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冷静看待中国企业的南美投资热

根据巴西媒体一条被广泛引用的报道,2010年中国对巴西直接投资跃升到120亿美元,较去年上涨140倍,中国已经成为巴西第一大投资国。不过,有专家对“拉美热”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  根据巴西央行2011年2月发布的外国直接投资国别统计,2010年来自中国(除香港)的直接投资约为4.8亿美元,在巴西的外国投资来源国中,仅排名第二十。专家认为,120亿美元这一数字的出现很大程度是因为统计口径的问题,如国家电网投资巴西输电线路事实上是购买了西班牙公司在巴西的资产,不能算做直接投资。另外,一些已经公布的交易还没有最后确认完成,不能下定结论。  所谓的120亿美元投资,大部分来自于两笔能源交易,5月,中化集团以30.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巴西佩雷格里诺油田40%的股权;10月,中石化集团投资71亿美元收购雷普索尔公司巴西公司40%的股权。这两笔交易都没有被巴西央行列入直接投资的统计之内。事实上,中国对拉丁美洲的直接投资额表现得并不稳定,2006年为84.68亿美元,2007年下降到49.02亿美元,2008年继续下降至36.77亿美元,大幅增长上来也就是最近两年的事。  分析人士认为,投资是一个慢工夫,因为只有贸易便利化之后,才有可能有进一步投资发展的愿意,目前在南美的投资还主要集中在资源大国、市场大国和避税港,而这些地方承投资的总量毕竟有限,中国未来对巴西的投资应倾向于基础建设和制造业。

新加坡9月4日 –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正采取罕见行动,直接投资未上市公司。银行家表示,其他主权财富基金也可能仿效此举,因目前收益率偏低,促使基金经理人采取更加亲力亲为的态度追寻较高的报酬率。

还有专家认为:复星的投资过于多元化,主营业务不专一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但郭广昌认为:“复星的投资哲学,就是坚持做对的事情、重要的事情、难的事情。”

今年上半年GIC同意支付最高达3.1亿美元,收购两家未上市菲律宾企业的少数股权:食品生产商Century
Canning和医院集团Metro Pacific Investment。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程子彦|上海报道

虽然这两笔菲律宾投资在GIC估计达30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投资组合中只是九牛一毛,但象征GIC正改变原有态度。GIC此前都是将钱交给一支私募股权基金,然后由该支基金代表GIC投资,或与一家收购公司共同投资。

也许大家都还记得2015年12月的“郭广昌失联72小时”,坊间对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郭广昌失联的原因有不少猜测,但他最终还是出现在了2016年复星的年会上。

“这些将完全源自其本身–没有投资银行参与交易。”为GIC这两笔菲律宾投资提供顾问谘询的律师事务所Milbank,
Tweed, Hadley & McCloy合伙人Jacqueline Chan表示。

时隔一年,2016年12月8日,郭广昌致复星同学们的一封信:复星能“买”也能“卖”中这样写道:巴菲特也说过价值投资的时机很重要,要会买,但更要会卖。复星的投资能力已经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但我们也必须意识到“卖”也是复星一直需要加强的核心能力之一。

GIC在5月时收购了巴西线上运动商品零售商Netshoes的一些股份。两个月后,GIC又投资了印度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但投资金额未透露。

2016年,郭广昌的投资速度是放缓还是加快?海外投资布局有着怎样的变化?在疯狂“买买买”多年后,为什么开始强调“卖”的重要性?

