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强震四周年:民众叹活得累 核电之争沸腾_国际核电_中国核电网

产业链断裂资金回巢
日本“震”动世界经济格局  “3·11巨震”重创日本经济体系,并透过全球产业链、资金链,波及国际金股汇、粮油矿价格体系,平添世界经济风险。若灾后重建滞后,不排除全球产业分工结构异动的可能性。中国产业将面临风险,或也有机遇。  巨震带来的变数重重  “3·11巨震”以及由此带来的恐核阴云密布,使日本的生产、生活和社会秩序出现前所未有的混乱。日本经济体系受重创,殃及全球市场体系紊乱。一是日本生产体系受损,全球产业链中枢功能削弱。地震、海啸、核电站爆炸连击日本,道路、港湾、厂房“酥松”,生产、物流、电力系统停顿,日本著名厂家的全球供应链中断,殃及世界生产体系。日本的东北、关东地区是日本产业基地之一,丰田、日产、索尼、夏普等名牌厂商,以及占据日本出口近90%份额的中小企业多聚集于此。受震灾海啸影响,灾区生产几乎全停,大厂商资材调配中断,被迫停产。  二是投资信心萎缩,资金陡然短缺。地震发生的当周五,纽约金、股、汇、石油,芝加哥粮价整体下滑。而震后开盘两天,东京股市直降千点,全球金融市场震荡,亚洲股市跟随下挫,国际黄金、石油、粮价全面滑坡,日元错乱升值,逼近1美元兑80日元关口。日本央行紧急放款,集中吸纳市场国债、企业债和商业票据,基础货币供给额度连日增幅,周三达31万亿日元,约为美国金融海啸后的6倍,接近2005年前最高水位。震灾后,日央行超级放款,引乱世界资金流量流向不定,平添国际市场风险。  三是福岛核电站连续爆炸,重击日核电产业及其全球战略。自上世纪90年代,日放松管制,促进电力产业民营,全国电网由十大电力集团分割垄断,其核电占比为34%。核电事业执行“国策民营”原则,东京电力等四家电力集团与日本原子能发电机构垄断运营。核电的“国策之首”经产省在其下属的“能源厅”内设“原子能安全与安保院”,负责安全监管,搞“国策推进与监管一体化”。而此次爆炸的福岛核电站运营商,东京电力为日核电旗舰,核电占比达40%。  民主党执政后,推出新能源基本法,计划到2020年将核电占比提至70%,并借美、法技术,构建三大核电设备建设集团,抢占国际市场,东京电力为运营骨干。自美苏核事故后,日本自诩本国核电为世界安全之最、抗震之最。本次震后核事故引发全球恐慌,日本国民的恐怖心理接近极限,日核电战略陷历史低谷。震后第一周,东芝、日立、东京电力等核电相关股连续跌停,市场对日核电技术和安全体系失信,其“新能源战略”遭到打击。美国评级公司将东京电力降级,日各地要求关闭核电站,日核电产业面临重压。其背后的大规模官企投资,恐酿成新能源型不良债权,如何处理实为难题。  四是市场功能丧失,社会秩序紊乱。菅直人政府的总动员不得要领,灾区恐慌心理日甚一日。生产停顿,物流中断,生产、生活的物资供给困难,灾区被迫搞“配给制”,市场功能丧失。与此同时,个人信息系统混乱,现金需求上升,银行系统面临危机。尤其不能忽视的是,日东北、关东北地区,多为山地,居民分散,部落散居,震后孤立无援,形成百余个“孤立区”,且被困者多为老人,面临缺医少药、断粮断水的危险,日赈灾体系失灵,社会秩序直面紊乱风险。  恐引发全球产业格局异动  1995年1月17日的阪神大地震,虽6000余人罹难,给日本带来重创,但属于内陆城市为中心的地震,并未伴随海啸,更未引发核泄露事故。政府赈灾、重建体系迅速启动,坏事变好事,反激活了内需,带来一波经济复苏小“艳阳天”。尤其是阪神地震后,日本改革推进,市场功能健全,新兴产业活跃,“雅虎日本”等新产业迭起,新日铁等旧有巨星企业改组,重振雄风。但此次巨震可谓地震、海啸、核事故三灾连袭,日本遭受三种复合重伤,即地震导致的外伤、海底板块异动型海啸所致的列岛内伤,以及核事故、政府赈灾减灾体系失灵的社会恐核、恐慌的心理软伤。

当地时间3月11日下午2点46分,整个日本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中。一年前的这个时刻,罕见的9级大地震重创日本东北部,造成大海啸的同时也触发了福岛核电站的泄漏灾难。

