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地位下沉拖累复苏 日本经济继续“失落”?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总体经济并未“震”伤筋骨
东北地位下沉拖累复苏  日本经济继续“失落”?  3月17日,纽约外汇市场刚一开场,1美元兑换76.25日元的汇率便映入人们的眼帘。这是前所未有的日元升值。如果看看在日本地震海啸前的汇率——3月11日当天为83.92日元——短短的几天,日元汇率升值约为10%,这让日本企业从外国撤资回日本时,遭遇了资产贬值的重大打击。  股票市场也是一片惨淡。从3月16日《朝日新闻》的报道看,地震发生在11日(周五)股市马上就要收盘的2时46分,3时零分股市终盘。周六、周日没有开盘,经过14日(周一)和15日(周二)两天,“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大企业版上市的企业,股价下跌大约16%,51万亿日元消失了。”该报报道说,日本一年的税收为40万亿日元左右,51万亿日元大大地超过了国家一年的税收。  日本经济在地震后雪上加霜,似乎要进入到一个相当艰难的阶段。但是,仔细分析发现,日本东北地区的强震对其经济的影响有限。我们要对日本经济总体情况依旧保持清醒的认识,有正确的评估。  直接损失不比“阪神”  我们不应该直接拿15年前的阪神地震受灾情况和此次日本东北地区的地震比较。每次受灾都会给人留下极为痛苦的记忆,我们宁愿让记忆中的阪神灾难消失。但是为了说明东北地震给日本经济将带来何种打击,还不得不借用过去对阪神地震的一些记忆。  从我们能够收集到的数据看,此次地震有55万人罹灾,特别是福岛核电站附近有23万人,另外有32万人主要为岩手、宫城及福岛的县民。55万罹灾人数,15年前的阪神大地震也是这个数量。日本是个有1.3亿人口的国家,从上次大地震的结果看,为55万人提供援助,当然面临很大很多的困难,但不是不可完成的。  笔者曾经长期在日本生活,也多次开车在此次受灾地区做过企业调查。和大阪、神户这样的现代化大城市比,笔者当时在这次受灾地区看到的主要是比较低矮的二层建筑,而且大多数民宅都有自己的庭院。东北地区受灾面积很大,但受灾的严重程度不一定比“阪神”大。从日本一些经济评论家的推算看,此次东北地震大概让15万到20万所住房遭到了彻底的损坏,而在阪神大地震期间,则是24万栋房屋被彻底损坏。  比较一下东北三县(岩手、宫城及福岛)加上此次受灾较重的茨城县,4个县的GDP总额为30万亿日元,而15年前的阪神大地震受灾区域的GDP为70万亿日元,是现在4县的一倍多。按日本对阪神大地震的直接损失作出的统计,大致为10万亿日元。如果这个数值准确的话,东北三县的总的直接经济损失应该在5万亿日元到6万亿日元之间。当然这只是笔者根据GDP数值做出的一种粗略的估算。日本方面会在今后拿出精确的统计数据的。但笔者认为,现在可以给出的结论是,东北地区地震所受到的直接经济损失不会比阪神大地震高。  电力紧缺成最大难题  和阪神地区比,东北地区地域广阔,有大量的公路、铁路、新干线、机场、港口等。那里还有很多变电站、很长的输电线,社会基础建设的恢复工作做起来相对要艰难些,建设期也会更长。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此次受灾区的工厂在恢复生产等方面面临的任务也更艰巨。笔者参观过日立制作所在日立市的工厂。那里的装备厂家在制作发电厂使用的巨大的涡轮、大型的锻造设备、焊接设备。从日立方面发布的消息看,地震海啸本身并没有给工厂带来重大损毁,工厂工人也没有出现失踪或者是殉难的情况,但现在停电,不解决电力问题,一切都无从可言。而福岛县的核电站在今后几年或者是十几年基本上失去了再次使用的可能,电力将是企业在恢复生产时遭遇的最大难题。  不仅日立是这样,在宫城县有光盘工厂的索尼,在岩手县有闪存等半导体生产线的东芝,都存在着工厂还在,工人也都从自然灾害中逃了出来,但缺电、物流不够通畅,在机械设备重新调整好以后,能否顺利生产,目前还非常难说。  但企业要维持生产,在东北地区出了这么大的灾害后,各家企业会立即把生产转向其他工厂。日立、东芝、索尼等在日本各地均有自己的工厂,在海外也建立了较为完整的生产体制。当生产逐步转向其他工厂后,是否还会花较大的精力,拿出更多的资本去重建东北地区的生产体制,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  日本东北地区在恢复经济以后,很有可能出现与其他工业大县之间的落差进一步拉大的可能,在地方经济的复苏后,也难以提升其在日本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  灾区经济可替代  笔者认为从日本国民经济体系看,其他地区的生产能代替东北地区,因此由于此次地震的影响,大大拉低日本GDP的可能并不是很大。由于有较大的公共设施建设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让日本GDP反而得到了一部分提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日本经济因此就得到了强化。  日本经济从1993年开始失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年,日本戏称“失落的二十年”。要从经济失落中挣脱出来,最重要的是进行新一轮的革新性的设备投资。但日本企业在此次震灾到来后,救灾成了最重要的任务,进行新一轮革新性投资的动力不大。也正由于日本缺少了这个动力,让日本经济从长长的失落中走出来,也变得困难起来。  未来,也许人们会看到,日本东北地区为了在农业渔业方面缓过气来将花费较长的时间;交通运输在此次震灾中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这将导致日本物流业发展的停滞,并由此带来零售业的停顿;大企业将生产转向其他地方后,东北地区的产业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凋零,生产规模变小,在日本GDP中的比率进一步降低。东北地区的滞后,也最终会给日本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我们能看到的大致是这样一个结果:日本东北地区地位进一步下沉,日本经济本身虽然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但走出失落则很不容易。  作者为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

