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春华立军令状促均衡发展

“我们正在与一些社会机构合作,将一部分政府职能进行转移。”2013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特别强调地告诉媒体。  无疑,这一做法与中国正在推动的政府机构改革十分合拍。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作为中国商业文明的发源地,广东省在规范政府与社会、政府与市场、上下级政府间的关系上再次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尽管如此,区域失衡问题却正在成为广东改革面临的重要瓶颈,数据显示,2012年,全国人均GDP已超过6000美元,珠三角地区已超过13000美元,但粤东地区人均GDP却只有3800美元,粤西、粤北也分别只有4800美元和3700美元。  如何利用既有优势,破解改革难题,成为广东省下一步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解决现实问题,首先要看看自己家里有什么。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告诉记者,“在我看来,广东有三大优势,首先是市场化国际化水平非常高,2012年,广东省净出口总额9800亿元,相当于全国的1/4,显示了广东在国际贸易领域的优势。”  “其次,广东有毗邻港澳的独特优势,不管是直接进出口,还是通过港澳转口都很方便。再次,广东尤其是岭南有着商业文明的积淀,具有很强的务实精神。”  事实上,广东商业文明积淀,很大程度体现在政府与市场关系协调上,而广东在政府职能社会化管理方面的尝试与突破,某种意义上也恰恰是广东经济在国内能够名列前茅的重要原因,截止2012年初,广东转移政府职能已经达130项,并率先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  由于政府该管的管,不该管的尽量少管或不管,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让企业有更多的时间专注于经营,间接提升了企业的劳动生产率。  这一做法在深圳,或者“珠三角”显得更为明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告诉记者,“在北京、天津,企业可能要跑很多天才能完成的行政审批,在深圳有半天就处理完了。”正因如此,这种“小政府,大社会”的做法吸引了大量企业进驻珠三角,而伴随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成本的不断上升,很多企业仍然不愿意离开深圳。  显然,上述三大优势是广东进一步发展的基础,如何让既有优势发挥更大效用,就要看广东下一步如何出牌。  全国两会期间,胡春华表示,“如果粤东、粤西、粤北的经济不能发展起来,人均GDP不能超过全国的平均水平,那么,我们就不能说我们是‘幸福广东’。”这相当于胡春华为自己立下了军令状,也为广东的均衡发展许下了未来。  徐少华也告诉记者,“我们注意到江苏省,苏南、苏北发展得相对均衡,两者互帮互助,我们就派了考察团到江苏学习经验,看看他们出台了哪些新措施,如何相互促进的。”  而对于到江苏考察时的学习心得,徐少华表示,我们要学习苏北人奋发图强的精神,同时也要利用原有优势,启动“造血机制”,既要不断提高珠三角的核心竞争力,同时要通过产业和劳动力的“双转移”战略帮助粤东西北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双转移”策略无论对于珠三角地区,还是粤东西北地区都非常有利,一方面,2013年春节珠三角的用工荒再次暗示生产要素配置不平衡的问题,随着珠三角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产业转移已势在必行,而另一方面,粤东西北地区要发展,则需要更多的产业和企业来发展带动。  要想富,先修路,要想进行产业转移,交通的便利也非常重要。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省长朱小丹提出,“2015年前粤东西北要县县通高速,2017年广东省的高速公路要增加几千公里,2018年前后要达到8000公里的里程。”  一方面向“对手”学习,另一方面不甘示弱,徐少华表示,“在经济总量方面,广东省要继续保持全国排头兵的地位,不能掉下来,排头兵不是第二、第三、第四,而是第一。”

原标题:该怎样补齐广东区域发展的短板

图片 1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大政治论断,反映了我国社会发展的客观实际,是制定党和国家大政方针、长远战略的重要依据。在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中,我们需要着力解决好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关键看谁能以更快时间补上短板。

