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PPP模式

【中国经营网注】重庆基础设施多由地方政府组建的投融资平台进行融资投建,引入PPP后,这些投融资平台的运营模式也将发生变化。“重庆每年搞基础设施需要的约1000亿元资金,如果一半用PPP方式搞,就有500亿元由社会资金承担,政府一不担保,二不背债,也不存在政府兜底。”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表示。  值得玩味的是,黄奇帆指出,“(重庆)有几个区县债务比较重,市里在帮助他们做好调度的同时,也会给他们改革的压力,让他们通过改革,特别是通过PPP改革,尽早把债务降下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PPP是重庆近期提及最多的改革项目。  “凡是能够真正实现市场化收费的公共服务项目,政府就完全可以包出去搞PPP,对于收费不能市场化的,政府要明确政府采购、补贴标准。”重庆市长黄奇帆近日在该市银行业协会第十四次会员大会上表示。  所谓PPP,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合作开发公共服务项目。此前的7月22日,重庆市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PPP投融资模式改革的工作方案》(以下称《方案》)。  市财政局人士介绍,重庆有望将轨道交通和第三垃圾焚烧厂等项目纳入中央PPP的试点范围;在市级层面,将探索在土地储备整治一级开发、公共租赁住房和轨道交通建设等领域进行PPP试点。  五大原则和边界条件  当下的公共服务产品,由于是政府定价,难以吸引私营资本进入。另一方面,目前实行的BOT、BT等模式,风险均由政府兜底。  PPP被列为重庆今年25个先导性专项改革的首位。  《方案》提出,要发挥社会力量在管理和创新方面的优势,把政府的战略规划、市场监管与社会资本的管理效率、技术创新有机结合起来,进一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社会公共服务,提供更多公共产品。  同时,《方案》强调要坚持“收益共享、风险共担、交易公平、诚实守信”的原则,通过共建共管、公平交易、合理收益,激发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与创造性,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实现政府、市场、社会等多方面良性互动。  8月1日,黄奇帆在该市PPP投融资模式改革专题培训班上作了首场专题报告,重庆各区县(自治县)政府区县长、分管投融资改革的常务副区县长,以及部分市级部门、市属国有重点企业负责人按要求参加了培训。  报告中,黄奇帆就重庆推进PPP投融资改革讲了五个原则和五个边界条件。  五个原则包括:政府公共服务部门和社会投资者利益共享;双方共担风险;要有利于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要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要保证社会投资者有合理的收益但绝不能有暴利。  五个边界条件为:凡是能够真正实现市场化收费的公共服务项目,就可以搞PPP;收费不能市场化,但具备价格调整空间的公共服务项目,政府要搞PPP,需要首先调整价格;对价格不能一步到位的公共服务项目,要明确政府采购、补贴标准;对一些投资巨大的PPP项目,政府需要进行资源配置;对一些收益很大的公共服务项目,必须约定社会投资者的合理收益。  降低地方债  重庆推进PPP另一用意在于降低地方债。  “重庆每年搞基础设施需要的约1000亿元资金,如果一半用PPP方式搞,就有500亿元由社会资金承担,政府一不担保,二不背债,也不存在政府兜底。”黄奇帆在前述银行协会上表示。  他表示,“(重庆)有几个区县债务比较重,市里在帮助他们做好调度的同时,也会给他们改革的压力,让他们通过改革,特别是通过PPP改革,尽早把债务降下来。”  重庆基础设施多由地方政府组建的投融资平台进行融资投建,引入PPP后,这些投融资平台的运营模式也将发生变化。  黄奇帆在今年5月所撰写的《城市管理者要心中有“数”》一文中提出,在PPP模式中要“发挥好投融资平台的作用”:“搞PPP融资谈判,与外资、民资合作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不能与政府机构直接混合,而应由政府委托的法人介入。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  他在8月1日的培训会议上表示,政府在推进PPP中要防范五种风险:名为PPP,实际让政府背上高息债务;社会投资者利用公共服务的自然垄断乱收费高收费;不同地区的同类项目,因标准不统一导致混乱;由于操作不阳光不透明,导致出现灰色交易;社会投资者出现经营危机影响公共服务项目正常运转时,政府部门缺乏救急措施。  “只有把握好五个原则,符合五个边界条件,认真防范五类风险,才能真正搞好PPP投融资模式改革”,黄奇帆称,“目前实行的BOT、BT,很多属于高利息债,风险债,风险全部由政府担当。都不符合真正的PPP要求。”

