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山东团两会开放日,与往年两会青岛组开放不同,2013年是烟台组开放。与此相应,往年会后接受群访的山东省长姜大明未曾现身,山东省副省长王随莲入替。  2008年1月底,姜大明当选山东省长,彼时,山东省GDP仅以1.78%的微弱优势领先江苏,粤、鲁、苏堪称GDP的“鼎足三雄”。但一年光景,2009年,山东GDP同比增幅11.9%落后于江苏的12.4%,山东GDP就从全国“老二”变成了“老三”。  此后,山东与江苏的GDP差额被不断拉大;2012年,江苏GDP5.4万亿元已超过山东5万亿元8%。  含金量差距更大  2012年,山东与江苏的GDP含金量全国排名分别为第26位和第19位,这与其分居全国总量第三和第二位的排名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仅以总量来衡量,在GDP考核越来越被认为不够全面的当下,未免有失公允。也因此,众多机构和经济学家以GDP的含金量进行排名。  所谓GDP的含金量,即衡量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经济发展程度与经济实力,不只是看GDP数额,而首先是看居民平均收入多少,生活水平、生活质量以及“幸福感”的高低。  北京大学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杨开忠给出的GDP含金量计算方式为“人均可支配收入”除以“人均GDP”。照此算出的GDP含金量全国排行榜显示,2012年,山东与江苏的GDP含金量全国排名分别为第26位和第19位,这与其分居全国总量第三和第二位的排名形成了鲜明对比。  相形之下,GDP总量位居全国第一的广东省,虽然总额与江苏的差距在缩小,但其GDP含金量却高居全国第三位,仅次于上海和北京;浙江的GDP总量和含金量全国排名则均为第四位。  这也说明,在全国GDP总量居于前4的省份中,山东省GDP的含金量排名最低,山东居民的幸福指数弱于同样较低的江苏不说,亦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居于后端。  所有制缺乏效率  “山东以国有大中型、能源、重化工为主导,而江苏既有国有大中型企业,也有更多的民营和外资大中型企业,所有制结构的多元化,让江苏经济更有优势。”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高国力认为,山东和江苏的GDP总量排名有几次交替,多数时候还是江苏占优,这可能与两省经济的所有制构成有关。  “山东以国有大中型、能源、重化工为主导,而江苏既有国有大中型企业,也有更多的民营和外资大中型企业,所有制结构的多元化,让江苏经济更有优势,在近两年面对国际金融危机时,也有更好的缓冲和抗冲击能力。”高国力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对此颇为认同。在他看来,山东政界的观念相对保守,思想放开不够,为政以守规矩、不敢冒为要义,多四平八稳地做事,讲究官场礼仪,虚的多,不像江苏遇事较“活”——“红灯绕着走,黄灯赶紧走”。  而且,山东的资源型城市较多,今年,资源枯竭的市地经济面临转型问题。  “国务院公布的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中,山东有枣庄,第三批有淄川和新泰,这些地方多以煤炭为主,而江苏目前只有贾汪区一个。”上述专家说,山东省内其他如东营对石油、招远对黄金等资源的依赖也相当明显。  相对而言,山东重化工、重能源的资源依赖型经济又多以大型国企为主,民营经济活力受抑制而国有缺乏效率,山东这几年发展不像总量那么风光也就并不意外。  “山东省政府这几年的国有经济发展思路也存在过于求大而不求强、求效率的弊端。”山东企业界一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举例说,山东国资委通过“拉郎配”的方式组建了山东钢铁、山东能源和山东重工等千亿元营收大型国企,但问题是,这些企业的内部资源彼此缺乏战略互补,因此,多一层管理架构反而导致执行效率下降。  确实如此。山东钢铁由济南钢铁和莱芜钢铁合并组建,两者均位于山东的中西部,而民营的日照钢铁因临海,具有后发的技术投资、矿石成本低、物流便捷等优势,所以日照钢铁可以盈利而山东钢铁连年亏损。山东省国资委因而希望山东钢铁收购日照钢铁,结果到现在双方仍在博弈。  而由新汶、枣庄、淄博、肥城等煤矿企业合并而成的山东能源集团,同样存在着明显的行政指令痕迹。  区县腹背受敌  山东的县域经济虽然也比较发达,但在规模、产业体系、外向水平和不同类型经济单元的相互补充上,山东都较江苏缺乏稳定的竞争力。

