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险再临渊:综合成本率迅速攀升 70号文或再现

2010年保险业一大亮点是财险业务的大丰收。根据上市保险公司年报显示,人保财险承保由2009年亏损20.6亿元转为盈利27.27亿元,而平安财险2010年实现利润38.65亿元,较上年增加31.9亿元。太保财险业务实现利润35.11亿元,较上年增加20.89亿元。三家财险公司负责人在解释盈利增长原因之时,首先将功劳归功于保监会最近几年对财险市场的监管和整治,从而使得财险公司盈利环境大大改善,实现2010年盈利大规模增长。  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表示,平安财险业务利润之所以呈现大幅增长,首先得益于保监会近几年对外部市场环境和秩序的整治。保监会70号文、90号文的发布,狠抓财险中介业务费用管理,降低了财险公司的中介手续费用。保险公司乱打折、乱降价的不良竞争行为得到遏制。  在财险业盈利逐渐转好之时,近日保监会更是下发了《2011年财产保险监管工作要点》严抓财险市场秩序,把防范财险业风险、治理财险公司经营数据不真实等列为是今年财险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外部环境持续转好和内控治理不断完善之下,财险公司人士认为,今年盈利增长仍将保持高速增长。

本报记者 叶琪 北京报道

  延续先前市场乱流,只不过这一次来得更加凶猛。进入5
月份,占据财险市场逾七成市场份额的车险开始出现亏损,这意味着国内财险业即将再度步入全线亏损的境地。原因无他,宏观经济发展不景气、车险费率改革负面预期下,市场经营主体悲观情绪日渐上升。巨头险企以及拥有优势资源的企业乘机而起,市场秩序亦是因此而乱,“新70
号文”呼之欲出,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的推出陡生变数

财险业新一轮恶性竞争已经硝烟再起。

  撰文本刊记者许翠娟郭伟超

9月11日上午,在苏州市政府采购管理处开标大厅,江苏东吴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对苏州高新(600736,股吧)有轨电车1号线建设期综合保险项目进行了公开开标。据悉,至投标截止时间,共有16家保险公司投标,其中最低报价为平安财险的174万,与长安保险523万的最高报价相差近三倍,其余14家公司报价均在300万-500万之间。

  综合成本率迅速攀升

当日公布的中标结果在意料之中,大胆报出174万最低价的平安财险胜出。“低价是在赌博,赌的是不出险!”一位业内人士感叹。

  以2008年8月末《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财产保险市场秩序工作方案》(即“70号文”)的发布为开端的中国财险业新一轮盈利周期,在2011年达到高潮之后,呈现出逐步下滑趋势,2013年以来,更是加速下行。本刊记者得到的可靠消息显示,5月,占据财产险市场大部分市场份额的车险已经开始亏损。伴随非车险业务竞争的逐渐加剧,财产险即将陷入全线亏损的形势愈发明了。

这样的价格战正在各地频频上演。“现在整个财险行业问题太多,基层尤其混乱,好日子不会持续多久了。”9月12日,某财险省级分公司理赔部人士李力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今年宏观经济减速,自然灾害频繁,再加上各家公司间再次掀起恶性竞争,就当前看,今年全省财险业已经铁定整体亏损,包括此前盈利的商业车险。

  本轮下滑始自2012年初,在市场化预期逐渐增强的情况下,大公司带头挑起价格战,以期在市场完全放开之前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这一趋势迅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39号文”也迅速下发。然而被寄予厚望的“39号文”却并没有像2008年的“80号文”那样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在短暂发挥作用之后,旋即被市场焦灼的情绪所掩盖,在几家大公司的裹挟下,财产险市场再次陷入混战。

恶性竞争抬头

  车险再陷亏损

在市场无序竞争中,“赌博”的代价往往是巨大的。

  财产险市场终究还是没能摆脱经营周期的廓弄,在承受了一年多的综合成本率快速上升的压力之后,还是走到了亏损的边缘。

据李力介绍,今年他们公司也参与了一个工程保险项目招标,严格估算后报价为50万,但最后也是一家报价最低仅有20万的公司中标。“不过,这家公司运气差,没赌赢,今年夏季遇上了泥石流,赔大了。”

