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称中联将在日本建厂 中企赴日并购渐多

日本参议院预算委员会25日下午举行会议,讨论钓鱼岛以及中日经济发展相关问题。日本参议院议员草川昭三警告说,对于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日本投资表示出“严重的担忧”,认为这可能使日本的一些技术被中国“盗用”,“威胁”日本的产业发展。对此,日本经济产业大臣大畠章宏表示,日本政府将对此予以“密切的关注”,保持一份“警惕”。  他说,来自中国的投资在近几年出现了猛增的趋势,中国2007年对日投资是93亿日元,2009年达到了181亿日元。与此同时,对日投资企业数也由2005年的233家增加到2009年的611家。不过,日本政府的反应可能过于敏感了。实际上,与日本企业上世纪80年代收购美国冠军企业和不动产有所不同,中国企业在日投资规模相对较小,也较为低调,没有引发保护主义的对抗性反应。  瑞银(UBS)驻东京的并购业务联席主管史蒂文·托马斯表示,“至少到目前为止,进行这些交易的不是中国规模最大、名头最响的公司,而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往往来自于内地地区。”而且,在并购内容上,中国企业大多局限在低技术领域,像今年5月,山东如意纺织品制造集团买入日本服装生产商Renown
41%股权,以及之前一家中国控股公司Marlio收购日本知名高端高尔夫球杆制造商及零售商Honma
Golf等。不过,一位并购顾问曾表示:“日本公司大多不希望被收购,也不喜欢外国人。”

摘要
当地时间25日,日本国会正式通过修订后的《外汇与外国贸易法》。此次调整是日本政府自1980年来首次对外资限制进行全面调整。

进入2012年,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涌入日本。据悉,中国知名的制造公司“中联重工科技发展公司”,将在今年在福岛县会会津若松市建立工厂生产建设机械,为当地海啸灾区的重建增砖添瓦。

在美欧之后,日本政府也选择抬高外资审核门槛。

中联重工已在深圳和香港上市。2008年收购了世界第三大水泥搅拌车的意大利CIFA公司。日本本身是世界制造业强国,在技术、管理及质量要求上都是极为追求卓越的。若中联重工打入日本并能够得到日本市场的认可,则可能成为标志性的一跃。

当地时间25日,日本国会正式通过修订后的《外汇与外国贸易法》。此次调整是日本政府自1980年来首次对外资限制进行全面调整。

据悉,3.11地震前会津若松市的经济支柱是富士公司,该公司的一个半导体工厂在当地雇用了2000名员工,2009年经济危机爆发后,裁掉了其中的三分之一。2011年,地震后,当地政府邀请到会津若松投资,并达成协议,中联重科于2012年在当地建厂。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此次调整外商投资法,旨在紧随欧美,在包括武器交易、能源安全等事关“国家安全”的战略敏感行业抬高外资审核门槛,以防止尖端技术外流。去年起,美国、欧盟都先后出台限制外商投资的措施。

日本的企业家们已经得出结论:中国在技术和制造业方面的快速发展有助于日本的复兴。《日本经济新闻》转载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指出,随着今年中国内地企业在日本收购交易总额大幅提升,日本企业界似乎正逐渐消除长期以来对中国投资者的疑心。

在成功闯关国会后,调整后的《外汇与外国贸易法》将于2020财年,即2020年4月起正式生效。

据悉,日本政府在近年来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外国投资者。例如在地震中受灾严重的宫城县规定,对参与投资特定区经济活动的公司免征5年公司税;福岛县拨款225亿日元(约合17亿元人民币)投入经济领域,其中30亿日元(约合2.3亿元人民币)用于扶持新公司。

澳门葡亰手机版 ,对此,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日本此举既反映出当前国际范围内投资规则尚不明确,同时也表明,在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兴起的背景下,在技术、研发等领域享有优势的发达国家极力希望保护国内部分的优势产业,而发展中国家通过20多年的赶超,不仅在技术上,也在研发等领域缩小了和发达国家的差距。

伴随中国经济崛起,中国企业不断发展壮大,2011年,中国大陆共有61家公司进入《财富》世界500强,已经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经过多年努力和发展,在建筑机械、通信、太阳能电池等日本具有很强实力的领域里,中国企业的竞争实力日渐增强。

“发展中国家享有后发优势,希望用市场或者资金换技术。”陈子雷说,“无论是美欧开启的先例,还是日本最新对外资审核的调整,都不利于经济全球化,也不利于双方的投资和进出口贸易,更不利于市场主导的经济发展。”

从2010年开始,中资企业对日资企业的并购风声水起。2010年底,中国公司收购了日本萩原公司拥有世界先进技术的模具工厂;科技集团又以40亿日元参股日本莱娜云纤维公司。2011年以来,先有湖南新能源集团以5亿日元购买了松下公司所属的车用蓄电池生产厂家,后有中国天马微电子集团取得了日本NEC公司所属中小型液晶显示屏企业70%的股份;不久,中国集团又将日本LOX公司收入麾下。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此次对外商投资法的调整,其实是做了一个极为严厉的限制,这与日本过去的做法很不一样。日本政府并没有用一种平和心态看待与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合作。”

