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酝酿内外分拆隔离汇金 央行或注资海外投资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摆在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面前的两大悬疑,一是继续注资的问题,二是进一步厘清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汇金”)与海外投资的定位关系。有关方面有意将两个问题一并解决。  据悉,一份关于中投架构改革及注资问题的报告在多日前即已形成,但还未获得最终通过。根据这份方案,中投将变身控股公司,成立“中投国际”,专注于海外投资,并与汇金分账,之后由央行直接对中投国际进行注资,注资金额约为1000亿美元,但此事目前并未最终明确。  隔离汇金的“小中投”方案  今年1月,中投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官汪建熙在出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活动时就已表示,中投的资金已差不多全部投出,亟待进一步增加运营所需的外汇资金。但迟至当下,对已经“满仓”的中投的进一步注资仍是悬而未发。  摆在中投面前的,并不只是注资问题。由于汇金归属中投旗下,汇金国内运营的利润目前合并进入了中投的海外投资报表。但汇金的政策属性与中投在海外的市场主体身份不符,因此在对中投进一步注资前,首先要做的是厘清汇金与中投之间的关系。  据本报记者了解,一份由财政部、央行等部门共同参与制订的解决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该方案的要点是:第一步,是成立“中投国际”公司专注海外业务,与汇金分账;中投变身为汇金和中投国际的控股公司;第二步是由央行直接对中投国际注资,中投国际将成为有财政部和央行两家股东的投资公司。  但央行将注资中投国际的具体金额还不清晰,这首先取决于财政部与央行在中投国际持股比例上的协商与博弈。  这一改革也被称为“小中投”方案,即打造一个隔离汇金公司、纯粹市场定位、专注海外投资的“小中投”——中投国际。在最终敲定之前,这一改革和注资方案依然存在悬疑。  目前中投在香港设有中投国际(香港)有限公司,是中投在内地之外设立的首家全资子公司。  与汇金分账  中投海外投资与汇金的隔离,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  自2003年12月成立至今,汇金已经从市场化、公司化的定位,回归到了准政府定位、政策性定位。在中国金融业的格局中,汇金也日渐“做大做强”。而汇金这一明显的政府背景,实际上给中投在海外的市场化投资带来了障碍,投资目的国会质疑中投投资的目的和背景。  除了彼此不同的定位外,财务分离也是有关部门的一大考量因素,即中投不能以汇金在国内的利润率,来覆盖、提高海外投资的利润率。  截至目前,中投已经公布了2008年、2009年、2010年三份年报。在前两份年报中,中投均公布了两套利润率:一是全球投资组合回报率,用以衡量中投海外投资的收益水平;二是资本回报率,属海外投资回报与汇金在国内投资回报的结合。

上海9月1日电—第一财经日报周四报导,一份关于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公司[CIC.UL]的架构改革及注资问题的报告在多日前即已形成,根据该方案,中投将变身控股公司,成立中投国际,专注于海外投资,并与中央汇金投资公司分账,之後由央行直接对中投国际进行注资,注资金额约为1,000亿美元.

(本文由《环球企业家》 杂志授权转载,对其内容不负责任。)

若获央行注资,中投国际将成为中国财政部和央行共同拥有的投资公司.报导强调,这份由财政部、央行等部门共同参与制订的解决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但尚未获得最终通过.

央行直接委托中投管理外汇储备是最好选择?

作为中投公司全资子公司的中央汇金投资公司已投资了工行(601398.SS)等数家国有银行股权及多家保险和证券公司股权.在中投初始运营的2,000亿美元资金中,汇金所用、对国内金融机构投资的规模目前已累计约900亿美元,中投海外运营的资金规模则为1,100亿美元左右.

文 环球企业家见习记者 贺颖彦

在2008年和2009年的年报中,中投均公布了两套利润率:一是全球投资组合回报率,用以衡量中投海外投资的收益水平;二是资本回报率,属海外投资回报与汇金在国内投资回报的结合.2008、2009年,中投的全球投资组合回报率分别为-2.1%、11.7%,但在合并同期汇金报表後,其资本回报率分别调增为6.8%、12.9%.

