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贷公司资金饥渴 外资欲来赚“小”钱

“解决小额信贷发展的关键是要建立一个能够满足或者适应多层次金融需求、并且适应中国国情的小额信贷体系。”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党组书记、部务委员会副主席焦瑾璞直言不讳地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我国的金融体系经过多年的改革,取得明显效果的同时也留下了一个遗憾,大银行多起来了,做大以后又从市场化目标考虑,挤向中心城市、发达地区。真正需要资金、又能创造大量就业的微小型企业,依然得不到资金支持。  因此,需要在思路、政策、战略上重新审视我国小额信贷体系的发展,将小额信贷的发展纳入整体金融发展战略,使之成为金融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监管过紧与“无人认领”并存  《中国经营报》:据统计,五大国有银行平均贷款的最低金额为190万元,显然这与实际的小额信贷对象存在错位。国有银行因何缺乏深入到中小企业和农户中间、将小额信贷落到实处的动力?  焦瑾璞:实际操作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我国小额信贷的发展仍然处于初期,突出表现为只有小机构愿意做,大银行不愿意干。这里边既有经济基础环境的原因,也有一些政策层面的制约。小额信贷是劳动力比较集中的业务,为了放出100万元的贷款,银行投入的人员和工作量可能不低于一笔数亿的批发业务,而收益显然无法和后者相比。  其根源在于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思路和方向更为重视大型银行和城市金融的发展,却忽略了小额信贷领域的发展,因而产生了空当。由于政策的诱导以及本身的动力,使得现在的金融机构都想做大,比如说有关监管部门定位的农村信用合作社都要变成现代商业银行,这显然与农村信用社的定位和服务对象相悖。  《中国经营报》:2009年银监会提出3年全国开设1027家村镇银行的规划,但截至去年底,全国仅开设村镇银行395家。其中五大国有银行动作较为缓慢,是制度的设计还是目标群体的设定存在问题?  焦瑾璞:小额信贷发展中面临的一些突出问题包括产权结构与风险承担,法人治理结构,与控股行的利益输送,网络及规模效应等。现在村镇银行发展速度缓慢首要的原因在于制度设计。比如要设立一家村镇银行,银行必须持有20%的股份,这种股权机制的管理思路是要把小船绑到大船上以实现风险共担,但就导致银行更愿意寻求平稳,而不寻求突破,而且排斥了民间资本的进入。  另外一个原因在于服务对象的设置。作为一个五脏俱全的金融机构,村镇银行是按照银行的配套标准来投入建设,但其面向县域服务的定位导致吸储和放贷都存在困难,造成实际的业务量远远不能支撑其机构配置的成本,这就形成了“鸡肋”,影响原本组织投入的积极性。另外,现在的监管思路在要求商业银行自主经营的同时还设置任务,颁布很多规定,这些都制约村镇银行的发展。  《中国经营报》:较之“高高在上”的大型银行,民间小型金融机构的发展似乎更具活力。据统计,截至去年底,全国小额贷款公司2451家,贷款余额是1975亿元,利润总额是98亿元。目前这些小型信贷机构的生存环境怎样,面临哪些发展障碍?  焦瑾璞:小额贷款公司在引导民营资本开展涉农业务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同时也在“银小(编者注: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合作方面取得初步经验,在大资金和小客户之间发挥了桥梁作用,且基于机制简单,启动和运转都很灵活,确实很有活力,也越来越受到投资者青睐,可以说发展迅速。但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环境却仍有困难。一方面,监管有待厘清,相关政策有待落实。比如因为相关法规的缺位,现在的小额贷款公司都是按工商企业的标准缴税,国务院新36条就明确指出小额贷款公司税收比照村镇银行,但从未得到真正的执行。

