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选这8位省市长座谈有深意:代表了中国经济3样本

【中国经营网注】虽然民生、行政体制改革是各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中的高频词,但现阶段各地政府要完成当年的经济目标还得靠投资拉动。“马上进入第四季度了,不得不承认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投资是见效最快的办法,也是目前各地的主要手段。”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韩孟称,“投资本身并没有错,重点是往哪投,怎么投。”他认为,投资时要选择合理的路径,将投资和结构转型结合起来。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9月已过大半,2014年即将迈入第四季度,三季度地方经济数据发布在即,各地政府纷纷召开经济形势分析会,并表示今年的形势更加复杂严峻,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  “现在距离年底只有110天的时间。”9月15日,江苏省省长李学勇在该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的话透着紧迫感。  围绕“稳增长”的中心思想,山西和湖南均将抓投资、扩大重点项目建设列为近期工作重点。  民生、行政体制改革也是各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中的高频词。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韩孟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投资仍是各地的重点,但在实施时要注意将投资和结构调整、行政改革结合起来。  投资仍是“强心针”  第四季度通常是各地加紧完成当年经济目标的季节。尽管三季度数据尚未出炉,但在上半年各省均未达到全年目标的情况下,第四季度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资源大省山西与预期目标差距最大:上半年GDP增速为6.1%,排名全国倒数第三,和年初定下的目标相差2.9个百分点。而正数第三江苏,上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8.9%,也比目标增速低了0.1个百分点。  在近期召开的会议中,“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成了各省共识。  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概括该省目前面临的情况时表示,“煤炭行业仍然低位运行、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尚未有效缓解、各地发展不平衡,尤其是近期工业增速大幅下滑。”  能源立省数十年的山西,在为当前困难找出路时,中心仍然是煤炭。记者梳理发现,在山西省提出的七条意见中,有四条涉及煤炭行业。其中第三条提出,要持续加力抓投资,六位一体推进重点工程建设,加快低热值煤发电、外送电通道、铁路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核准推进工作,实施好新兴产业重大项目布局。  同样将“抓投资”作为重点的还有湖南省。在该省的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省长杜家毫明确提出,要切实把扩大有效投资作为稳增长的主要动力抓紧抓好,加快推进交通、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  而市级地方政府对投资的热衷同样不低。福建省福州市市委书记杨岳就明确表示,要强化投资拉动,进一步扩大投资规模、提速项目建设、突破瓶颈制约,促进投资快速增长。山西省长治市更是提出,要“咬定年初确定的目标任务不放松”,确保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等主要指标完成目标任务。  “马上进入第四季度了,不得不承认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投资是见效最快的办法,也是目前各地的主要手段。”韩孟说,“投资本身并没有错,重点是往哪投,怎么投。”他认为,投资时要选择合理的路径,将投资和结构转型结合起来。  “调结构”依然是良方  尽管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在大规模投资弊病逐渐显露的今天,“调整经济结构”依然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良方”。  江苏省省长李学勇曾表示,该省要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切实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  “在面对增长目标的时候,投资的效果显然更加明显,调整结构就放松了一些。”韩孟说。  在产业结构转型方面,煤炭大省山西的任务显然更加紧迫和艰巨。不过,在其刚刚召开的经济运行分析会上,这一点并没有得到明显体现。山西当地一位大型国有企业党委书记就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光靠煤炭是没有出路的,但山西现在确实没有更多办法,也没有什么产业可以发展。”  她的话得到了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增长室主任刘霞辉的印证,他说:“结构调整需要先破后立。但目前还缺少新的项目和产业,也不知道立什么好。”  韩孟认为,应一方面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另一方面加快结构调整。  多个省份都在会议中提到,要在转变政府职能,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快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等方面下功夫,以求充分释放改革红利和发展活力。  今年初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后,各地新注册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韩孟说,这样的改革的确立竿见影,但公司数量增多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长,要将数量转化为数量还需要时间。

