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局集团在港发7亿元人民币企业债券

招商局国际15日以私人配售方式,首次在香港发行三年期人民币债券,总发行额7亿元人民币,认购金额达17亿元,超额认购1.4倍。对于超购的金额较国家开发银行及中国银行的人民币债券低得多,市场消息指出,由于国开行及中行的人民币债券均是公开发售,因此认购机构及金额自然较多;相反,招商局则为私人配售,认购机构自然较少。  市场人士认为,原先预期招商局发债金额最少20亿元,但现今降至7亿元,意味着此次招商局纯粹是测试市场反应,明年可能还有发债计划。这批债券的票面息率为2.9%,每半年付息一次。招商局表示,集资所得将用于发展和开拓业务,以及给于招商局及其附属公司和关联公司作一般融资用途。  继招商局之后,市场将焦点放在财政部的国债之上,尽管有消息称财政部已委任入账行,最快将在下月在港发行人民币债券,供零售及机构投资者认购,但市场人士表示,在12月发行,时间仍比较赶,不排除会延至1月才正式落实发债。

尽管对中国房地产市场面临崩盘的担忧不绝于耳,但是中国的房地产企业海外发债的热情却一路高歌猛进。

  5月15日,碧桂园在香港向私募基金融融资2.5亿美元,而同一日,碧桂园此前的发债计划却传出将推迟进行的消息。

交易数据提供商Dealogic公布最新的统计,短短5个月,中国房地产企业海外新发行离岸债券创下132.74亿美元的历史新高;35笔交易占全部中国企业境外发债交易的33%。

  虽不能判定发债推迟和海外资本市场疲软是否有直接联系,但大部分人相信,这和目前国内下行的房地产市场环境有莫大关联。

投资者兴趣逆转

  市场普遍认为,接下来或将有更多内房股企业在香港资本市场上或将出现融资上的瓶颈。

“目前海外发债的内地房地产开发商主要为一些评级在BB及以上的公司,而由于受很多负面因素的影响,投资者对一些中小型企业更加谨慎,只有那些楼盘抗跌能力强、公司管治较好的企业才能顺利获得融资。”星展银行的董事总经理郑思祯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白衣骑士四叔“金援”

“相比之下,那些过度扩张的评级较低的企业,即使提供很高的利息,也很难发得出去,投资者宁愿投资一个利息6.5厘风险较小的企业债券,也不愿投资8厘的高风险的债券。”她坦言。

  5月15日,碧桂园发布融资公告称,已与认购人UniontopEnterprisesLimited订立认购协议,内容关于通过私募配售向认购人UniontopEnterprisesLimited发行及出售本金额2.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票据将于2019年到期,年利率为7.50%。票据预期于2014年6月5日前后完成。

投资者对内房企债券兴趣近日发生逆转。以碧桂园为例,公司5月16日宣布将发行5.5亿美元于2019年到期的优先票据,票息为7.875%。预期发行票据将获惠誉BB+评级,标准普尔BB评级,穆迪Ba2评级。

  同时,碧桂园估算,经扣除估计开支,上述票据发行的估计所得款项净额将约为2.495亿美元。碧桂园方面称,计划将票据发行所得款项净额用作为部分2017年到期2014年4月可赎回的5.5亿美金票面息为11.25%的优先票据的再融资,及一般公司用途。

但市场人士透露,此前因投资者对碧桂园过度的扩张表示担心,认购冷淡,公司甚至一度推迟发债。此后,碧桂园向恒地主席李兆基以7.5%的票息配售2.5亿美元,才最终吸引投资者认购,最终得以成功发行。

  且该2.5亿美元优先票据与公司已经发行的,以及4月28日建议发行的优先票据具有同等权利。其表示,该票据的发行有利于进一步降低公司融资成本。

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碧桂园此次发债最终总共获得188个账户的26亿美元的超额认购,其中67%为基金,19%为私人银行,7%为银行和保险公司。从地区分布上看,主要以亚洲地区的机构投资者和私人的银行客户为主。

  碧桂园表示,公司“在新任首席财务官吴建斌上任不到一个月,先是建议发行票据,后是以私人配售的方式发行优先票据,多元化的融资方式显示其在资本市场对资金运作的实力。”

“这可能是房地产市场走弱的一个征兆,我记得几年前也有过类似的例子,房地产企业必须通过向个别富豪定向配售一部分债券,才能成功的把债发出去。”郑表示。

  不过,香港市场亦传出消息称碧桂园将推迟发行一只美元计价债券。

这离碧桂园上次发债融资仅仅隔了八个月。公司上一次发行美元债券是在2013年9月,发行了票面利率为7.25%的8年期美元债券,融资7.5亿美元。碧桂园财务报表显示,2013年公司负债率由上一年的51.6%飙升至五年高位的64%。此外,受累于“进取的买地策略和新盘动工”,公司营运现金流连续两年维持为负数。公司的总负债也由2012年底170亿元大幅攀升56%至去年年底的266亿元。

  消息指,碧桂园上月向交易所提交文件,宣布计划发行新债,并在过去两周与投资者见面,以评估投资者的兴趣。但知情人士表示,管理层已选择暂时不推进发债计划。

某外资银行债券销售主管亦表示,“目前投资者对房地产债券的态度正在发生逆转,比如私人银行客户,他们作为这一市场的主要投资者,在成交方面积极性有所下降,另外一些基金公司对于是否扩大这个行业的投资也显得更加谨慎。”

  据了解,4月28日,碧桂园已正式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建议进行该笔优先票据国际发售。公告披露“倘若发行票据,公司计划将建议票据发行所得款项用作为2017年到期的票据以及其他现有债务再融资及作一般公司用途。”关于金额和利率,碧桂园当时并无透露。

