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并电监会、组建新能源局的有关文字材料已经在全国两会上下发给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展开讨论了,相信在两会之后,有关事项将最终浮出水面。”3月5日下午,人大会议甫一开幕,一位密切关注大部制改革进程的消息人士就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称。  这意味着我国能源领域的大部制改革思路首次从渐次明晰走向实践落地——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下简称:“电监会”)将并入国家能源局。同时记者还获悉,电监会主席吴新雄有望担任新一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全国两会期间,多位能源领域人士认为,上述消息基本确定,随后将和其他大部制改革的框架方案共同对外宣布。  “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一切以正式消息为准。”尽管国家能源局和电监会人士对此事不愿作出回应,但关于成立统一而强有力的能源监管部门——“能源部”的建议提出已久。料此次合并不仅会终结电监会成立10年来“有名无实”的尴尬地位,也将使得我国大能源监管格局基本成型。  电监会并入能源局  在2008年的“大部制改革”中,原下属国家发改委、属于司局级的能源局,和原国防科工委的核电管理职能进行合并,副部级建制的国家能源局正式宣告成立。  但长期以来,现存的能源局一方面主要依附于国家发改委,另一方面,严重缺少话语权和决策权,对石油、电力、煤炭等核心能源产业均无法独立行使监管和考核、督查的权力。  显然,这一格局并不是国家最高层设立能源局的初衷。据消息人士透露,对于现有能源局及电监会等能源监管机构相互掣肘并相互拆台等“不争气”的表现,高层决意铁腕整改,加速启动“大能源部”计划。  他透露,在这一背景下,2012年底开始启动的新一轮大部制改革思路之一,就是力主将现有的电监会直接并入国家能源局,并将后者直接升级为正部级建制。据了解,这样做主要是考虑到目前国家能源局下辖有电力司,与电监会的职能相近,如此整合既可以减少机构重叠,还可以更有效地统筹全国能源供求、制定长远能源战略。  亦有消息人士表示,新组建的能源局有可能更名为“国家能源总局”,其仍将属于发改委管辖,至于其级别为副部级还是正部级目前尚未确定。在职责上,能源总局主要仍定位于拟定政策和监管市场,而定价权和投资审批权依然保留在发改委。  资料显示,2012年9月23日,中国能源研究会发布《健全与市场经济和低碳经济相适应的能源管理体制执行报告》。报告中建议,应重新组建能源部,内设能源监管局,采用政监合一、内部独立的模式,统一负责制定并实施能源政策。为了减少阻力,中国能源研究会建议,将价格、投资审批、成品油资源调配、重要物资紧急调度权保留在发改委。  数据显示,目前国家能源局编制为112名,而电监会编制也仅百余名。据上述消息人士透露,在能源局和电监会进行合并之后,相关编制也将进行合并,后期有可能增加编制,而在官员安排上也将有所变动。  本报记者同时获悉,现年64岁的电监会主席吴新雄有可能成为合并后的能源局新任局长的最佳人选。

“定职能、定人员、定编制的三定方案还在决策层讨论。不光电监会原有的职能会全部并入新能源局,前者还将重新赋予一些新的职能。”上述电监会内部人士表示,原能源局有100多人,电监会也有100人,原电监会的全部人员不可能完全并入,具体的方案正在制定中。区域电监会原先的设置是否改变,分流人员的去向等,都还不明确。

不过,上述消息未得到官方确认。截至发稿,在国家能源局的官网右边栏中,刘铁男仍担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是个做事的人,不怕蹚深水,与一般官员的气质不一样。”据接触过吴新雄本人的官员对
《每日经济新闻》透露,吴新雄经常下基层调研,布置工作时常定下时间表,雷厉风行,是个实干家。

对于国家能源局局长的人选,香港《星岛日报》此前称,吴新雄或将担任新的国家能源局局长的职位。资料显示,吴新雄此前担任过无锡市市长、江西省省长,2011年6月,被任命为电监会第四任主席。

电力体制改革是否加快?