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的广东虽成为先富地区,但区域发展不平衡一直是制约广东全面协调发展的主要“短板”。从地区分布看,广东区域间发展不协调的问题比较突出,经济发展的存量主要积聚在珠三角地区,而粤东粤西粤北地区则相对落后。在全球范围,珠三角经济总量处于领先位置。2017年珠三角9市的经济总量超7.5万亿元,占据了广东省84%的份额,有6市的经济增速超过全省平均,7市超过全国平均。我们可以发现,如果把广东珠三角当作一个单独的经济体,依据世界银行的数据,
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三年超过印度尼西亚,直逼墨西哥,在全球约居第16位;而如果将粤东粤西粤北三个区域当作一个单独的经济体,其人均GDP排在全国倒数第4位,其经济总量处于世界排名的末端,约居世界第98位。

正解局出品

2017年广东省GDP为89879.23亿元,其中广州、深圳两市分别为21503.15亿、22438.39亿,分别占全省的23.9%、25.0%,共计占全省总额的48.89%;占全省国土面积69%的粤东粤西粤北地区,GDP总额为19345.38亿,占全省总额的20.3%,与广州、深圳相比还有不少差距。2017年,广东省GDP最高市(深圳)为最低市(云浮)的26.7倍,人均GDP最高市(深圳)为最低市(梅州)的7.11倍,而全国人均GDP最高省份(天津)为最低省份(甘肃)的4.2倍。广东省内区域发展不平衡已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发展策略失衡导致“中国最富的地方在广东,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
对于广东悬殊的区域经济,这是世界经济发展历程上较为罕见的情形。粤东粤西粤北地区12市面积总和(124872.21平方公里)占广东全省七成、人口约占六成(5742.67万人),但经济总量仅占全省两成左右(16416.71亿元),无论是区域GDP总量抑或是区域人均GDP均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印证了“最富的在广东、最穷的也在广东”这句话。

今年大年初五时,我发过一篇文章,回顾了40年来,广东、江苏这两个中国超级经济大省之间的角逐战。

总体来讲,粤东粤西粤北与珠三角相比,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社会与民生领域,都不容乐观。尽管当前广东经济和社会与民生发展整体呈现向好的发展态势,但毋庸讳言,广东部分地区经济和社会与民生领域发展面临的形势依然比较严峻。粤东粤西粤北地区12个地市,长期处于欠发达状态。粤东粤西粤北与珠三角相比,存在基本公共服务总体供给不足的问题,也存在包括优质公共服务在内的各方面资源分配不公平的问题,这种不公平情绪的不断酝酿发酵,甚至有导致社会撕裂的风险。上述现象与广东经济第一强省的地位并不相符,不均衡的发展也给广东的可持续发展以及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建设带来了不稳定性。当下恰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广东如何补齐区域发展短板,完成促进区域一体化协调发展的时代赋予的重要使命,是摆在面前的头等难题。

毫无疑问,广东是最大赢家。从1989年把江苏从经济“一哥”的宝座上拉下马后,30年来一直稳稳地占据着经济榜单的首位。

广东省要坚持以“四个坚持、三个支撑、两个走在前列”
和“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要求统领珠三角优化发展和粵东粤西粤北振兴发展工作全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问题为导向,加强分类指导,实实在在解决区域协调发展中的各种问题和矛盾,开创全省区域协调发展新局。要坚定不移推动粤东粤西粤北振兴发展,狠抓“三大抓手”和全面对口帮扶,加快打造全省经济发展新增长极,提升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经济实力和整体竞争力。要强力推动政府已出台的各项政策的落实,继续深入推进产业和劳动力“双转移”,为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经济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和发展动力。要着力推动重点领域率先融合发展,推进珠三角与粤东粤西粤北优势互补,实现一体化发展,实现粤东粤西粤北的跨越式发展,形成粤东粤西粤北与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发展共同体,从而缩小发展差距,达到均衡发展的目的。

今年上半年,广东GDP率先突破5万亿元大关,经济增速和江苏都是6.5%,也就是说,广东在总量上仍然对江苏保持着优势。

我们相信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坚决端正发展观念、转变发展方式,加快补齐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短板,注重发展质量和效益的同步提升,就能实现粤东粤西粤北与珠三角均衡发展,让人民群众在社会发展中有更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让人民群众在社会发展中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共圆伟大中国梦!

