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欲借力清洁能源 央企投资7600亿元助催转型

央企与地方的矛盾一直没有停止过,只是在不经意间发生着转变,能源领域尤其变化明显。华彩咨询总裁白万纲认为,“地方政府对待能源央企经历了三个阶段,即热情招商、清醒看待、索要条件。”在吉林省某县,县委领导通知所有的风电场必须用当地的风机,外地的风机再好也不能用,否则不给批风力资源,这种霸王举措,地方政府官员称之为“为了地方经济发展”,并声称“就是省长下令也没用”。  那些与国内知名风机企业有着良好订货关系的央企们则是无奈至极。更有甚者发表了这样的观点:“央企也应该明白,到省里来后,根本就不应该享受超国民待遇,事实上,用地方的资源,要给本地做点事。现在省属企业能做到用本省的资源为本省做事,但是央企做不到。”水电顾问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市场发展部部长陈继勋也无奈地表示:“一个水电站,被迫水库建在一个县,大坝建在一个县,厂房又建在另一个县。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地方政府争抢,他们争抢的不是水电站,而是水电站带来的税收等实惠,企业无奈只能按比例给三个县纳税,央企在地方遇到的发展障碍有些显得很可笑。”  地方对央企态度的转变在能源大省山西同样表现出来。山西最近砍掉了很多央企投资的项目,而且是省长亲自下令砍掉的。煤炭专家李霆说,“很多央企的切入点不对。山西在转型发展,选转型的项目就会通过,他们还是继续投资诸如煤、焦、电这些传统项目。这些项目已经饱和了,而且还增加排放。这些没有新特色的项目,即使要上,省里也是留给自己的企业,不会给央企。”不过,对央企态度的转变,也主要是集中在能源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话语权是与实力紧密相连的。

9月15日,山西政府与华润集团、中海油、中电投集团以及大唐集团等四央企签订了合作协议,清洁能源、医药、微电子等低碳项目成为合作重点,据预计,一旦这些项目都顺利推进,未来五年,上述四家央企在山西的投资金额将高达4500亿元。16日,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得知,有数家央企将投资山西助推转型,投资金额已超7600亿元

