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种子非法流入 食品转基因成分未被标识

社会上关于转基因农作物以及食品的争议越来越多,而政府层面对于转基因商业应用尚未有明确的政策。  “当务之急是要建立一个转基因产品的安全立法。”一位科技部转基因专家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有消息称,转基因立法的前期启动工作将由科技部负责。  记者了解到,近期一家国内转基因科研机构已经着手起草建议,准备递交上级主管部门,其主要内容是提出“在中国建立非转基因区。”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转基因标识是焦点  “在转基因立法中,争议最多的是转基因食品的标识问题。”一位参与立法讨论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有关转基因立法的问题早在去年11月底,就由有关部门召集专家进行过讨论,“讨论非常激烈,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由国家最高决策机构来定。”  据了解,转基因立法讨论中主要涉及的问题即转基因农作物生产的下游产品是否要标注转基因标识。  “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建立一套严格的管理体系,”商务部一位副司长向记者透露,“尤其是转基因食品的标识问题,一定要严格标注。”  目前,转基因农产品到底有害还是无害的问题,在社会上的争论非常激烈。反转基因的社会团体、专家与支持转基因的人士观点针锋相对。“因为还不能确定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所以我们能做的工作就是要加强管理,进行标识,以区分转基因还是非转基因。”上述人士表示,“一旦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产品混在一起,就难以分开了。”据了解,商务部也是参与转基因立法和管理的部委之一。  而国际最大的转基因公司孟山都则认为,特别标注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将使消费者产生歧义。  孟山都中国区王春玲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转基因食品的标签允许不标或者采取由食品公司自愿决定的原则,美国的管理办法认为,如果企业生产的食品标签上写着“非转基因食品”或者“不含转基因食品”的信息,实际上隐含着非转基因食品比转基因食品要高级、优越,这是不允许的,因其可能对消费者产生误解。  “很多转基因农作物的下游产品是我们无法测试出来的,比如转基因大豆油,根本没有办法检测出来。所以标识非常重要。”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吉萍向记者透露,“普通消费者早已开始食用转基因食品,比如蛋糕所用的酵母和酶等,都是含有转基因的。而保健品中的维生素E也大都是从转基因作物中提取的。”  不认识的种子  据知情人士透露,“相继有一批专家为国家高层领导进行传授转基因知识讲座,国家高层已经非常重视转基因问题了。”  “现在对转基因是否有害的问题还很难评说。”一位国家部委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我们曾经和农业部的专家进行过接触,大部分人反对转基因,但也有少部分支持。”  虽然是与非还未有定论,但是管理问题已经成为了当务之急。

在当下的中国,推广转基因与反转基因的声浪皆日益高涨,阵营分立。而在这其中,究竟哪些产品含有转基因成分是围绕着转基因讨论中的关键一点。由于转基因方面信息不对称,社会上质疑和谣言…

转基因技术应用已有40年的历史,但当它与食品安全纠缠在一起时就争议不断。近年来,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巨头”孟山都以转基因种子生产技术备受国人关注。随着国内激烈的“挺转”与“反转”…
转基因技术应用已有40年的历史,但当它与食品安全纠缠在一起时就争议不断。近年来,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巨头”孟山都以转基因种子生产技术备受国人关注。随着国内激烈的“挺转”与“反转”之争,有人将孟山都称为“魔都”,也有人称其为“救世主”,然而呈现两极化的争论并未使普通大众对转基因增加多少了解,反而更加困惑。11月下旬,环球网组织“中国互联网意见领袖美国行”活动,中国网络名人走进孟山都公司,通过交流,对中国舆论界陷入“转基因之惑”有了深层次的看法。

在当下的中国,推广转基因与反转基因的声浪皆日益高涨,阵营分立。而在这其中,究竟哪些产品含有转基因成分是围绕着转基因讨论中的关键一点。由于转基因方面信息不对称,社会上质疑和谣言不断。

孟山都公司执行副总裁:我不再解释安全问题

根据中国相关法规,食品中含转基因成分需进行明确标识,但目前的产品标识是否可靠?消费者的知情权是否得到了保障?皆是一个未知数。

环球网本次“中国互联网意见领袖美国行”活动与美国驻华大使馆、美国国务院联合主办,代表团由“童话大王”郑渊洁、香港卫视采访总监秦枫、著名书画僧延参法师、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女作家苏芩、自媒体人徐达内、财经评论家水皮、盘古智库理事长易鹏等“互联网大V”组成。活动以“政府治理、食品安全和中美经贸”为主题,与美国国会、智库、媒体、地方政府、企业交流,孟山都是其中一站。