  9月已过大半,2014年即将迈入第四季度,三季度地方经济数据发布在即,各地政府纷纷召开经济形势分析会,并表示今年的形势更加复杂严峻,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

摘要:
他们分别是,北京市市长王安顺、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山西省省长李小鹏、黑龙江省省长陆昊、江苏省省长李学勇、浙江省省长李强、广东省省长朱小丹、四川省省长魏宏。新闻视频截图  上周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南海主持召开部分省市经济工作座谈会。  8位省长、市长汇报了今年以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情况、存在的问题和下一步打算。  他们分别是,北京市市长王安顺、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山西省省长李小鹏、黑龙江省省长陆昊、江苏省省长李学勇、浙江省省长李强、广东省省长朱小丹、四川省省长魏宏。  李克强说,当前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经济增长、城镇新增就业、物价总水平等都处在合理区间。但也要看到经济发展稳中有忧,下行压力仍然较大,风险和挑战不容忽视,各地发展不平衡,有的方面还比较突出。  本次座谈会为何选择这8个省份做汇报呢?  在经济学者看来,这8个省份很有代表性,代表了当前中国经济攻坚、转型和增长的地区样本。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第一季度经济下行趋势明显,为了保持经济的平稳增长,召集部分省市经济工作座谈会,一方面可以找出问题的症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倾听建议,为下一步出台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做准备。  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认为,在选择省份时,要考虑如何稳增长、保增长,同时又不能盲目刺激、过度刺激。  丁长发说,像山西、黑龙江这些能源重化省份,“重的太重,轻的太轻”,计划经济体制过重,市场发育不全。在需求减少、能源价格下行的情况下,受到的冲击十分明显。  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除安徽省外,全国其他省份的GDP增速均未达到年度预期目标。其中,黑龙江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650亿元,同比增长仅为4.1%,不到预期增速的一半。作为能源工业大省,能源工业占比非常高,但一季度能源工业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为-2.2%。占该省规模以上工业比重50%左右的大庆油田出现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增加值负增长,一季度黑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负增长25.9%。  5月28日,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范恒山在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说,今年以来东北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从供给结构看,主要是工业增速下滑,因为东北地区是国家重要的装备制造业、能源原材料的产业基地,去年以来,装备制造业受全国投资需求的影响,市场订单减少,企业效益下滑,煤炭、原油、钢铁等原材料产品价格下降,使“原”字头企业陷入了困境;从需求结构看,主要是投资增速下滑所致。  在山西,由于煤炭价格已从2011年10月的最高纪录853元/吨下跌到目前的532元/吨,跌幅达37.6%,一季度山西GDP增速仅为5.5%。其中省会太原仅增长0.1%。第二产业增加值187.27亿元,下降6.0%。  工业大省河北则从2013年第四季度的8.2%骤降至今年第一季度的4.2%,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彭澎说,北京要改善环境,没有河北配合肯定不行。今年以来河北为了治理雾霾和环境污染,主动缩减了部分产能,因此此次召集河北与北京来汇报,也有推进京津冀一体化以及区域环境治理的考虑。  与之相比,东南沿海的江苏、浙江和广东则是另外一种类型。这些省份属于典型的外贸出口大省。今年以来,在外贸出口不振的影响下,这些经济大省也出现了经济下滑的情况。  数据显示,一季度广东GDP同比增长7.2%。这一增速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0.2个百分点,也低于去年同期1.3个百分点。其中,受去年套利贸易引发的高基数和今年外贸形势严峻的影响,广东累计完成进出口2227.9亿美元,同比下降23.1%,其中出口1299.7亿美元,下降20.2%。  丁长发说,广东、浙江等沿海大省,一方面面临着外贸不振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这些省份都出现去杠杆化问题,实体经济“输血”不足,很多中小企业资金紧张。而实体经济、中小企业又跟就业紧密相关。因此,了解这些省份的情况也很有代表性。  彭澎说,相比沿海,一些内地省份的外贸出口逆势增长,固投拉动作用比较高,但它们也存在转型升级等问题,而四川作为中西部经济大省,也比较有典型性。新一届政府不再搞普遍性的刺激,而是选择有针对性地调控。  丁长发也认为,目前政府所采取的“微刺激”很有针对性,比如加快棚户区改造,既可以弥补房地产市场下滑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对改善民生也有很好的作用。

