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抢筹到求助同门兄妹 基金占股为王真相起底

2010年10月25日,三峡水利(600116.SH)公布了一份业绩平平的三季报,然而,业绩平平的三峡水利却有6名机构投资者位列十大流通股东,其中包括华夏基金旗下的4只基金。  业绩欠佳却遭机构资金热捧,三峡水利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华夏4基金抱团入驻  三峡水利公布的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6262万元,同比下降4.18%,每股收益为0.27元,同比减少23.08%。单从公司交出的“成绩单”来看,公司的业绩平淡,没有亮点,甚至有点让人失望。  但公司的第三季度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的名字,却让投资者“兴奋不已”。  公司第三季报报告期末股东总人数及前十名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东持股表显示,有6名机构投资者进入,而在公司今年的半年报中,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并无机构投资者的身影。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基金旗下共4只基金进入三峡水利第三季度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合计持股1364.39万,占流通股本7.72%。  此外,全国社保基金一零七组合持股200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例为1.13%,在公司第三季度十大流通股股东中位列第9位,合格境外机构投资DEUTSCHE
BANK
AKTIENGESELLSCHAFT以236.66万股的持股量,位列第8位。  值得一提的是,三峡水利在2010年6月29日刚完成5797万股非公开发行计划,但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公告显示,其增发对象共有包括上海星河数码投资有限公司在内的6家公司,并无华夏基金、社保基金、合格境外机构投资的身影。  由此可见,上述6家机构投资者是在今年第三季度才火线进入三峡水利,而且是通过二级市场进入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公司的股价也随着机构投资者的进入而大涨,从2010年7月2日6.78元的低价开始,公司股价就开始一路上涨,至2010年10月25日,公司股价已经最高探至11元,期间最高涨幅为62.24%。  资产整合?  6月18日,三峡水利向87家投资者传送了《三峡水利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邀请书》,其中包括20家基金公司。6月22日下午,在认购邀请书规定时限内,三峡水利收到12份有效申购报价单,其中没有基金公司申报。最终,三峡水利选择了包括新华水力发电在内的6家公司参与定向增发。  非公开发行股票结果显示,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于2009年12月全资设立的新华水力发电有限公司认购2000万股,占三峡水利总股本7.48%。  因此,在非公开发行股票完成后,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实际持有三峡水利占总股本比例为10.1%,较2009年底上升6.76个百分点。  根据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是水利部综合事业局所属全资企业,系以水利水电项目开发建设与运营管理为主要业务的专业性投资公司,注册资本7.5亿元,前身为黄河万家寨工程开发公司。  2009年12月29日,水利部综合事业局副局长顾洪波在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2009年度领导干部述职会上建议,加快新华水力发电有限公司上市进程。  从水利部综合开发管理中心旗下三峡水利的股东来看,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依托三峡水利实现整体上市的可能性较大。  某券商电力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目前,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主要持有两家上市公司股权,分别为*ST岷电、三峡水利,两者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0%和10.1%。  但值得注意的是,*ST岷电的实际控制人为四川省电力公司,属于电力系统,实际控制人为国资委。而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属于水利部,两者并不在一个系统内。  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不同系统内要进行资源整合的难度较大,因此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虽然持有*ST岷电的股份,但通过其实现整体上市的可能性较小。  在此情况下,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以三峡水利为平台实现上市的可能性较大,而近期,该公司与三峡水利频频的交易行为,更是让市场对此充满了想象。  继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增持三峡水利之后。2010年9月6日,三峡水利又与新疆新华水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资产收购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三峡水利出资收购新疆新华水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新疆塔尕克一级水电站(装机容量4.9
万千瓦)。据了解,新疆新华水电为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控股子公司。  上述券商分析师认为,近期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与三峡水利之间的资产运作加快,或许是其启动资产整合的前奏。

  本报记者 简俊东 深圳报道

[
根据公开挂牌结果,新华控股将新华水电55%的股权以39.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核建
]