为调查转基因标识的真实情况,2013年10月,《消费者报道》送检了9个品牌的豆制品,发现其中有两款豆腐制品检测出了转基因成分但却未进行标识。

孟山都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圣路易斯。《环球时报》记者随代表团成员参观了孟山都所拥有的全球最大研发中心。进入大厅,入眼便能看到多媒体互动展示平台。访客按下不同按钮,可以查询几种主要作物的产量及未来需求量,也可获取对未来农业预测的一些数据。平台上显示,2050年全球人口总数将超过96亿,届时世界大豆等主要粮食产量需求增长一倍。在全球耕地面积不断减少、人口不断增长的大趋势下,如何保证近百亿人的粮食供应,显然是个全球性难题。孟山都公司执行副总裁、转基因技术研发者罗伯·弗莱利座谈中表示:“食物挑战不只有一种答案,面对不断增长的人口,我们需要有多种解决方案,同时也要保护自然资源。”弗莱利表示,他们注意到中国民众围绕转基因进行的激烈争论。他说:“我明白人们的焦虑,但几十年来很多人对转基因的认识仍有错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经过了美国立法机构的认定。”

两款豆腐检出转基因成分

针对孟山都首席科学家这一说法,代表团成员秦枫直接提问:“很多中国人反感转基因食品,认为其有害于人体,你怎么看这些说法?”对这样“刁钻”的问题,弗莱利却风趣地说:“很高兴,你们先给我提了一个最容易回答的问题。”弗莱利解释说:“转基因技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简单说就是将从其他生物中提取的基因导入到目标生物中,使后者具有抗虫害等特性。很多国家的立法机构已证明其安全性。自上世纪80年代第一株转基因植物诞生起,转基因植物已有30多年历史。转基因作物已在全世界很多国家种植,其危害记录为零。”他还着重强调说:“大多数情况下,我不再解释安全问题,因为科学界对此有着很强的共识。种植转基因作物可以减少化学杀虫剂的使用,也可以提高作物产量,更重要的是可以提高农民收入。”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销售的以大豆为原料的产品,食用大豆油及调和油大多都标有转基因相关信息,但包括豆粉、蛋白质粉、豆腐、豆酱、酱油在内的豆制品无一标注使用转基因大豆,不少产品则采取反向标明的方法,强调自己是非转基因。

在孟山都研发中心的温室中,可以看到转基因豆苗与普通豆苗的对比。转基因豆苗枝繁叶茂,而普通豆苗叶子底下则藏着毛毛虫,叶子也被啃得到处是孔。这样对比,是想告诉参观者,转基因大豆的产量将会更加喜人。弗莱利向大家列举了一组数据,据几周前发布的针对过去20年转基因作物的最新研究表明,比起传统作物,种植转基因作物产量提升20%,农民收入增加40%,杀虫剂使用量减少20%。不过,转基因作物种子也会比传统种子贵20%左右。

这些没有标明转基因信息,抑或反向标识的产品,是不是真的没有转基因成分?

弗莱利多次来过中国,还在中国领养了一个女儿,他骄傲地向代表团成员展示了手机上孩子的照片。他极为重视与中国方面的技术合作,他说:“中国进行生物技术研究的潜力巨大,有着先进的农业机制,但在育种技术和交付方面投资不大。孟山都在这方面拥有优势。几年前,我们与中化集团成立合资企业,研究最新育种技术,以提高中国农业产量。我对企业的发展表示乐观。”

《消费者报道》此次送检的9个品牌产品涵盖了大豆、豆粉、蛋白粉、豆奶以及豆腐等5类豆制品,检测机构为国家认证机构–广州市质量监督研究院,检测方法采用国家质检总局颁布的《SN/T1202-2010食品中转基因植物成分定性PCR检测方法》(检出限为0.1%)

转基因食品早已在美国上市,一般不会专门标注

检测结果显示:本刊购自广州华润万家超市的两款豆腐制品:水豆腐(华润万家自营零售)和祝富内酯豆腐(深圳市超跃食品有限公司生产)检出转基因大豆外源基因CP4-EPSPS。

如今,转基因食品早已在美国及南美等市场呈“遍地生根”之势。据弗莱利介绍,目前世界上有63个国家种植或进口转基因作物。在美国,转基因大豆、玉米、棉花、甜菜等的种植面积均在总种植面积的90%以上。转基因食品引进美国市场已有13年的历史,以转基因大豆为例,80%用于美国本土市场,20%用于出口。

CP4-EPSPS即转入大豆的外源基因,可使转基因大豆抵抗杀草剂–草甘膦。(注:两种豆腐样品检测结果为:35S启动子(未检出),NOS终止子(未检出)和CP4-EPSPS(检出)。)