     
在日本3·11大地震中不同程度受灾的东北6县的经济活动已经恢复到了灾害前的水平。5年间,借助25万亿日元规模的复兴预算,区域生产总值(GDP)比地震灾害前增长了8%。另一方面,当地企业的设备投资和消费却未见明显增长。地区的人口减速也远远超过日本全国平均水平,在可持续增长方面仍面临课题。 
   
据日本迹见学园女子大学教授山泽成康估算,日本东北6县(青森、岩手、宫城、秋田、山形、福岛)的GDP在地震前的2011年2月为年32.7万亿日元。2015年12月则达到35.3万亿日元,增长了2.6万亿日元。 
   
在3·11大地震中,公共设施、工厂等固定资产受损,造成了16万亿~25万亿的经济损失。山泽教授估算称,“借助复兴预算,GDP增长了约1.5万亿日元”。日本的实际GDP方面,2015年10~12月较2010年10~12月增长了2.3%。但如果没有出台财政政策,据估算东北地区的GDP仅会增长1.8%。 
 
 设备投资及消费等民间需求与地震前相比,增速放缓。岩手、宫城及福岛3个受灾较严重县的公共投资比地震前增加了3倍,增至年3万亿日元,但设备投资仅增长28%至2.9万亿日元,消费仅增长3%至3.3万亿日元。 
   
3·11大地震已经过去5年,目前在日本东北地区还出现了人口向宫城县集中的迹象。与5年前相比,宫城的GDP增长了19%,增至9.7万亿日元。宫城在日本东北地区GDP中的占比由地震前的25%上升到了28%。 
   
另外,日本东北地区的人口正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速度持续减少。据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15年日本全国人口与2010年上次调查时相比减少了0.7%。以秋田减少5.8%为首,福岛减少5.7%,岩手减少3.8%,东北6县全部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人口集中的宫城仅减少0.6%。在人口减少的背景下,东北6县很难描绘出持续增长的蓝图。

