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10倍税率压顶 资源税倒逼稀土业整顿

频频出台的政策又在搅动中国稀土业。  近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下发通知,决定自4月1日起,将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统一上调10倍。《中国经营报》记者又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国家将会出巨资连续渐进用于稀土储备。  从2007年国家发改委和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在当年的“稀土生产计划工作会议”上提出“适时建立国家稀土储备制度”至今已经过去4年,随着市场的变化,储备的作用、必要性都在不断被修正,不断被争论。  国家储备一直被视为保持稀土价格稳定的重要举措,但记者了解到,由于稀土价格的不断上涨,以及国内稀土应用企业技术水平的低下,国内应用企业无法利用资源优势获得研发机遇,国家资源换技术的初衷落空。而此次稀土储备政策的出台将引起国家和企业、中央与地方愈发激烈的博弈。  争议储备时机  权威人士向记者表示,有可能为数百亿元用于国家储备,主要是因为这一年多来,稀土价格上涨过快,记者随后致电工信部、发改委国家储备局询问此事,截至发稿为止,均未得到回复。  据记者了解,按照2010年以前的统计,中国稀土资源的年产值在400亿元人民币左右。经过2010年的上涨,与2009年底的价格对比,目前主要稀土的价格都已经翻了4倍,在不考虑产量扩大的情况下,粗略估算整个产业的产值超过1500亿元。  “在目前的情况下,国家储备不合时宜,提出国家储备的初衷是希望利用储备防止供大于求而造成稀土贱卖,现在显然不可能出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对记者表示,一旦国家储备就很难再投入市场,会造成供应局面更加紧张。  上述专家的看法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业内人士的观点,3月30日上海有色金属网的报价显示,受市场青睐的氧化钕、氧化镨、镨钕氧化物的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吨54万元、51万元、50万元,比2月中旬又上涨了50%以上。  而稀土精矿的价格涨幅更加惊人,2010年5月,记者在包头白云鄂博矿区了解到的价格是每吨5000元至6000元,而如今,黑市价格已经飙升至每吨5万元。  最近3年,中国稀土生产指标都在8万吨左右,呈递减趋势。虽然2011年的指令性生产指标尚未公布,但业内已经默认为8万吨左右,与世界需求的差距为4万至5万吨。在未来2年至3年内,中国的稀土供应量都将决定世界稀土市场的价格。  3月30日,记者从包头有关部门了解到的情况是,关于国家储备的细节还在商议中,地方政府与中央之间就企业储备和国家储备尚存争议。争议的焦点则是这部分储备来自于指令性计划之内,还是另给指标?  “外界传闻几百亿元用于国家储备,可能是一个连续、渐进的过程,现在价格已经是高位了,要考虑储备市场的影响。”包头稀土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安四虎指出,倘若占用本来就紧张的计划生产指标,储备无异于给已经疯狂的市场火上浇油,由于国家储备是基于战略考虑,收储之后就不会轻易抛出。  事实上,从去年5月开始,包钢稀土公司就已经在做稀土储备的试点,但性质属于企业收储。当年初,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复了《内蒙古自治区稀土资源战略储备方案》,由包钢稀土牵头实施“兴建10个稀土氧化物储备设施,总储备量在20万吨以上”的包头稀土原料产品战略储备方案。  下游企业苦不堪言  日前“稀土资源税上调10倍”的消息已经让外界对稀土生产企业的经营感到担忧,但实际上,真正承受压力的是下游应用企业。据了解,目前在国内没有缓冲机制,资源成本直接传导至下游企业。  按照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的通知,调整后的税额标准为:轻稀土每吨60元(包括氟碳铈矿、独居石矿);中重稀土每吨30元(包括磷钇矿、离子型稀土矿),而此前我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中规定,稀土所属的“其他有色金属矿原矿”税额仅为每吨0.5元至每吨3元。  一般而言,北方重稀土矿石多从铁矿石中提取,品位在5%至10%之间,一般10吨原矿能生产出纯度为50%的稀土精粉。而南方重稀土的品位要低得多,一般在1‰至7‰,往往要上千吨原矿才能生产1吨稀土产品。  江西赣州矿业公司副总经理赖兆添此前对媒体表示,新的资源税实施之后,重稀土的税负成本会从现在的每吨几百元上涨45000元。而内蒙古和四川的稀土企业所面临的压力就小得多,品位高的矿石的利润明显上升。  事实上,此次稀土资源税上调并未引起资源类企业的太多关注,虽然稀土概念股票有所波动,但企业本身反应平静,尤其是北方轻稀土企业。

在调高部分稀土产品出口关税之后,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近期联合下发通知,决定自4月1日起,统一调整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上调幅度逾10倍。

据悉,调整后的稀土资源税税额标准为:轻稀土包括氟碳铈矿、独居石矿,60元/吨;中重稀土包括磷钇矿、离子型稀土矿,30元/吨。而此前我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中规定,稀土所属的“其他有色金属矿原矿”税额仅为0.4元/吨至3元/吨。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内人士指出,上调稀土矿原矿资源税最直接的便是增加了企业开采稀土矿成本。特别是南方地区稀土矿企业多且规模较小,资源税的大幅度上调对其影响也将最为明显,不过鉴于对轻稀土和中重稀土资源税税率不同,所以对中重稀土和轻稀土企业影响也将相应不同。另外,我国政府一直通过行政手段对稀土行业进行整顿,比如通过指令性计划,出口配额等,而此次上调资源税可以看做我国政府开始采取“经济手段”对行业进行整顿。

“从此次上调资源税种中,可以再次看到我们国家对稀土行业整顿的决心,更可以看到国家整顿措施及政策的不断丰富和完善。此次调整资源税,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小矿企的生产,长期利好行业的健康发展。”上述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

而稀土行业专家、中国有色金属设计研究总院教授王国珍认为,此次国家大幅提高稀土资源税的最终目的是希望提高资源利用率、保护环境。

“稀土价格较低的时候,加上资源税很低,全国稀土开采回收率普遍较低,许多品味比较高的矿都被当成了尾矿排到尾矿坝,‘采富弃贫’非常严重。”赣州某稀土企业相关人士曾向笔者表示。

同时,他还指出“即使是稀土价格大幅上涨以来,由于资源税低,‘采富弃贫’依然很严重。不过,去年稀土价格大幅走高,使原先一些低品位矿已经具备开采价值。以前南方离子型矿品位在8%。以下都不会采,现在4%都开始采了。行业内的乱采现象依然严重,资源税提高后这些现象能够得到相应的治理。”

另有市场人士表示,稀土资源税调高了,相应的稀土产品的价格也将有所提升,有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稀土金属的平均价格为每吨44361美元,几乎为去年价格的两倍,而此价格将继续增加。

“资源税提高了,相应的企业生产成本应该有所提高,但是稀土价格也将提高,企业的利润也将有所提高。”有分析师表示。

国信证券有分析师认为,本周稀土价格继续呈现上涨态势,氧化镨钕价格周环比上涨4.6%,目前已经达到46万元/吨,三月份累计涨幅已经超过50%。氧化镧和氧化铈本周价格也呈增长之势上涨幅度为38.5%和23.4%,目前价格已经分别达到5.4万元/吨和8.5万元/吨的历史新高。以包钢稀土为例,氧化镧和氧化铈在轻稀土中含量占比较高,产品价格的上涨将有利于公司业绩的提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