摘要: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2015年3月11日,是日本311大地震四周年纪念日。当年福岛核电站爆炸、辐射物泄漏的危机,至今仍影响深远,四年来,民众内心的不安
–>

纪念·大地震 一周年追悼

2015年3月11日,是日本“3·11”大地震四周年纪念日。当年福岛核电站爆炸、辐射物泄漏的危机,至今仍影响深远,四年来,民众内心的不安与伤痛并未消除。而当前,灾区复苏重建步伐缓慢,是否废除核电的能源之争民声沸腾,日本社会仍面临着诸多悬而未决的课题。

日本政府当天在东京国立剧场举行“3·11”大地震一周年追悼仪式,明仁天皇夫妇、首相野田佳彦、地震灾区代表及日本各界代表共约1200人出席。

灾区:外界关注度减弱 民众叹“活得累”

下午2时46分,一年前大地震发生的时刻,仪式现场全体起立,为地震遇难者默哀一分钟。

据日媒报道,日本红十字会近年来收到的“3·11”大地震赈灾捐款相比之前大幅减少。在震后一年中,该组织收到的捐款超过3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5亿元),但2014年则仅有约29亿日元,不到原来的百分之一。直接捐给岩手、宫城、福岛三县的捐款也在逐年下降。

同一时刻,日本全国各地民众也为遇难者默哀一分钟。

对此,日媒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于灾区的关注度减弱已被视为捐款减少的主要原因。日本红十字会的负责人曾称“募集到如此多的捐款史无前例”,对此表示感谢,但同时也指出“还有许许多多的灾民需要援助”。

野田在东京的追悼仪式上说,政府将完成“通过灾区重建来实现日本再生”这一历史使命。明仁天皇在致词中说,他对为灾民和灾区工作的人们表示慰问,对世界各地对日本震灾表现出的关切深表感谢。他期望日本国民为改善灾区状况继续不懈努力。

相比物质上救助的减少,灾区民众在精神和心理上的创伤也不容小觑。日本媒体与大学等机构日前联合对1万多名灾民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半数的受访者回答说:“心态在逐渐变得更加积极”,但同时也有43%的受访者回答说:“有时感觉活得很累”。

核设施·政府内将设核电监管部门

此外,老龄化、人口外流、劳动力短缺等问题也已成为灾区复兴面临的主要困境。一项针对“3·11”大地震灾区3个县灾民的问卷调查显示,这些地区“老龄化”比例较高,独居老人数量约占所有入住家庭的四分之一,“孤独死”现象亦十分普遍。

在“3·11”大地震一周年之际,日本首相野田佳彦11日宣布,将在政府内设立核电安全监管部门——核电监管厅,并制定新的核电安全规范。

相关调查还显示,在日本42个受灾地区中,除仙台市及其周边地区外,人口外流现象持续不断。目前,日本岩手、宫城和福岛等灾区三县还面临着严峻的保育员等岗位人手短缺的问题。日媒指出,边抚养孩子边工作的家庭支援体系落后,很可能将拖累全面灾后重建。

野田在首相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日本政府从福岛核事故中得到的最大教训是,核电安全没有神话,今后政府要制定全新的、最高水平的核电安全规范。

核电:“去核”?重启? 不满之声沸腾

他说,政府将在三方面加大灾区废墟处理的力度。首先,要制定各地方政府分担处理废墟的指导方针,包括处理标准和处理方式;第二,扩大水泥厂等民间企业接收再利用废墟的规模;第三,实现政府各部门一体化管理。

今年2月22日,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通过一处排水渠流入了核电站港湾内的海水中。事件曝光后,福岛县渔业团体随即提出严正抗议。这一事件也再次强化了外界对于日本政府核事故应对处理工作的质疑。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9.0级强震,引发特大海啸。受地震、海啸双重影响,福岛第一核电站4个机组不同程度出现事故,导致放射性物质持续外泄。这一严重核泄漏事故动摇了公众对核电站安全的信任,此后日本多座反应堆停止运转。目前在日本全国54座反应堆中,仅剩两座仍在运转。

日前一项针对福岛民众进行的调查显示,逾七成福岛民众对日本政府在此次核电事故中的应对表示不满。约71%的民众认为“日本国民之间对核电站灾民的关心正在逐渐淡化”。针对福岛复兴进程,仅有1%的人认为“走上正轨”,认为“几乎没有或没有走上正轨”的高达69%。

