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预警流动性风险

12月2日,《财经》确认了部分银行停贷的传闻:由于近期部分指标超标,包括民生银行等几家银行的主要分行已停贷。民生银行自央行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即暂停了主要分行的贷款发放。而上海一家大型商业银行由于存贷比指标超标较大,其主要分行也已暂停信贷发放。  根据民生银行的中期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该行存贷比就高达72.49%,距规定的监管数值75%比较接近。根据三季度报告部分银行披露的存贷比指标,也有其他部分商业银行的存贷比超过了70%。接近金融监管高层的人士向《财经》透露,相关金融主管部门在高层会议上表态,2010年信贷规模至多松动3000亿元,不能超过7.8万亿元。各类金融机构需按照规模限度,控制贷款节奏。  年初,银监会发布贷款新规“三个办法一个指引”(《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固定资产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和《项目融资业务指引》)后,银行普遍出现存款紧张问题。随后央行数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至历史高位18.5%,银行存款冻结比例大增。

2010年,央行6次上调准备金率,2次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高频率调控令银行体系流动性水平逐步回落,但也使银行间市场利率波动性不断加大,部分中小商业银行流动性压力上升。截至2010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流动性比例43.7%,同比下降2.10个百分点。  虽然从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1年第一季度例会表态看,货币政策收缩节奏和力度短期或有放缓趋势,但银行人士预计,如果4月份公开市场操作进度超出预期,超过8000亿元,则上调准备金的压力和迫切性大大减轻。  央行暂缓收缩流动性  央行收紧流动性再下一城。3月29日,一天内实现回笼资金1990亿元,隔日再发260亿元央票。连续第四周实现资金净回笼。  业内人士分析,虽然央行通过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回收流动性,但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较1月相比较低,总体资金面仍显宽松。  “3月银行流动性有所改善的主要原因是,上调存款准备金和公开市场操作仍仅针对到期的流动性,而没有明显加大净回笼力度。”中国工商银行投行研究中心副处长史晨昱分析:“去年12月份对部分银行实施的3个月差额法定准备金的到期,春节后资金也持续回流银行。这都使流动性持续改善。”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今年二季度的调控基调会走向稳健,但不大可能出现强有力的调控。不过,由于4月到期央票量较大,因此,连平判断,央行还有可能再上调一次存款准备金率。”  史晨昱表示,4月银行间市场流动性供求状况主要取决于当月央行的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和新增外汇占款规模。  根据CEIC(香港环亚经济数据公司)的数据,4月央票和正回购到期量将达到8110亿元。考虑到外汇占款,总到期资金大概为1万亿元以上。央行动用数量型工具回收冗余货币的意图愈发明显。由于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率已经绷紧,单独使用“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工具进行对冲很可能导致对冲过量,而央票发行和正回购操作,则可实现对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更精确的管理。  连平对记者表示,由于各银行吸收存款能力不同,统一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将导致部分中小银行面临流动性压力上升的风险,故他预计在准备金率的调整频率方面央行将有所趋缓。与此同时,央行会加大在央票方面的运作频率。“央票相对市场化,对中小银行产生压力较小。大银行流动性偏多可以购买,中小银行资金匮乏可不买,这样有助于平缓流动性压力。”连平分析。  史晨昱分析,货币市场仍可能同时面临公开市场和准备金的联手回笼。4月可能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次(0.5个百分点),而公开市场业务操作强度或与3月相当,即央票发行和正回购规模接近7000亿元。“如果公开市场操作进度超出预期,超过8000亿元,则上调准备金的压力和迫切性大大减轻。”  存贷比接近75%监管红线  “从上市银行已发布2010年报观察,各家银行存贷比指标均控制在75%以内。总体来看,此项指标与危机前相比有所恶化,而且股份制银行的存贷比普遍较高,距75%的监管红线不远。存款不足将成为紧缩政策不断出台后最大的发展障碍。”史晨昱分析。  存贷比攀高的结果是,各银行在信贷投放上格外谨慎。招商证券模型预测,截至2011年3月底,新增贷款规模在1.95万亿左右,其中,3月份新增的信贷规模在5000亿元左右,或将低于2月份5356亿元新增贷款。  在各大银行业绩发布会上,银行高管证实,2011年人民币新增贷款规模较2010年有所减少。  一家中型股份制上市银行山东分行对公业务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该行对公贷款的实际利率已经比基准利率上浮了20%~30%,而去年只上浮10%左右。“额度紧张时,即便对大型企业也是无款可贷,小企业贷款环境就更加困难了。”  北京一家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人士也表示:“额度特别紧张,一季度的额度早就用完了。”该人士介绍,他们支行行长亲自牵头抓存款业务。“以往国资委下属大型企业会将一部分暂时备用的授信额度存放在账面上,但今年都早早的提走了,因为企业都意识到今年贷款是稀缺资源。”  相形之下,大银行资本较为充实,流动性风险暂时没有太大问题。  在工行业绩发布会上,工行行长杨凯生解释,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双刃剑,对商业银行来说在流动性和盈利能力两方面产生影响。  “拿流动性来说,工商银行无论是传统的贷存比、杠杆率指标,或者是监管部门正在研究的流动性覆盖率等指标都不存在问题。”杨凯生说。  对盈利能力的影响,杨凯生透露,每上调50个基点存准率,工行直接减少利息收入7亿元人民币,占工行2010年度营业收入的0.19%,影响存在,但不严重。此外,流动性趋紧对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有一定影响,但对工行这样的净拆出大行来说,还可提升拆出资金的收益率。  因此,流动性紧缩,对于资产结构、负债结构、资产水平各不相同的商业银行的影响也各有迥异。