“历年来在全国各省可持续发展指数评估中,山西一直处在垫底的位置,这和山西经济结构过度单一有关……”主持编撰《山西省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的专家组组长马子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开门见山地说。
“全国范围内,唯独山西由官方出面搞过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因为山西上下都希望能尽快摆脱‘煤困’,但从短期和现实来看,只能在煤炭深加工上找突破口,再实现多元发展。”
在“依靠煤而不依赖煤,兴于煤而不困于煤”的转型理念下,发展煤化工成了山西最现实的选择。然而,这一产业经过酝酿、发酵,最终在山西演绎成了高烧,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层出不穷。
“煤困”破题
“山西煤化工的决心能定下来,多亏了前省长于幼军在山西的几年工作。”山西煤炭工业厅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记者说道。
“关于山西能源转型的提案早在1999年就被提出了,但以前山西主政者往往都是光说不做,直到于幼军到山西后才开始真正动了起来。他到了山西,先是关非法煤窑,接着又搞兼并重组,最后把新型煤化工发展提到议事日程上。2009年王君省长推动的资源整合,以及现在省委书记袁纯清搞的煤化工,都是于幼军当时山西发展思路的继续。”他说道。
2005年于幼军到山西走马上任,并没有像历届领导一样先去考察省发改委和财政厅,而是在省煤炭工业厅蹲点考察。随后在煤化工领域的发力,也得益于对山西尾大不掉“煤困”认识的深刻。
尽管是山西提供给全国建设的重要能源资源,为山西带来了财富,但同时长期过度无序开采和生产方式的分散落后,造成资源浪费、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地表沉陷、矿难频发等一系列生态危机。
根据山西环保部门的估算,山西一年因采煤所造成的生态损失就高达3000亿元,如果仅仅是把煤炭简单作为燃料出售,获利根本无法补偿生态所遭受的损失。
除了无法估量的生态灾难外,山西长期单一的煤炭经济结构,也让地方官员牢牢地被绑在了权重比最高的“煤炭利益链条”上,不是无法作为,就是不思进取,更甚至滋生腐败。这一切也束缚住了山西民间的经济活力。
从2002年开始,国际油价一路飙升让煤化工的竞争优势越来越明显,投资也变得越来越灼热,煤化工产品价格也因此持续走高。
尽管山西是富煤大省,守旧的观念却没有让其具备对煤炭行业未来发展趋势作出判断的敏锐嗅觉。直到2005年,第一轮煤化工热潮席卷全国,山西省才被发展煤化工的浪潮惊醒了。
于幼军任山西省长之后,向山西省领导班子正式递交了一份自己起草的山西未来能源转型的发展报告,报告中提出了山西应确定以煤化工为发展主线的工业体系重建之路。
“当时这份报告在领导层反响很大,省里一名退休的老领导甚至将这份报告转交给了温家宝总理,后来听说温总理很支持山西转型,还将报告发送给几个相关的部委领导传阅。没有于幼军这份报告,后期高层也不会下这么大决心给山西政策来扶持能源转型。”一位接近省政府的学者向记者透露道。
在获得高层的支持下的于幼军毫无顾忌地否定了自己这一“盘子太小”的发展方案,投资金额随即被增加到了870亿元,投资近乎增加了十倍。于幼军寄希望于此,打造山西煤化工“老大”的地位。
但让于幼军没有想到的是,两年之后自己在山西的仕途突然中断,让他失去了主导山西向煤化工转型的指挥棒。随后煤化工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灼热,国家风向亦开始调整。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从“煤化工冲动”到“综改区”
2006年和2010年,国家发改委对过热发展的煤化工亮出了两次红牌。但政策的降温并没有浇灭地方政府在煤化工领域的投资热情,各地项目边审批边建设。
“发改委出台的政策是应该分别对待的,在高油价的大背景下,政府不会一刀切地限制煤化工行业。就山西的情况来看,目前政府是鼓励有能力的大集团发展绿色高效的精细煤化工,而不是高耗能、高污染的煤化工。中央对山西转型还是很支持的。”接近山西省政府的人士向《能源》记者透露。
据其透露,2009年习近平副主席在视察山西工作时,对山西经济结构如何调整非常重视,在考察晋煤集团时就强调要多元发展,后来就要求山西做一个调查研究报告。报告递交到中央后,引起了决策层包括胡锦涛总书记的重视,最终报告被批示后转到了国家发改委。2010年山西“综改区”能够在不到一年内审批通过和高层支持密不可分。
在他看来山西的煤化工冲动和“综改区”本来就相生相伴。
因为“综改区”就是某种意义上的特区,在政策上享有改革的先行先试的试验权。“先行先试”权体现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等多方面。就山西而言,煤化工产业作为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的重点,相比其他地方自然优先享受试验权,更何况国家对煤化工本身就持考察观望的态度。
山西“综改区”正式冠名后,煤炭化工发展策略再次转向。
在经历金融危机波动后,尽管山西在2009年出台了《山西省煤化工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计划依托山西现有几个煤化工企业为龙头,发展化工产业。但后来袁纯清从陕西来晋主政以及“综改区”出台后,已有规划就早已束之高阁了。
“2009年出台的规划,现在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阳煤集团一名负责人向《能源》记者说道,“原先规划保留了山西几个独立的化工企业,现在已经全部划拨到几大集团手里了,我们托管了太化。”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原先山西独立的化工企业,用煤用电都受制于市场,很多长期处于困难状态。划归煤企后,不但有钱发展现代煤化工,更有资源上的优势。
尽管在山西范围内,晋煤集团最早在化工领域发力,但阳煤集团却因“天时”和“地利”之便,一举超越晋煤集团成为山西煤化工实力最强的企业。
在山西煤化工的勃勃雄心下,省属五大集团都将纷纷成立化工局,在口号上都将“强化”作为煤炭之外最重要的发展路径。在这一风潮下,山西在“十二五”规划中计划投资8000亿元用于发展煤化工。
一时间生态之忧,尤其是水资源之忧,成为困扰很多人的心头隐忧。
循环经济的水瓶颈
煤化工项目需要大量的水。不同的化工产品、不同技术水平用水量都各不相同,其中以最耗水的煤制油项目为例,直接液化每吨成品要耗水为7-9吨,间接液化为9-12吨。
对于山西这样一个全国最缺水的省份而言,饮水都成问题,而且持续的煤矿开采正在加速山西水资源恶化。这一背景下,发展煤化工似乎并不现实。
就全国范围内,除云南、贵州、东北等地外,所有煤炭资源大省的水资源都很匮乏。我国主要煤炭产地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和单位国土面积水资源保有量仅为全国水平的1/10。
山西希望通过煤化工产业支撑起的循环经济,水资源这一“瓶颈”必须解决。尽管太化集团的全国污水处理示范装置为解决水问题提供了一种思路,但由于山西境内大量化工园区主要是以煤化工初级产品为主,产业链较短,集中度差,还是被媒体诟病为“只循环,不经济”。
“目前山西正在焦化领域开展兼并重组,未来产能集中后能有效缓解目前很多问题和不足。全省各地的13个大的循环园区项目还在推进建设过程中,后期政府会推出一个市场准入标准,对各级政府和大集团负责人也要提出一个考核标准。有标准,有考核,就不怕下面不搞循环经济了。”对此省政府知情人士向记者回应道。
除了推进循环经济园区建设外,面对“水瓶颈”,山西正在加紧建设全省范围内的“大水网”。重新复出、现担任国家南水北调办副主任的于幼军5月初重回山西视察工作时,依然不忘提醒山西同僚要加大山西水利工程的投资力度,其中深意或许正是他4年前就早为山西谋划好的。
无论“水瓶颈”是否真的卡脖子,山西已经决意要化工转身了。
转身之后,山西还将面临很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民营经济长期困顿下,仅仅依靠政府行为推动煤化工突进能否真能为山西带来“多元化”的活力?在煤炭资源相对垄断的市场中如鱼得水的煤炭企业是否真能够适应充分竞争的化工产品市场呢?
这一切问题只有时间能回答。