那么,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市场是否需要“区别对待”?美国农业部是否有专门法规要求厂家标注其转基因身份呢?对中国网络名人这样的问题,美国大豆出口协会首席执行官(CEO)苏健(Jim
Sutter)明确予以否定。苏健说:“美国没有这项法律,大部分州不用专门标注,只有东北部的佛蒙特州通过此项法律。”据苏健介绍,美国商家一般会标注有机食品,绝大部分不会专门标注出转基因成分,只有当某一食品做广告促销或提价时才会做标注。此外,他还介绍说,有的商家对转基因食品做出标注有突出原产地之因,以表示产品优质。马晓霖在微博中解释说:“此况或许类似中国人炫耀‘小站米’、‘清徐醋’。”

农业部转基因植物环境安全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武汉)常务副主任卢长明向记者解释:如果检测35S启动子,NOS终止子和CP4-EPSPS,出现CP4-EPSPS阳性,35S启动子和NOS终止子为阴性,应该判为阳性。其中的转基因大豆成份可能来自编号为MON89788和MON87705的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品种,或其他未知品种。

在纽约第五大道两家超市购物时,《环球时报》记者特意查看了食品袋上的标识,果然只是有机食品做专门标注。对比美国人的做法,秦枫说:“我支持转基因食品,不过我也希望国内商家标识转基因食品,这样让公众有更多选择权。”在美国,记者常向身边的美国朋友了解他们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翻译菲利普也说,美国农业部没有明确要求标注转基因食品,他觉得转基因食品与有机食品没什么差别。圣路易斯陪同工作人员琳说:“我支持转基因食品,觉得其营养价值高,价格比有机食品便宜很多。这次也是托你们的福能去孟山都公司看看,觉得非常荣幸。”回国途中,记者遇到的一名陈姓华裔女士说:“大多数人不会去超市专门看是否为转基因产品,可能是美国人对政府比较信任的缘故吧。美国食品审查很严,食品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不过,记者也遇到从哈佛商学院毕业的小伙子阿J,他说“会专门挑选有机食品吃,对转基因食品信不过”。

辟谣与事实

在圣路易斯市,多年坚持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场主沃伦·斯泰默告诉环球网“中国互联网意见领袖美国行”代表团成员:“转基因作物和传统作物在口味及营养上没有区别,自己家都吃转基因食品。”斯泰默的农场约有7000亩,其中90%为租赁,主要种植转基因大豆等农作物。他在展示收割机、种植机等“大家伙”时,还不忘介绍说“机械虽然是美国产,但有些零件是从中国进口的”。据他介绍,他一年净收入10万美元。

大豆是中国开放进口最早、进口量最大的农作物。据农业部数据,中国2012年进口国外转基因大豆5838万吨,国产大豆年度总产量在1280万吨左右。除去国产大豆储备以及出口量,约1100万吨的直接食用消费量呈现缺口。

法国人拍摄的纪录片《孟山都眼中的世界》曾控诉孟山都以转基因种子破坏阿根廷、巴西等地的生物链。当记者问美国大豆出口协会CEO“协会是否联合孟山都公司做出回应”时,苏健竟然表示:“我们不知道这部影片(该影片因版权不能在美国公开放映),不过巴西、阿根廷种植转基因玉米、大豆的面积几乎达到100%,当地农民很感谢由此带来的福利。”

中国工程院院士戴景瑞曾表示,进口大豆主要作为榨油的加工原料,豆饼、豆粕作饲料。但一直以来,豆制品的真实身份被媒体频频质疑。市面上可能存在转基因大豆加工的食品在销售也是传言之一。

用开放态度了解转基因,建立科学判断标准

对此,10月27日《人民日报》的报道中就有专家回应消费者疑问称,市场销售的豆腐、豆浆等豆制品是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制作的。

从美国大豆出口协会提供的数据来看,中国大豆进口对外依存度非常高,2013-2014年进口总额占全球大豆贸易的63.8%,主要来自美国、阿根廷和巴西的转基因产品,约八成用于饲料,两成加工为食用油或用于食品中。鉴于中国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代表团成员感受到美方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但也听到一些怨言。美国全国玉米种植者协会副会长保罗·贝特尔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前几年美国每年可向中国出口约500万吨玉米,但现在出口量为零,因为中国检验检疫部门曾在美方出口的玉米当中发现了未经批准的转基因成分。

然而,除了本刊此次的检测结果,记者同时了解到,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曾在2006年、2011年、2012年三次在深圳市场上随机抽取大豆及豆制品进行定性检测,以评估深圳市场转基因大豆的阳性率。2011年监测样品106份中就检出2份转基因阳性样品,而所有检出转基因阳性样品均没有转基因标识。相关负责人邓平建告诉《消费者报道》记者。