西方资产管理亚洲投资的联合主管孙应梅日前表示,目前该基金主要投资于评级在BB或者BBB的一线开发商,比如龙湖、万科、碧桂园等,而不会购买一些评级在B或者以下的小开发商。此外,为了控制信用风险,该基金主要投资一些年限在3-5年的短期债券。

  颇为有趣的是,昨日碧桂园私募融资对象UEL为ShauKeeFinancialEnterprisesLtd的全资附属公司,该公司为恒基兆业地产主席李兆基的私人投资公司。

被穆迪评级为Baa及Baa以上或被标准普尔评级为BBB及BBB以上的债券一般被认为是投资级的债券,债券质量较高。

  事实上,这不是碧桂园首次与李兆基在资金上的合作。2008年碧桂园主席杨国强有意收购TVB时,就曾向李兆基借30亿港元资金。

房企离岸债多数大幅折价

  在碧桂园发债暂缓之际,四叔李兆基再次向碧桂园给予“金援”,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还是充当了碧桂园的“白衣骑士”,这其中也颇值得玩味。

穆迪的副总裁曾启贤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前五个月内地开发商海外发债的热情高涨,包括中国海外、碧桂园、龙湖等,我们预计今年下半年发债的节奏将有所放缓,主要是因为境外投资者对发债企业越来越挑剔,只有那些有一定品牌知名度的企业才能顺利在债市上募集到资金。”

  债市回落资金“加仓”

根据Dealogic提供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的发债金额呈逐月下降趋势,由1月的59亿美元减至4月的18.9亿美元和5月的13亿美元。每月的发债宗数也自1月的15单减至4、5月的4单/月。

  对于本次碧桂园发债推迟的情况,有分析认为这与近期资本市场对中国房地产的悲观预期有关。

“相比去年而言,普遍的发债融资成本有所上升,大约增加了1厘左右。”曾透露。目前,这些房产开发商30%的融资主要来自于境外发债或者贷款,其中以美元和人民币债券为主。

  分析称:“近日随着数据显示住房市场明显恶化,中国房地产行业受到投资者和经济学家越来越多的关注。”

最近发行的房地产债券有多达7单票面利息超过10%。其中,以时代地产为例,其4月底以12.63%的利率增发了五年期的8000万美元的优先票据。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头4个月房地产行业新开工项目数量已同比下降近三分之一。在多个城市,开发商已主动降价以吸引买家。

“继3月份浙江兴润置业违约事件,以及美联储缩减债券回购规模之后,整体市场气氛降温。在央行放话要求银行加快个人房贷审批之前,二级市场上房地产债券前段时间都遭受了抛售,尤其是一些评级在C的公司,债券价格都跌到60多了。”一位熟悉债券市场的业内人士透露,去年年初发行的房地产债券当中,现在绝大多数的价格都远低于面值。

  显然,现在内房股在境外债券市场的表现亦被拖累。有统计显示,此前,中国房地产债券遭遇抛售,尤其是期限较长的债券。比如,越秀2023年到期的债券交易价格为面值的89%,而恒大2018年到期的债券价格已跌至面值的88%,时代地产和信达最近发售的债券在二级市场走低。

郑思祯亦表示,今年内地房地产开发商发新债偿还到期债务的压力不是很大,一般债券5年期,2010-2011年并不是发债高峰期。此外,由于房地产市场前景不明朗,很多开发商都减少买地,因此对资金需求也有所减少。

  而在过去两年里,内房企一直在债券市场却是极为活跃,直接帮助推动了亚洲债券发行规模大幅飙升。据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以来,内房企向国际债券投资者发行了近500亿美元的债券。

中银国际固定收益报告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房地产企业在2014、2015和2016年分别有49亿、74亿和71亿美元的债券到期或可回售。

  不过,第一上海地产分析师柯学峰却并不这么认为,其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目前境外债券市场对内房股发债并没有出现冷淡的反应。

曾启贤表示,“多数受评级的房产企业在去年发行了大量的海外债券,获得了充裕的资金来应对目前的市场挑战。截至去年年底平均现金/短期负债比例为180%左右,远高于2011年低点的134%。”

  此外,长期和境外投资者打交道的世邦魏理仕执行董事及中国区投资物业部联席主管钟德尧亦向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目前在香港发债是否吸引投资者,一个重要的因素仍然是利率的高低。

穆迪21日宣布将中国房地产业的展望从稳定下调为负面,这是自2012年11月以来首次下调。穆迪预计未来12个月住宅房地产面临销售增长大幅放缓、库存水平居高不下,以及流动性趋弱等多重挑战。

  “利率高的话发债肯定就没有问题,利率低就不行”,上述人士指出,在境外资金相对充裕,但国内楼市萎缩明显的时候,回报率将成为投资者是否愿意掏钱的重要判断。

  资料显示,碧桂园上次销售美元债券是在2013年9月,当时它发行了票面利率7.25%的8年期美元债券,融资7.5亿美元。

  2013年1月,碧桂园另一笔债券的利息为7.5%,而碧桂园更早前的多笔发债,其最高息口不超过11.25%。

  “目前很多夹层融资的回报要求都在12%-18%之间”,显然,按照碧桂园当前的发债利率水平,和投资者期望的回报率相差较远。

  不过,让人担忧的是,在销售出现下行,而银行资金亦不断缩紧的当下,如果境外发债融资的渠道受阻,那么碧桂园的资金压力是否会增大?其是否需要更找更多类似私募的融资渠道?

  事实上,之前研究机构穆迪在其报告中就已经指出,“因采取高增长策略,未来12-18个月内碧桂园的利润率可能低于其历史水平。就控制其财务风险上升而言,碧桂园能否降低债务杠杆率是重要因素,而这可通过利用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结余偿还境内债务,并采取审慎购地策略加以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