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融资主体生变暗藏风险

本报记者 李艳洁
北京报道  今年7月份,进口大豆压港数量高达660万吨,远超去年同期的500万吨左右。业内人士表示,其中30%~40%是用于融资的。  企业选择大豆这样的初级产品作为贸易融资的主要手段由来以久。今年,由于银根收紧,企业贷款困难,一些贸易商利用这种方式将融来的钱放贷给一些中小企业。然而,在这种背景下,贸易融资风险正日趋显现。  贸易融资主体生变  信用证融资是贸易融资的主要形式之一。对想要通过贸易来融资的企业来说,在价格上涨的背景下,大宗商品的进口最容易获得银行开具的信用证。在信用证到期支付之前,只要大宗商品到岸,迅速脱手,就会实际上形成一大笔信用证贷款,即外贸套现。据了解,一些贸易商不是将套现的资金马上用于银行还贷,而是用于资本市场或地下金融进行获利。  “用来做融资的商品必须标准化比较高、容易流通,市场接受程度高,单位价值比较高、不易变质。因此,初级产品比较合适。”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介绍。他所说的初级产品,主要是指铜、锌等金属以及橡胶。另据了解,粮油也是融资套现常用的品种之一。贸易商通常会根据市场行情在几个品种间选择。  “铜是行家选择最多的品种,因为它单价高、且和国际市场联系最紧密。”上海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有色金属分析师方俊峰认为,国内对铜的需求量一直很大,2010年的需求量达到了700万吨,进口约300万吨,进口数量每年都在以6%~7%的幅度增加。80%多加工用铜都需进口。进口铜中,有40%多都是用来融资的,被称为“融资铜”。  今年3月份国家外汇管理局出台了《进一步加强外汇业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对转口贸易的外汇管理加大审核力度,修复之前通过“融资铜”可无限次的短期融资漏洞。之后,铜进口量从2月份开始一直下跌,每月同比下降20%多,这显示“融资铜”在减少。  “融资铜”减少的同时,粮油在贸易融资中比例上升,业分析人士认为,进口大豆中有30%~40%是用来融资。  另一种植物油——棕榈油则一直是“融资宠儿”。中华油脂网信息主编郭清保介绍,“近几年棕榈油进口量逐年增加,已经是一种很稳定的融资商品了。”  不仅融资商品今年出现了些许变化,融资的主角——进入这一行的企业也越来越多元。梅新育得悉,一些房地产商,尤其是规模较小的商家,在今年年初信贷步步紧缩时,开始将融资目光转向进口铜。通常,这些房地产商都是委托贸易公司或是通过其他“借壳”形式进行操作。  操作手法揭秘  利用远期信用证所给予的时间腾挪款项盈利,是做这一行的企业共同的秘密。  梅新育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了利用信用证做融资铜的通常手法:贸易商在伦敦交易所用混合定单买了一吨铜,同一时间在上海交易所做套期保值,锁定铜的差价,这样就可以规避价格风险。

由于中国国内需求放慢,政府对商品融资行为严加控制,导致进口商获得资金的难度加大,或对中国棕榈油进口构成打击。
由于进口商难以从银行获得融资,已经影响到中国数种商品的进口,铁…

