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管理局:外汇储备不能无偿分配使用

外汇管理局近日表示,中国不追求大规模外汇储备,并鼓励企业和个人持有外汇。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已达到2.45万亿美元,外债余额较去年底增加3.4%,约占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10%左右。外债余额总计443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367亿美元增加31.6%,高于去年底的4286.5亿美元,在登记外债余额中,美元债务占70%,较2009年底高2.24个百分点。日元债务占11.0%,欧元债务占5.49%。总体表明中国的外债状况比一些其他主要经济体要健康得多。  外管局在外汇储备问题上称,对于外汇储备来说,并非越多越好。中国既不追求大规模外汇储备,也不追求国际收支长期顺差。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包括美元、欧元、日元以及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经济学家估计我国将65%-70%的外汇储备投资于美元,20%-25%为欧元。  目前,我国的外汇资产大多集中在政府手中,民间外汇资金蓄水池有限。我国官方的外汇储备占全部对外资产的2/3,而日本的这一比例仅约为1/6。因此,我国鼓励企业和老百姓持有和投资外汇,实现财富币种的多元化,实现“藏汇于民”。

昨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对外储分配等热点问题进行解答。外管局表示,外储不同于财政资金,不能无偿使用,如无偿分配使用,将会带来通货膨胀压力。同时中国不追求大规模的外汇储备,同时鼓励民间持有及投资外汇,实现“藏汇于民”。
  无偿使用将带来通胀压力
  据外管局介绍,企业和个人通过商业银行买入和卖出外汇,如商业银行将净买入的外汇在银行间市场出售,由央行买后就形成为外汇储备。央行在买入外汇时就向外汇持有人支付了相应的人民币。比如,企业通过向国外客户出售货物或接受外商投资,获得对方支付的外汇,向商业银行结汇成人民币后在国内使用。结汇过程中,企业将外汇卖给商业银行,按汇率获得人民币资金,其外汇资产转变成人民币资产。个人将外汇卖给银行获得人民币的过程也类似。
  商业银行从企业和个人购汇后,出于外汇资产负债配置需要,将大部分外汇在各营业窗口又卖给企业和个人,并将买卖轧差后的多余外汇卖给央行,央行支付相应的人民币获得外汇,形成国家的外汇储备。
  外管局指出,外汇储备的形成中,企业、个人、银行并不是将外汇无偿交给国家,而是卖给国家获得等值人民币,这与税收和财政收入明显不同。央行获取外汇是有成本的,因此不能无偿分配使用。如无偿分配使用将会影响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平衡,并带来通货膨胀压力,影响经济和金融稳定。其次,外储在形态上是外汇,主要用于对外支付,如用于国内就要二次结汇成人民币,再次增加货币投放,加剧国内流动性过剩矛盾。
  外储不是越多越好   外管局昨日称,外储不是越多越好,我国不追求大规模的外汇储备,也不追求国际收支的长期顺差,我国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连续多年保持顺差,外汇储备的增加是国际收支“双顺差”的客观结果,反映了我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增长。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即使按传统的适度规模指标衡量,也需要保持一定规模的外储。充足的外储也是一种信心的保证。此次金融危机就证明,充足的外储提升了我国应对危机的能力。
  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3.46万亿美元,远低于欧美等国。
  鼓励企业和百姓持汇
  对于外储存在的问题,外管局坦承,当前主要是外汇资产大多集中在政府手中,民间外汇资金蓄水池有限。官方的外储占全部对外资产的2/3,而日本的这一比例仅约为1/6。因此鼓励企业和百姓持有和投资外汇,实现财富币种的多元化,实现“藏汇于民”。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如提供更多的外汇投资渠道等。