来自日本财务省的消息称,2010年来自中国大陆的净直接投资达到创纪录的276亿日元(约合3.4亿美元),是5年前的20倍以上。

从10%降至1%

中资企业在并购日本企业时多会遇到财力以外的各种阻力,这包括被并购公司对于中资的抵抗,日本市场对于中资“威胁论”的戒心。中新网记者在采访中感觉,许多中资机构在并购过程中,都要尽可能地保持低调,甚至在收购完成后,也要继续不公开这个秘密。因为一旦市场上知道了该公司所属中资,其会遭遇客户的“非理性”冷遇。

陈子雷表示,日本此次调整主要是受了美国影响,此次日本现行的《外汇与外国贸易法》的调整,主要体现在收并购门槛以及企业治理两方面。

为此,作为在日中国企业的联合组织中资企业协会,早在几年前就组织众多在日中资企业与日本的经团联组织,就中资企业并购日企问题进行座谈。一是为中资机构讲解并购要点,二是也促使双方增加信赖,破除盲目抵制增强企业合作。

此前根据规定,外国投资者只有购买日本“特定产业”企业发行股票的10%或以上,才需要获得日本监管机构批准。但调整后,这一审核门槛将降低到1%。这就意味着,明年4月起在日本政府认定的事关国家安全的“特定产业”收并购时,都必须向日本政府的相关部门提交审核。

然而,日本专家称,日资企业对中资企业的并购已逐渐报平常心,通过转让和出售经营不当部门和企业,可以使日本企业将更多的资金和力量投入高新技术的开发,确保企业的增长活力。就像以往日本企业进军中国一样,中国企业进军日本,必会刺激日本经济。同样,中国企业的投资会带动就业,减缓日本的就业压力,倘若发展迅速,日本政府的税收也会增加,这对于日本政府来讲恰恰是求之不得的。

此外,当外国投资者对日本战略敏感企业进行管理时,比如,解散董事会、出售核心资产等提出建议时,也需要获得日本监管机构的批准。

对于“特定产业”或者战略敏感行业,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文件显示,受新规定约束的领域可分为四大类: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安全和日本经济的平稳运行。每一个类别都细分到个体行业。比如,传统的武器、飞机制造等,属于“国家安全”范畴;农业、航运则属于“日本经济的平稳运行”范畴。

今年8月,日本财务省和经济产业省宣布传统的外商投资管制领域扩大,新增以信息科技(IT)和通信为重点的20个限制行业,包括集成电路、半导体制造、手机、软件开发、电脑、互联网服务业等。

鉴于市场所担心的新规对正常交易产生的影响,调整后的《外汇与外国贸易法》还特别规定,包含对冲基金在内的资产管理公司只要不参与日本企业的经营,原则上不需要事先申报;外资证券企业等为增加市场流动性而操作的大宗交易等也不要求事先申报。

不过,依旧有不少日本企业希望日本政府对于《外汇与外国贸易法》中的“豁免条款”能有更详尽的解释。

日本得不偿失

在过去多年时间里,由于一些日本传统企业陷入低迷或者经营危机,出现了诸多被外资公司收购或者持股的案例。比如,2017年陷入财务危机的日本东芝公司就将闪存芯片业务以不到200亿美元价格转让给了美国贝恩资本领军的外资财团。

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统计,截至2017年底亚洲对日本投资已增至2000年的10倍,高达5.2978万亿日元。中国资本也积极参与收并购日本企业的热潮。日本企业并购咨询公司乐国富(LECOF)的统计显示,2018年一年间,中国企业参与收购和投资日本企业的数量为59家,与前一年相比增长22%,达到5年来最高值。

比如,中国大陆的远景集团曾在2018年收购日产汽车的锂电池生产部门;中国香港的投资基金霸菱亚洲投资公司(BPEA)则收购了业绩持续不景气的导航设备企业先锋公司。除此之外,还有中国资本进入了日本一些中小型创新企业中。

2019年,来自中国的资本还加大对经营再建中的液晶显示屏制造商Japan
Display等的资金投入。中国企业对日本企业的投资仍持续不断。

而随着日韩之间贸易摩擦的持续,11月20日最新公布的出口数据显现,10月日本出口较上年同期下降9.2%,为3年来最大降幅。而此前出炉的初步数据显示,日本第三季GDP增速录得一年来最慢。

因此,在外界看来,在目前日本企业急需扩大市场与外资的状况下,日本却做出限制外来投资的举动,似乎不利于其本国企业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没有中国资金的注入或者中国市场的使用,日本企业的相关技术或产品不能迅速地获取一个正在兴起的巨大市场。”陈言说道,“这对日本企业来说,得不偿失。”

而日本媒体给出的理由是,在一些资产交易中,日本政府一方面担心本国的技术会遭到外流,另外一方面无法通过官民合作的日本产业革新机构来对受困企业进行救助。

在陈言看来,投资法规的调整势必会对中国高技术产业未来投资日本产生一定影响,“1%的企业并购资格审查,会从心理方面对企业的运作产生威慑作用。”陈子雷也认为,对于中资而言,尤其是那些涉及敏感或者中日产业间处于激烈竞争的高精端领域以及所谓的国家安全领域的投资,还是会受到影响。

陈子雷还指出,未来还需关注日美间在这一领域的互动,毕竟日美目前在对待外资的政策上趋同。但是,他认为,日本不会像美国那样随意或者滥用贸易大棒,毕竟日本还是个以贸易立国、出口导向为主的国家,必须立足于经济全球化。因此,在陈子雷看来,日本可能会在未来选择“精准打击”的方式,在对外资审核握有主动权的同时留下斡旋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