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山西在开先河主导煤炭兼并重组之后的再次求变,是山西主动导入低碳项目升级产业结构调整,倒逼经济快速转型的重要表现之一。由“黑”转“绿”是低碳经济的重要内涵,不仅仅是指对煤炭业的变革界定,更重要是对整个产业调整的深刻理解,山西产业结构升级步入了更高的层次。山西此次产业结构调整行动,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对全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具有怎样的意义?值得关注。

“山西是一个典型的资源省份,产业结构不够合理,经济发展方式比较粗放,能源消耗大,污染排放多,生态环境脆弱,可持续发展能力差,以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为特征的绿色发展模式对于山西尤为重要而紧迫。”昨日,山西省省长王君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能源产业博览会开幕式上表示,能源转型成为“煤乡”山西未来发展的主题。

随着签约仪式的陆续进行,本报记者了解到,数家央企将投资山西助推转型,投资金额将超7600亿元。

煤炭大省的低碳之路

山西省是资源大省,煤炭和煤气这些资源的储量全国第一,山西是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新中国成立60年来,山西生产煤110亿吨,外出80多亿吨,但由于我国煤炭行业的现代化水平一直较低,煤炭产业的发展一直备受关注,早在2005年国务院下发的《促进煤矿工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就提出用三到五年时间建设亿吨级的煤炭企业集团,同时关闭布局不合理的小煤矿,并鼓励大煤矿兼并小煤矿。