  外管局认为,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收入的提高,企业和老百姓多元化配置资产的需求肯定也会越来越高,提供更多的外汇投资渠道和产品,并且切实让老百姓感受到持有外汇能带来收益,那时,将会大大缓解外汇集中于国家的压力。
  此外外管局指出,提高外汇储备信息透明度必须慎重、稳步,不能操之过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很大,在国际金融市场上举足轻重,披露具体投资情况,可能引发市场动荡,也可能影响我们的投资活动有效开展。
  ■ 链接
  我国外储是一个分散的货币结构组合
  我国外储中有美元、欧元、日元等主要货币,也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是一个分散的货币结构组合。货币结构是动态调整的,要考虑市场容量、流动性、货币的风险收益特性及发展趋势等要素,并根据经济、市场的变化趋势和投资需要,进行持续优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本周发布报告显示,全球央行一季度都削减了欧元和美元储备。欧元在“已配置”中的比重从去年四季度的27.3%降至27.19%,美元占
61.54%,略低于去年四季度的62.14%。
  3月末外债余额4432亿美元
  外管局昨日公布一季度我国外债基本情况,截至今年3月末,我国外债余额为4432.36亿美元(不含港澳台),其中登记外债余额为2764.36亿美元,贸易信贷余额为1668亿美元。
  外债中短期外债占比较大。中长期外债(按剩余期限)余额为1670.34亿美元,占37.69%,短期外债2762.02亿美元,占62.32%。外管局此前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末,我国短期外债余额为2592.59亿美元,占60.48%,而今年一季度上升到62.32%,这是短期外债连续第四个季度攀升。
  根据最近几年的经验,外资流入较多的季度,短期外债占比往往呈上升趋势。
  社科院金融所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表示,短期外债占比上升可能来自贸易活动升温和热钱流入两个方面。从第一季度的情况看,短期外债占比的上升和跨境资本流动的关系更大,但最新一季的情况可能将有所变化,第二季度贸易活动将升温。
  从债务人类型看,登记外债余额中,国务院部委借入的主权债务余额为384亿美元,占13.9%,中资金融机构债务余额为986.55亿美元,占35.69%,外商投资企业债务余额940.15亿美元,占34.01%。
  从币种结构看,美元债务占70%,比上年末上升2.24个百分点;日元债务占
11.04%,比上年末下降0.85个百分点;欧元债务占
5.49%,比上年末下降0.89个百分点;其他债务包括特别提款权、港币等,合计占比
13.47%,比上年末下降0.5个百分点。
  此次外管局还公布了1-3月份新借入的中长期外债余额。第一季度我国新借入中长期外债
81.51亿美元,同比增加43.47亿美元。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作者:冷思维外汇储备的规模还是在下降。今年4月和5月,外汇储备曾连续两个月环比出现回落。6月环比上月增加了15亿美元,这让不少人为之欢呼雀跃。但如果我们把眼光看远一点,这并不值得乐观。国家外汇局最新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1121亿美元,较2017年末下降278亿美元。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近年来一直稳居世界第一。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让不少人听到都觉得兴奋,’战狼’式思维又在耳边嗡嗡作响——如果将这些钱用来投资,似乎一定能赚很多钱。毕竟这相当于21~24万亿人民币的外汇,都能直接买下一个国家了。不过,我们还是要冷静一下,看下这3万亿美元的构成是什么样的,它能全部用来投资吗?关键是,进出口摩擦加剧、人民币持续贬值,都在让外汇储备不断缩减。过了今年,我们还有没有这3万亿存在柜底?