图片 1

文丨西部菌

一季度经济数据陆续公布,云南和贵州再次以超9%的增速领跑全国,就具体城市来看,武汉、西安等地开局抢眼,广州则扭转颓势,增速回升到7.5%。

但也有一些地区的表现出现了下滑,比如山东。一季度山东生产总值20177.4亿元,增速为5.5%,比去年山东全年和今年一季度的全国线,低0.9个百分点,创下了近几年的新低。

无独有偶,就在山东公布经济数据同时,当地印发了一份《关于推进新时代山东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创建2到3所世界一流大学,解决高等教育相对薄弱的痛点。

那么,作为全国新旧动能转换的试验区,山东的经济到底在经历着什么?发力高等教育,是否能够助推转型?

01

山东和广东江苏的差距正在拉大

在东部沿海的几大省份中,山东的存在感相当低,以至于很容易让人忘了,它实际上是全国经济总量排第三的地区——2018年山东经济总量为76469.7亿,比排第四的浙江还要高2万亿左右,差额相当于一个江西省。

然而山东的经济,给外界的感觉却是大而不强,产业结构过于传统。

关于这点,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去年年初山东主政者的一番讲话,讲话指出,山东与标兵的差距越来越大,存在着思想保守、改革创新意识不强等问题。

这篇讲话被冠以《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的标题后,在网上广泛传播,甚至有人将它和东北进行对比。主政官员直言不讳的谈问题、找差距,说明山东对未来的发展是真的有些着急了。

山东的确有理由着急。全国第三的位置,短期内虽然无可撼动,但和排在前面的广东、江苏相比,差距在逐渐扩大;排在后面的浙江,则依靠新经济产业对山东形成了强势赶超。

数据显示,过去十年,经济总量前五的省份中,山东是增速最慢的,比浙江和河南都要低。山东和广东的差距,从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8年的2.1万亿;和江苏的差距,则从50亿扩大到1.6万亿。和浙江的比值,从1.44倍降为1.38倍。

来源:证券时报

对山东来说,最心意难平的恐怕要属被江苏甩在了后面。事实上,2008年两地的差距还可以忽略不计;而在此之前,山东和江苏一直是交替领先,1989到2009年的20年间,山东有8年时间是全国第二。

2013年之前,靠海的山东,一直是货运量的榜首;2014年被广东反超;去年,浙江的财政收入达到6598亿,赶超6485亿的山东,山东的局部优势再次被蚕食。

其他一些具体的数据方面,山东的劣势也比较明显。比如高新企业数量,山东只有浙江的一半,广东的五分之一;金融业更是明显的短板,资金总量在四强省份中最低。

就一季度来看,山东再次排名靠后,尤其是第二产业增速只有2.7%。可见动能转换对工业形成了明显的影响,短期来看,和广东、江苏的差距,还将被继续拉大。

02

山东掉队背后的发展痛点

山东近两年来的发展压力,受多重因素的影响。从外部宏观环境来看,产能过剩的背景和生态环境的严峻形势,都不可忽视,比如此前山东就曾因污染重而被巡视点名。

就内部来看,山东的痛点至少体现在,产业结构传统,民营经济活力不足,缺少有辐射和整合带动作用的中心城市,人才和科教优势不明显等方面。

山东主要工业品,来源:统计公报

先说产业结构。关于山东历来有“大象经济”说法,它是指大煤炭、大钢铁、大水泥等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占比大。

比如去年2月发布的《山东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显示,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约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比重约70%。

重化工为主的资源、能源型产业,让山东的能源消耗量,占据全国的十分之一,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排放总量,则高居全国第一。

