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质量还是要发展? 新标准只为散养户?

每100克牛奶中蛋白质的含量要求从1986年的2.95克减少到2.80克,每一毫升中菌落数的要求则从50万个提高到200万个,这样的标准“被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指责为世界上最差、最低的奶业标准”,使乳业的安全水平倒退了25年。  为什么在一个规模列世界第三、年均复合增长率10%以上的乳品市场上,行业标准却出现了大步后退?奶业专家指出,20多年来国内乳品行业养殖模式的变迁是决定因素。  散户养殖使然  对此,卫生部给出的答案是,新标准符合国内实际情况。  早在2010年7月13日,卫生部在“乳品安全国家标准问答”中即回应,设置蛋白质指标为大于等于2.80g/100g,主要来自于以下考虑:一是符合我国生乳生产实际,二是符合奶牛泌乳规律,奶牛不同泌乳期蛋白质含量不同;三是尊重客观事实,健康奶畜所产蛋白质含量低于2.95g/100g的常乳是客观存在的。  而对于菌落总数指标大大高于1986年的标准,卫生部称,我国奶牛小规模散养比例较高,100头以上规模养殖的比例仅为23.1%,5头以下的比例为32.4%,养殖技术水平太低造成生鲜乳菌落总数相对较高。  “如果说我们的收购指标比1986年的《生鲜牛乳收购标准》大幅倒退,那首先要注意到时代的不同。”
中国农业干部教育培训中心产业发展培训部副主任、奶业资深专家陈瑜分析,上世纪80年代,国内的牛奶一律来自国营农垦系统,而作为国营企业,这些牧场产出的牛奶量大、质量也有保证,而且,它们在生产上没有丝毫作假牟利的欲望。但是,上世纪80年代,国营的牧场不多,我国牛奶的产量也很小。数据显示,1985年全国的牛奶产量仅为249.9万吨,奶类产量也只有289.4万吨。  随着改革开放,国内牛奶产量飞速增长,其原因就在于在政策的刺激下,个体养殖户大量出现。一组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能说明问题:进入2000年后,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增长,2007年全国牛奶产量和奶类产量分别达到3525.2万吨和3633.4万吨,年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12.78%和12.19%。今年上半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全国牛奶产量3570万吨,比2009年增长1.5%。  虽然我国奶制品行业经过了20多年的快速增长,但是由于养殖模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大量养殖十几头乃至几头奶牛的散户成为主流,牛乳的质量反而出现了下降。仅在内蒙,从事奶牛养殖的散户就达70万户。陈瑜表示,别看现在对每100克牛奶中蛋白质含量要求从1986年的2.95克减少到2.80克,每一毫升中菌落数要求从50万个降低到200万个,但是对于散户来说,想要达到也并非易事。  “和二十五六年前相比,我国牛奶产量增长了10多倍,已经位居世界第三,这主要得益于个体养殖户数量的迅速增长,”陈瑜解释,“我们现在散养的比例占到70%以上,相比于1986年的国营农场养殖模式,散户养殖为主的经营模式技术水平低,肯定会导致收购质量下降,标准比那时还低是自然的。”  高标准将给散户带来强大压力  相比于中国奶业的蓬勃发展,行业标准确实相对较少,追溯来看,1986年,农业部制定了《生鲜牛乳收购标准》,2003年,卫生部出台了《鲜乳卫生标准》。这两个标准都规定菌落数和蛋白质指标分别为50万个和2.95克。此后,由于国家食品安全的标准主要由卫生部牵头,因此2010年3月公布的有关鲜乳收购的新标准也是主要由卫生部召集专家制定。  农业部奶业管理办公室一位人士表示,这次出台的奶业66项标准都是由卫生部制定的。  广东奶业协会秘书长林树斌认为,这一标准和发达国家的标准相比差距巨大。国际上的奶业标准虽然没有大的变化,但是每年都在逐渐提升。发达国家蛋白质含量一般在3克以上,菌落数在10万到20万个。除了蛋白质含量标准和菌落标准大大退步之外,国内对于生乳收购还没有制订体细胞数指标。“这是反映奶牛乳房健康的重要指标,发达国家都有这类指标,数值越高,说明奶牛越不健康。”林树斌表示,如果加上这一指标,国内广大养殖散户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饲料的技术也是个问题,北方的散户经常喂奶牛很老的玉米杆,实际上应该在玉米青绿的时候就收割加工,做成饲料,这需要技术,否则营养不会好。”林树斌补充。  “如果不降低原来的标准,众多散户无法继续养殖。”陈瑜认为降低标准是为了让这些散户生存下去,同时,只有这些散户继续供奶,伊利、蒙牛这样的巨头才不至于因为产量上的巨大缺口而丧失市场份额。“谁也不愿丧失市场份额,如果没有合格奶源,这些巨头会私下收购低于标准的奶源,并向奶农压价,这样对奶农、对市场更不好。”  集约化饲养是出路