  占“股”为王的现象在A股渐成燎原之势。

一直以核电工程、核能利用以及军工工程等为主业的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下称“中国核建”),因直接收购新华水力发电有限公司(下称“新华水电”)55%的股权,从而间接收购三峡水利7.48%的股权,这也使其成功进军水力发电领域。

  据记者统计,有多达36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均为单系所持有,而其它基金公司旗下基金的绝迹和某家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基金的大举加仓形成强烈对比。而这些被单系基金“私有”的股票明显分为三类,一类是新股,一类是地产股,还有一类则是重组股。

6月30日晚,三峡水利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新华水利控股集团公司(下称“新华控股”)与中国核建已就新华水电55%股权转让事宜签署了《产权交易合同》,中国核建将间接持有三峡水利2000万股股份。

  对于新股的主动出击和对于重组股的守候都基于主动的策略选择,但是对于地产股的持续加仓,则有着被套后兄弟相救的味道。

三峡水利于1994年改制成立,1997年8月上市,为重庆市首家电力上市公司。公司主要从事发、供电业务,是一家集电力开发、多种经营为一体的企业集团。公司现拥有鱼背山、双河、赶场、长滩、瀼渡、杨东河等水力发电站,并控股向家嘴水电站。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13.69亿元,同比增长44.84%;净利润1.04亿元,同比增长26.77%。

  占“股”为王,也有可能是基金们无奈的选择。

去年12月19日,新华控股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交易转让下属全资子公司新华水电55%的股权。对于转让新华水电股权的原因,新华控股表示,这是为引进先进管理经验和发展资本市场平台,进一步完善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充分发挥国有资本的资源整合、投资引领等功能。

  A股新风景:机构抢新不恐高

今年1月21日,中国核建与新华控股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根据公开挂牌结果,新华控股将新华水电55%的股权以39.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核建。

  机构打新现在已经是很明显的趋势,基金选择的明显都是盘子不大的股票,一般来说,刚上市的一段时间是股票交易最为充分的时候,一天的换手率常常是百分之几十,基金这样的大资金如果要建仓,只能选择这样的时机,否则等到成交量平复下来,基金只要稍有动作,就会对股价造成很大的冲击。

在本次交易前,水利部综合事业局通过水利部综合开发管理中心、新华控股、新华水电合计拥有三峡水利权益的股份数量为5973.6万股,合计控制了三峡水利总股本的22.33%,为三峡水利实际控制人。其中,水利部综合开发管理中心持有三峡水利3273.60万股,占三峡水利总股本的12.23%;新华控股持有三峡水利700万股,占三峡水利总股本的2.62%;新华水电持有三峡水利2000万股,占三峡水利总股本的7.48%。

  当市场对于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惊人发行市盈率一致声讨时,基金却并不恐高。

上述合同的生效及履行后,将导致水利部综合事业局控制三峡水利的股份数量为3973.6万股,股份比例由22.33%下降为14.85%,但仍为三峡水利实际控制人。

  9月21日,新筑股份在中小板上市,发行价38元,发行后静态市盈率达到了55.95倍,上市当天收盘,股价只上涨了18.9%,但是当天龙虎榜显示,两家机构分别买入了4050万元和2444万元,中秋节后回来的第一个交易日,新筑股份开盘后一度接近跌停,其后拉升,收盘前反而一度大涨8.4%,收盘上涨了4.47%。最后公开的当天股价守护者仍是机构,两家机构分别买入达到2267万元和1906万元,9月28日,机构买单涌现,两家机构合计买入1502万元,9月29日,机构再度现身,买入816万元,9月30日,两家机构再现身,买入的量惊人的一致,均为43139264.65元。

中国核建是1999年在原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所属部分企事业单位基础上组建而成,是中央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2004年国资委批准公司主业为军工工程、核电工程、核能利用,以及核工程技术研究、服务。因此,通过本次间接收购三峡水利7.48%的股权,中国核建将进军水力发电行业。