* 民间金融推进迟缓,导致中小企业资金链紧绷

本报记者 邓娴
北京报道  4月27日,第三届小额信贷机构与国际投资者交流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言辞激昂:“
银行可以给所有企业贷款为什么不能给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吴晓灵坦言,自己一直以来比较低调,但这次却愿意为过激的言论负责。  信贷收紧背景下,蓬勃发展的小贷公司遭遇了融资难的困境。多位专家建言应该在开辟更多的资金供给渠道,比如发展“批发
零售”资金供给体系作为解决小贷机构融资难的主渠道。  一边是小贷公司迅猛发展后的资金供给不足,一边却是众多外资、私募的意欲“跑马圈地”。  盼“国民待遇”  “我实在没有耐心了,从2005年呼吁到现在。”身为人大代表的吴晓灵加大了音调,“我代表人民向所有金融机构和监管当局呼吁,要正视小贷机构在金融业中的地位。”  吴晓灵的诉求源于现实。目前我国小额贷款公司并未被定为金融企业,资金来源单一。银监会、央行在2008年下发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超过资本净额的50%。  融资难的背后是我国小额贷款公司的迅猛发展。  4月21日,央行发布2011年一季度小额贷款公司数据统计报告显示,截至3月底,我国小额贷款公司达到3027家,贷款余额2407.66亿元,一季度累计新增贷款427亿元,按照这一速度全年新增贷款可能超过1600亿元。去年全年,小贷公司的新增贷款则为1202亿元。  截至2010年底,共有395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成立(其中村镇银行349家、贷款公司9家、农村资金互助社37家),截至2011年3月底,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3027家,从业人员32097,实收资本2141亿元,贷款余额2408亿元。  然而,小额贷款公司却普遍存在资金规模小、壮大难的情况,限制了其向基层经济体提供服务的能力。吴晓灵认为,对于公益性的小额信贷组织,应该建立政府引导型的批发资金,体现国家用市场化手段促进开发扶贫的政策。  现实中,因为小贷公司却填补了很多银行等金融机构难以覆盖的金融服务盲点,已成为我国金融服务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定位的不明确,给小贷公司发展制造了很多瓶颈。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党组书记、部务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秘书长焦瑾璞建议,应该放宽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比例,注册资本与融入资金的比例适当提高到1:1或者是1:2,或者是根据实际业务能力确定。小贷公司0.5倍的杠杆甚至比不上一般工商企业4倍的杠杆率,“这明显地存在着待遇不公。”  而在2009年-2010年期间设立的大部分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都在1亿元左右,因此,很多公司在经营半年内所有资本金就全部用完。  今年以来信贷持续收紧,银行贷款利率也不断攀升,小贷公司资金极度紧张。  外资看好发展前景  国外很多小额贷款的提供者,初期多以NGO的形式存在,“可以看到它的历程基本上是从一个NGO变成一个不能吸储的机构,然后变成一个可以吸储的银行,然后变成一个全面的商业银行。”任立说。  很多国家的微型金融机构允许吸储。资金来源渠道也非常广泛,包括个人的存款、储蓄,也有机构的一些存款,并且分为国际和国内两个不同来源。  这些国际资金也在窥探中国市场的机会。包括淡马锡、亚洲联合财务公司等国际小额贷款头都在国内以合资等形式投资了小额贷款公司。  国际金融公司投资主管任立介绍,国际上的资金来源来讲,也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从公共部门来的,一部分是从民营、私营部门来的。从公共部门来的资金,包括世行、亚行等多边国际组织以及盖茨基金会、花旗银行基金会等私人部门。  面对中国数千家小贷公司,外资也有自己的一套投资逻辑。“我们想寻找的合作伙伴,从规模说,最少要有1亿的资产。此外,还要有好的治理结构、内控、通讯和IT系统。当然,我们会特别注意那些已经盈利或者即将盈利的小贷公司。”微型金融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蓝色果园Julie
Cheng说。  作为商业资金投资人,必然会预设自己的盈利空间。普遍来看,小贷公司的资产规模并不大。如果不能提供有分量的抵押品,银行这种注重过往业绩的金融机构,想要获得贷款当然会非常谨慎。而且,中国的中小企业死亡率是非常高的,投资人在选择时必然会以资产规模等财务稳定因素为先导来对小贷公司进行考核。反过来,这也要求小贷公司需要有一份有说服力、亮丽的财务报表。  银行、股权债券等外来资金显然更愿意在小额贷款公司运营相对成熟时进入,而小贷公司本身也意识到了这点。  瀚华小贷公司董事长张国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一开始,别人看不懂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知道你做什么,未来是什么样子又没有确定性;你是否透明?这些都是投资者很关注的。所以,前期以自有资金为主,随着影响力的扩大以及商业模式的逐渐成熟,肯定要吸引外部资金,比如说银行和投资者等等。”

* 金融准入门缝太窄,受阻于监管理念与经营制度创新不足

* 建议金融分层监管,民间金融自主权交由地方政府

作者 沈燕/赵红梅/张胜男

北京6月1日电—“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或许能道出中国民间资本在金融准入方面的艰难.究其原因,中国金融监管理念的滞後与金融制度创新不足是硬伤.

中国民间金融历史久远,在民营企业发展中通常具举足轻重的角色,但也是影响金融体系稳定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随着中国收紧的银根让体制内金融机构无法满足中小企业资金需求,体制外的民间借贷却大行其道之际,如何尽快规范并赋予民间金融合法身份或许是当务之急.