日本“3·11”大地震之后,公司里不断有各个零部件、材料、工具的供应商发来传真或电子邮件,或者亲自来人说明情况,核心题目都是一个:因为在日本大地震中受灾了,公司无法按照正常的时间表交货,请求用户原谅。  这些灾害或者是工厂直接受到了袭击,比如东洋碳素公司在灾区的工厂停工了,石墨无法按期交货;或者是物流中断,像弥斯弥公司本身是个商社,没有工厂,也没有委托工厂在灾区,但是物流中断了,在东日本的库存无法运到西日本来;甚至还出现了另外一类问题,像笔者的公司所使用的一种零件是加拿大生产的,现已断档,商社方面来的消息说已经降落在成田机场的零件现在无法通关,因为机场在全力以赴处理救灾物资。而未发的零件连运输航班都找不到,致使我们公司对使用该零件的产品只能延迟交货期。  地震就是在这样地影响着经济。  核心工业全部受难  日本是个多地震国家,过日子就像在摇篮上一样,大家也都不当一回事。在日本人眼里死亡人数上了二位数的地震才叫真正的地震。而真正对经济造成了重大打击的地震在此之前实际上只有1923年的关东大震灾,连在此前1995年7.3级的阪神大地震对经济都没有多大打击,因为那时真正受灾的只有神户市。而且神户基本上是大阪的“bed
town”(睡城),不少居民是在大阪工作。地震前的神户除了有个很大规模的港口之外,并不是一个有发达制造业的工业城市,受到沉重打击的大企业只有神户制钢所。  而这次地震不同,首先是巨大的受灾范围,这次地震震级5级以上的就有青森、岩手、宫城、秋田、山形、福岛、茨城、枥木、群马、埼玉、千叶、东京都、神奈川和山梨等地,几乎占到了日本本州岛面积的四分之一。  而这次地震直接袭击了东京周围的两大工业地区:以千叶县的千叶市为中心面临东京湾的“京叶工业地域”和从东京到横滨的所谓“京滨工业地带”延伸出来的包括埼玉县、群马县、枥木县和茨城县的“北关东工业地域”,这些地区是日本的钢铁、化工、石化、汽车和半导体产业集中的地带,而这些产业所生产的产品是日本在国际市场上最有竞争力的一部分。  制造停产物流中断  日本化工和钢铁等材料产业始终是世界最领先的产业,但这次所受的打击也是相当大的,三菱化学、三井化学、信越化学这些世界著名的化学公司都起码有两到三个工厂停工,钢铁工业中住友金属的鹿岛制铁所包括高炉在内的全部生产都停了下来,新日铁公司的线材生产全部中止,JEF千叶工厂起火。  工业地带是消耗石油的大户,所以那一带各石油公司的各种炼油设施和贮藏设施密布,除了Cosmo公司的炼油厂起火爆炸之外,日矿日石能源,东燃通用石油,丸善石油化工等日本各大石油公司都有工厂停产或受到损失。  地震对电子和半导体产业的打击也是很客观的,瑞萨电子在受灾区域有七个工厂全部停止,在日本国内的硅圆生产能力下降了一半,索尼在宫城县持续的有一千多人的制造磁带的工厂也停了工,村田制作所在那一带的三个工厂全部停工。计算机用的铝制硬盘主板几乎是由日本垄断生产的,神户制钢所在枥木县真冈市的真冈制作所就占了世界产量的60%,枥木县日光市的古河电气日光事业所占了剩下的40%,现在这两家工厂分别由于停电和厂房损坏而完全停止了生产。佳能的单反数码相机和喷墨打印机的生产基地和松下公司的数码相机也全在这一地区,停止了生产。  没有被地震直接摧毁的那部分产能也不能发挥作用了。因为本身地震就毁坏了交通网络致使物流中断,还能继续使用的那部分交通网络在这段时间也无法为生产而用,根据阪神大地震的经验,公路交通网络将在几个月内集中用于救灾物资的运送。实际上笔者所在的公司就已经从所有有关系的物流公司接到了有关无法按期向东日本发运货物的通知,这种混乱将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还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