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求解绿色崛起之道

曾经执掌青海、甘肃两省长达6年之久的吉林人苏荣,对区域生态保护、绿色经济发展有着别样情结。  “我希望江西的未来,既要在生态保护中有序发展,又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保护好生态环境,这是一道世界未解的发展难题,但是江西有信心、有能力破解这一难题。”3月6日是全国两会江西代表团媒体开放日,活动开始之前,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独家专访时反复强调,无论是九江(长江)安澜,还是一湖清水,都是江西实现又好又快发展的必须前提和牢固基础。他甚至说,“江西宁可不要政绩,不要大发展,也坚决不能吃掉子孙饭。”  与苏荣同样有着甘肃工作履历的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长鹿心社,曾长期履职国土资源部。他告诉记者说,在我国很多地方,都将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视为对立面,乃至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体,但是从江西的省情看,通过发展特色产业和红色旅游业,大力建设南昌和环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江西有条件、有能力破解经济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生态立省不容动摇  江西简称赣,这一简称就因省内最大的水系为赣江而得。公元733年,又因唐玄宗设江南西道而得省名。  “江西自古以来就是生态要镇,无论中部地区丘陵起伏,形成一个整体向鄱阳湖倾斜而往北开口的巨大盆地,全境共有大小河流2400余条,赣江、抚河、信江、修河和饶河共同成为江西五大河流。”谈及国土资源,鹿心社如数家珍,他指出,作为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闽南三角地区的腹地,江西生态良好、资源独特,森林覆盖率领先于全国,绿色、红色、古色资源冠绝中部,名山、名河、名镇、名村杂然其间。  另一方面,有中国“地中海”之称的鄱阳湖,流域面积占江西九成版土,对长江中下游经济及环球生态举足轻重。  如何把资源变资本、资本变资产,是苏荣主政江西5年来坚持求解的重大课题。“我们提出,在‘十二五’期间,要坚持围绕江河湖泊规划做文章,计划投入接近300亿元资金用于生态治理。”苏荣称,通过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江西第一次系统地将全省发展纳入到了国务院批准的国家战略高度。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旅游局局长王晓峰介绍说,2011年,江西共接待游客达1.6亿人次,接待人次和旅游收入增幅均占全国三甲。其中,旅游人员增幅位列全国第一,由此带来旅游收入1106亿元,同比增长35%,位列全国第四位。  数据显示,2011年,江西GDP刚刚迈入万亿元,达到11583.8亿元,比上年增长12.5%。江西GDP增速连续9年达12%以上,总量与2003年相比翻了两番。  鹿心社坦言,江西迈入万亿元俱乐部与区域生态环境改善密不可分。他称,过去7年来,江西森林覆盖率已由2005年的60.05%提高到了2010年的63.1%。同时,江西每万元GDP能源显著下降20%以上,总体实现了绿色发展、和谐发展。  “旅游业直接带来的收益是1106亿元,事实上,旅游业可以辐射到的产业非常广泛,几乎所有的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都与旅游业密不可分。”鹿心社表示,江西未来的发展之路,就是要通过切实保护自然环境,实现经济绿色崛起。  苏荣表示,如何解决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这一“哥德巴赫猜想”,看上去空洞,实际上正是江西未来发展的核心抓手。苏荣明确表示,“我们未来还要将生态指标纳入地方经济考核,通过利益捆绑,协同作战,共同建设秀美江西。”

在唯GDP规模及增幅为主要考核目标的当下,既要加快经济发展,还要加强生态环境保护,至少短期内还是江西省最头痛的“不可承受之重”。  数据显示,2012年,江西省GDP1.3万亿元,同比增速11%;而其邻居安徽省,2012年GDP已达1.7万亿元,同比增速12%。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3月5日下午江西团开放日上,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面对到访的150多名记者颇显“兴奋”,他几次加大音量说,江西希望成为“美丽中国”试点省之一。  苏荣表示,近年来,江西已得到国家多项政策支持,中央甚至“让铁路绕弯进老区”,但同时,由于历史、地理原因,仍需国家加大对革命老区、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全省和全国不少一个档次,江西人均收入只有全国平均的四分之三多。”  苏荣因此将自己主政江西称为“两面派”:回地方,要讲“北京话”,和中央保持一致;到中央,要讲“地方话”,如实地反映困难和问题,求得党中央政府的重视,求得国家部委的解决,“总是不说,问题怎么解决?”  但即便如此,江西作为全国重点矿产资源开发省份之一,仍存在着开采技术不过关、重金属污染等问题,因此江西省不得不一边求发展一边还要拿出大笔资金“治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矛盾问题,在经济欠发达的江西反而更加凸显,成为江西决策者急需破解的“哥德巴赫猜想”。  “江西的发展方式是我们多年来一直在探索的问题,目前江西已经初步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路子。”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长鹿心社认为,这条路子最主要的内容之一是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实施重大生态环境工程。所有的项目和建设,都不能破坏生态环境,不管这个项目能带来多大经济效益。通过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先导区的建设,江西初步建立了解决前述矛盾的机制和体制。  所谓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先导区,即在南昌市九龙湖新城沿赣江下行到鄱阳湖约600平方公里区域,布局九龙湖新城、红谷滩中央商务区、沿江产业拓展带、空港新城、樵舍重装工业基地、青山湖西岸都市生态经济发展基地、瑶湖东岸战略型新兴产业集聚基地、蒋巷休闲旅游集聚区,五星、恒湖现代农业开发区和南矶湿地生态旅游区等。  而在尝到国家级经济区的战略政策“甜头”后,江西进一步提出了《赣闽粤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规划》,希望能尽快争取到国家批复,并启动中央国家机关对口支援和央企帮扶。  中央对江西的关注确实也有“升级”迹象。继上届两会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参与江西团讨论后,3月5日下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带领央行有关人员参与江西团开放日。  而苏荣虽然在开场时就对周小川表态“请中央同志们放心,我们一定不找你们谈项目”。但会议过程中,鹿心社等江西官员还是向周小川表达了江西对央行政策和资金的渴望。  鹿心社还建议,国家应进一步健全完善生态补偿机制,加大对生态保护重点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加强对区域发展改革重大问题的规划引导和统筹协调,从国家层面建立长江中游城市集群综合协调机制,编制实施长江中游城市集群规划,促进城市集群协调互补、共赢发展。对革命老区发展实施差异化政策,加大对江西金融支持力度。  但外来的帮扶和支持需要时间,苏荣宁愿以江西取得的进步作结:“2010年,江西省外来旅游人数约1.05亿人次,2011年达到1.5亿人次,2012年进一步增至2亿人次。”