一方面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另一方面,产业的附加值和拉动效应低,重工业能贡献GDP,但未必能很好地转换为民富。

民营经济也是短板。山东的大型工业企业基本都是国企。2017年,山东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3.7万亿,GDP占比50.8%。论总量只比浙江高三千亿;论占比,比广东、江苏和浙江都要低。其中浙江作为中小企业的聚集地,占比达到65.4%。

民营经济发育不足,大型国企垄断市场资源,不利于整体经济活力的提升。所以,在高度依赖中小企业创新的新经济领域,山东本土企业几乎没什么建树,和浙江形成了鲜明对比。

来源:人民网

再看区域格局。山东是典型的弱省会城市,省会城市中,济南的首位度排名倒数,经济在全省的占比只有10%左右,在没有吞并莱芜前,一度是排在青岛、烟台后的第三城。

像烟台,它的体量相当于合肥,但存在感要低很多。省会不强,加上区域分治,导致山东经济缺少凝聚力。

以山东半岛城市群为例,论经济总量不比成渝低,但内部融合度要差不少。此外,1小时经济区的城市组团进度,明显滞后于北京领衔的京津冀、上海领衔的长三角和广深领衔的珠三角。

最后看科教。山东的科教同样是大而不强,普通高等学校数量全国第三,在校大学生超两百万,全国第一;但部属高校只有3所,分别是山东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和中国石油大学,985则只有前两所。另外,院士数量则远远落后于江浙。

山东的人才数量基础,并没有转化成产业优势,坊间更是流传着山东人热衷于考公务员的说法。在相对传统的产业结构下,进体制当然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本质上它还是产业结构僵化的缩影。

03

山东如何找回失去的十年

山东此前的发展,得益于重化工产业,然而在2008年沿海重化工腾笼换鸟之际,它没跟上江浙等地的转型步伐,过去逐渐掉队的这十年,可以理解为失去的十年。

对山东来说,如去年那篇热传的讲话稿所言,最核心的问题,或者说最需要突破的点,其实不在于具体的产业层面,而在于思维、意识层面,如何克服僵化保守的传统观念,像广东和江浙等地那样,在各个领域真正开风气之先。

事实上,作为全国经济第三大省,山东的工业结构固然落后,发展基础和底子却不比绝大多数地区差。而且只要海洋文明不过时,沿海的区位条件和天然的港口基础,都意味着经济发展的下限不会太低。

再者山东的科教固然不够强,但人才数量摆在那里,在人才竞争上,有天然的优势,需要做的只是将他们留在本地。

而且不只是人才,人口方面山东同样优势明显,它过去就被称为“最能生”的地方。2017年的新出生人口数量,高达174.98万人,排在全国第一。2018年年末,山东的常住总人口数量达到10047.24万人,排在全国第二。

随着老龄化来临,区域间的竞争加剧,人口优势将为产业转型提供宝贵的资源要素。

来源:统计公报

在传统的优势外,山东近两年也在努力填补短板。比如关于首位度不强,去年批准了济南吞并莱芜,开始做强省会,增加辐射带动作用和区域融合度。

产业方面,随着去年《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获批,再次收获政策加持。与此同时,动能转换全面开启,去年一年时间,共压减粗钢产能355万吨,生铁产能60万吨,煤炭产能495万吨。

从一季度看,工业降速也是淘汰落后产能的结果,比如高耗能投资下降了24.2%,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力度加大,则逆势增长了16.9%。如此大手笔调整,充分显示出转型决心。

当然,山东要缩小和广东江苏的差距,找回失去的十年,远远不止如此简单。如前所述,山东最急需的是观念和思维转型,它往往需要漫长的过程。而且现实地讲,在破除重工业、大型国企一统天下局面的过程中,会直接涉及到既得利益的反弹,以及相应的经济阵痛。

一季度数据已经释放了信号,所以对未来的压力,必须有充分的准备。不管怎么说,意识到自己落后的山东,已经成功了一半,转型这一步,非得迈出去不可。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