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7.5%)。然而,山西省迄今连续三次亮出的“成绩单”,均与这一目标相距较远。那么,曾经红火的山西经济为何会遭遇滑铁卢呢?  据山西日报报道,资源型经济特征决定了工业是山西经济中当仁不让的
“大头”,工业经济好坏直接带动和影响全省经济。然而,这样一组数据让人揪心:前三季度,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10月,这一数字降到3.8%;11月,又降到3.3%,工业增加值增速呈现连续下降态势。  “我省实现全年预定增长目标的难度较大。”尽管比赛终结的哨声尚未吹响,但根据前3/4场的表现,作为“场外评论员”的一些省内经济研究机构已经给出了这样的预判。  对于经济增速的大幅回落,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一针见血地指出:“煤价大幅下跌使我省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出‘断崖式’下滑。”省长李小鹏则表示,受煤炭行业需求不旺、价格下跌等当前因素,以及经济发展结构不优、质量效益不高、规模不大等长期问题影响,经济运行仍处于最困难的时期。  不得不提及的是,但凡产业格局粗放单一的地区,当地经济必定脆弱性突出,大起大落成为难以摆脱的痼疾——这几乎成为一条经济铁律。在山西,随处都能嗅到煤的气息、感受到煤的分量。仅煤炭一项就撑起我省工业的半壁江山,如果再算上与煤炭密切相关的焦炭、冶金、电力,这四大传统产业在全省工业总值中的占比达到70%以上。  多年来,山西省经济始终没有走出“资源型经济困局”。1998年亚洲发生金融危机,山西省经济大幅度下滑,1999年经济增长降为全国倒数第三;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山西省2009年经济增长全国倒数第一。今年宏观经济形势严峻复杂,山西省经济增长前三季度全国倒数第二。  实际上,全国乃至全球经济环境只要不景气,山西就会很轻易地被“拖下水”,全省大量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相当一批企业减产、停产,甚至倒闭。  以吕梁为例,过去十多年,煤炭资源富集的吕梁曾创造了“全省发展最快、经济增速第一”的财富神话。但煤炭“黄金十年”结束后,吕梁经济在全省下滑得也最快。1月至9月,该市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有267户,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48.2%,比上年同期净增12户。企业亏损总额达到76.7亿元,同比增长29.2%;利润总额为负的27.6亿元。  吕梁头顶的光环迅疾褪去,将我省产业结构“一煤独大”的问题又一次暴露无遗。如果再不改变这种产业结构,山西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就是空话一句。  那么,煤炭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对此,国内能源领域权威专家明确回应:中国的能源革命不是“革煤炭的命”,煤炭革命也不是“去煤炭化”。“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禀赋,决定了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煤炭作为中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不会轻易改变,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好才是解决我国能源和环境问题的核心。  国家有关部委表示,在考虑“十三五”规划时将加强顶层设计,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  省委书记王儒林亦发文要求,山西走出一条
“六型”转变、“革命兴煤”的新路,把山西省建设成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向“市场主导型”转变,充分发挥市场配置煤炭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向“清洁低碳型”转变,实现高碳产业低碳发展、黑色煤炭绿色发展;  向“集约高效型”转变,全力抓好大基地、大集团建设,不断提高矿井的现代化水平;向“延伸循环型”转变,重点推进煤炭产业延伸发展、煤化工链条式发展、煤机装备集群发展、煤炭固废综合循环利用;向“生态环保型”转变,着力加大采煤沉陷区治理,推进煤炭外部成本内部化,实现煤炭资源开发利用与生态环境相协调;  向“安全保障型”转变,始终把安全生产放在首位,坚决杜绝重特大事故发生,确保煤炭产业安全发展。  另据了解,因为产业结构与当年的德国北威州鲁尔区十分相似,山西被称为是“中国的鲁尔”。上世纪50年代,原本以生产煤炭和钢铁为主的鲁尔区,经济快速滑入低谷。之后,鲁尔连续30多年通过大力实施煤炭产业集约化、产业多元化经营、重视采用新技术及治理环境污染等措施,一举走出资源型经济困境,成为一个生机勃勃、颇具独创性的经济和文化城市群落。  而上述“六型”转变方向,与鲁尔区在城市转型中的路径选择、表述虽不同,内涵却极相似。  一季度增长5.4%,二季度增长6.1%,三季度增长5.6%。山西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任务,是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在年初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确定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7.5%)。然而,山西省迄今连续三次亮出的“成绩单”,均与这一目标相距较远。那么,曾经红火的山西经济为何会遭遇滑铁卢呢?

