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美联储可以开闸放水将钞票送到金融机构手中,但信贷需求将决定这些钱能否顺利流到实体经济的每一个角落。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4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对冲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保险公司和其他大型投资者夏季从银行所获贷款的条款有所放宽。  FED的资深信贷员意见(SENIOR
CREDIT OFFICER
OPINION)调查报告还指出,大多类证券的融资需求都有所上升。报告称,交易商们放宽了向对冲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保险公司及其他机构投资者和非金融公司等各类企业提供信贷的条件。不过,同期场外衍生品市场中的信贷条款和环境几无变化。该调查报告是新生的一种季度性报告,主要针对批发信贷市场。这份调查是在8月16日至9月3日期间进行的,调查对象为美国最大20家金融机构。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发展私募股权基金降温双顺差

  政策和试点双重助力下,私募基金有望完成“阳光化”快速成长

  证券时报记者 郑晓波

  一直在中国处于监管空白的本土私募股权基金正在迅速升温。自6月1日起开始正式施行的《合伙企业法》,为在华私人股本和风险投资基金确立了法律框架并简化了纳税程序,这将促成私人股本基金以人民币的形式募集和投资。这也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上将近1万亿的人民币私募基金开始从“地下状态”走向合法化。

  本报讯
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昨日在“北京国际金融论坛2007年会”上表示,在中国面临国际收支双顺差和社会流动性过多的背景下,中国应该更多地发展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她建议,把外资控股在25%以下的人民币私募基金作为中资基金来对待,以拓宽此类基金的投资范围。她还认为,应该允许银行投资私募基金。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6日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应该更多地发展人民币的投资基金,同时希望外资的私募资金进入中国以后能够更多地利用人民币市场,能够更多地发展人民币的投资基金。

  吴晓灵说,目前中国双顺差趋势非常严重,中国人民银行不得不动用更多的工具对冲过多的流动性。而在社会流动性过多的背景下,中国发展私募股权基金不缺资金,缺的是投资和管理方面的技术。她指出,在中国流动性过多的背景下,外资私募股权基金在境内投资的难度将比过去有所加大,此时应更多地发展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

  政策与试点齐推进

  吴晓灵指出,私募股权基金是对实体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对企业成长起到很大的帮助。她认为,对私募股权基金应发挥其正面效应,克服其负面效应,而克服其负面效应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控制它的投资杠杆比例。对于股权基金,应该控制其收购的杠杆比例,而对于证券投资基金,特别是对冲基金,应该控制它向储蓄类机构融资的比例。

  今年5月15日,

  “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出现市场的价格波动风险累及银行、寿险公司等储蓄类机构。而银行和寿险公司等储蓄类机构的投资或贷款也应贯彻彻底了解客户的原则,审慎投资,如此才不至于在基金业绩发生波动时引起系统性风险。”吴晓灵说。

证监会基金部向基金公司、托管银行下发了有关专户

  吴晓灵认为,当前,中国已经具备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的环境。首先,《公司法》、《证券法》、《信托法》、《合伙企业法》为私募股权基金的设立提供了法律基础;其次,国家制定了对新技术创业投资基金的鼓励政策;第三,《合伙企业法》的出台避免了对私募股权基金的双重征税;第四,资本市场

理财试点办法征求意见稿,由于专户理财只向特定客户开放,且有进入门槛、不能在媒体上具体推介,事实上就如同基金公司的私募业务。而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中,对拟申请这一业务的基金公司资质要求、业绩报酬的限额以及相应的监管措施等都作了规定,这说明本土私募资金监管开始纳入轨道。

股权分置问题的解决、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加快发展,为股权基金的投资和退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华登国际投资总监徐铮认为,人民币基金包括基金的本土化是大势所趋。国家外汇投资公司购入黑石集团股份,其实给了市场一个很大的政策信号。

  对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中国的发展,吴晓灵认为,首先,为解决流动性过多的问题,应更多地发展人民币股权基金。其次,应积极培育基金管理团队,鼓励境外的基金管理团队在中国设立人民币基金培育本土人才。第三,监管当局应协调政策,以审慎原则界定合格的投资人。如应按照年收入或净资产额界定合格的自然人投资者,而以审慎原则界定合格的机构投资者。第四,应该借鉴地方政府经验,尽快出台合伙制基金的税收征管办法和工商注册程序。第五,尽快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疏通基金退出渠道。对于信托制私募基金投资的企业,

  5月20日,美国私募基金黑石集团宣布,中国国家外汇投资公司将斥资30亿美元购入黑石集团股份,所占股份比例最高不超过10%。

证监会应放宽企业上市的相关限制。

  徐铮说,这笔投资很可能只是双方合作的第一步,国家外汇投资公司应该不只投资一些债券,以后在股权私募基金这方面也可能投资。既然国家外汇投资公司能投美国私募基金,那很可能将来也会投国内基金。