“在北京,茶杯一个星期不刷就会结一层厚厚的茶垢,在江西一个月不刷都没什么茶垢;同样的东北大米,在江西做的饭就特别香软;如果在江西住上一段时间,皮肤会变得更好、人更美。”  在3月5日江西代表团的开放日上,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如是给江西做起了“广告”。他随即话峰一转,“如果能将江西作为美丽中国的试验省、试验区,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成效,因为江西具备这样的条件。”  苏荣说,江西正在通过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努力探索并实践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的新路,但这条路不好走。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省长鹿心社补充说,因为要发展环境友好型产业,对经济肯定会产生一定影响,这就需要国家关注和支持。  实际上,“生态”正是苏荣主政江西5年半以来最重要的“抓手”。5年半来,苏荣在江西这个欠发达省份、生态大省,求解一道新的“哥德巴赫猜想”世纪难题——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而这亦是建设“美丽中国”的现实要求。  探路:协调发展的世纪难题  “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之路走得并不容易,江西是在破解新的“哥德巴赫猜想”世纪难题。  至2013年3月,苏荣主政江西已有近5年半时间。5年多来,经过两轮“思想大开放、经济大发展”变革后,江西经济总量实现了由5000亿元向13000亿元迈进的“惊人一跃”。  数据显示,2012年江西GDP近1.3万亿元,是2007年5460亿元的2.3倍;财政总收入超过2000亿元,是2007年664亿元的3倍多;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14万亿元,是2007年3300亿元的3倍多。仅2012年一季度的地方税收收入就达242亿元,比2007全年的总量还多26.6亿元。  实际上,5年多来,以苏荣为主要领导的江西决策层正是抓住了“生态”这一立足点,以鄱阳湖为平台,大力实施《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这一国家战略,不断地探索与实践“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的新路,才有了今天的“惊人一跃”。  “生态”也是苏荣在2007年11月到任时对江西的最初认知:江西有良好生态基础,江西的森林覆盖率由百分之三十几提高到63.1%,与福建并列全国第一。  而如何打好“生态”这张牌是苏荣等人考虑的首要问题,而考虑的结果是,“把经济装进生态的篮子”。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江西“生态”总量与福建相当,但“经济”总量却仅有福建的二分之一。  在经过到任后三四个月的基层密集调研后,苏荣得出的一个结论是:江西经济不过热。在当时全国“两防两控”的大背景下,苏荣以非一般的政治勇气提出“江西要坚持大投入、大项目带动大发展”的战略思路。  2008年年初,江西以温家宝总理在江河考察时提出的“永远保持鄱阳湖的一湖清水”为出发点,作出“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发展”的战略决策,提出“科学发展、绿色崛起”的战略目标。  在苏荣的主导下,经过多方努力后,《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最终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西第一个国家战略。而这一战略的实施,亦为江西经济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国务院要求,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实施要以促进生态和经济协调发展为主线,加快发展步伐,把鄱阳湖地区建设成为全国生态文明与经济社会发展协调统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经济示范区。  苏荣说,“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之路走得并不容易,江西是在破解新的“哥德巴赫猜想”世纪难题。  江西民众对他的做法也有诸多争议。比如,基于提高生态环境质量的“一大四小”工程就引来“砍大种小、水田栽树”等评价。不过,苏荣似乎不为所动,这是因为他对江西的“生态”有不同的认识。  而“一大四小”工程实施3年“造了过去10年的林”,造林面积达1352万亩,使森林覆盖率由60%一举提高到63.1%,令江西生态环境质量处于全国领先地位,进一步强化了江西的“生态”优势地位,也为今后鄱阳湖生态经济区战略的实施创造了条件。  事实证明,插上了“生态”的翅膀后,江西经济5年多来有了质的飞跃。《中国经营报》记者曾不止一次听他在大小会议上提出一个问题:江西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生态,江西要打好“生态”这张牌。  用苏荣自己的话讲,“回顾5年来以及进入新世纪10年来全省发展的历程,我们的一切探索和实践归结为一点,即不僵化,不浮躁,不摇摆,不折腾,坚韧不拔,开拓进取,走出一条符合江西实际的科学发展、进位赶超、绿色崛起路子,实实在在为4400万江西人民谋福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