  整个三季度,新筑股份只是交易了五日,其间机构现身龙虎榜并买入了2.16亿元,只有9月29日出现一家机构卖出469万,伴随着机构的积极买入,其股价却一路走高,到9月30日收盘,股价已经涨至53.93元,比发行价上涨了42%。

然而,中国核建取得三峡水利股权的过程也并不顺利,甚至曾出现三大央企“割据”的局面。去年3月20日,三峡水利曾发布权益变动公告,因第三大股东新华水电55%的股权转让给中国节能环保集团,而后者加上其下属重庆中节能公司所持13.82%的股比,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达21.3%,将超过公司现实际控制人水利部综合事业局,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买入的机构名单很快就曝光了,广发系3只基金合计持有203.49万股,占到当时新筑股份无限售股的7.3%,而另外广发证券资产管理计划还持有80万股,社保持有91.68万股,易方达基金管理的私募产品持有30万股,合计持股市值刚好与连日来机构加仓的金额接近。

不过,这一收购并没有获得国资委同意,产权交易在去年5月终止。当时市场分析认为,国资委未批准中国节能环保集团通过收购新华水力发电入主三峡水利,可能与担心公司股权争夺有关,再加上当时三峡水利发布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96亿元,用于投资后溪河项目、九龙项目共6个水电站及补充流动资金。

  新筑股份并非个案,易方达基金抢筹棕榈园林、兴业基金抢筹高新兴的手段同样激进。棕榈园林6月10日上市,发行价45元,静态发行市盈率达到了73倍,但是这还不足以震慑市场,首日开盘其股价就沖高到了72.01元,收盘股价仍上涨了49%,其后的11个交易日,棕榈园林股价不断调整,到二季度末,股价回调至54.89元。

此外,三峡水利昨日还公告称,重庆市万州区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返还政策自2011年7月1日起执行已于2014年6月30日到期。在此期间,2011年下半年、2012年、2013年公司收到该区财政局返还的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共计3045万元。三峡水利表示,该政策到期,将会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公司2014年及以后年度营业外收入。

  但是在这短短的12个交易日里,易方达系四只基金一举买入了274.98万股,占到当时无限售股份的11.46%。此外,农银汇理行业成长基金、社保601以及基金普丰还持有94万股。

  棕榈园林机构加仓完成后,棕榈园林股价大涨,到9月2日一度涨至135元,对应2009年每股收益的市盈率达到216倍,其后虽然有所回调,但是棕榈园林截至三季度末的股价仍高达102.2元,对应市盈率仍高达165倍,但是三季度易方达系基金的数量却增加

  到了5只,合计持有413.61万股,持股比例进一步提高到棕榈园林无限售股的17%。而除了易方达系基金外,只有中海优质成长一只公募基金仍在十大流通股股东中。

  同样的故事也在高新兴上重演,7月28日,高新兴以36元的价格上市,对应发行后静态市盈率达到44.72倍,但是上市后股价一路走低,到9月30日收盘,股价已经跌至34.44元,此后公布的三季报显示,兴业系旗下四只基金大举进入,其中还包括股票投资比例不能超过30%的兴业可转债混合基金,合计持有105.74万股,占到当时流通股本的7.7%。

  “机构打新现在已经是很明显的趋势,基金选择的明显都是盘子不大的股票,一般来说,刚上市的一段时间是股票交易最为充分的时候,一天的换手率常常是百分之几十,基金这样的大资金如果要建仓,只能选择这样的时机,否则等到成交量平复下来,基金只要稍有动作,就会对股价造成很大的冲击。”有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记者。

  但是银币的另一面是,如果基金的选择是错的,那么最终只能享受被套牢的命运,因为“小笼子装进了一条‘大鱼’,基金只能长期持有,等着这只股票长大,只要是好股票,就不怕拿”。

  机构们对于新股的态度在三季度开始变得激进。

  招商系基金也是抢新的积极分子。截至三季度末,招商系四只基金包揽了皖新传媒十大流通股东的一到四名,合计持股占到了903万股,占当时流通股本的8.2%,是皖新传媒十大流通股东中唯一的公募基金,虽然如此看好,但是皖新传媒早在今年1月就已经上市,直到二季度招商基金旗下的一只基金才尝试建仓,而三季度末招商系基金才扎堆出现。