6月23日,广州市民在超市里选购牛奶。中国奶业标准世界最低引发公众质疑新华社发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近日,“中国生乳标准全球最差”的争论再度成为焦点。25日,卫生部网站刊发了农业部、卫生部两位专家对相关问题的答疑。文章中,农业部食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教授级高工孟瑾透露称,农业部正制订生乳分级标准,引导乳企按照生乳等级生产差异化乳品。

近日,中国生乳标准全球最差的争论再度成为焦点。25日,卫生部网站刊发了农业部、卫生部两位专家对相关问题的答疑。文章中,农业部食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教授级高工孟瑾透露称,农业部正制定生乳分级标准,引导乳企按照生乳等级生产差异化乳品。

孟瑾称,为进一步鼓励奶牛科学饲养,推进生乳收购“按质论价”的进程,农业部正在着手制订生乳分级标准,引导乳品加工企业合理使用不同等级的生乳生产差异化乳品。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乳品安全标准工作专家组组长王竹天也表示,卫生部依法正在对乳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实施情况进行跟踪评价,并将根据跟踪评价意见对标准进一步修订完善。乳品企业根据优质优价的原则收购牛乳,将不同蛋白质含量的生乳用于不同类型乳制品产品的生产。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乳品安全标准工作专家组组长王竹天也表示,卫生部依法正在对乳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实施情况进行跟踪评价,并将根据跟踪评价意见对标准进一步修订完善。乳品企业根据优质优价的原则收购牛乳,将不同蛋白质含量的生乳用于不同类型乳制品产品的生产。

质疑1

另外,孟瑾认为,随着奶牛养殖业的发展和养殖水平的提高,养殖环境的改善,生乳菌落总数会逐步降低。国家鼓励企业在生乳收购中设置菌落总数分级收购标准,引导奶农标准化规模养殖,不断提高生乳质量,我们也将根据产业发展状况及时调整相关指标。

生乳标准被绑架?

>>>释疑

在日前举办的牛奶行业研讨会上,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认为,现行生乳标准遭到大企业利益挟持。据称,国标初稿时,三种不同乳品标准分别由蒙牛、伊利、光明制定,对国家标准的影响肯定是存在的。

现行的生乳标准中,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2.95%,降到了2.8%,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的每毫升50万调至200万,报道称,均为历史新低。

质疑2

新国标是否受到企业绑架?生乳降低标准,是否影响民众所喝牛奶的质量?25日,卫生部网站刊发卫生部和农业部两位专家的文章,对此进行了答疑。

标准降低影响健康?

焦点1生乳标准被企业绑架?

王丁棉称现行的生乳标准中,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2.95%,降到了2.8%,而欧美标准则是3%以上。

●质疑

质疑3

在日前举办的牛奶行业研讨会上,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认为,现行生乳标准是史上最低,并称这个标准是遭到大企业利益挟持的结果。

菌落门槛为何降低?

