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领域高层接连落马 或涉泄露国家机密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在今年3月,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莅临三峡集团,公布免去曹广晶、陈飞的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之后,电力十年反腐无大贪落马的局面开始扭转。而郝卫平的落马预示着反腐风暴已经迅速刮向了煤电领域。  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核电一直被视为中国电力领域神秘中的神秘。但随着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近日被带走,梳理发现,在2008年前后,中国核电领域集中倒下了至少3名企业高管。  很难预料郝卫平此次被带走是否涉及核电有关问题,以及他将会给中国核电领域带来怎样的影响。但国家电力系统一位知情人士曾在几个月前就曾预言,核电领域还将会出事。  颇可玩味的是,在郝卫平之前,国内核电三巨头里的两家央企,中核核工业集团和中国广核集团,均已身陷“高管落马”的泥淖。郝卫平是2012年核电司成立以来首名落马高官。  神秘领域再次出事  从多方有关权威渠道获知,郝卫平及其妻子目前都被边控。15日傍晚,其妻打算从首都机场出境被发现,随即有关部门到郝家带走郝卫平。  “现在不知道郝卫平是因为他自身问题还是其妻子的原因而出事的。”一位与郝卫平有过接触的核电人士说,在他印象中,郝卫平是一个“挺好的人”,且“干事有力度”。  郝卫平最后一次公开曝光是在4月3日。这一天,他来到了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参与调研。  2012年,核电司由国家能源局设立,郝卫平从2013年5月开始担任核电司司长一职。而2008年国家能源局成立之时,他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  在郝卫平之前,中核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原总经理康日新、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下称“中技公司”)原总裁蒋新生、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原副总经理沈如刚相继落马。他们同时牵扯出一批有关人员的陨落。  以上电力系统知情人士表示,上述三人的落马,导致中国核电领域有关人员的神经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  或涉泄露国家机密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多方采访得知,三人的最终下马,或涉泄露国家核电机密,或涉操纵核电工程招标。而有关他们泄密的细节,仅流传于业界的茶余饭后。  在郝卫平之前,康日新于2010年因受贿660多万,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而在更早的2007年,蒋新生被“双规”,曾引发核电系统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人事震荡。中广核在这一次震荡中有涉案者20多人,其中近半被移交司法机关,10多人离职或被开除党籍、调离相关职位,涉案最深者就是时任副总经理的沈如刚。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上述3名企业高管落马的细节至今尚未为世人所知。以康日新为例,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的判决内容中,仅提及康日新“2004年至2009年间利用担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兼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业务承揽、职务升迁、就业安排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  而与康日新有过多年接触的一位核电权威人士则表示,他认为康涉嫌泄露国家在引进核电技术时的机密,而且泄密者还不止康一个。  在2007年前后,中国分别从美国和法国引进了被称为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也正是这个时候,与康有多年接触的这位核电权威说,康日新可能通过有关渠道泄露了中国将从美国西屋引进核电的信息。而在核电业界,这样的说法近年来一直流传。  有媒体报道,他被查的具体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据传是“另有他因”,与原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案并无关联。2013年3月18日,刘铁男卸任国家能源局局长。2013年8月8日,刘铁男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核电招标“雾里看花”  2004年9月28日,中国首个第三代核电技术依托项目——山东海阳和浙江三门共计4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项目国际招标书正式向全球发布,并宣布由中技公司、中核、中广核组成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筹备组主导此次国际招标。  同日,法国阿海珐公司、俄罗斯ASE公司以及美国西屋公司联队三方购买了招标文件。后来俄罗斯由于技术原因出局﹐引进谈判就在法国阿海珐和美国西屋公司两大核电巨头之间进行。而为了更好地进行招标工作,2004年年底,由中技公司牵头,与中核和中广核共同成立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筹备组。而康日新和蒋新生则都担任筹备组的领导成员。  经过漫长和复杂的招标过程,2006年12月,历时两年半的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全盘引进国际招标终于尘埃落地,美国西屋公司的AP1000成为最后的赢家。  就在西屋公司赢得了中国市场之前,2005年6月,英国核燃料公司董事局启动了西屋公司股权转让行动,日本东芝、美国GE公司联合体、日本三菱公司和华盛顿投资集团联合体、美国SHAW集团四家公司进入收购短名单。据评估,西屋公司资产应在20亿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30亿美元之间。到了2006年1月中旬,四家公司竞争激烈,收购价格从25亿美元提高到32亿、35亿美元。就在这时候,日本东芝突然单独报价近50亿美元,以高出评估价格将近1倍而最终胜出。  “(东芝)是基于什么做出来的?”一位参与中国从美国引进AP1000的核电专家表示,“我现在认为,是有人把中国要决定引进AP1000的消息传到了美国,最后由美国传到了东芝,东芝才出手这么干。”  就在日本东芝成功收购西屋公司之后,2006年2月13日,来自国家能源局官网的一则消息称,“这次日本东芝公司高价收购西屋公司,可以明显反映出国际核能发展的复苏和竞争的激烈程度,以及意在中国核电的企图。对此,我们应高度关注。”  而从美国引进AP1000之后,为了保持与法国的良好关系,中国同意中广核在2007年从法国阿海珐集团购买两台第三代EPR核电机组。