  而招商系独家包揽的次新股还包括鼎汉技术、钢研高纳,巧合的是,招商系同样是在三季度才开始大举加仓,情形跟皖新传媒如出一辙。

  即使是易方达这类的“抢新”积极分子,其表现出对新股的钟爱也同样集中在三季度,最受易方达“宠爱”的一个次新股是尤夫股份,尤夫股份三季报显示,其十大流通股东中,易方达居然把一到六席均占了,合计持股达到890万股,其占尤夫股份无限售股的比例也达到了惊人的19%。

  尤夫股份早在今年6月10日就已经上市,但是在二季报中,仍没有任何一家机构的身影。

  机构不顾一切地持股不一定就能够换来可观的回报。

  如果用股价来作为好坏的判断标准,新筑股份和棕榈园林都是好股票,截至12月16日,复权后,棕榈园林的股价已经高达142元,但是用今年三季度的业绩年化计算,其市盈率仍高达125倍。新筑股份股价震荡走高,12月16日收于74.9元,比上市首日的收盘价仍上涨了66%。而按照三季报数据年化计算,市盈率也高达68倍。

  虽然市盈率仍相当高,但是至少从三季报看,新筑股份和棕榈园林均实现了业绩的高速增长。

  但是兴业基金就没有那么幸运。高新兴上市后的中报就显示业绩变脸,截至12月16日,高新兴的收盘价为38.5元,比上市首日收盘价仍下跌了4.2%。

  而招商系三季度重仓的皖新传媒、鼎汉技术、钢研高纳以及易方达系三季度重仓的尤夫股份,进入四季度后股价表现仍算稳健,截至12月16日涨幅分别为17%、17%、26%和16%。

  “基金关注新股,说明这个市场结构的严重分化,众多的低市盈率的大盘股推不动,而小盘股已经虚高,而且盘面不干净,所以机构集中关注新股并不奇怪,总体看,这类基金独家重仓的股票总体表现的确强于大盘,这是一个资金推动的市场,跟业绩无关,跟市盈率无关,只要有资金的持续关注,股票总会涨的,只要大盘股无法启动,小盘次新股的机会还会很多。”某私募人士分析。

  地产股:套牢者们的春天何时到来?

  没有谁比富国基金更期待地产股的春天快点到来。在所有的基金“山头”中,富国基金占据新湖中宝和华丽家族均属地产行业。随着牛市的退潮,其它基金纷纷撤离,富国天瑞成为唯一一只坚持持有的基金,2008年三季度,富国旗下两只封闭式基金基金汉兴和基金汉盛增援。

  12月3日,新湖中宝发布了关于股权激励行权相关事项的公告,公告称,因符合行权条件,220位高管及核心管理人员合计出资3.76亿元,以每股6.61元的价格行权,这一价格比此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溢价高达22%,在原确定的股权激励对象中,依然符合行权条件人员,只有一位选择弃权,由此可见管理层对于新湖中宝股价的信心。

  但是市场却并不领情,在该公告发布后一天,股价上涨了9.39%,其后股价继续调整,截至12月16日收盘,新湖中宝的股价仍只有6.28元,仍低于管理层的股权激励行权价。

  从2006年三季度被新湖集团重组并转型地产股后,新湖中宝就成为了基金的重仓股,而富国基金首次涉足此股是在2007年三季度,当年三季报显示,富国天瑞强势地区精选基金首次持有236万股,虽然当时牛市氛围未改,但是事后看来新湖中宝的股价在2007年三季度末已经走过了当时股价的最高峰,富国天瑞开始了漫长的坚守。