《羊城晚报》报道称,曾参与乳业国标制定的西部乳业发展协作会执行副会长魏荣禄曾向媒体证实,乳业国标做初稿时,蒙牛制订巴氏奶标准,伊利制订超高灭菌奶标准,光明制订的是酸奶标准,“这对国家标准的影响肯定是存在的”。

王丁棉称,去年以前,我国牛奶标准是每毫升细菌总数50万个,现行标准原奶细菌数允许最大值为200万个/毫升,是欧美标准的20倍。

●回应

回应

王竹天说,乳品“新国标”由卫生部、农业部、国家标准委等部门及相关行业协会组成,并由各部门推荐近70名专家组建了专家组。.王竹天说,广泛征求部门、科研机构、行业、专家的意见,并上网公开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同时通报了世贸组织。经过1年的努力,完成了包括《生乳》在内的66项乳品标准。

听取专家意见 完成66项标准

王竹天说,乳品安全标准的清理整合工作始终坚持四原则:一是以保护消费者健康为宗旨;二是与国家有关产业政策相衔接;三是根据乳品安全特性合理分类,整合现行乳品安全相关标准,扩大标准覆盖面;四是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并积极借鉴国外管理经验。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乳品安全标准工作专家组组长王竹天回应说,乳品新国标制定小组由卫生部、农业部、国家标准委等部门及相关行业协会组成,并由各部门推荐近70名专家组建了专家组。王竹天说,广泛征求部门、科研机构、行业、专家的意见,并上网公开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同时通报了世贸组织。经过1年的努力,完成了包括生乳在内的66项乳品标准。

焦点2生乳标准降低影响健康?

只是最低标准不同产品标准不同

●质疑

孟瑾说,生乳蛋白质指标是反映原料乳的质量指标,不是供消费者食用的乳制品产品的指标。据农业部门调查,2007年、2008年夏季,北方一些省份生乳蛋白质含量低于2.95克/100克的比例分别达到75%和90%。我国生乳蛋白质含量范围在2.8%~3.2%之间,平均值为2.95%。

王丁棉对乳业国标进行了炮轰,称按现行乳品安全国家标准要求,每百克生乳的蛋白质含量为大于等于2.80克,而在该标准颁布前的要求是不低于2.95克。

孟瑾称,生乳标准中蛋白质含量指标是生乳收购的最低要求,但不同的乳产品必须达到相应的国家蛋白质含量标准,才可上市销售。

●回应

此前生乳菌落总数分四个等级

孟瑾说,《生乳》蛋白质指标是反映原料乳的质量指标,不是供消费者食用的乳制品产品的指标。

孟瑾说,生乳是作为原料乳的,消费者不会直接饮用,生产企业要经过杀菌等工艺,达到乳制品产品国家标准规定后,才能上市销售。

据农业部的一项调查,2007年到2008年夏季,北方一些省份生乳蛋白质含量低于2.95克/100克的比例分别达到75%和90%。

他说,1986年时,农业部门制定的《生鲜乳收购标准》将生乳中菌落总数分为四个等级,Ⅰ级低于50万CFU/毫升,Ⅱ级低于100万CFU/毫升,Ⅲ级低于200万CFU/毫升,Ⅳ级低于400万CFU/毫升,按照该标准,菌落总数小于等于400万CFU/毫升的生乳都符合收购要求。

孟瑾表示,生乳蛋白质含量受奶牛品种、饲料、饲养管理、泌乳期、气候等多个因素影响,“比如在5月下旬至8月下旬的3个月的泌乳期内,相当一部分牛奶蛋白质含量低于2.95%的平均值。”

新公布的生乳标准将生乳中菌落总数指标从400万CFU/毫升调整为200万CFU/毫升,是提高了生乳收购门槛,应该说是要求更加严格了。

据农业部门调查,我国生乳蛋白质含量范围在2.8%-3.2%之间,平均值为2.95%,孟瑾称,生乳标准中蛋白质含量指标是生乳收购的最低要求,但不同的乳产品,必须达到相应的国家蛋白质含量标准,才可上市销售。

争议

焦点3菌落总数门槛为何降低?

