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财政企业收入增幅 “十二五”居民增收难达标

9月14日,在第七届新人力论坛上,由人保部劳动工资研究所组织编写的《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正式发布。报告指出,2011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财政收入和企业收入增长,使得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相对比重不升反降,受访专家学者均表示居民收入增长乏力会影响扩大内需,进而阻碍经济的“稳增长”。  居民收入增长乏力  近几年,虽然我国在工资分配领域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收入分配中的问题仍未扭转。  2011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未能跑赢GDP。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全年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23979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810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4.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低于GDP增长率0.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居民收入增长也未“跑赢”财政和企业收入增长。2011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财政收入和企业收入增长,使得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相对比重不升反降,未能实现“十二五”规划提出的“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的“两提高”目标。  2011年,我国公共财政收入10.37万亿元,增长24.8%,增幅分别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幅的1.76倍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名义增幅的1.39倍。  2011年,我国企业收入增长幅度为20%左右,也远高于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幅度。  报告分析认为,对于国民收入这块“蛋糕”,政府正切得越来越大,使得居民收入份额相对缩小,阻碍了内需的扩张,进而阻碍经济的“稳增长”。  同时,2011年,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冲击下,作为我国贸易伙伴的欧美经济前景惨淡,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开始回落。在外需不振的情况下,我国经济更需要通过扩大内需来实现经济增长。  收入差距大影响扩大内需  投资、消费和出口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报告称,“收入是消费的决定因素,居民收入份额的相对减少意味着走内涵式发展的步伐更加艰难”。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不利于进一步扩大内需。  据了解,我国整体基尼系数已经超过0.45的国际警戒线。从社会阶层来看,中国收入最高的10%家庭是收入最低的10%家庭人均收入的65倍。此外,虽然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连续两年缩小,但城乡收入的绝对值差额仍比较大,2011年,城乡居民收入比仍高达3.13:1。  报告分析认为,城镇职工特别是公务员工资存在上涨压力,一旦得到释放,农民工工资的相对增长速度就会下降,城乡居民工资性收入差距缩小的势头将可能逆转。  报告认为,2011年,收入分配不合理、不均衡状况并没有根本扭转,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也将影响到经济进一步升级和社会转型,应加快工资制度改革和收入分配改革。  论坛上,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田应奎提到中国宏观经济前景时表示,当前经济环境下,企业的生存环境不容乐观,国内企业的低成本时代将成为历史,企业人才压力将逐渐增大。  在刚刚结束的天津达沃斯论坛上,不少企业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用工成本的增加让企业的生存压力加大。  本次论坛主办方之一是国内领先的人力资源外包服务商——易才集团,其董事长兼总裁李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行业间差距外,整体来看,未来企业人力成本上涨的趋势还将持续,尤其是高端人才的成本不会降低。  受全球经济低迷影响,不少企业相应缩减编制,李浩告诉记者,近两年减员的企业数量有所增加,且多为消费品企业、工厂及中小企业。李浩认为,人力成本的增加,会倒逼企业考虑产业升级和创新。

虽然居民收入获得了两位数的增长,但是在国民经济收入中仍然垫底。

“我国现在的收入分配结果是,企业收入较低,政府部门收入较高,改革最大的的关键就是控制政府部门的收入,提高居民的收入。”

9月14日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在第七届新人力论坛上发布的《2011中国薪酬报告》显示,去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财政收入和企业收入增长,使得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相对比重不升反降。

酝酿8年之久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终于有了新进展。10月1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表示,第四季度将会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名义增长14.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低于GDP增长率0.8个百分点。

“这个方案已经一拖再拖,12月还要继续上会。如果这次方案没有出台,那么这将是本届政府惟一一个向人大承诺而没有按计划完成的立案。”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刘纪鹏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还补充到,他相信这个方案能够出台。

报告引用统计局数据测算,去年我国公共财政收入10.37万亿元,增长24.8%,增幅分别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幅的1.76倍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名义增幅的1.39倍,而同期企业收入增长幅度为20%左右,也远高于居民收入。

实现收入“公平”?

