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如何处理重庆地方债务?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重庆市长黄奇帆在近期相关会议透露,“重庆市今年9月底比去年减了1000亿债务。”而他所参照的,是去年6月底国家审计署审计的重庆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今年9月底复核数据对比。此外,他还在会上透露,减去的1000亿地方债务中,有600亿左右是重庆市级政府债务,300多亿是区县政府债务。  那么,问题来了,重庆是怎么在9个月的时间内把债务规模缩小1000亿元的呢?  据21世纪网报道,根据此前官方发布的重庆市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截至2013年6月底,重庆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926.26亿元,或有债务2865.98亿元,区县本级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611.87亿元,或有债务919.07亿元。而在2013年6月之前,重庆市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3575.09亿元,比2012年底增加280.68亿元;或有债务3785.18亿元,比2012年底增加384.93亿元。  对此,重庆市财政局总会计师吴辉曾公开表示,到2014年底,重庆的债务率将下降到80%以内。在2012年,国家审计署公布重庆的债务率是92.8%(根据官方说法:低于国际的预警线,给重庆市总体债务的评价是总体可控),2013年底,重庆的债务率是88%。  实际上,PPP模式和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的成立,有效改变了过去政府投资时“要么财政拿钱,要么政府举债”的状况,黄奇帆说:“(重庆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的降低)是改革产生的红利,(是因为)社会资金介入了。”重庆市官方强调通过PPP改革降低地方债务:“政府一不担保,二不背债,也不存在政府兜底。”  此前重庆举行的PPP合作项目签约发布会上,重庆集中签约10个项目,后续单独签约3个项目,总金额超1300亿元。黄奇帆评价:“这意味着重庆基础设施增加了千亿投资,今后三年这千亿投资会实施完毕,而政府并不会因此增加债务。”  更加值得玩味的是,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杨树海在相关会议上提出,PPP部分项目周期长见效慢,合作的边界条件复杂、谈判过程长,需要反复比选才能达成操作层面的具体协议或者合约。而PPP项目无标准合约文本,一直以来都是社会资金进入的一大顾忌。  为此,杨树海透露,重庆将印发PPP项目标准合约文本,完善相关配套法规,包括完善PPP项目交易规则、流程和监督办法,加快《重庆市城市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条例》立法进程。  不仅如此,重庆专门为此组建了重庆产业引导基金管理公司,通过公开网上招募、定向联系、登门拜访等方式,与150多家基金公司对接,遴选出16家首批合作专项基金公司并签署了框架合作协议。其中,已有3只专项基金公司签署合伙协议,11只通过专家评审,正开展尽职调查和协议谈判。14只专项基金规模约120亿元。  “重庆亦将同步加强项目库建设,增加项目数量,提高项目质量,更好满足专项基金公司投资需求。”重庆市财政局副局长刘大卫在最新工作情况介绍中说。发改委杨树海则表示,重庆将做好资源整合工作,依托储备土地、国家和市级有关专项资金、已形成的固定资产等主要资源,加快研究推出重点领域股权投资基金。  另据了解,由于多年来对地方政府性债务难以形成一个有序、有效、可预期的管控格局,地方债务问题日益严重。据国家审计署去年公布的数据,2014年和2015年共计将有4.2万亿元地方债到期。  “地方政府存在适度举债的客观需要”,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地方政府债务融资可持续性研究”课题组负责人林勇明表示,地方性公共基础设施的投资主要是由地方政府承担的,这些投资的资金不能只靠地方政府当期有限的财政收入,而是需要地方适度举债,用于社会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公共建设,以这些项目所产生的长期收益作为将来逐步还款的资金来源。只要举债的钱是用于必要的公共投资,且规模适度、期限合理,就能实现地方财政长期动态的平衡。  事实上,“以‘走旁门’的方式举债,就会形成一个不透明、不规范的地方债市场,以此模式来进行地方政府债务融资,除了看得见的成本与风险,还有看不见的成本与风险——就是损害了全社会的市场与信用基础。地方政府进入的是一块不规范的市场,难以成为合格的市场参与者,这也会拖延政府治理结构改革、政治文明建设的进度。”林勇明指出。(编辑:姜小鱼)