  近期,保监会官网公布了5月份全国保费收入情况,单纯从数据来看,财产险市场依旧保持了快速的发展势头。前5个月,财产险市场共实现保费收入2657.26亿元,同比增长16.84%。中资险企增长情况好于外资险企,其中,中资险企实现保费收入2628.26亿元,同比增长16.92%,而外资险企实现保费收入29.0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仅增长了10.68%。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随着车险销售进入9月、10月的销售旺季,保险公司近来纷纷降价促销,有的降幅甚至达到了20%以上。

  然而对于财产险企业而言,除保费外,综合成本率也是决定企业盈利与否的关键因素,保费收入数据的光鲜并不能掩盖行业已经步入下行通道的事实。据悉,4月末,财险业综合成本率已经上升至98.34%,同比上升3.8个百分点,实现承保利润仅27亿元。而近期,本刊记者得到的可靠消息更是显示,占据财产险市场份额超过七成的车险在5月份已经步入亏损状态。

“现在车险竞争太激烈了,平安跟我基本都敲定了,结果太平洋(601099,股吧)来电话,说所有价格赠品都一样,额外给我200元加油卡。然后平安一听急了,说返我200元现金。太平洋知道后怒了,说300元加油卡再加100元现金。”一位在8月底办理车险的车主笑称。

  与此同时,非车险市场的竞争依旧在逐渐加剧。据业内人士介绍,车险市场的竞争主要体现在手续费的价格战,争夺的对象主要是中介渠道,不一定会直接影响到客户,而非车险市场,例如工程险、责任险等,往往需要经过投标,这时候价格战体现得非常直接,目前,一些公司为了赢得竞标,将价格一再压低,甚至导致再保险公司不敢承保。

记者发现,以前一般大型财险公司的车险价格比其他中小保险公司要稍微高一点,但此次他们也开始降价宣战。“其实之前我们都还没有跟风降价,但这样一来确实有一些老客户流失到别的公司了,总公司也是最近才宣布降价的。”一位大型财险公司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除直接的价格战外,赔付以及人力等成本的上升也是导致财险企业综合成本率上升的重要原因。某财险公司省级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险企之间的竞争已经由过去单纯的价格竞争,升级为全方位的竞争,为了增强吸引力,险企纷纷推出快速理赔服务,一再缩短理赔时限,这在切实提升客户体验的同时,也为虚假赔案埋下了隐患,由此引起的赔付成本的增加已经成为财险企业日常经营中一项需要重点关注的内容。

事实上,今年以来,财险行业的竞争一度引起监管部门注意。4月上旬,保监会在闭门座谈会上怒斥财险巨头无视监管法规,对其恶性竞争亮出黄牌以示警告。5月8日,保监会又下发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大力度规范财产保险市场秩序有关问题的通知》,再次重拳整治财险业,矛头直指行业恶性竞争。

  近些年来,自然灾害以及各种人为事故频发,在各种压力之下,以及出于树立自身社会形象的需要,险企对一些超出承保范围的情况也不得不进行理赔,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险企自身的赔付成本。

为何在监管部门的三令五申下,在行业协会的围追堵截下,各家公司一再挑战监管层的容忍底线?一位保险专家对记者道出原因,“有很多小保险公司负责人都曾对我大倒苦水,坦言就算冒着被监管部门罚款的风险也得继续采取低价竞争的方式,不然这些小公司、新公司在当前的市场大环境下没法生存下去。”

  此外,受通货膨胀的影响,汽车零部件价格上涨也是推高险企赔付成本的重要原因之一。

保监会数据显示,在55家财险公司中,人保、平安、太保这老三家瓜分了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最大的前7家公司占了80%的市场份额,而剩下的48家仅分食其余20%的市场份额。

  “无论是车险还是非车险,情况都已经非常严重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车险开始出现亏损,则整个行业再度陷入亏损状态也将在不久的未来成为现实。

在李力看来,关键还是此前几年财险业连续盈利为各公司积累了一些利润,因此现在还有资本来打价格战。“年初企业财产险的保费任务一下来,分公司就和一些银行签订了有关手续费率的协议,虽然高达28%,但下面的分支机构也得硬着头皮按照这个比例支付手续费。”

  祸起2011

作为各财险公司的业务大头,车险业务的手续费率竞争更是惨烈。记者从市场上了解到,为了吸纳保险中介掌握的保费,各财产保险分支机构争相以支付高比例手续费、高返还为条件买卖中介业务。尤其在季末、年末等保费任务考核的关键时期,手续费、返还比例急剧攀升,甚至出现倒挂。

