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公消费”信息公开加速 改革方案将试行

北京财政局日前宣布:截至去年底,北京市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实有数为62026辆,其中市级公务车20288辆。然而在2006年,为了举办中非峰会期间的交通顺畅曾出台了规定,在京中央单位公车的50%和北京市属单位、外省市驻京机构公车的80%将暂时封存,不得上路。当时有关部门宣布封存的公车超过49万辆,仅这一数字就远远超过了北京市财政局公布的公车总数。另据有关人士指出,按照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减去私家车数量的算法,北京公车应为70万辆。公车数量的争议主要来自统计口径的不同。  安邦认为,对于有争议的数十万辆汽车,从政府有权用行政命令使其停驶来看,将其视为公车更为合理。最近财政部公布的《财政部2011年部门预算》显示,2011年财政部部门预算总额为188845.86万元,较2010年财政部部门预算增长15.94%。其中,一般公共服务(类)财政事务(款)2011年财政拨款预算数为99972.66万元,比2010年财政拨款执行数增加22716.77万元,增长29.40%;外交(类)国际组织(款)2011年财政拨款预算数为79192.10万元,比2010年财政拨款执行数增加1563.36万元,增长2.01%;外交(类)对外合作与交流(款)2011年财政拨款预算数为1665万元,比2010年财政拨款执行数增加558.44万元,增长50.47%。  财政部系今年首个公开部门账本的中央部委。由于财政部这次把预算公开内容首次细化到“项”级科目支出,令该部门行政运行支出等情况首次得以曝光。不过,在财政部今年公布的账本中,由于仍是按支出功能分类,而没有公布按支出经济分类的账本,因此,社会公众关注度高的“三公”经费支出情况,仍未能见到踪影。“三公”消费数据的彻底公开尚且困难重重,经费的控制就更将难上加难。

昨天,科技部在中央部委中率先公开“三公”经费:2011年用财政拨款支出安排的出国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三项经费预算为4018.72万元。

今年以来,种种信息表明:中国财政信息公开正在加速。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在两会期间表示,今年将加大财政信息公开力度。

政府部门过高的行政成本,一直为人们所诟病,不透明的“三公”经费更是为社会公众所高度关注,质疑其数额庞大,奢侈浪费严重,担心有腐败现象存在。温家宝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向“三公消费”亮剑:“三公”支出原则上“零增长”。财政部要求,中央预算部门应公开本部门“三公”经费预算。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公布公车数量,北京开了先河

就在昨天,科技部在其门户网站公布《科学技术部2011年部门预算》。《预算》显示,科技部2011年用财政拨款支出安排的出国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三项经费预算为4018.72万元。

4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首次见诸媒体。讲话中明确,抓紧研究推进中央国家机关公车管理使用改革,今年要拿出改革方案,在一些部门试行。

此外,《预算》显示,2011年科技部收支预算持平。财政拨款收入年初预算数为2371725.88万元,比2010年增长18.97%,主要是国家科技计划等经费预算增加。事业收入年初预算数为34730.51万元,比2010年增长0.83%。

3月31日,北京市财政局向社会公布了北京市的公车数量。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北京市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实有数为62026辆,其中市级公务车20288辆。将公务车辆具体到个位数加以公布,北京市在全国开了先河。

支出方面,2011年科技部外交支出年初预算数为9150.6万元,比2010年增长49.34%,主要用于驻外机构、对外援助、国际组织会费、国际组织捐赠。科学技术支出年初预算数为2410974.58万元,比2010年增长14.08%,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技术研究与开发等项目支出增加。

4月6日接受本报采访时,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吴丕教授指出,北京市能够公开公车数量,除治理拥堵等政策背景外,还得益于此前有多位市民向市公安局、市交通委以及市财政局申请公车数量等相关信息公开。2008年5月1日起,中国施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近3年来,此条例推进了“阳光政府”建设。

-记者观察

财政部预算,首次公布到“项”

“三公”经费从幕后走向台前

网上晒账本,已是地方政府和中央部委近年一景。4月1日,财政部成为首个公开2011年部门账本的中央部委。相比往年,在细化程度上,这个账本有不小进步。

74个中央部门去年集中“晒账本”,首次向社会公开了部门预算收支总表和财政拨款支出预算表。然而,对于公众一直千呼万唤的“三公”经费,却迟迟不肯露面。过高的行政成本,因缺乏透明度,显然难以令人满意。

《财政部2011年财政拨款支出预算表》中,按支出功能,首次将支出内容公开到了第三级即“项”。从而使“项”中的行政运行、住房公积金、购房补贴等支出情况首次得以公开。而在以往,只公开第一级“类”和第二级“款”。

实施三年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从制度层面明确了政府信息公开的责任。然而,“三公”经费尚不透明,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有200多名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剑指此处。对此,财政部表态称,将公开2011年中央预算部门的“三公”经费情况。