以前每年外销上千万元的铸件,去年一年销了不到300万元。山西省柳林县的马生荣在当地经营一家铸钢厂,主要给附近的洗煤厂、水泥厂供应铸钢耐磨件,业务量一直挺稳定。但今年以来,不少老客户要么停产要么半停产,他的生意骤降。

在山西,不少企业都有和老马类似的感受:生意很不好做,别说赚钱,保本都难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企业面临困境,宏观经济也难言乐观。去年年初的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将当年山西国内生产总值为同比增幅设定为7.5%。但从目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完成这一目标已基本不可能:一季度增长5.4%,二季度增长6.1%,三季度增长5.6%。

资源型经济特征决定了工业是山西经济中当仁不让的老大,工业经济好坏直接影响整个山西经济。去年前三季度,山西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4.1%,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10月,这一数字降到3.8%;11月,又降到3.3%,工业增加值增速呈现连续下降态势。

在山西的工业结构中,仅煤炭一项就占据了半壁江山。再算上与煤炭密切相关的焦炭、冶金、电力,这四大传统产业在山西工业总值中的占比达到70%以上。

煤价大幅下跌使山西的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断崖式下滑。去年1~9月,全省吨煤平均利润已由2013年的45.16元跳水至2.57元。山西五大煤炭集团吨煤综合售价从2011年5月的656.1元,一路下滑到去年10月的323.44元。到去年9月末,全省煤炭行业实现利润由2012年同期的380亿元、2013年同期的270亿元下滑到16亿元,仅为前两年的4.2%和5.9%。

截至去年年底,山西省地方监管煤炭企业的亏损面达到61.4%。有人称,卖一吨煤的利润还买不到一瓶饮料。

在煤炭黄金十年中,吕梁创造了全省发展最快、经济增速第一的神话。但去年的成绩单是:1~9月,吕梁规模以上工业亏损企业267户,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48.2%。企业亏损总额达到76.7亿元,同比增长29.2%;利润总额为负27.6亿元。

新任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坦言,山西正面临着立体性困扰。去年年底召开的山西2015年经济工作会议上,王儒林称,要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对发展保持一定的战略定力,坚决摒弃以GDP论英雄的错误观念和做法,切实把经济工作重心放到提质增效上来。

现在,山西经济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去年前三季度,山西省三大产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5.1%、4.5%、7.5%,第一产业、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明显快于第二产业;亿元投资的大项目中,非煤产业投资同比增长超过20%,而煤炭工业项目投资出现负增长;战略性新兴产业累计完成投资近4000亿元,逼近全省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一半;资源型企业已成为旅游业的投资主体,215家资源型企业成功转向旅游业,投资总额达到320亿元。

但新的经济增长点还有待培育,山西经济社会的转型发展仍离不开煤炭这篇大文章。山西是全国主要产煤省中唯一没有公开出让矿业权的省份。煤炭资源配置特别是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都是采取行政推动、政府决定的方式。这样做固然有速度快、效率高、能够强力推动等好处,但大家感到,这种做法也很容易为官商勾结、巨额利益输送、非法获利等严重腐败提供土壤和条件。王儒林在大同、朔州、忻州三地调研后说。

王儒林提出山西要走出一条六型转变,革命兴煤的新路,其目标是把山西建设成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要实现这一目标,第一步就是按照凡是能由市场决定的都交给市场的原则,由市场决定煤炭资源配置,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

王儒林在剖析山西腐败的深层次原因时说,山西出现系统性、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主要发生在煤炭及相关领域,突出表现为易发、多发、高发。将沉睡在地下的煤炭置于公开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中,这是激活山西经济发展的一招棋。

从去年12月1日起,山西拉开煤焦公路销售体制三项改革大幕,企业代行的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管理行政授权、煤炭焦炭公路运销票据全部取消,省内煤炭焦炭公路检查站、稽查点全部撤销。以煤炭资源税改革为契机,今年,山西省将启动运行煤炭综合信息平台,为政府依法开展产能监督、运销监管、税费征收等提供依据。一场关系到能否走出立体型困扰的改革正在山西进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