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泄漏事件的恶劣影响还将在日本长期持续

日本首相菅直人29日表示,11日的地震、海啸、核泄漏复合灾难是日本历史上所面临的最大的灾难。而有关媒体的报道更显示出,核泄漏的影响将在长时间里折磨日本经济和民众的生活。日本东京电力公司28日晚宣布,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采集的土壤样本首次检测出放射性元素钚,这意味着唯一使用铀钚混合燃料的3号反应堆可能发生了安全壳破损。钚239的半衰期长达2.4万年,而且具有很强的毒性,沉积在土壤中将给福岛有关地区带来极大的麻烦。  在前一段时间的抢险中使用的几千吨冷却水现在也成了问题,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召开记者会说,1号机组外侧竖井内水位很高,相关部门准备通过堆积沙袋等方法,防止积水流出。2号和3号机组外侧竖井内的水位目前比较稳定,相关的清除积水方案正在研究中,万一这些放射性浓度超高的冷却水流入地下或海中,情况将不堪设想。  核泄漏造成的食品禁令对当地居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打击,一名年过六旬的农民因为产品销售不出去而自杀。东京电力公司的社长清水正孝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有报道说他已经精神崩溃,住院治疗。  关于核泄漏何时能停止的问题,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无法给出乐观的答复,“就目前形势而言,我们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说明何时能解除核危机,”枝野幸男说。话音未落,之前未出问题的福岛第二核电站汽轮机房又于30日晚上冒出浓烟。

核危机一旦引爆经济、社会的崩溃,日本可能从此一蹶不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28日)深夜,东京电力公司首次宣布,从福岛第一核电站土壤样本中检测出微量的放射性物质钚。而就在此前几个小时,该公司刚刚宣布,在1至3号机组涡轮机房地下室通往海面一侧的隧道以及隧道通往地面的竖井内,都发现了高辐射积水。这是否意味着核泄漏事故有继续升级的趋势?《新闻纵横》值班编辑沈静文今天凌晨就此采访了日本东海大学教授叶千荣:

本报记者/李静

叶千荣:今天检查结果中最令人关注的是首次在电厂厂区的5处土壤中发现了钚这种核物质,其中在5处中的2处发现同时存在钚-238、钚-239和钚-240,这当中最引起专家关注的是钚-238,东京电力副社长也承认,钚-238一定来自于这一次核事故反应堆。日本民众对于这个发布感到震惊,因为毕竟钚的半衰期远远大于我们人的寿命,但是目前各大媒体也一再强调了它的微量和不至于对人体构成影响,所以总体来说目前社会基本上还是平静。我觉得发现钚是一个重要的信号,但目前最大的困难并不是对付钚的问题,而是仍然在不断释放高浓度放射性物质碘-131、碘-134以及铯-134的问题。除了在1号、2号机组的地下积水中发现了放射性很高的物质之外,昨天又在涡轮厂房外的地下坑道里发现大量的积水和同样浓度的放射物,并且这些积水距离地表已经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了,针对这个现实,东电方面承认,目前注水量维持在一个使它不至于升温的最低限度。

目前的危机不仅是日本在二战后面对的最大危机,也可以说是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危机。3月29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说出了这样的话。险情持续半个多月的福岛第一核电站,连日来不断传出坏消息,看似得到控制的核泄漏其实还在伸长它的魔爪。一个更加严峻的事实是,美国、冰岛、芬兰、法国、韩国、土耳其、俄罗斯、菲律宾、中国等国家都监测到了来自日本的放射性碘-131。

继26、27号在黑龙江省东北部检测出极微量放射物质之后,环保部门昨天又在我国东南沿海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广东、广西的部分地区检测到极微量的人工放射性核素碘-131。

日本首相菅直人几天前就曾表示,已做好东日本全毁的最坏打算。而今,他又将危机提升了一个等级,顿时加重了外界对于核危机下的日本未来命运的担忧。面对前所未有的三重灾难,日本这只不死鸟能挺过来吗?