根据统计显示,中国已有近半的资金通过所谓”影子银行”内流动;银监会也在今年5月初首次把影子银行的风险提高到银行业面临的三大主要风险之一.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去年新增人民币贷款以外融资6.33万亿元,占融资总量的44.4%,这意味着所谓银信合作理财、地下钱庄、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等其他非银行的金融机构的贷款规模已经逼近半壁江山.

“反思前30年中国金融改革的遗憾是股份制银行都往上看,往上走,下一步应该往下走…大的金融机构是巨人,让他们弯腰给小苗浇水不容易.”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党组书纪焦瑾璞指出.

为此他建议中国应该先从改变金融监管思路入手,金融业的监管也可实行分层监管,如对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民间金融机构,监管权可以交给更熟悉情况的地方政府.

中国央行自去年以来已11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今年前五个月均为每月上调0.5个百分点,目前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已达创纪录的21%,民间的借贷利率跟着水涨船高,民营企业融资难的呼声愈加强烈.

“银行一向是锦上添花没有雪中送炭的,现在民企从银行很难拿到资金.有不少民企都接受民间的高利贷,月利息从2%-5%都有.”东南沿海的一企业人士称.

**民间金融正名刻不容缓**

受信贷规模严格控制的影响,眼下民间融资再度暗流汹涌.但民间金融因法律缺位,几十年来始终未能正名和阳光化,而非法集资也暗藏在这其中肆虐,让不少人士饱尝高利贷和诈骗之苦.

而能让民间借贷从”暗箱”走入阳光地带的修订版贷款通则短期却仍无出台时间表.

中国人民银行条法司司长周学东此前表示,修订後的贷款通则去年1月就基本形成,在小额贷款公司、民间信贷利率不得超过4倍等问题上仍存在争议而难以出台.

而中国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立存在区域、股东资格、资金门槛等诸多限制,使所谓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立进展十分缓慢.去年出台的民间投资新36条明确规定民间资本可以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并在金融准入方面给民间资金很大的自由,但现实也差强人意.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认为,解决小企业的融资一方面要靠提高大中型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比重,另外一方面必须要大力发展中小金融机构,特别是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中小金融机构.

“但是在这方面银行和金融监管部门一直对这个事情持消极态度,直到目前为止,中小金融机构发展非常缓慢.”他称.

发改委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罗国三此前提到,”总体是推进的,但特别不均衡,特别是社会广泛关注的金融、铁路、能源和市政公共事业等重点领域的改革进展,与国务院文件的要求相比,相对缓慢.”

焦瑾璞表示,当前国内三千多家小额贷款公司实实在在撬动了民间资本进入微贷领域,但这些非金融机构普遍受制于可贷资金不足的瓶颈,并受从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馀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等政策限制.

至于决策层目前对民间借贷合法化存在迟疑的原因,北京联创思达投资咨询公司总经理刘伟分析指出,主要担心民间借贷合法化一旦监管不力可能会引发金融风险,同时会对正规金融体系产生冲击.

此外也担心可能会与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的初衷相背离,因一些长袖善舞的民间资本从商业银行中贷款然後再放贷给中小企业的情况可能会出现,反而挤占了原本商业银行给中小企业的信贷额度.

**建议金融分层监管**

尽管有千般忧万种险,但面对民营企业金融饥渴、中小企业融资难、民间高利贷盛行等现实情况,专家就开出药方,在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金融的门槛同时,推进制度创新、尝试金融业的分层监管.

焦瑾璞表示,金融监管及创新不足,直接影响到中国民间金融发展缓慢,如何引导民间资金流向支持领域的中小企业是关键.

“下一步应该在国家监管体制上下功夫,有所创新,监管不创新,带动不了金融机构和体系及产品的创新.”焦瑾璞认为,应把民间资本准入金融门槛降低,并建立微型金融监管格局的概念,监管体制上设置分层监管,对微型金融出台独立的管理办法.

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近日撰文称,监管部门应该做的是疏通,是为民营金融和金融创新放松管制、提供宽松的金融发展环境,而不是堵.一旦民营金融从地下走向阳光、走向合法,民间金融的契约风险就会降低.

“有条件的干脆交给各省来管,发挥各地政府在促进微型金融发挥作用.不用过担心风险问题,”焦瑾璞认为,现在从经济基础、外部环境和政府领导能力来看,均能管理好地方微型金融.

–审校 杨淑祯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