  随着牛市的退潮,其它基金纷纷撤离,富国天瑞成为唯一一只坚持持有的基金,2008年三季度,富国旗下两只封闭式基金基金汉兴和基金汉盛增援。

  2009年一季度,华夏、鹏华、中邮和上投摩根等基金也开始陆续关注星湖中宝的超跌机会,基金大量买入,富国旗下两只封闭式基金被挤出十大流通股东之外。2009年二季度,星湖中宝复权后股权一度微幅超越2007年股价高点,但其后就无力沖高,到2009年12月开始,股价开始出现一波急跌。

  2010年一季度,富国旗下另一只基金富国天博创新主题基金大举买进,一季度新湖中宝股价也开始出现企稳迹象,但是好景不长,进入二季度,新湖中宝股价一路下行,到二季度末股价跌去了50%,但是富国基金不但不撤离,还有了新盟友富国天合和富国天惠,进入三季度后,新湖中宝股价虽然止跌,但是仍在底部徘徊,而三季度末,又一富国系基金——富国天益加入,至此,富国系基金占据了新湖中宝十大流通股股东的五席,但是伴随着富国系基金的不断加码,富国系基金合计持有新湖中宝的股权占到了总股本的2.9%,原来重仓基金的却在且战且退,到三季度末,除了富国系基金外,只剩下广发稳健一个基金。

  在增仓新湖中宝同时,富国系旗下基金从2009年三季度还开始加码另一地产股——华丽家族,2009年上半年,华丽家族表现相当出色,但是在2009年二季度之前,华丽家族一直没有机构问津。二季度,开始有机构尝试买入,三季度,华丽家族大幅调整,富国系基金开始尝试建仓,2009年四季度,股价开始回复到年内高点,到2009年底,富国系基金也增加到了两只,到2010年一季度,两只富国系基金——富国天惠、富国天合总体仍在加仓,但是前期曾经参与的基金均已全部撤离,但是二季度后,富国天博继续加入,三只富国系基金合计持股达到1281万股,占华丽家族总股本的2.4%。

  虽然富国系基金一路买入,但华丽家族在2009年11月创出16.8元的价格后,在2010年一度跌至8元附近,截至12月16日收盘,股价仍只有13.12元。

  被地产寒流围困的基金公司并不仅仅是富国一家,易方达同样是其中的“受害者”。

  10月27日和10月28日,鲁商置业和大连友谊先后发布了三季报,季报显示,易方达系基金都占据了两家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的四席,易方达系基金合计分别占总股本的4.9%和4.4%,而易方达系基金几乎是持有这两家上市公司唯一的基金,除了易方达系基金外,只有汇添富均衡增长一家基金持有鲁商置业的股票。

  鲁商置业最早是华安系基金在2009年一季度挖掘出来的股票,在2009年二季度,华夏系基金也加入,到2009年三季度,易方达系四只基金同时进入,其后的四个季度,易方达系基金总体仍是一路增持,但是与富国系的故事一样,在易方达系基金进入后,其它基金也在撤退,而股价在2009年12月达到14.32元的峰值后,截至12月16日已经跌回到7.2元,区间股价已经跌去了一半。

  无论是富国系重仓的新湖中宝、华丽家族还是易方达系重仓的鲁商置业,均为典型的地产股,其股价虽然一路走低,但是由于业绩也同步下滑,市盈率反而在走高,按三季度业绩年化计算,市盈率最低的新湖中宝仍高达42倍。

  比较上述三家上市公司,易方达系另一重仓股大连友谊业绩要好得多,其三季度每股收益达到0.897元,按照12月16日收盘价计算,其静态市盈率仅为13倍。

  虽然市盈率低,而且属于2009年以来颇受市场追捧的商业零售行业,但是大连友谊的股价却跟地产板块走势如出一辙,其股价在2009年11月冲高之后一路下行,在2010年7月股价一度跌去了超过40%,其后股价虽有反弹,但是截至12月16日收盘,全年涨幅基本为零。距离2009年11月的最高价仍有20%的跌幅。

  谜底在大连友谊的报表中,虽然大连友谊主营业务收入占比最大的一块业务是零售业,但是其超过45%的主营利润都是来自房地产业,因此,大连友谊在市场上的形象就是一个地产股,其股价表现类似地产股也就不奇怪。

