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忙资金”撑场面 基金发行注水解密

编者的话/
二季报的陆续披露,将当前基金业的生态展露无遗:新基金发行已经成为行业难题,不少基金甚至靠“过路资金”来帮忙充规模。但“注水”的结果是快速“瘦身”,基金规模缩水高达50%以上。  在低迷的股市行情之下,不少新基金刚放开申赎时,居然能坚挺在面值之上,然而,随后来临的却是基金净值和基金规模的急速缩水,有的规模缩水甚至高达80%。  “新基金打开赎回后,份额下降20%以内是正常现象。规模缩水50%,说明发行时期可能有大比例的赞助基金为新基金充规模。”一位从业多年的基金市场部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帮忙资金”为新基金“注水”是业内常见现象,而由于上半年资本市场低迷,这种现象更为突出。  “帮忙者”坐吃保底收益  随着基金二季报的陆续披露,基金公司借“帮忙资金”为新基金充规模的现象彻底暴露在投资者面前。  在发行新基金比较艰难的2010年上半年,“帮忙资金”成为新基金“增肥”的一个有效途径。  所谓的“帮忙资金”,往往来自于一些大客户,他们为基金公司高额的激励措施所吸引来认购新基金。但是,他们通常在基金打开封闭期后就会赎回,快进快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基金公司寻找“帮忙资金”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基金将可观的销售激励给银行渠道,再由银行转给大客户;另一种是基金公司以交易分仓的形式,要求券商营业部寻找大客户来支持销售。  “这类资金的起点一般是1000万元以上,有些是100万元为起点,在认购基金前就协商好一个保证收益率,这笔资金由基金公司以培训费的方式支付给银行渠道,进而由银行转给客户。”某国有银行广州支行网点负责人透露,保证收益率一般高于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收益率,股票基金一般为千分之三至千分之五,货币基金也有千分之一。因而,不少大资金会冲着高收益进行套利。  除了保证收益率外,吸引“帮忙资金”帮忙的另一个因素是低风险。  “业内一个不成文的做法是,新基金封闭期间,仓位降至最低,净值维持在1元以上,方便‘帮忙资金’赎回。”前述网点负责人介绍,近期其参加某债券基金的培训,基金公司明确表示在封闭期间,基金只投资银行间市场的短期票据,等资金稳定后才会投资信用债。而前者正是流动性好、风险低的品种,基金公司的言下之意正是,保证“帮忙资金”的安全。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银行渠道的高额销售激励是2008年较为常见的方式,而在2010年,更普遍的方式是,券商营业部以基金销售份额来换取交易量分仓。其做法是,基金公司和券商总部协商销售份额换取分仓的比例,然后再强压任务给营业部,由他们来寻找大客户充当“帮忙资金”。  “小基金公司更侧重以销售量来换取佣金,有些公司的分仓承诺可以达到30倍,即销售1亿份基金,基金可以分给券商30亿交易分仓。”深圳一家大型券商经纪业务部人士透露,近期他们与一家排名前五名的基金公司合作,只要销售额达到基金的期望值,交易分仓将增加20%以上。而正是有了基金和券商的利益交换,券商才会卖力地拉拢大客户以完成销售任务。  基金公司遭遇发行熊市  对基金公司而言,以高成本拉“帮忙资金”充规模,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如今,如何销售新基金,正成为基金行业面临的一大难题。  “现在的新基金发行市场,好像又回到了2008年的寒冬时期。大家都在亏钱,对未来没有信心,根本没办法说服客户来买基金。”南方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场人员的心情极为郁闷,其所在的公司近期销售新基金,卖了一周,基本上没有量。“即便是工行这样的大渠道,一天销售量只有十来万元左右。”

  虽然去年3·15以来,基金销售命令禁止一次性首发激励,许多基金公司都声称绝无销售激励,但实际上,在新基金销售困难的情况下,各种以活动费、培训费形式存在的激励仍大量存在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对于帮闲资金的负作用,基金公司和销售渠道都心知肚明。

  神秘资金

  帮闲新基

  “我们很想跟证监会领导反映下,能不能不批这么多新基金了。”上海某合资基金公司负责销售的高管面目憔悴地说,今年上半年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发行了3只新基金,其主要工作就是转战各地银行的饭局。

  某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透露,大部分是券商自营资金和大客户资金。“券商大都以销量换取基金公司交易分仓,所以新基金发行规模关系到券商自身利益,券商在拉帮闲资金方面出力最多。”

  一家基金公司客户服务负责人发现,刚发行的新基金刚打开申赎,某银行渠道的数位大客户便将新基金赎回,这些客户正是其客服名单中为数不多的大客户,资金量在几十万到百万不等。

  “每只新基金发行,多少都有些帮闲资金,这些帮闲资金并不指望赚钱,唯一要求就是不亏钱。我们在封闭期时一般都不建仓或少建仓,只投资绝对赚钱的品种,待帮闲资金全身而退后才真正开始建仓。”深圳某基金经理表示。