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研究员马小丽表示,收入分配改革严重滞后,这是造成居民收入增长较慢的重要因素。

近年来,国家采取了诸多举措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并没有取得明显成效。去年再次开启个人所得税改革,提高了个税费用扣除额标准,虽然减轻了一些工薪阶层的负担,但城乡之间、贫富差距仍然很大,即将出台的收入分配制度是否能从根本上解决居民收入不公,大家对此争议不休。

“我国收入分配的政策措施并不科学。一方面,强调要较快增加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和劳动报酬占初次分配的比重,另一方面,又在强调人工成本上涨压力过大,影响了我国竞争力和企业发展,提出有效控制人工成本的过快增长。”马小丽如是说。

“这个方案应该是解决当前经济问题并且跨越中低收入之间真正实现公平和正义的一个文件。”刘纪鹏告诉记者。

居民收入增幅较低,必然导致社会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目前反映社会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已经逼近0.5警戒线,从社会阶层来看,中国收入最高的10%家庭是收入最低的10%家庭人均收入的65倍。

但是,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明他对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完全不知,而且不抱多大期望。他还指出,“实际上收入分配问题是方方面面的问题造成的,不是没有一个单独的收入分配制度,这就舍本求末了。”

报告认为,过去一年收入分配不合理、不均衡状况并没有根本扭转,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也将影响到经济进一步升级和社会转型,应加快工资制度改革和收入分配改革。

最新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指出,部分行业工资上涨过快;除企业高管与农民工工资收入差距最大达4553倍外,企业内部近5年来高管工资增幅明显超过普通职工工资增幅。调解收入不公似乎已经迫在眉睫,但是农民工与企业高管之间本身就存在知识层面的巨大差异,想要完全收入“公平”反倒显得不公平了。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员副所长左传长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想要大家收入都一样是不可能的,建设合理的制度框架激发人们创造性的劳动,可行性应该会比较大。”

易才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李浩表示,除行业间差距外,整体来看,未来企业人力成本上涨的趋势还将持续,尤其是高端人才的成本不会降低。

如何“提低”“控高”

受全球经济低迷影响,不少企业相应缩减编制,李浩告诉记者,近两年减员的企业数量有所增加,且多为消费品企业、工厂及中小企业。李浩认为,人力成本的增加,会倒逼企业考虑产业升级和创新。

“我国现在的收入分配结果是,企业收入较低,政府部门收入较高,改革最大的关键就是控制政府部门的收入,提高居民的收入。”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宏观经济研究员范剑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提出自己的观点。

进入2012年,企业利润和财政收入增速均出现下降,严重影响了收入分配改革的基础。

人力与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居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财政收入和企业收入增长,使得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相对比重不升反降。经过国家统计局数据测算,去年中国公共财政收入10.37万亿元,增长近25%,增幅分别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幅的1.76倍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名义增幅的1.39倍,而同期企业收入增长幅度为20%左右,也远高于居民收入。

在经济高速增长期没能解决的收入分配关系,反过来还会影响经济增长态势。

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责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蔡继明,在他看来,收入分配制度主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三者之间在整个国民收入的份额方面进行改革。“这些年,政府财政收入增长过快,应该减少政府所占份额,扩大居民收入所在份额。”

“国家和企业把收入的大头拿走了,劳动者个人的收入就会不断减少,使他们无法纳入良性消费的轨道,社会再生产的生产、交换、分配、消费的环节就会发生断裂,经济运行必然出现危机。”马小林告诉记者。

减少国内居民收入差距、增加居民收入,应该采取多方面措施。如果政府在社会保障房、社会医疗、教育等民生问题上做到让普通公众都能享受到基层服务设施,减少居民生存方面支出,也是对其收入的改善。

从今年前三季度的城乡居民收入对比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427元,而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6778元,不到城镇居民的一半。

“涉及到居民内部的分配,建议政府应该采取有效措施在解决城乡居民差距之间,在这方面,主要通过加快城市化进程完成。”蔡继明告诉记者,51%城市化率实际上是有水分的,大部分地区农民工“被”城市化。他认为进行户籍改革、土地制度和住房制度方面改革,对于改善农民工收入以及减少与城市居民之间差距有很大作用。

减少收入差距,另一方面是控制高收入人群,去年的个人所得税制度也在这方面采取一些措施。专家分析,此次收入分配制度,主要是针对垄断性国企高收入群的限制。蔡继明认为,“他们占用了大量国家资源,包括矿产、石油等等,而这些资源应该交给国家和全球人民分享的。”

左传长也提出相同的观点,“国营企业用的是老百姓的钱应该要有适当考虑,但对民营企业而言,如果是通过自己努力创造获得的,为什么还要控高,社会也好,政府也好,不该盲目控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