这些交易代表这个全球规模第八大的主权财富基金转变策略,正转型至主动的私募股权投资者。银行家表示,其他主权财富基金可能跟随GIC的脚步采取这个方式。多支主权财富基金正增加私募股权等替代性资产类别的投资,以补股票、债券和房地产等较传统投资回报的不足。

买:从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国家倾斜

挪威去年称,正考虑让规模排名全球居首的该国主权财富基金进行外国私募股权投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IC.UL]也正将资金投入私募股权基金。

近年来,郭广昌和他带领的复星不断在全球开启“买买买”的投资模式。2016年,全球化仍然是郭广昌的主要策略。不过外界普遍认为,郭广昌在2016年似乎放慢了海外并购的脚步。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同时,郭广昌对海外投资的地域偏爱,正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的新兴市场国家倾斜,包括印度、俄罗斯和巴西等。

比如,2016年7月复星医药以12.6亿美元收购印度领先的注射剂药品生产制造企业Gland
Pharma,完成迄今为止中国制药企业交易金额最大的海外并购案。

复星方面表示,将借助Gland
Pharma在欧美等36个全球市场的注册能力、产品研发能力和低成本高质量的制造能力,嫁接复星的生物医药创新研发能力以及印度市场特有的仿制药政策优势,推进复星医药的药品制造业务的产业升级、加速国际化进程、提升其在欧美主流市场的注射剂占有率。

再比如,同样是2016年7月,复星集团收购巴西第二大独立资产管理公司RioBravo投资集团,复星方面称这是继2014年在日本收购IDERACapital、2015年在英国收购ResolutionProperty,以及2015年在俄罗斯设立复星欧亚资本之后,复星进一步强化区域投资能力的布局,旨在拓展拉丁美洲业务。

郭广昌认为,复星的目标是更彻底的全球化。复星前几年重点放在发达国家,通过大规模的持续收购,在发达国家的布局基本完成。反观新兴市场存在阶段性机会,前几年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非常厉害,但现在已经是相对稳定。比如俄罗斯和巴西更依赖资源优势,一度资源价格暴跌,但现在也基本稳定了。而二三十年后的印度,就像是今天的中国,拥有太多投资机会。

有媒体质疑复星在海外扩张时,也推升了债务率。但郭广昌认为,复星集团未来的债务计划是把债务总比例降下来,但比降低负债率更重要的是降低负债成本。

还有专家认为:复星的投资过于多元化,主营业务不专一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但郭广昌认为:“复星的投资哲学,就是坚持做对的事情、重要的事情、难的事情。”

卖:持有美国特种险公司Ironshore一年,盈利约5亿美元

在过去4年中,郭广昌带领下的复星已转型发展成为“保险+投资”双轮驱动的商业模式。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复星总资产达人民币4377亿元,其中44%(人民币1931亿元)的资产来自旗下保险业务。复星目前在中国内地、香港地区、欧洲和美国共持有6家保险公司。

但有意思的是,曾经从2014年大举收购海外保险公司的复星,2016年不但未进行任何重大保险收购,反而还出售了其在2015年收购的ronshore。

2016年12月5日,复星国际公告将以30亿美金价格出售其2015年11月刚完成收购的美国特种险公司Ironshore
100%的股权。根据公告,复星集团此次的交易对手方为利宝互助保险有限公司(Liberty
Mutual Group),出售价格较复星最初收购价格25亿美元溢价约5亿美元。

郭广昌认为,这次交易对三方来说都是受益的。更重要的对复星来说,在较短的投资时间内获得了合理的回报,增强了财务实力,也让复星积累了在“全球投融管退”全产业链的丰富经验,并为股东们持续创造价值。

出售Ironshore之前,复星集团已经先后终止了另外两笔海外并购交易。2015年12月,复星国际撤回了对英德银行集团BHF
Kleinwort Benson Group的全资收购要约,并于2016年2月宣布已经完成出售BHF
KB全部股份;2016年2月16日,复星表示终止收购以色列保险Phoenix Holdings
Ltd. 52.31%股份的计划。

在国内投资方面,郭广昌也在2016年上半年持续推动成熟项目退出,比如退出了优酷土豆、链家地产项目。

根据复星国际公布的最近的报告2016年半年报,显示复星短期内的偿债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截至2016年6月30日,复星未偿还借贷中超过50%将在未来两年内到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