1外债占比过半外汇储备,又称为外汇存底,指一国政府所持有的国际储备资产中的外汇部分,即一国政府保有的以外币表示的债权,是一个国家货币当局持有并可以随时兑换外国货币的资产。在中国,这些资产由外汇管理局管理。简单来说,外汇储备就是从国外流进来的钱,不管是赚的还是借的。所以,外汇储备并非中国所持有的资产。截至2018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约为3.11万亿美元。规模高居世界第一位,是第二位日本的两倍多,也是瑞士外汇储备的四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拥有了3.11万亿美元的资产。中国的外汇储备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别国借来的钱,俗称’外债’。什么叫’债’?向人借来之后,最后还要还的钱,就是债。也就是说,中国拿到钱之后,不管是投资也好花掉也罢,可以随意支配。但是,债务期限一到,中国必须要归还这些钱。根据中国外管局的数据,截至2018年3月,中国全口径外债余额1.84万亿美元。而中国的总的外汇储备是3.11万亿美元。外债在外汇储备的占比是59%,3.11万亿美元减去1.84万亿美元,还剩下1.27万亿美元。这说明,中国全部外汇储备中一半以上,是外债,而不是资产。自然也就需要时时考虑到偿还这件事。由于金融企业的体量较大,融资规模也比较大,因此在行业占比中,金融业占到接近50%的份额。比如2017年,中央银行债务余额为1530亿元人民币,占1%;银行债务余额为55249亿元人民币,占49%。这就是说,这些钱主要流向是金融机构。如果真正用来投放给中国的实体企业则罢,可怕的地方在于,中国金融机构最爱的却是向房地产企业放款。这导致了整个经济的脱实向虚。而且,目前中国的外债中基本是1到2年的中短期债务。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短期外债余额为71814亿元人民币,占64%。也就是说最近的这2年,将会是偿还外债的高峰期。还完债,中国外汇储备还能撑多久呢?2外企占款超出想象事实上,中国外汇储备所面临的情况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更加严峻。因为减去1.84万亿美元外债后,剩下的1.27万亿美元中,中国能够直接动用的也并不多。在这其中,还要考虑到’外资企业’这个独特的存在。比如,某国外跨国企业在大陆投资1亿美元,但这1亿美元无法在中国自由流通,而是必须在央行兑换成相应的人民币。如果未来这家跨国企业要离开中国,那么央行将不得不回收兑换给它的人民币,兑换成相应外币支付给企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利用外资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从1993年起,中国利用外资一直处于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稳居发展中国家之首。到2018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中来自外商投资的部分约为5960亿美元,占比约19.07%。但这里说到的仅仅是外商投资金额,如果外商真的撤离中国,除了会带走投资金额之外,也断然不会放弃自己的投资产生的利润和资产升值的收益。以前文提到的跨国企业为例,如果10年之后,该企业投资的1亿美元资产升值到10亿美元,在该企业撤离时,中国将要从外汇储备中拿出对应的10亿美元资金交给企业。并且,这些钱可以通过合法渠道光明正大撤离中国,也就是说,外商集中撤离中国的风险并非完全不存在。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外资在中国固定资产的投资额仅为1211.97亿,对比2011年3269.81亿这一数字,短短五年时间便下跌了62.94%。今年4月27日,三星关闭在大陆唯一一家网络设备生产企业,并遣散320人。更早一点,全球著名硬盘生产商希捷公司关闭中国工厂,裁员2000人。而我们所熟知的麦当劳,在2017年出售大陆与香港的经营权。如果列下去,这份名单可以列得很长。当前中国所有的外汇储备中,包括外商的投资和利润在内,归属外资企业的资金约有1万亿美元。因此,一旦外资大规模撤离,牵动的不仅仅是几处厂房,几块地皮。中国将要从外汇储备中减去这1万亿美元,最终,中国真正能够动用的外汇储备只有4000亿美元。40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2017年,中国总的贸易顺差额为2.87万亿人民币,约合4199亿美元。其中中美贸易顺差约为1.87万亿人民币,约合2736亿美元。4000亿美元,不及中国一年的贸易顺差。3贸易顺差不再问题也在这里。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当前正面临这方面的问题。在4199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中,占据65%份额的那2736亿美元,或许将瞬间消失。也就是说,极端情况下,中国真正可以动用的外汇储备仅仅只有约1264亿美元。
在大家都知道的极端情况下,某些可以从个别国家进口的物资,将失去原有渠道,中国将不得不转而寻求其他方法。例如石油、粮食、芯片等等。2017年,中国进口石油金额为1623.3美元。中国剩余的外汇储备,都不够中国购买一年的石油。而花费在芯片上的金钱更令人瞠目结舌。2017年芯片进口额高达2601亿美元,比石油足足多了将近1000亿美元。但是全球芯片基本被美日欧垄断,尤其是美国占据了几乎绝大部分的份额。问题在于,我们都知道,现在这个环境下,想要继续进口芯片势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然而,中国外汇储备再经不起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大幅上涨,甚至可能一次上涨,就将中国外汇储备中真正的’余额’整个鲸吞。所以,中国真正的外汇储备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强大的武器。相反,在当前境况下,时时有崩溃的风险。那些叫嚣着要挥舞外汇储备的大棒,打倒谁谁谁的’豪言’可以歇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