对于此次变动,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认为,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完善能源监督管理体制,是走向大能源体制的重要一笔。

吴新雄的履新也意味着刘铁男的卸任。不过,昨日有煤炭行业资深人士透露,刘铁男将留任发改委副主任。

扩权是大趋势

近年来,电监会主要职能集中在电力市场监管、电力安全监管、电力供需形势监测预警等方面。虽然电监会致力于推动电力跨省区交易、发电权交易、大型用户直购电交易及电力多边交易,希望借此举探索电力市场,推进竞争性电力市场的形成。但直购电等市场化探索,由于仍然需要通过严格的行政审批准入,被第一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评论为“改革不太成功”。

事实上,国家能源局成立的时间比电监会还短了近5年。在2008年3月的大部制改革中,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和原国防科工委的核电管理职能合并,才成立国家能源局。

据媒体公开消息,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副主席史玉波曾在政协分组讨论中表示,“国务院根据能源的角度,来进行能源体制的改革,组建新的能源局,这是从整个能源发展的战略来考虑的。新组建的能源局赋予了能源监督和管理职责,国家能源局仍然隶属于国家发改委。”史玉波希望,国家机构改革要保证职责的连续性,机构改革的重要内容就是职能转变。

那么,并入电监会的新国家能源局未来将承担何种职责?会对能源价格乃至体制改革承担何种责任?

在接替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刘铁男后,外界对吴新雄任内加强电力监管表示乐观,但对其是否能推进已经停滞十年的电力体制改革则持谨慎态度。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王禹民对媒体说,未来的改革,就是要建立健全适应市场经济机制的政府管理体制。他对媒体说,今年可能会从电网上下功夫,探索输配分开,即由政府制定出台独立的输配电价,电网企业负责把电网建好,按输配电价收取过路费,用于电网投资建设和维护。他还建议,逐步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让发电侧和用户侧电价由市场形成,上网电价和煤炭价格联动。

据公开资料报道,吴新雄1949年10月生,江苏江阴人,高级经济师。在2011年6月2日入主电监会前,吴新雄主政江西多年。之前,吴新雄从最基层的服装厂职工,成长为江苏省无锡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3年8月成立的电监会是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直接产物之一,承担的职能是负责全国电力监管工作、建立统一的电力监管体系、研究提出电力监管法律法规的制定或修改建议、制定电力监管规章、制定电力市场运行规则、参与国家电力发展规划的制定等。另外,在价格职能方面,电监会可根据市场情况,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提出调整电价建议,并监督检查有关电价,监管各项辅助服务收费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的国家能源局局长人选现在已经确定,但电监会原先的职能和人员如何整合进入新的能源局,尚未定下详细方案。

而本次大部制改革中,电监会被并入了国家能源局,再次扩展了其职能。据官方介绍,新国家能源局的主要职责是拟订并组织实施能源发展战略、规划和政策,研究提出能源体制改革建议,负责能源监督管理等。其中,与之前相比,能源监督管理得到了更明确的表述。

而据昨天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在今年6月底前要完成其他新组建机构和职能调整机构的“三定”工作。在机构改革过程中,要严肃改革纪律,严控人员编制和领导职数,确保各项工作平稳有序。

不止是用电量,不远的将来,国家能源局还将承担起电力监管等职能。3月10日,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马凯称,将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完善能源监督管理体制。上一轮改革,为加强能源管理,组建了发展改革委管理的国家能源局,实际效果良好。为统筹推进能源发展和改革,加强能源监督管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提出,将现国家能源局、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马凯介绍。

在电监会并入能源局后,上述竞争性电力市场的形成是否会出现实质性的推进?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昨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对此持谨慎态度。他表示,随着电监会并入新能源局,之前推动电力体制改革的两家单位就只剩下了一家,“这个对今后的改革是否有好处,目前还不确定。”

另外,在具体职能上,电监会也与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发改委存在一定重叠的地方。崔新生认为,目前,国家能源局同样有煤炭司和电力司,在价格方面,也有与国家发改委相重叠的地方。

昨日有传言称,全国
“两会”之后,目前高度垄断的国家电网公司有可能面临拆分。有消息人士称,拆分的可能方向之一,可能是做实区域电网公司,并将其从国家电网公司中拆分出来。受拆分预期影响,昨日,国家电网旗下四家上市公司全线暴跌:许继电气、国电南瑞跌停;平高电气、国电南自分别跌6.17%、跌7.51%。

据国际金融报消息,作为正部级的电监会降格后,会不会对中国的电力价格、体制等方面的改革产生倒退。假如电监会难以再发出独立声音,这是不是不利于能源体制改革?

