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养老金20年损失保守超千亿 对百姓不负责

【中国经营网注】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今年年初曾指出,目前养老金的收益情况确实不理想,因为受到投资渠道的限制。“现在这种现收现付体制,在中国是不可持续的,投资收益型的养老金体制才是解决的出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贺力平表示,养老金体制改革必须和投资收益挂钩。  据证券日报报道,经过多年的实践,我国社保制度取得了很大成就,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一制度隐藏的诸多问题也逐渐暴露。人们发现,尽管养老金的绝对金额连年上涨,但退休后的相对收入水平却在下降,养老金工资的替代率连年下滑。对个中原因,业界有诸多分析,而投资体制的缺位更是备受质疑。  对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改革谋划已久,但历经多次波折始终没能正式推出。业内人士担心,不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任由养老金贬值,更是对老百姓不负责。  财政不可持续风险大  养老金投资体制缺位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对此,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进行了测算,他指出,从推出社会保险制度至今的20来年,按照最保守的估计(即以CPI的涨幅为参考进行计算),潜在损失金额超过了1000亿元,而按照更高的标准测算(即以社会平均工资的涨幅为参照计算),损失金额超过了1万亿元。他指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人们生活消费需求的提高,如果养老金投资运营继续缺位,将对社保制度带来极大的财务不可持续风险。  对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改革谋划已久,但历经多次波折始终没能正式推出。对部分人士担心养老金投资运营风险的观点,郑秉文表示:“不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任由养老金贬值,更是对老百姓不负责。”  在养老金投资运营政策尚未正式明确之前,部分地方的市场化运营试点工作已经开始。2012年,广东省政府将1000亿元养老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据媒体报道,2年来,这笔养老金累计投资收益接近百亿元,投资收益率超出双方协议约定的收益率水平。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养老金投资运营办法迟迟不能出台,可能会有更多的地方效仿广东做法。  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今年年初曾指出,目前养老金的收益情况确实不理想,因为受到投资渠道的限制。因此,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办法出台尚无时间表。  据了解,去年职工养老保险累计结余近2.8万亿元,加上新农保、城镇居民保险的资金结余3000亿元,养老保险的资金结余达3.1万亿元。  委托专业机构投资或是出路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贺力平看来,这么多年我国养老金体制变化不大,金融市场上十分缺乏专业的、多层次的养老金投资机构。“现在这种现收现付体制,在中国是不可持续的,投资收益型的养老金体制才是解决的出路。”他表示,养老金体制改革必须和投资收益挂钩。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规划研究部主任熊军则强调,人口老龄化逼着养老制度向多支柱制度转变,而基金的投资管理是养老改革十分关键的环节。  “我们的养老制度总体上偏向于积累,福利水平主要取决于积累规模,投资收益是积累型养老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熊军表示,积累规模对长期的投资回报率非常敏感,例如,3.5%和5.5%的投资收益率大约会造成1.7倍的养老金积累规模差距。因此,他表示,如果大规模的长期养老金没有一个明确的管理目标,是非常有害的,“必须通过一个明确的、长期的战略资产配置来建立起投资渠道。”  他同时指出,当前,在养老金管理过程中管理部门和受托人职责不清,缺乏明确的责任主体,也非常不利,必须明确划清责任,落实主体。  “如果今后工资的增长率在4%-5%,养老金的投资回报率要高于这一水平达到6%的话,难度很大,因此必须提高管理能力。”熊军表示,“养老金进行多样投资,会涉及到很多资金类别和很多产品,任何一个投资管理机构的优势都不可能覆盖所有领域。”他表示,从受益人的权益考虑,投资管理应该让各类机构发挥自己的优势,形成组合,通过委托投资的方式取得更好的回报。  不过,对于老百姓来说,除了关心养老金是否能保值增资外,对投资收益的归属问题、万一投资亏损如何解决等问题也都还需要答案,这也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不可回避的问题。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尽管养老金的绝对金额连年上涨,但退休后的相对收入水平却在下降,养老金工资的替代率连年下滑。对个中原因,业界有诸多分析,而投资体制的缺位更是备受质疑。对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改革谋划已久,但历经多次波折始终没能正式推出。业内人士担心,不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任由养老金贬值,更是对老百姓不负责。  养老金投资体制缺位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对此,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进行了测算,他指出,从推出社会保险制度至今的20来年,按照最保守的估计(即以CPI的涨幅为参考进行计算),潜在损失金额超过了1000亿元,而按照更高的标准测算(即以社会平均工资的涨幅为参照计算),损失金额超过了1万亿元。他指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人们生活消费需求的提高,如果养老金投资运营继续缺位,将对社保制度带来极大的财务不可持续风险。  对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改革谋划已久,但历经多次波折始终没能正式推出。对部分人士担心养老金投资运营风险的观点,郑秉文表示:“不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任由养老金贬值,更是对老百姓不负责。”  在养老金投资运营政策尚未正式明确之前,部分地方的市场化运营试点工作已经开始。2012年,广东省政府将1000亿元养老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据媒体报道,2年来,这笔养老金累计投资收益接近百亿元,投资收益率超出双方协议约定的收益率水平。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养老金投资运营办法迟迟不能出台,可能会有更多的地方效仿广东做法。  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今年年初曾指出,目前养老金的收益情况确实不理想,因为受到投资渠道的限制。因此,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办法出台尚无时间表。  据了解,去年职工养老保险累计结余近2.8万亿元,加上新农保、城镇居民保险的资金结余3000亿元,养老保险的资金结余达3.1万亿元。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贺力平看来,这么多年我国养老金体制变化不大,金融市场上十分缺乏专业的、多层次的养老金投资机构。“现在这种现收现付体制,在中国是不可持续的,投资收益型的养老金体制才是解决的出路。”他表示,养老金体制改革必须和投资收益挂钩。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规划研究部主任熊军则强调,人口老龄化逼着养老制度向多支柱制度转变,而基金的投资管理是养老改革十分关键的环节。  “我们的养老制度总体上偏向于积累,福利水平主要取决于积累规模,投资收益是积累型养老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熊军表示。当前,在养老金管理过程中管理部门和受托人职责不清,缺乏明确的责任主体,也非常不利,必须明确划清责任,落实主体。  不过,对于老百姓来说,除了关心养老金是否能保值增资外,对投资收益的归属问题、万一投资亏损如何解决等问题也都还需要答案,这也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不可回避的问题。