但,江苏经济有一点却要显著地好过广东,那就是:区域平衡性。

(作者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广州的标志性建筑:小蛮腰

吴克昌

1. 珠三角像欧洲,粤西像非洲

作者:吴克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大部分省份,内部都有着明显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区域差异。

责任编辑:

一般把江苏内部划分成三个地区——苏南、苏北、苏中。类似的,广东下辖21个地级市,被划分为珠三角、粤东、粤西和粤北四个区域,广州、深圳就属于珠三角地区。

事实上,广东、江苏内部都存在着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苏南和苏北之间,珠三角和粤西之间,都存在较大的经济差异。

只是,苏南和苏北的差异,要比珠三角和粤西的差异小得多。

有人带有夸张成分地总结广东内部差距:“珠三角像欧洲,粤西像非洲”。

广东、江苏内部区域划分

最直观的反映是:在2018年中国百强城市排行榜中,江苏13个市全部上榜,而广东21个城市中上榜的不到一半。

以GDP总量为例。珠三角面积仅占全省的30%,却出产了全省约80%的GDP。对比来看,苏中、苏北地区仍然贡献了江苏全省40%以上的GDP。

而平均量更能看出差距,2018年,深圳人均GDP高达19.3万,是最低的梅州的七八倍之多,这种差距显示在柱状图上就是,深圳一柱高高在上。

而江苏省内,最高的无锡为17.3万,最低的宿迁为5.5万,两者仅相差三倍。

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互联网上总有苏南人和苏北人掐架的痕迹,珠三角地区在广东却鲜有敌手——相差太远,掐无可掐。

再看政府的钱袋子。拿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收入来说,2018年,广东21个地市中仅8个超200亿,而江苏13个地市均超过200亿,即便是数据表现最差的宿迁,在广东也能排在中游。

再看普通人的钱袋子。有钱才能消费,看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取广东和江苏各地市的最高和最低值作比,2018年,广州社会消费品总额为9256亿,云浮仅385亿,只有广州的4%。而南京社会消费品总额为5832亿,宿迁则有833亿,是南京的14%。

最让人担心的一点是,不同于江苏内部弱者积极追赶,广东内部强者却越跑越快。

从两个时间点来说,2000年时,江苏内部GDP总值苏州约为宿迁的7.6倍。18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6.7。差距仍然在,但是在缩小。

广东呢?18年前,广东经济实力最强和最弱两市之间的GDP相差20倍,而如今,扩大到28倍。

2. 江苏做对了什么?

江苏内部区域之间的差距,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两汉时期,如今的苏北地区就要比苏南富裕许多,人口密度足有苏南两三倍。后来,黄河河道不停南北迁徙摆动,苏北不幸成为“黄泛区”,大片土地盐碱沙化。

而近代,长三角成为中国工商业最发达的地区,从而使农业时代就已经富庶起来的苏南甩开了苏北。

而在改革开放后,为了能让经济在较短时间内实现发展以及突破,资源也优先往这部分区域倾斜。比如,18亿亩耕地红线政策。其中,江苏内部的农地指标大多由苏中、苏北来满足,也是得益于苏中、苏北的“帮助”,苏南才能有大量土地用于工业和商业开发。此外,大量的交通建设资金也被投向苏南。