摘要:
核电一直被视为中国电力领域神秘中的神秘。但随着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近日被带走,《第一财经日报》梳理发现,在2008年前后,中国核电领域集中倒下了至少3名企业高管  核电一直被视为中国电力领域神秘中的神秘。但随着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近日被带走,《第一财经日报》梳理发现,在2008年前后,中国核电领域集中倒下了至少3名企业高管。  很难预料郝卫平此次被带走是否涉及核电有关问题,以及他将会给中国核电领域带来怎样的影响。但国家电力系统一位知情人士曾在几个月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就曾预言,核电领域还将会出事。  颇可玩味的是,在郝卫平之前,国内核电三巨头里的两家央企,中核核工业集团和中国广核集团,均已身陷“高管落马”的泥淖。郝卫平是2012年核电司成立以来首名落马高官。  神秘领域再次出事  记者从多方有关权威渠道获知,郝卫平及其妻子目前都被边控。15日傍晚,其妻打算从首都机场出境被发现,随即有关部门到郝家带走郝卫平。  如果不是这样,郝卫平一定出现在4月15日至18日的中国国际核工业展览会上,并发表一些有关核电的说辞。但他终究还是错过这一次核电盛宴。  “现在不知道郝卫平是因为他自身问题还是其妻子的原因而出事的。”一位与郝卫平有过接触的核电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在他印象中,郝卫平是一个“挺好的人”,且“干事有力度”。  郝卫平出事的消息早已在15日之前就在业界传开了。一些核电人士发现,他们“好久没有见到”这位核电司司长了,这有点奇怪。  郝卫平最后一次公开曝光是在4月3日。这一天,他来到了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参与调研。  2012年,核电司由国家能源局设立,郝卫平从2013年5月开始担任核电司司长一职。而2008年国家能源局成立之时,他担任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  在郝卫平之前,中核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原总经理康日新、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下称“中技公司”)原总裁蒋新生、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原副总经理沈如刚相继落马。他们同时牵扯出一批有关人员的陨落。  以上电力系统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上述三人的落马,导致中国核电领域有关人员的神经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得知,三人的最终下马,或涉泄露国家核电机密,或涉操纵核电工程招标。而有关他们泄密的细节,仅流传于业界的茶余饭后。  在郝卫平之前,康日新于2010年因受贿660多万,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微博]判处无期徒刑。  而在更早的2007年,蒋新生被“双规”,曾引发核电系统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人事震荡。中广核在这一次震荡中有涉案者20多人,其中近半被移交司法机关,10多人离职或被开除党籍、调离相关职位,涉案最深者就是时任副总经理的沈如刚。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上述3名企业高管落马的细节至今尚未为世人所知。以康日新为例,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的判决内容中,仅提及康日新“2004年至2009年间利用担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兼秦山第三核电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业务承揽、职务升迁、就业安排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  而与康日新有过多年接触的一位核电权威人士则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他认为康涉嫌泄露国家在引进核电技术时的机密,而且泄密者还不止康一个。  在2007年前后,中国分别从美国和法国引进了被称为世界上最为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也正是这个时候,与康有多年接触的这位核电权威说,康日新可能通过有关渠道泄露了中国将从美国西屋引进核电的信息。而在核电业界,这样的说法近年来一直流传。  核电招标“雾里看花”  2004年9月28日,中国首个第三代核电技术依托项目——山东海阳和浙江三门共计4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项目国际招标书正式向全球发布,并宣布由中技公司、中核、中广核组成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筹备组主导此次国际招标。  同日,法国阿海珐公司、俄罗斯ASE公司以及美国西屋公司联队三方购买了招标文件。后来俄罗斯由于技术原因出局﹐引进谈判就在法国阿海珐和美国西屋公司两大核电巨头之间进行。而为了更好地进行招标工作,2004年年底,由中技公司牵头,与中核和中广核共同成立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筹备组。而康日新和蒋新生则都担任筹备组的领导成员。  经过漫长和复杂的招标过程,2006年12月,历时两年半的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全盘引进国际招标终于尘埃落地,美国西屋公司的AP1000成为最后的赢家。  就在西屋公司赢得了中国市场之前,2005年6月,英国核燃料公司董事局启动了西屋公司股权转让行动,日本东芝[微博]、美国GE公司联合体、日本三菱公司和华盛顿投资集团联合体、美国SHAW集团四家公司进入收购短名单。据评估,西屋公司资产应在20亿~30亿美元之间。到了2006年1月中旬,四家公司竞争激烈,收购价格从25亿美元提高到32亿、35亿美元。就在这时候,日本东芝突然单独报价近50亿美元,以高出评估价格将近1倍而最终胜出。  “(东芝)是基于什么做出来的?”一位参与中国从美国引进AP1000的核电专家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我现在认为,是有人把中国要决定引进AP1000的消息传到了美国,最后由美国传到了东芝,东芝才出手这么干。”  就在日本东芝成功收购西屋公司之后,2006年2月13日,来自国家能源局官网的一则消息称,“这次日本东芝公司高价收购西屋公司,可以明显反映出国际核能发展的复苏和竞争的激烈程度,以及意在中国核电的企图。对此,我们应高度关注。”  而从美国引进AP1000之后,为了保持与法国的良好关系,中国同意中广核在2007年从法国阿海珐集团购买两台第三代EPR核电机组。  在此之后,全程参与招标谈判工作的蒋新生于2007年年底被中纪委“双规”,并于2010年9月被法院判监20年。根据《财经》杂志此前报道,在招标的过程中,蒋新生涉嫌向法方泄露了标底。  而涉及蒋案的沈如刚此时正在中广核分管进出口业务,并参与了招标谈判。沈是2004年与法国电力公司和阿海珐集团签署核电合同的中方代表团成员。  在受访者看来,康日新、蒋新生和沈如刚等三人的落马,仅是中国核电领域腐败的冰山一角。  有知情者向记者表示,2012年,一位与核电有关的官员曾被有关部门找过谈话,几乎“把他吓得要死”。这位知情者补充说,三巨头(康日新、沈如刚、蒋新生)已经进去了,很多人都被吓得够呛。