8月1日,PPP投融资模式改革专题培训班。重庆市长黄奇帆表示,政府在推进PPP中要防范五种风险:名为PPP,实际让政府背上高息债务;社会投资者利用公共服务的自然垄断乱收费高收费;不同地区的同类项目,因标准不统一导致混乱;由于操作不阳光不透明,导致出现灰色交易;社会投资者出现经营危机影响公共服务项目正常运转时,政府部门缺乏救急措施。

7月27日,重庆市集中签约1300亿元PPP项目。重庆市长黄奇帆称,重庆到2020年由政府导向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有18000亿元,其中8000亿元以PPP模式实施,也就是从2015年到2020年的6年期间,平均每年有1300亿元的PPP项目推出。

PPP是重庆近期提及最多的改革项目。

和2014年签约的1300亿PPP项目相比,本次项目数量从13个增至33个。“我们今天这些项目数量多,涵盖面宽,市区两级政府都开展了这些项目,充分说明PPP在重庆的实施已经从点到面,从市级到区级,全面地推开。”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说。

“凡是能够真正实现市场化收费的公共服务项目,政府就完全可以包出去搞PPP,对于收费不能市场化的,政府要明确政府采购、补贴标准。”重庆市长黄奇帆近日在该市银行业协会第十四次会员大会上表示。

每年推1300亿

所谓PPP,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合作开发公共服务项目。此前的7月22日,重庆市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PPP投融资模式改革的工作方案》。

2014年,重庆集中签约的13个PPP试点项目主要集中在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土地整治等领域。黄奇帆介绍,其中9个项目已顺利开工建设,其余项目正在完善建设方案、落实边界条件,即将在年内启动。

市财政局人士介绍,重庆有望将轨道交通和第三垃圾焚烧厂等项目纳入中央PPP的试点范围;在市级层面,将探索在土地储备整治一级开发、公共租赁住房和轨道交通建设等领域进行PPP试点。

2015年的33个PPP项目,新增了社会停车场、医院、保障房等民生项目,以及教育、卫生、文化类项目和水务、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市政项目。

五大原则和边界条件

按照重庆的总盘子,到2020年,由政府导向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总规模有18000亿元。重庆市政府根据项目的性质,将这笔投资分为两类:一类是必须由政府直接干的,有1万亿左右,其中包括中央政府在重庆已经确认的6000亿计划投资,以及重庆市政府今后五六年必须出资的4000多亿;剩余8000亿的资金则在“十三五”期间的6年内实施,平均每年1300亿。

当下的公共服务产品,由于是政府定价,难以吸引私营资本进入。另一方面,目前实行的BOT、BT等模式,风险均由政府兜底。

由于此次区属项目的纳入,重庆市政府加强了风险防范,以避免在不同区县因标准不统一,导致价格和收费混乱。“38个区不能各行其是,这里边有个全市的工作原则、价格确定,和边界条件一次性确定。”重庆市相关官员表示。

PPP被列为重庆今年25个先导性专项改革的首位。

据悉,除1300亿签约项目外,重庆政府还将推出500亿元的储备项目,以使投资者了解情况后更好做准备,提前参与。

《方案》提出,要发挥社会力量在管理和创新方面的优势,把政府的战略规划、市场监管与社会资本的管理效率、技术创新有机结合起来,进一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社会公共服务,提供更多公共产品。

五类PPP运营模式

同时,《方案》强调要坚持“收益共享、风险共担、交易公平、诚实守信”的原则,通过共建共管、公平交易、合理收益,激发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与创造性,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实现政府、市场、社会等多方面良性互动。

“去年有4个地铁项目,包括环线项目、9号线、4号线、5号线等等,非常有吸引力,竞争非常激烈,当时想来参与投资的很多。”一位重庆政府官员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重庆能“把盈利这件事平衡好”。