这致使大量的人才和资金往苏南地区涌去,大大增加了苏北弯道超车的难度。

苏南高速公路密度仍然要高于苏北

江苏采取许多办法努力去均衡两地发展。

首先是交通,江苏很早就意识到了交通的重要性,并着力去建设联通苏南、苏北、苏中的高速公路。目前江苏的高速公路密度稳坐全国第一宝座。

江苏专门组建省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在原有70亿元的基础上逐步增资到1200亿元。计划在10年里,规划铁路项目总投资规模约4770亿元,包括了连淮扬镇、徐宿淮盐、宁启、连徐、盐通等多个重要铁路项目。这将极大程度弥补苏北铁路不足的缺陷。

其次,产业园区建设。早在十几年前,江苏就专门要求苏南五市的国家级高新区分别和苏北五市挂钩帮扶合作,在苏北五市省级开发区内合作共建工业园区,把苏南的先进思想、方法和技术引入到苏北。

有领导就说,这种共建园区模式称为“把水卖给真正口渴的人”,重大产业的转移确实为苏北的发展增添了活力。

比如,苏州宿迁工业园,世人戏称为苏州工业园的克隆版。到2017年底,落户园区的各类企业共有181家,总投资384亿元,工业平均投资强度达每亩560万元。

其实,广东也有类似做法。但前几年有人研究发现:由于合作产业园区的运营模式不相同,导致江苏、广东产业帮扶效果也出现差别。

江苏的产业园,大多由苏南城市作主导方,苏北、苏南派人共同管理,但管委会“一把手”多是苏南干部,这样有利于在起步阶段,就以更新的理念来运营园区。

但广东产业园则是以当地政府为主。

3. 留不住人的粤东粤西粤北

再看广东。

探究珠三角和粤西粤东粤北为何会产生如此差距时,不外乎政策、地理、历史文化这三个原因。

比如,粤北地区山路崎岖,出去难,进去也难,南下人才大多直奔珠三角而去。就像近期在《乐队的夏天》里大火的九连真人,就是粤北河源市人,作为一个在山区里成长起来的乐队,从唱腔到歌曲,三个乐手身上毫无珠三角人的气息,在舞台上呈现出的状态看起来一点也不“广东”,反而透出一种朴素中带点生蛮的精神状态。

这就非常粤北。

除了珠三角,广东大部分地方地理条件都算不上有多优越

为推动相对落后地区的发展,广东也付出过努力。2008年,曾启动“双转移战略”,促进珠三角劳动密集型产业向粤东粤西粤北转移。后期,广东也多次尝试通过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园区扩能增效以及中心城区扩容等方式,突破制约粤东粤西粤北发展的三大瓶颈。

这些努力都取得过成效,2009年后的几年里,粤东粤西粤北经济增速均高于珠三角。但到近年来,却再次被珠三角反超。

为什么?

实际上,不论是粤港澳大湾区,还是港珠澳大桥等重大规划、设施,主要还是集中在珠三角地区。

基础设施的完善激发了粤东粤西粤北地区的发展潜力,但要真正持久发展,离不开人才、产业。而珠三角强大的魅力,仍然吸引着大量的广东省内人口。

广东省内人口变化

巨人之间的较量,往往是比谁的“短板”更长。

江苏虽然短期内经济总量与广东仍有差距,但对比广东和江苏近10万亿的GDP而言,4000多亿的差值并不大。关键看谁能更好地解决均衡发展问题,谁的发展也将更有爆发力和后劲。

有人把广东比作是“前锋强无中场后卫弱发展格局”,非珠三角地区面积占广东的70%,人口约5000万,几乎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人均GDP却低于全国。但反过来想,将来,粤东粤西粤北只要能达到相对平均,甚至不需要达到珠三角的绝对水平,就相当于又增加了一个广东。

对江苏来说,四千亿左右的经济总量差距,只要苏北苏中能加一把力,追上广东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中国经济榜首大战,广东是继续笑傲江湖,还是江苏后来居上,恐怕还要看谁能以更快时间补上区域发展差距的短板。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正解局,欢迎微信搜索“正解局”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