此外,为便于阅读和理解,预算表中,首次列出去年支出预算数和执行数、今年预算数、今年预算数与去年执行数的增减对比;部门预算文字说明中,除了对有关支出口径进行界定外,还对今年各支出增减变化情况进行解释。

紧接着,一场由中央引领的晒预算行动陆续拉开。

紧随财政部,4月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部门账本。

3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继续压缩中央部门“三公”经费预算,今年6月会将中央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向社会公开。

公开“三公”,中央已有时间表

这一被国务院重提的“时间表”,被解读为对民意的积极回应。只是,众人瞩目之下,率先“晒账本”的几个国家部委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近年,“三公”消费因缺乏透明度,常常引发公众质疑。

4月1日,财政部成为首个公开2011年部门账本的中央部委。相比往年,在细化程度上,这个账本有不小进步。然而,多数被认为“不适宜”公开的预算条目仍隐藏在名为“其他支出”的大类里。

3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2011年将继续压缩中央部门“三公”经费预算,今年6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中央财政决算时,会将中央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纳入报告内容,并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随后,陆续公开预算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国土资源部,也依然未响应民意,媒体和公众最为关注的“三公”经费均未明确体现在“账本”之上。

事实上,在全国两会时,全国人大财经委相关负责人即曾表示,将在今年6月报告的2010年中央财政决算中公开“三公”支出。两会期间,有200多名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剑指“三公消费”。国务院常务会议重提“时间表”,被解读为对民意的积极回应。

有评论指出,因目前我国财政预算分类科目中并没有“三公经费”这一科目,因此看不到“三公”支出的钱数。也恰恰因此,看不懂的预算表就成了财政暗室,“三公经费”已处于舆论质疑的漩涡当中。

地方政府,推进部门预算公开

值得关注的是,温家宝总理在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上针对公车改革问题进一步表态,“今年要拿出改革方案,在一些部门试行”。这一让中央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曝晒在阳光[综述
图片 论坛]下的决心,也是中央下决心建设廉洁政府的一大信号。

公开部门预算,乃至“三公”消费,地方政府也有进展。截至3月15日,北京58个政府部门及直属机构,除市公安局涉密外,全部公开部门预算。57个部门中有22个部门预算显示,今年安排公车购置更新预算资金4000多万元;24个部门预算显示安排各类会议和考察预算资金5800多万元。

今年3月底的最后一天,北京市财政局公布了公车数量:62026辆。将公务车辆具体到个位数加以公布,北京市在全国开了先河,也进一步推动了“三公”经费公开的步伐。

从今年起,陕西省在10个省级部门进行部门预算公开试点,并力争在两到三年内,公开所有省级部门预算,并逐步细化预算公开内容,严厉遏制“三公消费”。

备受瞩目之下,昨天,科技部率先响应号召,在财政拨款支出说明中以文字的形式公布了“三公”经费。

成都市财政局日前承诺,今年不仅将公开政府总预算表,还将首次公开部门预算表。此外对于“三公”支出,成都市称将“按中央、省的要求,推进对出国(境)经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的公开”。

至此,一直处于舆论重压下的“三公”经费也将从幕后走向台前。

陕西省、成都市、北京市的做法,是各级地方政府的缩影。

-数说

233亿

科技部科学技术支出今年年初预算数为2331284.38万元,比去年执行数增83245.59万元,增长3.7%。

9186万

科学技术管理事务,主要用于行政运行、机关服务等,今年年初预算数为9186.18万元,比去年执行数减少1949.93万元,降低17.51%。

37亿

基础研究,主要用于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国家实验室引导经费等,今年年初预算数为370000万元,比去年执行数减少50000万元。

-专家观点

4000万元印证 “三公”经费庞大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汪玉凯称,“三公”费用属于党政部门的行政运行成本。近年来,“三公”经费因增长迅速且缺乏透明度,往往引发社会公众质疑。温家宝总理3月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决定继续压缩中央部门“三公”经费预算,今年6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中央财政决算时,将中央本级“三公”经费支出情况纳入报告内容,并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汪玉凯表示,此前已公布的2011年预算的部门,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的“三公”经费没有露面。科技部率先明确公布“三公”支出,顺应了公众的期待,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同时,汪玉凯认为,因目前我国财政预算分类科目中并没有“三公消费”这一科目,看不到“三公”支出的钱数,而科技部在财政拨款支出说明中以文字的形式公布了“三公”费用,这是需要肯定的。

但是,汪玉凯认为,从目前科技部公布的超过4000万元的“三公”费用来说,数字比较庞大,进一步印证了公众的感觉还是有道理的,我国政府部门的“三公”费用确实有着很大的压缩空间。这一数字也暴露了在此方面,政府部门改革的任务很艰巨,下一步需要研究改革的措施,促使“三公”支出规范透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