  大连友谊曾经是2009年的牛股之一,其2009年全年涨幅达到了178%,但是易方达系两只基金却直到2010年一季度才进入,到2010年二季度,曾经持有大连友谊的基金全部撤出,其股价也在2010年7月份跌到了谷底,三季度,易方达价值精选基金和易方达价值成长基金底部加仓,虽然赶上了今年四季度的一波反弹,但是易方达系基金也成为了最后的守望者。

  2010年,地产股造就了一个大套套,而深陷其中的,除了国富系和易方达系基金外,国泰系四只基金二季度重仓被重组为地产股的ST东源,同样遭遇了滞涨的局面。

  随着2011年券商策略报告逐步公开,对于地产行业的未来看好者依然不多,在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富国们成了最后留守的游戏者,转机只能等待地产股行业的“解冻”。

  “重组王”在等待戈多

  在A股,成功的重组和资产注入总是意味着巨大的收益,但是真正能够等到最后的总是寥寥无几。王亚伟却经常是坚守到最后并摘得成功果实的一个。中邮系基金开始进入西藏天路始于2010年一季度,到三季度,四只基金持股总数已经达到了3308万股,占到西藏天路总股本的6%。西藏天路2010年的业绩要相对2009年有大幅下滑,到三季度,每股收益仅有0.0774元。

  10月27日到29日,*ST山焦连续三日触及涨幅限制,11月1日,*ST山焦公告称,经向公司第一大股东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核实,目前及未来三个月内不存在针对山西焦化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收购等行为。这意味着,市场对于*ST山焦重组的预期短期内基本落空,而且这意味着*ST山焦很可能在2011年会被暂停上市。

  但是*ST山焦的股价却并不因为这一公告而大跌,反而是在高位维持震荡。*ST山焦的投资者应该有足够的信心,因为有“重组股之王”——王亚伟正在潜伏。*ST山焦三季报显示,前两个季度一直没有机构进入的*ST山焦,在三季度同时出现了华夏系的三只基金,合计持有1199.85万股,占到*ST山焦总股本的2.1%,而最让市场瞩目的是华夏大盘基金和华夏策略精选基金双双出现其中,这两只基金均为王亚伟担纲基金经理的基金。

  王亚伟对于重组股的准确把握已经在市场上被不断印证,近期的案例就有中航精机,正在重组的则有广钢股份。而与*ST山焦更有可比性的则是ST昌河。

  2009年第一季度,王亚伟管理的两只基金大举进入同样已经带星的*ST昌河,合计持股达为618.65万股。而这也是*ST昌河唯一的机构投资者。

  2009年4月9日开始,因为连续亏损,*ST昌河停牌,并在5月11日起暂停上市,四个月后的9月20日,ST昌河重组方案公布,股价复牌后股价就从8.34元飙升到22.42元,截至12月16日,股价继续上涨至36.33元,王亚伟潜伏其中的收益超过了三倍。

  和ST昌河相同的是,*ST山焦也有一个实力强劲的国有大股东。ST昌河的大股东为中国航空科技工业股份公司,而*ST山焦的大股东则是山西焦化集团。

  华夏系基金对于重组股极度钟爱,在今年三季度华夏系独门重仓的五只股票中,除了永鼎股份外,其它四只股票——三峡水利、涪陵电力、*ST山焦、乐凯胶片均有重组预期。

  在三季度之前一直没有基金关注的三峡水利,在今年三季度突然涌入了华夏系的四只基金——华夏复兴、华夏优势增长、华夏回报和华夏蓝筹核心基金。合计持有1364万股,占到三峡水利总股本的5.1%。

  三峡水利也几乎不受券商研究员们关注,关于其研究报告也少得可怜,但是华夏系大举加仓的三季度,正是其股价走出低谷,一路上扬的时候,进入四季度,股价继续上涨,截至12月16日收盘,其股价较今年7月2日的最低价已经上涨了87%。三峡水利估值并不低,按照三季报年化计算,静态市盈率为35.67倍。而吸引华夏系的,或许又是重组预期。