结合近年来当地的辐射环境监测数据,环保部门初步确认所检测到的碘-131来自日本福岛核事故。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研究员陈晓秋昨晚介绍,检测出的人工放射性核素所带来的附加辐射剂量极其微弱,小于天然本底辐射剂量的十万分之一,不需要采取任何防护行动:

核泄漏危机正失控

陈晓秋: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时候,在我们国家测出来的碘-131的空气浓度最高值可以达到几百个贝克/立方米,和现在这个比起来,我们现在这个测的水平比当初切尔诺贝利事故以后测的水平要低6个数量。当初我们测到的水平也没有达到需要采取行动的这么一个水平,现在比它低6个数量级,我们就更没有必要去考虑采取什么行动。

3月30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对29日从福岛第一核电站排水口附近采集的海水样本进行检测后发现,其中的放射性碘浓度已达法定限值的3355倍。这是到目前为止海水检测出最高浓度的放射性物质,说明核泄漏不但没能得到控制,反而更加严重。前一天,东京电力公司宣布,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内的土壤检测出微量的放射性物质钚。由于钚的毒性大,且半衰期较长,这一消息令人们开始担忧土壤污染的问题。

在核信息的披露上,国际社会一直指责日本方面不够透明,似乎在刻意隐瞒一些东西,导致抢险工作推进不力。一些网友更是大胆猜测,福岛核灾难的真实原因是日本进行了秘密核试验,而土壤中检测出的微量钚更是成了网友们的有力论据。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石永康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以他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核试验的猜测是不可能的。原因是,土壤中检测到的钚是极其微量的,另外,对泄漏出来的钚的同位素钚238、钚239、钚240的数值进行分析后,可以发现,如果是核试验泄漏的话,3种同位素的比例不应该是现在这样。

对于真实情况,石永康认为,日本方面应该不会有大的隐瞒,因为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了。反应堆熔化了;冷却十几天都得不到恢复;放射性浓度很高的水大量泄漏到外部情况已经够糟了。

据日本媒体报道,除了在土壤中检测到放射性钚外,截至目前,福岛第一核电站的1至3号机组的地下室都出现了放射性物质含量严重超标的积水问题。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透露说,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地下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质的水可能已经渗透至地下或大海中。

石永康表示,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高强度放射性积水不仅可能导致污染扩散,而且阻碍抢修工作进展。积水不消除的话,人根本无法接近,意味着即使接通电源,设备也难以恢复,事态就无法控制住。

对于菅直人所做的东日本全毁的最坏打算,石永康认为整个东日本成为无人区还是夸张了点,但是厂区周围30公里甚至更远的一些地方,在一段时间内很难有人居住,是有可能的。他进一步强调,福岛核事故不会等同于切尔诺贝利,因为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差别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反应堆是在满功率运行中发生了大爆炸,而福岛核电站的反应堆在地震发生后就已经停止。就像是一辆车子,在全速前进时撞车,和已经刹车一段时间后再撞车,后果是不一样的。

日本经济会不会崩溃

迟迟得不到控制的核泄漏,不仅关系着福岛周围乃至东日本地区的环境和民生,更是牵动着整个日本的经济命运。

3月29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世界贸易组织非正式贸易谈判委员会上,日本代表几乎是一到会就四处呼吁各国代表团不要反应过度,称日本已禁止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的农畜产品上市。此前,各国纷纷对日本农产品以及乳制品实施禁止进口或加强检查等措施。

核辐射对日本食品行业的冲击已经显现,而日本整个产业链在这场空前的灾难面前,也面临着断链的危险。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刘军红告诉《世界新闻报》记者,全球产业竞争非常残酷,地震之后,日本在国际市场原有的一些产业份额,例如汽车、电子制品等,可能会迅速被其他国家替代。

刘军红指出,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只有一条路,就是创造新的产业竞争点。例如,政府出面组织几家主要的化工企业,集体向更高端的化工产品发展。日本的技术领先有这个基础,利用已有技术进行创新,在别的国家还很少介入的新材料、新技术领域占领新的战略制高点。相反,如果日本再回来抢夺已经被取代的产业位置,则一定会失败。

另一个可能爆发的危机,是日本的债务黑洞。据外界估计,日本此次灾难对经济的影响将远远超过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当年,日本政府负债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为60%,而如今日本政府债务已超过GDP的200%。就经济损失而言,阪神地震的损失约为GDP的2%,而世界银行初步预测,目前的这场灾难,重建费用将超过1800亿美元,占日本2010年GDP的3.28%。对于已很脆弱的日本财务而言,债务压力之大可以想象。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分析认为,虽然日本政府正在考虑征收紧急税,但这不足以支付如此庞大的重建费用,而随着日本老龄化问题愈加突出,日本债务危机的失败风险也随之加大。在这一点上,这场自然灾害将最终导致日本陷入一场金融危机,或者重演10年前的经济泡沫危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