吴新雄就任国家能源局第三任局长,外界对中国能源政策的未来走向、能源体制改革尤其是停滞了十年的电力体制改革是否加快,持谨慎态度。

香港媒体也认为,将电监委并入国家能源局,不但可以减少机构重叠,还可以更有效地统筹全国能源供求,制定长远能源战略。

林伯强同时表示,吴新雄调任能源局是否对电力改革有好处,“这个也不一定,吴履新国家能源局就要站到能源局的角度,而不是电监会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不过,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虽然国家能源局扩权了,但能源价格等核心职能仍掌握在国家发改委手中,这意味着,部分领域多头管理的局面仍将继续存在。据官方介绍,改革后,国家能源局继续由发展改革委管理,国家发改委主要是做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与能源规划的协调衔接。

原国家电监会主席吴新雄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这是3月18日记者通过多个权威渠道获悉的消息。

但回顾中国电力市场这10年,除了厂网分开、输配分离等早已不得不改的事项外,电力市场化这方面却始终没有太大进展,甚至一度被外界认为有所倒退。这其中,作为正部级单位的电监会不可谓不努力,但在种种原因下,还是难有太大的作为。中国价值指数首席研究员崔新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在此情况下,与2003年成立时相比,电监会客观上对市场、改革等的作用相对弱化。

林伯强表示,今后的电力监管肯定是会加强的,因为目前电力监管还只是安全和运营方面的监管,但是电力市场的改革就变得很不清晰了,因为并入能源局就要接受发改委的领导,而吴亦有了新的
“局长”身份,“今后他必须要和发改委一个声音,发改委要怎么改革他就应该怎么改。”

值得注意的是,能源局的扩权也意味着,本次全国两会之前关于大能源部的炒作正式终结。对此,崔新生认为,大能源部的思路或许没错,这一方面能将愈发受全球重视的能源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一方面,也能切实推进业界期待的改革。但短期内,还是要期待国家能源局有新的作为。崔新生说。

国家电监会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昨日的会议中,国家能源局相关领导、各地方电监局一把手均出席,会议的重点就是宣布吴新雄就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3月14日,国家能源局公布了2月全社会用电量数据:今年2月,全社会用电量3374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2.5%;就两个月数据看,全国全社会用电量累计789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5%。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颁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电监会被并入新组建国家能源局。而在昨日,国家能源局迎来了新的一轮人事调整。国家电监会内部人士及相关行业协会高层向本报记者证实,国家能源局在昨日下午5时的会议中,正式宣布了吴新雄履新的消息。

他还关注,作为正部级的电监会降格后,会不会对中国的电力价格、体制等方面的改革产生倒退。假如电监会难以再发出独立声音,这是不是不利于能源体制改革?林伯强反问。

电监会并入尚无详细方案

大能源尚需努力

2002年之后,电力体制改革举步维艰,电监会这个电力体制改革的产物也渐渐被“边缘化”。虽为国务院正部级直属事业单位,但电监会缺少实质性的职权,给外界的印象除发放全国电力业务许可证外,“无权可监、无力可监、无法可监、无市可监”。

崔新生认为,中国的能源改革光靠国家能源局来实现并不现实,须协调各方面力量,理顺各方面的利益关系,这或要更高层级的部门来逐步进行完善和实现。

原电监会副主席邵秉仁亦向媒体表示,新机构不应再把争权作为重点,应真正转变职能,把推进改革作为首要任务,否则还会重陷尴尬。

虽然非电力系统出身,但不少接触过吴新雄的电力系统高层对其的工作风格均给予正面评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