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张晓平认为,中国是全世界管理转基因产品进口最严格的国家,“在保障粮食供应安全的同时,也保证了公众的食品安全”。但他也表示,近日中国农业部未能批准两种新型转基因大豆产品,理由是“缺乏公众的认知”,他认为这样的决策中掺入了一些非科学的因素。

豆腐不在要求标识目录

美国作为卖方,无疑想极力游说中国将产品照单全收,因而中国政府的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对此,代表团成员有各自的看法。马晓霖认为:“政府不能简单被舆论绑架。如果政府认为转基因无害,应向公众做大量解释消除疑惑,如果认为转基因有害,则应拿出明确拒绝的态度。”

尽管目前关于转基因是否安全社会上存在很大争议,但对于消费者来说知情权更重要,哪些产品含有转基因成分应当通过标签识别,让消费者有选择的机会。今年9月曾向农业部申请信息公开的山东律师刘书庆告诉记者。

财经评论家水皮提议用开放、科学的态度去了解转基因,他说:“孟山都如此大的规模,有很多华裔及中国科学家在此工作,但中国民众对孟山都的业务却并不清楚,对转基因产品在美国的应用更不清楚。”苏芩认为,转基因技术已成为生活中不可逆的一部分,人们需要转变观念。她说,此趟孟山都之行,让她觉得转基因食品或是无法回避的。

根据农业部2002年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要求,被列入转基因标识目录5类17项中的转基因大豆相关的仅包括大豆、大豆粉、大豆油以及豆粕。这意味着豆腐、豆酱、酱油等并不在要求标识的范围。

开放的态度,不仅指公众观念上的转变,也需要公司、政府、科学家等各方面的开放与沟通。徐达内说:“参观孟山都还不能打消一些‘反转’人士的所有疑虑。企业应该有选择性地披露些信息,应将很高深的东西解释给公众听。这不仅是孟山都的挑战,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科学家的挑战。”

针对《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出台十年目录未更新的问题,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俊海向《消费者报道》记者表示,随着转基因食品越来越多,必然会超出要求范围,目录需要与时俱进、升级改版。对于转基因食品,买不买由消费者判断,安全不安全需要科学家研究,但企业必须告诉消费者哪些产品含有转基因成分。

“欢迎中国‘反转’人士到孟山都交流”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标识或反向标识其实都有着更深层的原因。而在对比检测中,一些经常受到质疑的豆制品并未检出转基因成分。对此,《消费者报道》将继续进行报道。

在与美国转基因专家交流后,代表团成员觉得国内关于转基因的传播及争议中确有一些偏颇,导致国人产生“美国人不吃转基因食品”“美国超市全部标出转基因”的误解。如何消除误识,不再因某些公众人物的言论而一叶障目?成员们几乎一致认为,中国科学家不应集体失声,应站在科普前沿,接地气地与公众沟通,提高公众科学素养。秦枫很直接地说:“孟山都从种子研发到引进市场,每一产品一般要经历8-12年的时间,这表明他们的态度严谨。但孟山都之行后,我们仍然存有疑问,转基因是一个特别庞大的科学体系,需要特别专业的人解释给大众听。”易鹏也表示:“面对转基因和食品安全,面对全球挑战,我觉得可以通过邀请专业人士公开辩论的方式,并对媒体和公众开放。只有专业人士之间的沟通和交流才能得出更加权威的结论。”

实际上,孟山都的开放做法值得中国科学界借鉴。孟山都每年会接待1.9万人次的参观者。弗莱利说,孟山都正在改变角色,以前只注重与农民交流,而现在也加强与公众的交流。弗莱利自己注册了社交账号,与公众互动。他还郑重向《环球时报》记者承诺:“欢迎中国的‘反转’人士到孟山都交流。”

“中国很多科学家不愿卷入这种社会争论,因为科学的话题一旦变成社会争论便很难把控。”水皮认为,当前的争论正是由于科普匮乏造成的。徐达内的观点是,应由一些德高望重的专家或者民间科普组织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做细致讲解。他说:“现在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使科普面临着非常艰难的局面,几乎不能按正常的方法推进。虽难但也要进行,因为它对人类粮食安全有帮助。”

在要求专业人士“现身出声”的同时,网络名人们还对一些公众人物及媒体所造成的国内转基因争论乱象提出建议。易鹏认为,建立一个良性的沟通机制才能破解一些问题。他说:“有一些问题上,彼此都认为对方‘脑残’,这是因为机制的缺乏。有效的沟通机制必须理性包容,要推动各方力量参与进来,而不单纯是少数人拍脑袋。”马晓霖认为,当前关于“挺转”与“反转”的口水战、人身攻击及“阴谋论”很无聊,应避免舆论上的偏颇。如果媒体被这种声浪绑架,甚至变成这种无聊狂欢的帮凶,是一种不理性的行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