  追溯此番保费下滑的源头,必须要回到2011年下半年的财产险市场,这是一次典型的由大型险企发起的价格战。

“目前车险业务的手续费率普遍都超过了20%,甚至有一些公司高达30%以上。”李力透露。

  伴随市场化脚步的临近,赶在市场完全开放之前抢占更多市场份额是大型险企在2011年初挑起价格战的初衷。

牺牲利润

  2012年2月14日,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后,中美双方发布了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框架下经济对话议定的《关于加强中美经济关系的联合情况说明》,明确中国将向外资保险公司开放交强险。4月末,修改之后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亮相,并于5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意味着我国保险业进入全面开放阶段。

虽然今年财险业上半年成绩还不至于难看,但已经开始显露出恶性竞争的不良后果。

  3月,保监会又发布了《关于加强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条款费率管理的通知》,旨在按照审慎放开的原则,稳步推进以市场化为导向的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按照这一文件的规定,满足经营商业车险业务三个完整管帐年度以上;连续三年综合成本率低于100%,且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05%;上年度承保数达30万辆以上等条件的保险公司有资格自行自行拟定的条款和费率。

几家上市公司中报显示,赔付增加及赔付成本升高正挤压着财险公司的利润空间。例如,上半年太保财险支出项目中仅赔付一项就达180.45亿元,同比增加48.8%,而上半年综合成本率为94.2%,同比上升3.1个百分点。从2008年至2011年,其综合成本率分别为103.4%、97.5%、93.7%、93.1%。

  市场的全面开放,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预期的增强,再加上自2009年开始的盈利上升同道让险企尝到了很多甜头,士气高涨,一系列的因素交织,2011年末、2012年初,大型险企率先挑起价格战。这直接导致财险行业手续费率竞争愈演愈烈。车险手续费率达到30%的情况已不罕见,某些地区的新公司甚至开出50%的“天价”。

按照业内普遍标准,如果小财险公司的车险手续费超过20%,大财险公司超过25%,就基本上逃不掉亏损。“今年上半年,车险行业的综合成本率上升了约两个点左右,在财险公司承保利润中的贡献度有所下降。”华创证券调研结果显示。

  监管部门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趋势,于2012年4月初召集部分市场份额较大的财产保险公司召开“规范财产保险市场秩序专题座谈会”。会上,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毫不客气地指出:“自去年下半年尤其是今年以来,部分市场份额居前位的大公司无视监管法规,带头采取违法违规手段冲规模、抢业务,默许、纵容、甚至鼓励支持分支机构违法违规经营,加剧了财产保险市场违法违规、非理性竞争等问题。”

不过,就在公司制定高费用激励政策冲规模、争速度、保份额的同时,很多基层员工其实对这种牺牲利润来追求保费的思路是很不满的。

  他认为这些问题的产生,主要是公司特别是公司决策层和管理层对形势判断不准确、经营理念不科学、业绩观不正确、以牺牲公司长远发展为代价追求眼前利益、业务发展规划严重脱离市场实际等原因造成的。“今年行业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比较严峻,外需下降、汽车销售放缓、部分企业经营困难等因素制约了市场需求,人力成本上升、资本市场震荡等对经营成本和投资收益将产生不利影响,行业规模与效益平稳发展面临考验。但一些财险公司不深入分析和研判形势,对业务发展盲目乐观,同时,受益于近两年行业效益好转,有的公司认为应该抓住机遇‘大干快上’,不顾市场实际、公司资金实力和管控能力,将业务政策由效益导向调整为规模导向,制定高费用激励政策冲规模、争速度、保份额,倒逼分支机构为完成上级公司下达的任务和考核指标,不惜采取违法违规手段,恶意开展不正当竞争甚至恶意诋毁同业,对保险资源进行破坏性开发,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加剧了行业风险,侵蚀了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对于已在理赔部工作20多年的李力而言,价格战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很多理赔问题都是价格战的衍生品。一旦保险费率偏离了盈亏平衡点,公司盈利能力下降,就必然导致拖赔、惜赔、拒赔等各种问题。”

  会上,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要求各公司“必须切实采取果断措施对违法违规和非理性竞争进行遏制。”也明确表达了监管部门加大规范市场秩序工作力度的决心。

“现在要从单纯追求保费规模到注重速度与质量、结构和效益相结合,但实际上以保费论英雄的文化已经渗透到骨子里,难以改变。”李力谈到销售部门与他们理赔部门的脱节时颇有些无可奈何,“就像今年有几家地处低洼地带的小企业,每年铁定都出险,但前端销售人员只顾多收几万的保费以把指标完成,根本不考虑风险有多大,结果今年夏天暴雨一来,我们又给他们赔付了两三百万。”