  广东省政府将1000亿元养老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2年来累计投资收益接近百亿元

  ■本报记者 冷翠华

  经过多年的实践,我国社保制度取得了很大成就,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一制度隐藏的诸多问题也逐渐暴露。人们发现,尽管养老金的绝对金额连年上涨,但退休后的相对收入水平却在下降,养老金工资的替代率连年下滑。对个中原因,业界有诸多分析,而投资体制的缺位更是备受质疑。

  对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改革谋划已久,但历经多次波折始终没能正式推出。业内人士担心,不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任由养老金贬值,更是对老百姓不负责。

  财政不可持续风险大

  养老金投资体制缺位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对此,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进行了测算,他指出,从推出社会保险制度至今的20来年,按照最保守的估计(即以CPI的涨幅为参考进行计算),潜在损失金额超过了1000亿元,而按照更高的标准测算(即以社会平均工资的涨幅为参照计算),损失金额超过了1万亿元。他指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人们生活消费需求的提高,如果养老金投资运营继续缺位,将对社保制度带来极大的财务不可持续风险。

  对养老金投资运营的改革谋划已久,但历经多次波折始终没能正式推出。对部分人士担心养老金投资运营风险的观点,郑秉文表示:“不投资运营、保值增值,任由养老金贬值,更是对老百姓不负责。”

  在养老金投资运营政策尚未正式明确之前,部分地方的市场化运营试点工作已经开始。2012年,广东省政府将1000亿元养老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据媒体报道,2年来,这笔养老金累计投资收益接近百亿元,投资收益率超出双方协议约定的收益率水平。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养老金投资运营办法迟迟不能出台,可能会有更多的地方效仿广东做法。

  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今年年初曾指出,目前养老金的收益情况确实不理想,因为受到投资渠道的限制。因此,养老金的投资运营办法出台尚无时间表。

  据了解,去年职工养老保险累计结余近2.8万亿元,加上新农保、城镇居民保险的资金结余3000亿元,养老保险的资金结余达3.1万亿元。

  委托专业机构投资或是出路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贺力平看来,这么多年我国养老金体制变化不大,金融市场上十分缺乏专业的、多层次的养老金投资机构。“现在这种现收现付体制,在中国是不可持续的,投资收益型的养老金体制才是解决的出路。”他表示,养老金体制改革必须和投资收益挂钩。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规划研究部主任熊军则强调,人口老龄化逼着养老制度向多支柱制度转变,而基金的投资管理是养老改革十分关键的环节。

  “我们的养老制度总体上偏向于积累,福利水平主要取决于积累规模,投资收益是积累型养老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熊军表示,积累规模对长期的投资回报率非常敏感,例如,3.5%和5.5%的投资收益率大约会造成1.7倍的养老金积累规模差距。因此,他表示,如果大规模的长期养老金没有一个明确的管理目标,是非常有害的,“必须通过一个明确的、长期的战略资产配置来建立起投资渠道。”

  他同时指出,当前,在养老金管理过程中管理部门和受托人职责不清,缺乏明确的责任主体,也非常不利,必须明确划清责任,落实主体。

  “如果今后工资的增长率在4%-5%,养老金的投资回报率要高于这一水平达到6%的话,难度很大,因此必须提高管理能力。”熊军表示,“养老金进行多样投资,会涉及到很多资金类别和很多产品,任何一个投资管理机构的优势都不可能覆盖所有领域。”他表示,从受益人的权益考虑,投资管理应该让各类机构发挥自己的优势,形成组合,通过委托投资的方式取得更好的回报。

  不过,对于老百姓来说,除了关心养老金是否能保值增资外,对投资收益的归属问题、万一投资亏损如何解决等问题也都还需要答案,这也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不可回避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