作为煤炭资源大省,山西从2008年起便首先开始了煤炭资源整合。随着山西省政府相继发布2008年23号文《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和2009年10号文《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山西省的煤矿兼并重组及煤炭资源整合的力度不断加大,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可谓步入了改革的快车道,山西省煤炭行业的格局和新一轮的变革已经到来。

此次会议中了解到,山西煤炭资源整合现已初建成效,采矿许可证办证率达95%以上,主题企业为整合煤矿的资金赔偿到位率68%,全省重组整合,改造建设矿井583处,以开工建设72处,2009年全省更管法矿井489处,2010年关闭315处,多小散低的产业格局将发生根本转变。

山西省长王君在昨日的会议中提到,山西将大力引进和开发高效洁净煤技术,加快推行高效清洁燃煤发电技术,实现煤炭的绿色清洁利用。并且提到以深度转化为路径,促进煤炭资源的高效转化和高端发展。以绿色清洁为方向,着力推进能源结构的新型化,将在积极开发应用低碳煤炭产院绿色发展的同时,着力抓好煤炭开发利用,变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大力发展太阳能风能生物制能等新能源产业,促进能源产业结构的新型化,推进产业结构的多元化。

由此可见,大力推动清洁能源的发展,成为山西下一步发展的重点。

十家央企豪掷超7600亿

在本届煤炭博览会上,数家大型能源央企已经与山西省政府签约了一些重大项目,“十二五”期间,包括华润集团、中海油、大唐集团、华能集团、中电投集团在内的数家央企投资山西,据了解,目前央企投资总额已经超过7600亿元。

9月15日,山西省政府分别与华润集团、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电投集团与大唐集团在太原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而后续的会议期间,国电集团、华能集团、华电集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国建材集团、中国化工集团等央企巨头还将陆续与山西省政府签约。

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期间华润将在山西投资1500亿。”宋林告诉记者,2008年前,华润集团在山西的投资不足30亿元。截至目前,已经实现投资160亿元。两年间投资数额的巨大变化,可以看出山西在华润集团战略发展中的重要程度。目前。华润在山西的投资已经涉及到城市管网、压缩天然气、食品工业、煤炭、电力等多个行业。下一步,按照山西产业规划发展目标,华润还将会在医药、商业、现代物流方面深化与山西的合作,扩大投资规模。

“山西发展离不开煤,但不能光靠煤。”宋林对山西未来发展提出了建议,对于山西的交通、运输,他认为应该进一步规划。

中海油集团总经理傅成玉则对记者表示,拟与山西合作建设煤炭洁净利用项目。他透露,中海油未来在山西的投资可能会超过1000亿元,目前进行的煤炭清洁化利用循环经济项目一期就将投入400多亿元。中海油还将在山西发展风能、开发煤层气,并拟建200万吨尿素生产项目。

“中电投在山西的投资主要在电力方面,未来几年的总投资额大约为1000亿元。”中电投集团总经理陆启州介绍。其中将在晋北、晋东南建立煤电外送基地,在晋中投资一个煤电铝化项目基地,以及在山西建立一些水电、风电等新能源发展项目。

陆启洲还对记者表示,中国承诺在2020年实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左右,而2009年这一比例仅为7.44%。这将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从现在起就应大力发展水电和核电,否则到2020年将很难完成15%的目标。此次我公司在山西黄河北干流投资水电项目,就是要帮助山西提高水电在能源产业中的比重,并通过产业链的拉伸做大做强新能源产业。

此外,据记者了解到,华能集团将集中1000亿元投资山西,大力开发低碳能源技术,中国建材集团将陆续投资100亿元人民币,中国华电在山西投资1000亿元,中国大唐将在山西投资1000亿元。中国国电集团将在山西投资1000亿元。另外,中国化工集团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也与山西省签订投资协议,但具体金额尚未获悉。

以此计算,截至目前,将有十家央企投资山西,投资金额逾7600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