  事实上,7月份募集的新基金普遍不超过5亿元,新华灵活主题募集了5.3亿元,富国全球奢侈品QDII
3.73亿元,上投摩根新兴动力4.59亿元,泰达宏利全球新格局QDII
4.4亿元。“6月末银行的存款压力太大,原想7月份能好点,但最后也没有放量,以前最后一天冲量可以达到平均日销量的5-8倍,现在也就2-3倍而已。”一家刚刚结束募集的基金公司人士称。

  这并非新闻。新基金发行时到处拉关系,找帮闲资金做大首发规模,让发行数据看上去很美,这一现象在基金业一直存在,只不过熊市里表现更明显。

  上半年股市信心不足,地产新政出台后,股市更是一路直下,基金发行陷入困境。一季度基金平均首发规模尚有21.65亿份,二季度便降到14.11亿份。2月8日成立的宝盈中证100指数基金首发只募得2.81亿份,二季度末时只剩1.07亿份,赎回比例达62%。

  从份额减少幅度看,缩水最多的是国联安、浦银安盛和信诚旗下的三只货币型基金,缩水幅度均在90%左右。而它们均在成立半个月后就打开了申赎。

  不利影响

  上述高管也诉苦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惨烈的,听说7月初同时销售的有3只新基金,半个月几乎颗粒无收,现在哪怕是100万我们都要去磕头了,不少公司又开始拼激励。”

  一方面,帮闲资金会干扰基金投资,基金经理很可能因此错失一些投资机会,由于帮闲资金全面撤退后,基金仓位会瞬间被动增加,对基金净值也可能有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基金公司需为此支付额外费用,基金公司可能需几个月的管理费才能赚回来这笔费用。

  禁令下的激励战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这么高的赎回比例说明新基金发行时帮闲资金占比较高。

  好买基金研究员陆慧天认为,由于目前基金的申购费、销售服务费等都需要支付给渠道,管理费的实际收取在1%或以下,以1亿元规模计算,一年最多只能有100万的收入,尚不足以支付基金经理的薪酬,再算上其他的营运成本,基本无利可图。

  王艳伟

  该负责人从渠道经理处获悉,原来有部分银行的客户经理正是这样操做手中部分大客户的资金,专门参与新基金募集,然后迅速离场。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次新基金的“现世报”

  既然是“帮闲”,资金持有基金的时间就不会很长,一般来说,在新基金封闭期结束、开放申购赎回后,帮闲资金便会迅速退出。帮闲资金还有附带条件,即“不能亏钱”。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赵娟
根据好买基金统计,今年上半年新成立的基金,其份额较募集时大都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缩水,部分甚至缩水幅度达到90%以上,少的也缩水了1/3。

  一季度共20只新基金成立,首发规模合计432.97亿份。而到二季末,这批基金总规模已降至366.97亿份,赎回比例达15%。新基金规模下降如此迅速,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有帮闲资金。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负责销售的副总经理也证实了这一现象,银行渠道正有一批“神秘资金”转战新基金发行。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他透露,这笔资金不明来路,但很可能是由一些掌握大客户的银行客户经理操作,集合在一起规模上千万元不等,有实力去和基金公司谈条件,为发行困难的新基金帮忙,有的也会根据各基金销售激励的不同,自行趋利选择。“这些资金要求不高,通常有2%-3%左右的微利就会出局。”他称,这笔收益主要来自三个渠道:第一,新基金发行时银行内部都有奖励,分别来自个金部的业务费用、托管部划拨的托管收益等;第二,有基金公司提供的保有量尾随佣金带来的不同比例的提成;再者,就是虽被明令禁止,但许多公司依然在暗箱操作的各种激励。

  看似不错的基金发行数字可能只是假象,随着基金二季报披露完毕,次新基金规模浮出水面。令人吃惊的是,一季度新成立的基金绝大多数都出现净赎回,帮闲资金的影子随处可见。

  它们快进快出,转战于有高发行激励的各新基金,或直接与基金公司谈判条件,帮忙新基金凑足成立规模。

  今年成立的两只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基金也难逃赎回厄运。招商全球资源和易方达亚洲精选首发规模分别为5.53亿和5.92亿份,但最新份额只剩2.74亿份和3.32亿份,赎回比例为50%和44%。

  对于券商资管资金而言,今年上半年股市低迷,多数产品仓位并不高,用空仓的现金参与新基金发行显得更加便利。只是,券商资管资金与银行渠道资金直接要求收益率不同,换取的佣金收入进入了券商的大池子,但这部分资金,却是来自购买资管产品的客户。