随着针对涉嫌使用同一批大宗商品库存重复担保获得贷款行为的调查深入,在向中国金属贸易企业提供财务担保方面,部分银行正在变得越来越谨慎。  中国青岛港的运营公司周一确认,中国当局已经对保管在该港口中的铝和铜产品卷入贷款欺诈的情况展开调查。但是在香港上市的运营商青岛港国际公司强调,公司本身并不是调查行动的对象。  有对事态发展有了解的消息人士说,多家外国银行也正在对一家中国的私人公司是否使用同一批大宗商品库存从多家银行获得贷款自行展开了调查,这种做法违反金融规则,对借款银行和贸易企业都构成了欺诈。  有中国的大宗商品交易员说,部分银行已经暂停发放新的信用证,这也是大宗商品贸易商用于进口大宗商品的融资担保。浙江宁波明辉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铜交易员Harry
Wang表示,“进口铜的数量短期内绝对会下降。”  根据银行业高级执行人员的说法,直到对事态发展有更明确把握之前,数家对问题正在进行调查的外国银行也停止了与中国大宗商品贸易商之间新的融资协议。  消息人士说,包括花旗集团和标准渣打银行在内,有数家外资银行都向中国的贸易企业提供了贷款,而使用的担保品就是金属的库存。  更多银行停止参与中国的大宗商品融资活动的迹象可能对全球市场形成扰动。中国消费全球三分之二的铁矿石,铜消费量占据世界总量的40%以上。  在市场最初出现可能的欺诈传闻之后,伦敦金属交易所的基准铜合约报价上周下跌2.3%。基准合约报价周一继续跌0.3%至每吨6670美元。  大宗商品融资交易活动所受到的干扰可能进一步消耗中国的信贷可用性,由于政府寻求限制特定品种的高风险贷款,中国的放贷状况已经相当紧张。  过去约十年以来,中国和西方国家的银行一直合作,通过为进口大宗商品提供担保帮助资金进入中国。部分中国商家还进行一种套利交易,即以大宗商品为担保,在海外以低利率借入美元,然后以更高的利率在国内投资,晚些时候再以美元的形式偿还贷款。  作为推动信贷驱动经济增长的一种形式,中国当局也允许这种交易的进行。但是由于部分金属贸易商以同一批大宗商品库存向多家银行申请贷款,使得金融系统出现了系统性风险,也让中国当局在过去几个月中越来越感到不安。  作为限制信贷增长的广泛措施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在2013年压低了交易商可以通过每一单位大宗商品获得的贷款数量。根据高盛集团的估算,这使得交易商扩大了用于融资交易的大宗商品的种类,从之前的铁矿石,铜以及黄金,增加到了大豆,棕榈油和铝等等,  高盛集团的估算显示,2010年以来,大宗商品担保的融资交易帮助了810亿美元到1600亿美元之间的资本进入了中国,  一旦中国当局更加严格地要求可以用于获得贷款的大宗商品种类,很多贸易商将被迫在市场出售大宗商品库存以获得资金来偿还美元贷款。这势必使得短期内的大宗商品供应增加,从而压低价格。未来的融资交易数量减少也意味着,来自中国的大宗商品进口需求将会降低。

由于中国国内需求放慢,政府对商品融资行为严加控制,导致进口商获得资金的难度加大,或对中国棕榈油进口构成打击。

由于进口商难以从银行获得融资,已经影响到中国数种商品的进口,铁矿石、橡胶以及铜的进口量均出现下降。进口商还在至少50万吨进口大豆合同上违约。

中国如果减少棕榈油进口,可能导致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BMD)的毛棕榈油期货价格进一步受压。上周毛棕榈油期货已经跌至三个月来的新低,原因在于马来西亚和印尼这两个主产国的产量提高。

在中国,商品融资的现象很普遍,贸易商或者投资者以某产品的名义从银行获得融资,用于投资高回报领域,如房地产。但是随着经济增长放慢,加上有迹象显示政府并不会包揽下所有的银行坏账,中国的银行也开始加紧信贷管理。

根据贸易商和行业官员的估计,中国棕榈油进口量的70%和商品融资有关。这意味着信贷紧缩将导致中国棕榈油进口量下滑。

渣打银行驻新加坡分析师表示,中国棕榈油需求基本面强劲,但是由于进口商获取信贷的难度加大,加上国内港口库存增加,豆油供应也出现增长,可能对进口构成影响。

中国本身不生产棕榈油,是世界上仅次于印度的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每年进口量高达600到650万吨,相当于全球贸易量的15%。贸易商称,很难估计棕榈油进口的下降幅度,但是有分析机构称今年的减少幅度可能达到50万吨。

随着经济增长放慢,中国国内棕榈油价格下跌,棕榈油进口商可能面临巨额亏损。目前中国本地棕榈油价格和进口船货成本价的差额已经扩大到每进口一吨棕榈油就将亏损1000元人民币(合160美元)。不过马来西亚一位贸易商称,本周中国市场上的精炼棕榈油价格为每吨770美元,比进口成本低90美元左右。

贸易商表示,进口商挣钱的方式无非是两种,要么以高于成本的价格在本地出售,要么将贷款用于投资回报更高的领域,弥补进口成本低于本地售价的小额损失。

中国分析机构称,由于本地棕榈油价格低于进口成本,亏损幅度达到16%。如果亏损幅度只有5到7个百分点,贸易商还可以通过将资金用于再融资来弥补亏损,但是16%的价差太大了。所以进口商也不愿意亏本抛售,这导致中国港口的棕榈油库存高达100万吨,而通常只有六、七十万吨。

马来西亚棕榈油生产商表示,中国不会允许进口更多棕榈油,因为港口的储藏能力已经达到上限。一家在中国拥有食用油精炼厂的生产商表示,那些靠棕榈油进口来融资的金融交易商将棕榈油放在港口油库里,期待价格上涨后再卖出牟利。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头三个月中国棕榈油进口量为147万吨,低于上年同期的149万吨。贸易商表示未来的棕榈油进口量将出现更大幅度的降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