8月1日,黄奇帆在该市PPP投融资模式改革专题培训班上作了首场专题报告,重庆各区县政府区县长、分管投融资改革的常务副区县长,以及部分市级部门、市属国有重点企业负责人按要求参加了培训。

签约议式上,黄奇帆阐述了实施PPP的五大模式。

报告中,黄奇帆就重庆推进PPP投融资改革讲了五个原则和五个边界条件。

一种模式是市场放开:项目完全可市场化定价,能够真正实现市场化收费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就可以搞PPP,比如高速公路收费项目;

五个原则包括:政府公共服务部门和社会投资者利益共享;双方共担风险;要有利于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要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要保证社会投资者有合理的收益但绝不能有暴利。

第二种模式是调整价格:项目收费达不到完全市场化要求,但具备价格调整空间的公共服务项目,可以通过市场化改革和价格体系的调整,逐步把价格调整到能够平衡投资的格局;

五个边界条件为:凡是能够真正实现市场化收费的公共服务项目,就可以搞PPP;收费不能市场化,但具备价格调整空间的公共服务项目,政府要搞PPP,需要首先调整价格;对价格不能一步到位的公共服务项目,要明确政府采购、补贴标准;对一些投资巨大的PPP项目,政府需要进行资源配置;对一些收益很大的公共服务项目,必须约定社会投资者的合理收益。

第三种模式是公共购买:对价格不能一步到位的公共服务项目,可通过政府公共采购的方式,即政府把一次性投资的钱转化为每年的政府服务采购,以使投资者把本息清偿后还有合理的回报;

降低地方债

第四种模式是资源配置,对一些投资量大而收益很低甚至免费的公共项目,政府采用“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方式对投资者进行补偿。黄奇帆特意提到香港地铁的例子,香港地铁每公里10亿港币,修200公里,花2000亿港币,投资者收票价的钱只够维护地铁的运行折旧。原始投资的2000亿元则可通过物业补偿:150个车站,给投资者78个,每个车站上有加盖物业2万平米左右,总计1500万平米物业,乘以香港几万一平米的楼面地价,足以把2000亿投资连本带息综合平衡;

重庆推进PPP另一用意在于降低地方债。

第五种模式是确定合理的收益上下限,主要适用于土地一级市场的开发,政府为防止投资人炒地皮发横财,要进行相应的成本核算。“不能说这个项目是由投资者开发的,开发完之后,2平方公里,3000亩地,土地批租卖掉的钱都归投资者。这需要一个成本核算,在成本核算的底线内,超过部分都是政府的公共收入。”

“重庆每年搞基础设施需要的约1000亿元资金,如果一半用PPP方式搞,就有500亿元由社会资金承担,政府一不担保,二不背债,也不存在政府兜底。”黄奇帆在前述银行协会上表示。

黄奇帆说,在重庆PPP项目的合同中,会非常仔细地确定每个项目的收入和收入来源是以上五种情况的那一种,让“收入来源确定后进行招投标,大家愿买愿卖,形成一个自觉主动”。

他表示,“有几个区县债务比较重,市里在帮助他们做好调度的同时,也会给他们改革的压力,让他们通过改革,特别是通过PPP改革,尽早把债务降下来。”重庆基础设施多由地方政府组建的投融资平台进行融资投建,引入PPP后,这些投融资平台的运营模式也将发生变化。

黄奇帆在今年5月所撰写的《城市管理者要心中有“数”》一文中提出,在PPP模式中要“发挥好投融资平台的作用”:“搞PPP融资谈判,与外资、民资合作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不能与政府机构直接混合,而应由政府委托的法人介入。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

他在8月1日的培训会议上表示,政府在推进PPP中要防范五种风险:名为PPP,实际让政府背上高息债务;社会投资者利用公共服务的自然垄断乱收费高收费;不同地区的同类项目,因标准不统一导致混乱;由于操作不阳光不透明,导致出现灰色交易;社会投资者出现经营危机影响公共服务项目正常运转时,政府部门缺乏救急措施。

“只有把握好五个原则,符合五个边界条件,认真防范五类风险,才能真正搞好PPP投融资模式改革”,黄奇帆称,“目前实行的BOT、BT,很多属于高利息债,风险债,风险全部由政府担当。都不符合真正的PPP要求。”

来源:信托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