因在核电招标中涉嫌泄密,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原总裁蒋新生于2007年年底被中纪委“双规”。

蒋新生是技术进出口领域的“老人”。他1979年参加工作,历任中技公司业务员、副处长,中技国贸公司总经理,中技公司副总裁、总裁等职务。

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为浙江三门、广东阳江共计四台机组进行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其中,最有实力的竞标者,是美国西屋公司与法国阿海珐集团。

为了更好地进行招标工作,2004年年底,中技公司牵头,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共同成立了国家核电公司的筹备组。时任中技公司总裁的蒋新生担任筹备组的领导成员。

经过两年多的评标,2006年年底,中国国家核电技术招标机构选择了美国西屋公司和肖工程公司联合体作为优先中标方,引进AP1000技术。但第二年年中,阿海珐集团也获得了广东台山核电项目两台机组的订单。

在此之后,全程参与招标谈判工作的中技公司总裁蒋新生被中纪委“双规”。一位接近招标工作的专家对《财经》记者透露,在招标的过程中,蒋新生涉嫌向法方泄露了标底。

“熟识他的人都感到非常困惑、不解。”上述接近蒋的人士告诉记者,“蒋平素为人非常正直,也不缺钱。”

技术线路的选择一直是中国核电发展的难题。中国对第三代核电的技术选择,经历了漫长的招标过程。

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为浙江三门、广东阳江的四台机组进行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之后,中国的专家组在西屋公司的AP1000与法国阿海珐的EPR技术之间进行了反复比较与评估,耗时长达两年。

西屋公司的AP1000技术的优势在于在简单、易于掌握。一位当时参加过评估的中国专家告诉《财经》记者,AP1000
“非能动安全系统设计”被认为是较为先进的设计理念。

与AP1000相比,法玛通的EPR技术同样有其长项——更为稳健。其母公司阿海珐集团中国区总裁戴博仁告诉《财经》记者,EPR技术最大程度地减少了以前的薄弱环节,同时进行了技术创新。

不过,对这份数十亿美元的招标,除了技术,经济和政治也是考虑的重要因素。中国的核电产业中,各个公司拥有的技术都不尽相同。其中,中核集团所掌握的
CNP1000技术和阿海珐的EPR技术,都是在法玛通M310技术基础上改进而来的;中广核集团所拥有的大亚湾核电站和岭澳核电站的四个反应堆,也是由法玛通所提供。因此,第三代核电技术确定为AP1000后,给了一直梦想进军核电产业的电力集团一个极佳机会,而原来核电集团的技术优势就变得并不明显。

2007年阿海珐集团获得的广东台山核电项目两台机组的订单,这一项目是中广核集团所有。

2007年11月,蒋新生还代表中技公司与乌兹别克国家铁路公司主席拉马多夫签署了乌兹别克“Tukumachi-Angren”铁路电气化改造项目合同。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是中技公司在乌兹别克签署的第一个铁路工程项目,对于推动中亚乃至其他地区海外工程市场开发具有重要意义。此后不久,蒋就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而中技公司的总裁职务,由原副总裁王旭升接替。

据悉,蒋新生的“落马”所引发的震荡仍未停止。目前,中国核电系统已有多人被“双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