  不仅如此,在这个会议结束一个月之后,保监会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大力度规范财产保险市场秩序有关问题的通知》(即“39号文”),要求各公司加强自律,调整不合理的业务政策,同时宣布监管部门将针对这些情况展开严格的监管。

不仅财险市场缺乏精算基础,数据有限,更令基层员工头大的还有公司在暗打价格战的同时也明打所谓“服务战”。“比如那些快速赔付的要求实际上还没有能力达到,但既然提出来了,办不到的话就会被消费者投诉,结果就是理赔部的人怕被投诉只好多给赔付。”

  “39号文”发布之后,对于遏制恶性竞争行为起到了一定作用,一时之间,不断传出保险公司负责人被监管部门约谈的消息,一些公司不得不重新评估了2012年的业务规划和绩效考核政策,并对不合理、不科学的业务规划和考核政策进行调整。

为什么分支机构在明明知道做得越多亏得越多的情况下,仍旧进行价格战?有业内专家对此认为,由于财险公司对分支机构实行的是保费-费用分配机制,分支机构只能通过扩大业务规模才能提取更多费用,因此一般会选择操作性比较强的、能够主动掌握的保费规模目标作为主要工作目标。

  遗憾的是,这一效果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对于此次财险业新一轮恶性竞争,中金公司认为,尽管监管部门对其高度重视,但仍难改变行业向下趋势,预计2012年财险业承保利润率将下降约2%。

  “70号文”或再现江湖

  也许财险行业需要一个新版的“70号文”拯救市场。

  “主要是监管不够严格。”一中型财险企业分支机构负责人对当前的市场形势感到忧心忡忡,他希望监管部门可以采取更加强有力的措施,来遏制日益激烈的竞争。

  实际上,他的这一想法恰恰是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在面对价格战时的心声。我国财险市场呈现出寡头垄断的格局,在三大巨头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中小型险企缺少话语权和竞争力,很多时候只能是被裹挟,依赖监管,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

  而在之前,监管政策也确实在整顿市场秩序方面发挥过很重要的作用。2008年,在多重因素之下,我国财险行业出现严重亏损,8月末,在时任保监会财险部主任李劲夫的主导之下,“70号文”横空出世,旨在通过保险公司强化内部监管,监管部门严格监管查处等手段,整治市场乱象。据保监会统计,自文件下发至当年年末,各地保监局共对约102家产险经营机构进行了现场检查,对违法违规行为给予罚款约580万元,责令撤换高管人员21名,停业16家,还有若干的行政处罚案件尚在处理程序当中。

  严格的监管,让行业很快发生好转,进入新一轮的盈利周期。

  “39号文”的出台也被寄予厚望,然而却没能再现“70号文”的辉煌,2012年末,在“39号文”实施大半年之后,以三大巨头为首的财险业综合成本率仍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浮。数据显示,2012年人保财险[微博]综合成本率95.1%,比2011年同期上升了1.1个百分点;平安产险综合成本率上升1.8
个百分点;而太保产险2012年的综合成本率由2011年的93.1%上升至95.8%。

  2013年上半年,财险市场颓势依旧,监管部门再次出招。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近期,保监会已经召集各财险公司一把手开会,商讨如何解决当前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操刀“70号文”的李劲夫还是财产险部主任,而如今已经升任主力助理,兼任财产险部主任。相似的场景,相同的人物,不知还会不会对市场产生相同的效力。

  李劲夫出席该会议并作重要讲话,他介绍了2013年1-5月的行业经营情况,指出当前的市场形势十分严峻,并明确表示监管部门接下来会采取一系列措施,“内外结合、标本兼治”,整顿市场乱象。据悉,他列举的监管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从严打击“五假”行为;查处不严格报批条款的行为;严格规范理赔行为;强化对于高费用、高赔付等不规范市场行为的监管力度;加强对于保费超过100亿元的大公司的保费的监管行为;对于长期亏损的公司也要加强监管;推进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

  近期,更有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下半年,监管部门有可能推出一个新的类似于“70号文”的文件,以期提振市场。

  种种迹象再度表明了监管层对于市场走势的关切,然而在“39号文”明显出现效力递减的情况下,单纯依靠监管部门的严格监管还能否起到预期作用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