在蹉跎了近一年之後,中投公司海外投资业务”分家”逐渐临近。

报导指出,新近公布的2010年年报,却只公布了中投全球投资组合回报率为11.7%,并未公布整体的资本回报率.但据中投公布的2010年合并报表的利润率和资产负债表,2010年中投的资本回报率超过了13%.汇金所持国内金融机构股权对应的每年持续高额的分红,成为整个中投的”现金奶牛”.

11月3日,中投公司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中投国际有限公司聘任樊功生担任总经理。中投香港的业务范围将涉及公开市场股票投资、公开市场债券投资、非公开市场投资和经济研究等方面。

报导称,自中投再注资的问题摆出来之後,在继续注资的方式上,就一直有很大争议.各方的方案大致有三:一是继续沿用过去的方式,由财政部代为发行特别国债,从央行购买外汇储备,再由财政部注资中投;二是由央行直接注资中投;三是央行将外汇储备资金委托给中投管理.

这些投资范围与筹备中的中投国际非常相似,因此,这个动作被业界认为可能是将中投公司分拆为中投国际和汇金公司两家公司的”预演”,中投香港或将成为未来中投国际的投资平台。

报导指出,在这几种方式中,财政部倾向于沿用第一种方式继续对中投注资;而央行则倾向于采取第二种方式,直接注资中投,或继续加大注资规模,在中投的股权结构中取得高于财政部的控股地位.

从去年11月成立以来,中投香港一直委托原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担任协调人,主要承担中投香港与各类国际投资机构的合作沟通职能,其交易决策权力仍然在北京总部。

中投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是一家从事外汇资金投资管理业务的国有独资公司.中国财政部通过发行特别国债的方式筹集15,500亿元人民币,购买了相当于2,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作为其注册资本金.

此前有媒体报导,中投公司分拆为中投国际和汇金公司两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子公司的方案,已经获得包括央行、财政部在内的协调会议的原则性通过。随着中投公司架构调整在即,央行可能向中投国际直接注资,成为中投国际的新股东,但具体的注资和拆分方案依然笼罩在迷雾之中。不过,酝酿了近一年的这次”分家”,或许将解决中投公司面临的几个尴尬问题。

–发稿 林琦 审校 杨淑祯

身份困扰

成立於2007年的中投公司背负着为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寻找新投资渠道的任务,其初始资金是由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向央行购买的2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其中,包括由汇金公司注资给四大国有银行的670亿美元,财政部通过债权换股权的形式把原来属於央行的汇金转移到中投旗下。

中投公司业务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全球投资业务和以汇金公司代表国家进行的国有金融机构股权投资,两者相对独立运作,中投公司在年报和日常沟通中,一直强调两项业务之间实行严格的”防火墙”措施。

但这种安排并没有得到国外金融监管机构的认可,这层背景也成为了中投海外投资中绕不过去的一个障碍。众多国外金融监管机构将中投视为”准”政府投资机构,甚至是银行控股公司。

在目前的架构中,汇金公司作为中投旗下子公司,其利润并表进入中投的财务报告。而汇金公司代表政府对重点金融机构履行出资人义务,这层政治背景使得中投极易遭到金融监管方面的苛刻审批对待。

去年,中投公司执行2007年入股摩根士丹利时签订的强制债转股协议时就遇到了一些波折。中投2010年年报中披露,2010年年初,中投公司即向美联储提出了转股申请,在8月31日方获得了美联储的最终核准。

“其关键之处在於中投海外业务与汇金公司的关系实在说不清道不明,在外国人眼中就是‘两用一体'”某上海投行人士说,”摩根士丹利在2008年危机之後已经转型成为银行控股公司,这也是美联储非常谨慎的原因。”

在此次交易中,中投不得不单独或者同摩根士丹利一起向18个国家的40多个监管当局提出申请或备案,这也从侧面体现了”身份”给中投带来的困扰。

一旦中投公司完成架构调整,中投国际与汇金公司并列成为中投公司的单独子公司,中投国际的海外投资业务就可能不再受到银行控股公司身份的困扰,从而避开上述苛刻的金融监管门槛。

