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掀起填海造地热潮 官方划定海洋生态红线

中新社北京10月6日电 (记者
庞无忌)近期在中国多地掀起的“填海造地”热引起官方的警觉。中国国土资源部6日释放出严控填海造地的信号,要求坚守海洋生态红线。  国土资源部当日消息称,国土部部长姜大明9月30日召开第27次部长办公会,提出沿海滩涂开发与保护等问题。此次会议明确提出,遵循自然规律,加强陆海统筹,优化空间格局,科学划定和坚守海洋生态红线,严格围填海造地的管理与监督,特别是对部分湾口小、海水自净能力弱的海湾,要坚决禁止围填海活动。  9月以来,中国多地频繁传出地方政府大规模“填海造地”的消息。据报道,辽宁大连自2012年开工建设新机场,计划5年内建成“世界最大的海上机场”。海南三亚也计划填海建设28平方公里的大型空港,预计投资上千亿元(人民币,下同)。此外,天津滨海新区、河北曹妃甸等地区都在不断扩大填海面积。  由于陆上土地资源有限,韩国、日本、荷兰等许多国家都有通过填海造地增加土地供应的历史。中国过去几年也有通过填海造地拓展发展空间、优化城市布局的举动。但迅速增加的填海面积以及不断消失的海岸线引发生态学家的担忧。  随着海岸线被陆地蚕食,候鸟栖息的潮间带被吞噬,海岸生态系统也受到威胁。根据国家海洋局公开的数据,最近10年,中国填海造地海域使用确权面积达1100多平方公里。围海造地使大陆海岸线变形缩减,直接威胁海岸生态链。  国土部此次部长办公会也指出,从海洋环境监测数据看,不合理的产业和空间布局所进行的围填海及一些用海活动,对生态环境造成一定影响。  会议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建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机制、对海洋资源超载区域实行限制性措施等提出了明确要求。在严控填海造地方面,要加强研究、指导与配合,调动发挥沿海地方党委政府的作用,积极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提出有关举措,建立有效的协调联动机制。

国土资源部释放严控填海造地信号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近期部分地方悄然兴起的“填海造地热”终于引起了中央的重视。日前,国土部部长、党组书记、国家土地总督察姜大明主持召开了第27次部长办公会。会议指出,从近年来获取的海洋环境监测数据看,不合理的产业和空间布局所进行的围填海及一些用海活动对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因此,会议提出我国将严格围填海造地的管理与监督,特别是对部分湾口小、海水自净能力弱的海湾,要坚决禁止围填海活动。

新华网北京10月5日电2014年国庆节长假前,中国国土资源部释放出严控填海造地、划定海洋生态红线的信号,以应对近来从东北到海南“填海造地”热可能对海岸生态造成的新一轮冲击。

公开信息显示,9月以来,各地频繁传出地方政府大规模“填海造地”新闻。据报道,辽宁大连计划五年内建成“世界最大填海机场”;与此同时,海南三亚也宣布建设中国首个“海上机场”,预计将投资上千亿元,此外,天津滨海新区、河北曹妃甸等地区都在不断扩大填海面积。国土部承认,近年来,部分沿海省份的围填海措施在拓展发展空间、发挥区位优势、承接产业转移、优化城市布局等多方面发挥了重要保障和支撑作用。而且也有部分业内表示,由于我国愈发严格控制新增建设用地规模,很多城市却很难在短时间内彻底扭转以往以建设规模保障经济收益的状况,便打起了围填海的“主意”,而中国土地管理、环境保护上的“海陆分割”现状,也令“向海征地”有机可乘。

9月以来,频繁传出地方政府大规模“填海造地”新闻。据报道,辽宁大连计划5年内建成“世界最大填海机场”。几乎同时,海南三亚宣布建设中国首个“海上机场”。

然而,迅猛发展围填海热潮还是引发了中央的关注和警觉。国土部明确,我国将加强陆海统筹,科学划定和坚守海洋生态红线,会同有关部门建立有效的协调联动机制,严格围填海造地的管理与监督,特别是对部分湾口小、海水自净能力弱的海湾,要坚决禁止围填海活动。