2011年开年伊始,业界普遍认为:信贷将收紧,对银行的监管将更严厉。在观望和谨慎中,额度紧张的中小银行开始寻找新活法——通过信贷风险评估,谁给的利息高,贷款就给谁。这是否意味着只有暴利行业才能顺利获得贷款?  在严厉监管下,这些规模偏小的银行还有什么办法使自己活得更好?  额度紧张
中小银行缓“冲贷”  每年1月份,“冲贷款”是银行的惯例。目前,各家商业银行已将2011年信贷额度陆续下发到分支行,新一轮新增贷款投放潮已初步显现。  但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各家银行的存贷比情况不一样,表现出来的放贷冲动不尽相同。部分中小银行目前的存贷比处在高位,不敢“冲贷款”了;而部分银行存贷比低,放贷额度就高些,“冲贷款”的冲动仍然较大。  “现在我们行的新增贷款只有一点点,放出来的贷款很少。我的客户2010年底审批好的,都放不了,没有额度了。”1月5日,也是2011年的第二个工作日,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公司业务部的一位人士很郁闷地告诉记者。  事实上,该行在2010年11月,就已经用完了2010年全年的新增贷款,此后,只能收回一点放一点。2010年最后一个多月申请的贷款,客户都要写承诺函,同意推迟到2011年年初放款。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1月份该行的新增放贷额度有限,开年即告急。许多已获审批的客户仍拿不到贷款。  这在整个银行业并非个例。2010年年底,由于贷款额度用尽,许多商业银行“被迫”搁置大量的贷款项目,等着2011年年初放贷。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银行不敢在开年“冲贷款”,是因为忌惮央行即将出台的监管措施。业界盛传,央行已制定出一套规范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计算方法,将在2011年起对各银行按月测算并实施差别存款准备金率。  果真如此,部分信贷增速快、资本充足率低的小银行很可能会“被”上调准备金率。正是担忧这种差别存款准备金率的“惩罚”措施,部分银行抑制了“冲贷款”。  但是,一些资本充足率较高、存贷比较低的银行仍然按部就班地“冲贷款”。“1月份的放贷肯定是最多的。”1月5日,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公司业务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行的存贷比不成问题。信贷额度是由总行在内部各分行之间进行调剂,在额度不够时,分行会向总行反映,由总行进行协调。我们广州分行由于放贷收益高,所以总行给我们调拨了一些额度,在2010年年底,多数银行没钱放贷的时候,我们仍能每天放贷。”  流动性收紧
贷款利率普涨  2011年的信贷收紧已经成为共识。2009年,信贷投放达到十万亿元,但至少有1.5万亿元的资金被结转至2010年使用。而2010年,又新投放了7.5万亿元贷款,这样,实际可用信贷资金至少有9万亿元。加之还有2万亿元的银信理财,银行业提供的信贷资金有11万亿元之多,大大超过了2009年。2011年,虽然央行尚未最终定下全年信贷额度,但目前业界普遍估计在7万亿~7.5万亿元之间,所以,银行体系提供的流动性将较2010年有三四万亿元的缺口。  在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下,贷款利率水涨船高几成定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