  对于金融机构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吴晓灵说,应在制定风险控制要求的前提下,放宽其准入限制。她认为,除保险公司、证券公司、信托公司目前可以有一定比例的资金可以投资私募基金外,也可以应该允许银行投资私募基金。但她也表示,银行投资私募基金应要有更多的审慎性管理要求。一要设立投资占资产的比例限制;二要设定最高的风险资产计量权重,其权重甚至可以超过100%;三要有严格的损失拨备要求;四要严格控制所投基金的杠杆率。

  6月6日,中国

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表示,应该允许金融机构参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养老金等介入私募基金已成为一种趋势。今年6月份生效的《合伙企业法》引入了有限合伙制,这为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养老金等机构投资人介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创造了条件,监管机构应顺应形势及时修订法规。

  其实早在2005年,国家发改委就牵头10部委共同制订颁布了《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2006年9月份又发布《外国公司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办法》,规定外国投资者有限制的对A股进行战略性投资,此后还发布《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并特别修订了《公司法》,取消了公司对外投资金额的限制,正式确定了有限合伙的这种形式。

   有助缓解流动性过剩

  对于放宽本土私募基金政策推出的时机,吴晓灵6日在公开场合指出,目前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中存在两大“软肋”,一是公司债发展滞后,企业难以以自主的方式优化债务和股本结构;二是私募股权市场发展滞后,难以培育优质的上市公司资源。因此在这种条件下,中国应该更多地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以培育更多更优质的上市公司。

  对此,摩根士丹利亚太区前首席经济学家的谢国忠表示,资金过剩、上市公司数量较少是目前中国资本市场的主要特点,而私募基金不仅可以吸纳国内资本市场上的过剩资金,同时也可以助推创业中的中小企业,可谓一举两得。

  天津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孟昊认为,当前中国不仅是个人投资者缺乏投资渠道,而且大量机构投资者也缺乏投资渠道。大量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只能将巨额资金投资于有限的上市企业,容易造成股市过热和出现大的风险。而私募股权基金的定位是中小企业,可以为巨额资金找到更广泛的出口。

  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何小锋教授也认为,在目前中国流动性过剩的情况下,私募股权投资增加了新的投资渠道,更有利于缓解流动性过剩的难题。

  “我国的金融机构有投资需求,但是银行、保险投资股市都有限制,发展私募股权投资能够满足他们这方面的需求。”他说。

  多方瞄准私募竞争提速

  “未来的竞争会非常激烈,最近很多投资界的朋友都在热议推出人民币基金的事。”华兴资本CEO包凡说。

  天津市副市长崔津渡在6月10日召开的“中国国际企业融资洽谈会”上透露,天津市政府已投资30亿元设立天津滨海新区创业风险投资基金,他还透露,将拿出其中10亿元,与国家开发银行合作成立一个20亿元的创业投资基金。

  联想集团旗下的弘毅投资日前也透露,公司正在着手筹划成立人民币基金。社保基金理事会也已经拟定了投资私募股权基金的一些初步计划。

  同时,很多外资基金也开始采取措施。未来几年,要想获准在华进行投资,外国基金就必须募集人民币基金。据金融时报报道,摩根士丹利计划未来两年在中国大陆推出零售基金管理业务。摩根士丹利亚洲投资管理部门主管裴布雷对此表示,摩根士丹利渴望与潜在的中国合资伙伴展开谈判。

  尽管像上海景林投资、深圳晓杨投资、赤子之心、天马投资等国内知名私募机构已经有着稳定团队,但很多新成立的基金对人才的需求仍然“饥渴”。今年4、5月份,基金经理下海潮愈演愈烈,易方达平稳增长基金经理梁文涛投身私募,建信基金公司研究总监蒋彤、长盛基金的基金经理闵昱更是与原中金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李刚集体加入一新投资公司……

  退出机制等难题尚待解决

  “政策上的许可对市场来说的确是个利好消息,但这并不表示所有的障碍都消除了。合伙企业法虽然解决了双重纳税的问题,但税务局目前并没有出台相关的政策,而且如何在工商方面重新注册这个合伙制的具体的政策法规仍然没有头绪,所以配套政策能否跟上仍然难以确定。”一家国内投资机构高层表示。

  目前我国尚没有完善的退出通道,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私募股权基金的发展。

  融资、投资和退出是私募股权基金的三大步骤,中国目前大量存在的民间私募基金主要在证券二级市场上投资,而私募股权基金则更加依赖于投资企业的公开上市实现资本退出。但目前中国在沪深两大证券交易所之外,尚没有运作规范的三板市场。

  此前,由于法律框架和三板市场的缺失,有不少本土私募股权基金一直处于“两头在外”的尴尬境地,即尽管对本土企业进行投资,但基金的设立与退出在国外进行。此次《合伙企业法》的实施虽然解决了“设立”,但退出仍是个问题。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焦瑾璞表示,要解决私募基金“退出”,一是利用现有股本市场,二是利用场外产权交易市场,还有一种就是通过并购来退出。除了上市、股权转让以外,资产证券化也是可以的,也就是把股权通过证券化的形式来退出。

  本报记者李媚玲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