  “现在距离年底只有110天的时间。”9月15日,江苏省省长李学勇在该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的话透着紧迫感。

  围绕“稳增长”的中心思想,山西和湖南均将抓投资、扩大重点项目建设列为近期工作重点。

  民生、行政体制改革也是各省经济形势分析会中的高频词。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韩孟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投资仍是各地的重点,但在实施时要注意将投资和结构调整、行政改革结合起来。

  投资仍是“强心针”/

  第四季度通常是各地加紧完成当年经济目标的季节。尽管三季度数据尚未出炉,但在上半年各省均未达到全年目标的情况下,第四季度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资源大省山西与预期目标差距最大:上半年GDP增速为6.1%,排名全国倒数第三,和年初定下的目标相差2.9个百分点。而正数第三江苏,上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8.9%,也比目标增速低了0.1个百分点。

  在近期召开的会议中,“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成了各省共识。

  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概括该省目前面临的情况时表示,“煤炭行业仍然低位运行、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尚未有效缓解、各地发展不平衡,尤其是近期工业增速大幅下滑。”

  能源立省数十年的山西,在为当前困难找出路时,中心仍然是煤炭。记者梳理发现,在山西省提出的七条意见中,有四条涉及煤炭行业。其中第三条提出,要持续加力抓投资,六位一体推进重点工程建设,加快低热值煤发电、外送电通道、铁路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核准推进工作,实施好新兴产业重大项目布局。

  同样将“抓投资”作为重点的还有湖南省。在该省的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省长杜家毫明确提出,要切实把扩大有效投资作为稳增长的主要动力抓紧抓好,加快推进交通、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

  而市级地方政府对投资的热衷同样不低。福建省福州市市委书记杨岳就明确表示,要强化投资拉动,进一步扩大投资规模、提速项目建设、突破瓶颈制约,促进投资快速增长。山西省长治市更是提出,要“咬定年初确定的目标任务不放松”,确保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等主要指标完成目标任务。

  “马上进入第四季度了,不得不承认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投资是见效最快的办法,也是目前各地的主要手段。”韩孟说,“投资本身并没有错,重点是往哪投,怎么投。”他认为,投资时要选择合理的路径,将投资和结构转型结合起来。

  “调结构”依然是良方/

  尽管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在大规模投资弊病逐渐显露的今天,“调整经济结构”依然是绝大多数人眼中的“良方”。

  江苏省省长李学勇曾表示,该省要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切实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

  “在面对增长目标的时候,投资的效果显然更加明显,调整结构就放松了一些。”韩孟说。

  在产业结构转型方面,煤炭大省山西的任务显然更加紧迫和艰巨。不过,在其刚刚召开的经济运行分析会上,这一点并没有得到明显体现。山西当地一位大型国有企业党委书记就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光靠煤炭是没有出路的,但山西现在确实没有更多办法,也没有什么产业可以发展。”

  她的话得到了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增长室主任刘霞辉的印证,他说:“结构调整需要先破后立。但目前还缺少新的项目和产业,也不知道立什么好。”

  韩孟认为,应一方面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另一方面加快结构调整。

  多个省份都在会议中提到,要在转变政府职能,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快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等方面下功夫,以求充分释放改革红利和发展活力。

  今年初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后,各地新注册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韩孟说,这样的改革的确立竿见影,但公司数量增多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长,要将数量转化为数量还需要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