资金枯竭

分拆的另一个原因是,中投已经面临资金枯竭的境况。

根据统计,汇金公司目前投资於国内金融机构的资金已经达到近900亿美元,中投公司实际上可投资於海外的总资产约为1100亿美元。

中投公司董事长楼继伟在2011年7月的2010年年报发布会上透露,现金在总组合中的占比从年初的32%降到了年末的4%。中投公司目前拥有的大部分是长期投资,并不能很自如地做到资产转换。这意味着,从2010年末起,中投就已经在经历”无钱可投”的窘境。今年以来,中投官方网站仅披露了一笔23亿欧元的入股天然气商苏伊士环能的交易。

另一方面,在中投公司成立的这四年里,中国的外汇储备仍然在高速增加。2007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余额是1.53万亿美元,2011年10月已经达到了惊人的3.2万亿美元。

无论是继续为外汇储备投资寻找新渠道,还是纾解目前中投”无钱可投”的资金困局,中投公司都需要继续注入资金。

从2010年2月媒体首次报导中投董事长楼继伟向财政部寻求二次注资至今日,已超过一年半仍未成行,可见其中面临着强大的体制阻力。

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外汇储备由央行旗下的外汇管理局管理,但中投公司是财政部管辖下的独资子公司,两者之间的转换必须要有合理的渠道。

“外汇储备虽然理论上可以无偿划拨,但资产的转移会牵涉到人事、财务等一系列问题。”一位业内人士称,”分拆出一个独立的公司,对中投的海外投资来说是好事,也有利於平衡央行与财政部之间的关系。”

如何注资

架构调整、为中投注资两方面已有共识,目前的分歧集中在如何注资上。

中投公司的初始资金2000亿美元并不是直接以股权投资的形式投入,而是经过了复杂的制度设计,由财政部发行1.55万亿人民币特别国债向央行购买2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并注入中投公司。

这种注资方式在当时避免了金融市场的波动,但也给中投公司的经营现金流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初期由於发债成本由中投公司承担,中投每年的资金成本接近5%。中投董事长楼继伟曾经调侃地称,”要每天赚3亿人民币才够本”。

直到2009年8月下旬,财政部为特别国债设立基金专户,用基金专户的资金支付每期利息,但专户资金的主要来源依然是中投上缴的利润。

财政部发行的特别债务,其还本付息必须使用人民币,但中投的海外投资资产多数以美元计价,而从2007年至今日,人民币汇率已经升值近17%。

“中投的海外经营面临着很大的经营压力。”一位上海投行人士表示,”特殊的资本金来源使得它需要跑赢人民币汇率升值和债券利率的叠加。”

中投报表显示,2008、2009、2010年,以美元计算的中投公司海外投资组合的收益率分别是—2.1%,11.7%,11.7%。其合并汇金之後的资本回报率则分别是6.8%、12.9%和13.7%。

尽管汇金公司受政策性持股身份的限制,并不能自由地卖出股票,仅靠利息及红利收入,却也为中投公司的股东资本回报做出了巨大贡献。中投董事长楼继伟亦曾坦承,”有了汇金的金融投资,可以获得一部分收益,使得资产配置可以更为积极一些,同时还可以使得投资的持有期更长一些。”

而分拆之後可能成立的新中投国际如果独立公布报表,失去了来自汇金控股的收益弥补,再使用原来的发债注资方式就会面临更重的投资收益压力。

目前市场讨论的注资方案大致有三种:一是继续沿用过去的方式,即由财政部代为发行特别国债,从央行购买外汇储备,再由财政部注资;二是由央行直接注资;三是央行将外汇储备资金委托给中投新公司管理。

根据媒体报导,目前最可能的方案是央行直接用手中的外汇储备注资中投国际,成为其股东。

这个方案将会减轻中投公司还本付息的压力,使他们能更好地专注于长期投资。中投公司新闻发言人王水林也表示,2011年年初,中投公司董事会就已经决定将投资周期由原来的5年延长至10年,以10年滚动收益率作为衡量业绩的重要指标,以提高对市场短期波动的容忍度。

但央行入股可能也会带来另一个问题:如果央行成为了中投国际的股东,外国金融监管机构将会如何界定中投国际的身份也是一个未知数。

“实际上,央行直接委托中投管理外汇储备对於中投的海外运作来说,是最好的。”上述上海投行人士称,”不过这可能需要央行对中投更大的信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