执行高标准 七成奶农将杀牛

●质疑

内蒙古奶业协会秘书长那达木德近日曾表示,目前我国奶牛养殖业小规模散养比例较高,超过70%,经常是自家种什么,就给奶牛吃什么,蛋白质含量不稳定。

王丁棉称,去年以前,我国牛奶标准是每毫升细菌总数50万个,现行标准原奶细菌数允许最大值为200万个/毫升,是欧美标准20倍。

提高标准,倒逼质量提升,这样的想法是不错,可是如果脱离了实际情况,就可能导致乳业重创。如果现在就要求按照乳业发达国家的标准来执行,那么占总量70%的散养户绝大部分都要倒奶、卖牛、杀牛。奶源供应将更紧张,可选的优质奶源更少。

●回应

保护小奶农?这是借口

孟瑾说,生乳是作为原料乳的,消费者不会直接饮用,生产企业要经过杀菌等工艺,达到乳制品产品国家标准规定后,才能上市销售。

合肥市一家奶牛养殖场负责人坦言,宣称降低质量标准是为保护小型奶农利益,这是一个借口,牛奶挤下时微生物含量很少,只是后面收集、保管、运输中才呈几何数增长,有关部门和一些大型加工企业不想解决问题,而是以此为借口,迁就降低奶业质量标准。企业不愿做、养殖户做不了、政府推动又不够,这是一个尴尬局面。四次参与乳品国标制定的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魏荣禄说,最终只能迁就,降低质量标准。实事求是地说,降低标准成为最省事的做法。既可以名正言顺地说保护奶农利益,又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有关部门也容易管理,可最终损害的是消费者的利益。

他说,1986年时,农业部门制定的《生鲜乳收购标准》将生乳中菌落总数分为四个等级,Ⅰ级低于50万CFU/毫升,Ⅱ级低于100万CFU/毫升,Ⅲ级低于200万CFU/毫升,Ⅳ级低于400万CFU/毫升,按照该标准,菌落总数小于等于400万CFU/毫升的生乳都符合收购要求。

链接

新公布的《生乳》标准,将生乳中菌落总数指标从400万CFU/毫升调整为200万CFU/毫升,是提高了生乳收购门槛,应该说是要求更加严格了。

一流产品出口 二流产品内销

>>>观点

数据显示,多年以来我国食品出口合格率均保持在99.8%以上,而内销食品在多年整顿的背景下,合格率却只有90%左右暴露出食品安全标准内外有别的尴尬。

“保护小奶农?这是借口”

上海奶业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曹明是说:欧盟几乎是国际上公认的对食品安全要求最严格的地区,我国企业生产的乳制品很难进入欧盟、美国等标准严格的市场。

四次参与乳品“国标”制定的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魏荣禄说,从25年前的每毫升50万个的菌落总数标准,到现在定为200万个,确实令人匪夷所思。“200万个是什么概念?形象地说,就是在牛场挤奶的牛舍里,苍蝇乱飞”。

卫生部对此回应称,对不同国家标准的比较,应当全面、客观,不应仅以个别标准或个别指标进行比较。卫生部以食品中污染物限量标准为例表示,我国标准与国际食品法典标准项目和指标值的符合率超过70%。据《新京报》等

对于降低乳业标准,一种理直气壮的解释是“国情决定论”。称这一标准符合我国奶牛泌乳规律及国内的养殖现实。但不少养殖户、奶业专家,甚至包括部分生产加工企业,并不认同这一说法。

合肥市一家奶牛养殖场负责人坦言,宣称降低质量标准是为保护小型奶农利益,这是一个借口,牛奶挤下时微生物含量很少,只是后面收集、保管、运输中才呈几何数增长。如果采取分散养殖、集中挤奶等方法,加上后续的冷链运输,这个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有关部门和一些大型加工企业不想解决问题,而是以此为借口,迁就降低奶业质量标准。这是不负责任的”。

“企业不愿做、养殖户做不了、政府推动又不够,这是一个尴尬局面。”魏荣禄说,最终只能迁就降低质量标准。

实事求是地说,降低标准成为“最省事”的做法。既可以名正言顺说保护奶农利益,又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有关部门也容易管理。最终损害的,是消费者的利益。

据《新京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