【中国经营网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2015年3月份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透露了重庆如何处理政府债务的秘诀。首先,地方融资依赖中央和政策性银行支持。黄奇帆表示,在债务处理方面,重庆通过获得330亿元置换债券额度缓解偿债压力,另外重庆获得新增地方政府债券约200亿元,并获得政策性银行对地方支持,比如重庆获得国开行15年期280亿元贷款。  其次,地方通过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来化解存量债务,并吸引社会资本来从事公共服务领域建设。黄奇帆表示,地方政府在推动PPP的改革,把融资平台的债转化为社会合作伙伴企业的债务。重庆去年推的PPP项目,使得这一块的债务减下来了。而且社会也参与了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  黄奇帆称,重庆到2020年由政府导向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有18000亿元,其中8000亿元以PPP模式实施,也就是从2015年到2020年的6年期间,平均每年有1300亿元的PPP项目推出。除了PPP模式外,黄奇帆表示,重庆还运用其他市场化方法融资,比如发行中票、企业债券等。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自从中央确定全国地方政府债务2015年限额数字为16万亿元后,去年底到今年初,各地陆续公布2015年政府债务限额数字。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1月23日,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布了2015年债务限额数字。与此前审计部门确定的截至2013年6月底债务数据相比,22个省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两年半间呈现约15%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126%增速。其中,宁夏回族自治区两年半间债务增速最高,达约126.8%。  不过,重庆和湖北两地却实现债务负增长。  本报两地官方数据统计发现,重庆市政府2015年债务余额约为3412亿元,与2013年6月底债务约3575亿元相比,两年半间债务负增长约4.6%,削减债务约163亿元。湖北省政府2015年债务余额约为4698亿元,与2013年6月底债务数据相比,两年半间债务负增长约8.8%,削减债务约453亿元。  两年半内,在全国地方政府债务平均增长约47%大背景下,重庆和湖北是如何成功实现债务规模不增反减?答案不一,但核心手段是政府融资模式的创新。  自从2014年初各地披露债务数据后,当年9月份,地方债管理重磅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下称地方债43号文)出台,要求对债务实行规模控制,并提出控制和化解地方债风险三大举措:建立债务风险预警机制,建立债务风险应急处置机制和严肃财经纪律。  包括湖北、重庆等地也在积极践行这些举措。比如湖北省建立债务风险预警系统,加强对地区、部门和单位的借债风险评估,对债务的流动性和偿还能力进行有效监控,做到问题早发现、风险早预防、困难早解决,并建立债务清偿制度,采取多种方法对存量债务进行化解。重庆市通过土地出让等多种方式来化解存量债务。  践行这些举措都有利于地方控制和化解存量债务。但面对每年地方政府庞大的基建投资需求下,如何快速地实现政府融资模式转变,即基础设施不再由政府去负债建设,而是多渠道通过市场化解决成为关键。  重庆和湖北两地正是通过创新政府融资模式,成功实现债务规模不增反减。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2015年3月份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透露了重庆如何处理政府债务的秘诀。  首先,地方融资依赖中央和政策性银行支持。

北京3月27日 –
中国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周五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重庆的地方债是总体可控的,债务率为77%,重庆政府今年可获得财政部发20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额度,有助缓解财务压力。

他表示,重庆去年地方债务余额5,900亿元,比2013年底减1,090亿。5,900亿里有3,200亿是一类债务,2,700亿是二、三类债务。一般的债务率超过1:1是有风险的,重庆是77%,总体可控。

他提到,今年中央出台的1万亿地方债置换规模中,重庆得到330亿元,地方政府还可以用其他市场化方法,发中票、企业债券或者其他的融资措施等,都可以缓解重庆的压力。

此外,开发银行进出口行这些政策型银行为地方政府危旧房改造,也是一种支持。重庆获得开发银行280亿,15年期5%利息,比商业银行要低。

黄奇帆认为,地方政府有责任对经常项目下的财政支出绝不能搞一分钱的财政赤字,收支平衡量入为出,但是对资产性的,基础设施、公共设施投资性的这种项目,一般投资了以后可以使用30年、5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可以发债券。

他提到,重庆市地方政府为了基础设施、公共设施投资的一类债,绝不超过GDP的20%,在推动PPP的时候要公平,风险共担,特别要防范私下和不透明的交易。

同时私人搞了公共设施以后,项目取得以后不能有垄断权,不能乱收费,否则影响社会服务。而当外力出现的时候政府不能说风险完全不管,应该也要托底的。

(发稿 沈燕; 审校 黄凯)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