  三峡水利股东中,新华水力发电公司以及其母公司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合计持有三峡水利10.1%,而市场预期,水利部属下的新华水利水电投资公司有望以三峡水利为平台实现整体上市。

  与三峡水利情况相比,涪陵电力的基本面情况更加乏善可陈,其业绩2009年至今一直维持在微利状态,但是今年二季度,涪陵电力突然吸引了华夏系和新华系基金联袂进入,其十大流通股股东全部变成基金和券商资产管理计划,但是到了三季度,新华系基金全部撤走,公募基金只剩下四只华夏系基金,并且仍在加仓,四只基金合计持股占到总股本的4.3%,而华夏系四只基金中,仍少不了王亚伟,其管理的华夏大盘基金和华夏策略基金高居三季度流通股东的第一和第二名。

  涪陵电力三季度大涨55%,新华系基金撤离后,开始震荡盘整,但是重组尚未开始,王亚伟一般不会轻易松手。

  涪陵电力2009年7月就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的控股权将会划转给重庆市电力公司,由此,实际控制人将变为重庆市电力公司,并在2009年8月12日停牌宣布重组,随后在9月14日宣布停止重组,但是王亚伟的出现以及涪陵电力股东的转变都暗示着,重组或许值得等待。

  但是即使是王亚伟,也有需要等待的时候,乐凯胶片11月19日开始,股价突然封在涨停板上,次日,乐凯胶片澄清称,有关媒体对于乐凯胶片大股东乐凯集团被确定进入国资委重组平台报道与事实不符。

  乐凯胶片是王亚伟“最有感情”的一只股票,从2006年四季度开始,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基金就成为了乐凯胶片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唯一的机构,王亚伟管理的另外一只公募基金华夏策略成立后,也在2009年三季度加入,2009年四季度到2010年二季度,乐凯胶片曾经吸引了不少基金买入,但是在2010年三季度后也纷纷撤走,最后剩下的只有华夏系的四只基金。

  由于所处彩色感光材料行业市场空间日渐萎缩,新的利润增长点没有培育出来,从2008年开始,乐凯胶片的每股收益就徘徊在微利和微亏之间。重组,或许是乐凯胶片一个最好的结局。

  在股票乌鸡变凤凰的过程中,将会产生巨大的财富,但是像王亚伟这样有“金手指”的基金经理并不多,但是有着同样梦想的却不少。

  中邮基金成立至今,合计募集成立了四只基金,而四只基金都出现在了西藏天路的流通股股东中。

  中邮系基金开始进入西藏天路始于2010年一季度,到三季度,四只基金持股总数已经达到了3308万股,占到西藏天路总股本的6%。

  西藏天路2010年的业绩相对2009年有大幅下滑,到三季度,每股收益仅有0.0774元。但是极高的市盈率并没有阻挡市场的热情,从今年7月开始,其股价从8.15元一路上涨,最高涨至22.2元。至12月16日股价仍维持在17.65元。

  “西藏天路最吸引人的是它的矿产资源,从2007年起,组建西藏天路矿业开发公司,投资开发拉萨市尼木县冲江及冲江西铜矿,西藏地区有巨大的资源储量,这给予市场巨大的想象空间。”某私募人士告诉记者,“就像赌石,赌对了股价将会是一飞冲天。”

  控股股东的变动往往是重组的开始,中邮系的另一独门“武器”浦东建设、易方达系重仓的商业城均在期待股东变化的降临。

  浦东建设大股东为上海浦东发展集团,随着上海的国资整合展开,集团资产注入的预期吸引着市场的目光,中邮系三只基金或许正是冲此而来。

  商业城虽然微利的状况短期内看不到改变的迹象,但是易方达系三只基金却选择在三季度重仓进入,而零售业的两大巨头“亨利系”和“茂业系”在商业城的持股比例相当接近,任何一方最终获胜,都可能意味着商业城重组机会的到来。只是不知道易方达的如意算盘何时才能打响。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