  作为基金销售主渠道,银行也有帮闲资金,直接动力则是赚取认购费。“以前基金公司都会承诺给银行较高的一次性激励,银行销售基金的动力很足,客户经理会想办法找些资金。现在一次性激励已被禁止,来自银行的帮闲资金少了很多。”上述人士透露,现在基金公司以另一种方式与银行“合作”,即在大资金认购基金时协商好保证收益率,视基金类型从1%。~5%。,这笔费用由基金公司以“培训费”名目支付给银行,再由银行转给客户。对客户而言,这一无风险收益高过同期银行存款利率,因此有很大吸引力。

  “现在客户经理已经与许多大客户的利益绑在了一起,他们会把基金公司给予自己的部分激励分给客户,如果谈条件,有基金公司也会给到4%以上的收益率作为帮忙资金的报酬,现在的行情下,百分之百会有公司接受这样的资金。”上述副总经理称。

  帮闲资金来自哪里?

  新基金建仓甚至都还没有完成,就遭遇了大规模赎回,除了市场环境的恶劣之外,也暴露出了基金发行过程中那些隐身的“转场资金”、“帮忙资金”对基金巨大的影响。

  即便如此,基金公司仍不肯放弃争取帮闲资金的努力。

  综合数位销售人员的信息可知,如果客户经理自行选择高激励的新基金,他们多选择债基等风险较低的产品,而如果有较大金额帮忙资金,其谈判条件中包括:新基金提前打开建仓封闭期,甚至保证在这笔资金赎回前不建仓。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一些基金公司很看重新基金首发规模,如果规模过小,高管会觉得脸上无光。也许会有一小部分帮闲资金持有较长时间,如一些券商自营资金,如果短期不急用,可能持有几个月。另一方面,近来新基金密集发行,银行只顾发新基金赚认购费,无暇顾及老基金的持续营销,基金公司很难指望靠后者壮大规模,不得不火拼新基金规模。

  记者从银行渠道了解到,上海某基金公司,今年二季度在某四大行销售新基金时,客户经理综合获得的销售激励就达到了4.9%。

  至少不亏

  今年发行的新基金普遍规定了3个月的建仓封闭期,但不少基金提前打开封闭。例如建信新兴市场优选6月21日成立,7月6日即打开申赎,封闭期仅短短半个月;华安可转债基金、达澳银产业升级、博时深证200ETF、泰信中证200、华商价值精选等也仅成立约一个月就打开申赎。

  如果按照一次3%的收益,一次封闭2个月,一年参与5-6次新基金发行,这些资金的收益了即可达到10%-12%。

  除了银行渠道的神秘资金,券商自营和资管资金一直是新基金IPO主要的“帮忙”资金。“几乎所有大型券商的资管产品都会参与帮忙新基金IPO,规模在1000-5000万不等,通常他们的要求是换30-50倍的交易量。”上海一家基金公司销售人员称。

  可以发现,国联安货币的托管行即主销售渠道为浦发银行,而浦发行作为浦银安盛股东方,也是浦银安盛货币的主销售渠道,这两只新基金的成立和发行相互间隔仅1个月,成立后先后遭大比例赎回。

  实际上,争夺存量资金是许多公司不得不赔本发行新基金的一个重要原因。6月份前五大公司之一的博时基金旗下深证基本面200ETF联接基金仅募集2.89亿元,创年内募集新低,这让许多在后面发行的基金公司更加紧张。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又是如何保证“打新基”必然不赔钱呢?

  在通道化审批制度下,新基金发行很大程度已由各基金公司自主决定,但股市低迷、赚钱效应难显,“打新基”看上去无风险的收益率实则来自各基金公司在发行市场激励竞争中的让利。

  在新基金发行实行通道化后,新基金发行的自主权基本上掌握在基金公司手中,今年初不少公司将发行目标定在了10只甚至12只新基金上,这位高管的诉求似乎显得有些“荒唐”。而在前几年,基金公司们还在抱怨监管层不能让他们畅快地发基金。

  上半年成立的次新基金(不包括5月中旬后成立)中,华泰柏瑞上证中小盘ETF及其联接基金、长信标普100等权重基金三只基金份额规模已小于1亿份,低于当初的募集底线2亿份。

  上半年新基金汹涌的赎回,正在体现出愈来愈严重的转场资金帮忙现象。有的新基金份额缩水甚至达到90%以上。

  7月份,拥挤在银行渠道的新基金达到26只之多,面临同质的数十只产品,客户经理的选择直接由各基金公司给予的销售激励的高低决定。

  据了解,目前基金发行市场里,存在着一批像当年“打新股”一样的“打新基金”的资金,它们在目前基金发行困难的境况下,以一两个月2%-3%的收益与基金公司洽谈,基金打开封闭后,立马赎回走人,转场到下一只新基金。

  也就是说,如果券商以5000万帮忙认购新基金,基金公司就会给其15亿-25亿元的分仓交易量,按照目前万分之八左右的经纪业务佣金计算,券商可获得120万-200万元的佣金收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