据报道,大连的建设工地上重型卡车已经往返在山海之间。预计5年后渤海湾将形成一座“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机场”。这一机场采取离岸填海方式建设,面积可能达20.87平方公里。在三亚,新机场计划填海建设28平方公里,项目斥资上千亿元。三亚市有关人士称相关方案已上报国家海洋局。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域使用管理法》早就明确表示,国家对填海等改变海域自然属性的用海活动的态度是“严格管理”,但仍有研究报告显示,相对于日本、荷兰等以填海闻名的国家,我国的填海法律规制相当滞后,包括填海生态补偿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导致填海造成的巨大生态损失没有让受益者承担;填海的长期规划、短期监管都不健全等问题凸显。而日本近年已实质地实施了严格控制填海的政策,并积极进行生态修复补偿,如日本的关西机场建设就选择了对海底生态环境影响较小的海上人工岛的填海方法。虽然填海的活动我国已进行多年,但直到2006年,我国才首次制定了全国性的围填海规划,对沿海各地的围填海总量实施指标控制。

自2013年始,大连海上机场“未批选建”就不时见诸报端。近年来,由于中央政府严格控制建设项目用地,很多地方“无地可用”。而中国土地管理、环境保护上的“海陆分割”现状,使“向海征地”有机可乘。政策漏洞背后,填海造田迅猛发展。海上机场建设项目涉及发展改革、国土、环境、海洋、民航等相关部门,“未批选建”风险不大,特别涉及海洋管理风险“最小”。

根据国家海洋局公开的数据,最近十年,中国填海造地海域使用确权面积达1100多平方公里。围海造地使大陆海岸线变形缩减,直接威胁海岸生态链。中国海洋大学的学者李京梅等多位业内专家也明确表示,填海的生态损失分为直接与间接两种。直接损失不仅包括养殖业损失,还包括对底栖生物类经济损失的影响,大部分底栖生物被掩埋覆盖,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生态影响。

这一势头引起了中央警觉。国土资源部部长、国家土地总督察姜大明9月30日主持第27次部长办公会研究沿海滩涂开发与保护,要求按中央要求,严格遵循自然规律,切实加强陆海统筹,严控填海造地,坚守海洋生态红线。国土资源部部长办公会指出,从海洋环境监测数据看,不合理的产业和空间布局所进行的围填海及一些用海活动,对生态环境造成一定影响。

根据国家海洋局公开的数据,最近10年,中国填海造地海域使用确权面积达1100多平方公里。围海造地使大陆海岸线变形缩减,直接威胁海岸生态链。

“黄渤海滨海湿地调查表明,滨海湿地已经被大范围破坏,一些候鸟物种的数量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下降,黄渤海滨海湿地的保护已经迫在眉睫。”联合国自然保护基金会中国科学与政策创研中心高级总监范志勇近日在此间表示。

黄海生态区被WWF列为”全球200佳”生态区域之一,覆盖包括渤海、黄海和长江河口在内的46万平方公里海域,沿海地区大片滩涂,是数百万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水鸟的经停补给地,其滨海及河口湿地孕育着独特的生物多样性和丰富的渔业资源,具有全球保护价值。

范志勇认为,最近十年是中国围填海最严重阶段,如不加以保护,黄渤海滨海湿地濒临消失,不仅危及中国滨海生态系统健康,影响渔民生计,也对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上水鸟造成极大威胁,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对东南亚特别是黄海的状况分析》报告,在该路线的155种水鸟中,24种属于全球受威胁物种。

国土资源部强调,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建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机制、对海洋资源超载区域实行限制性措施等提出了明确要求。沿海滩涂开发与保护,要遵循自然规律,加强陆海统筹,优化空间格局,科学划定和坚守海洋生态红线,严格围填海造地的管理与监督,特别是对部分湾口小、海水自净能力弱的海湾,坚决禁止围填海。

近日凤凰网进行了“三亚拟投上千亿填海建海上机场的看法”调查问卷,约60%网友反对,仅37%网友表示赞成。

部长们在国土资源部部长办公会上表示,对严控填海造地,要加强研究、指导与配合,调动发挥沿海地方党委政府的作用,积极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提出有关举措,建立有效的协调联动机制。“事实上这可能绕回到了中央与地方、不同部门间甚至外地与本地利益间的绕圈圈格局。”一位不具姓名的评论者说。(原标题:国土资源部释放严控填海造地信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