示威·民众悼念死者,反对日本继续使用核能

对于今后何时才能重回原有的生活状态,回答“20年以后”的占61%,即大多数民众对此不抱乐观态度。加上日前又爆出有87个孩童在核事故后患上扁桃腺癌,面对这一系列的灾害“后遗症”,日媒指出,这充分体现了日本民众对政府和东电的不信任及对现状的不安。

同一天,日本各地数以万计民众示威,示威者指责福岛第一核电站运营商,呼吁不要忘记这次核灾难。在首都东京,大约1.2万名示威者围着国会建筑组成“人链”,悼念灾难中的死者并反对日本继续使用核能。不少人责备东京电力公司安全措施不完备,应急措施不力。

因此,与安倍政府不遗余力推动核电站重启相比,日本民众则更多持消极态度。作为福岛核事故的重灾区,南相马市至今仍有众多市民处于外地避难状态。该市市长日前称,在未来15年内,该市将转换能源供给模式,实现所有消费电力由可再生能源提供的目标,彻底“脱离核电”。

65岁的示威者铃木友惠说。“地震一定意义上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因为它是自然灾害。但我们无法对福岛事故沉默,因为这是一场人为灾难。”

此外,在今年3月8日,2万多名日本民众在东京都内举了大规模的反核电集会,引发国际关注。自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该国市民团体等每周五都会在首相官邸和国会周边等处举行反核电活动。而他们在每年3月11日前后,也都会举办类似的大规模反核电抗议集会。

福岛事故后,日本不少人反思是否应该发展核能。

据统计,今年该集会的参加者达到2.3万人。主办方坚定地表示,在日本政府出现重启核电站的动向下,将“不懈地阐述摆脱核电的重要性”。

研究机构“日本总研”高级研究员泷口森一郎认为,日本现阶段无法承担彻底放弃核能的后果。“基本上,长期共识是减少核能”,而非停止,他说:“合理途径是

复兴:五年计划近尾声 未来震灾引人忧

>>>1周年·数字

在大地震发生的当年,日本政府制定了一个为期十年的灾后复兴计划,其中前五年为集中复兴期。经过四年的努力,灾区重建工作取得了一些进展。其中,岩手和宫城两县的瓦砾等废弃物处理已基本完成;教育和医疗设施已全部修复;农田和水产加工厂已恢复了70%;工业生产则于2012年就恢复到了地震前的生产水平。

地震和海啸 遇难人数15854人

如今,离日本政府设定的集中复兴期结束只剩下最后一年的时间,但灾区的重建之路仍面临着不少难题。在海啸受灾地区,目前灾民最关注的住宅修复工程并不理想,岩手、宫城两县的公营住宅完工率仅14%左右;截至2014年10月,日本还有约24万避难居民回不了家,其中约有12.4万人来自遭受核污染的福岛县,有约9万名灾民仍住在临时板房里。

>>>1周年·数字

另一方面,对未来可能再次发生灾害的恐惧也成为日本国民不能不面临的问题,南海海沟地震就是其中之一。日本地震专家近日分析预测称,南海海沟大型地震发生后,将带来严重的海啸和火灾,波及范围将包括日本23个一级行政地区,预计会达到270起。

日本警察厅前一天公布的数字显示,地震和海啸致使15854人丧生,其中,大约500具遇难者遗体仍无法确认身份,另有3155人失踪。

研究人员指出,如果在灾害中能有效抑制燃料储罐中的重油等泄露流出事件,将很大程度上减少火灾发生几率,或将降至一半或三分之一,即100起以下。因此,对于避难场所而言,也同样存在发生火灾的潜在危险,必须官民一体共同推进有关措施。

日本环境省估计,海啸在岩手、宫城和福岛3县沿海留下总重2250万吨的建筑残余物和其他残片。这一数字大约为1995年阪神大地震时的1.5倍。

综上,在实现灾后复兴的道路上,日本政府和民众仍然面临着众多严峻的挑战。不过,硬件设施可以重建,政策方针可以探讨,但那些潜藏在灾民内心深处、对往昔伤痛的记忆及对未来生活的迷茫与恐惧,绝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磨灭的。

迄今只有6.3%的“灾区垃圾”得到填埋等处置,主要原因是大多数其他地区的政府担心废墟含辐射物质,不愿意接收。野田政府不得不设法动员这些地方官员。

 

地震和海啸摧毁或严重破坏38.3万座民宅和其他建筑,其中34.2万座位于重灾区岩手等3县,但重建工作进展缓慢,一些灾民不满政府拖沓。

每日新闻社实施的调查显示,32.5万名避难灾民中,八成人希望有朝一日重返家园,但超过半数灾民对重建缺乏信心,半数灾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综合新华社等消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