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网融合拍板,IPTV广电全胜 – Windows7之家,Win7之家

今日消息,经过工信部与广电总局五易其稿,在综合了前五稿中双方的意见后,三网融合方案终于在昨天获得通过。  据《计算机世界》执行社长、《中国数字电视》总编包冉在搜狐微博中透露,昨日(6月6日)上午,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主持召开了国家三网融合协调小组会议,通过了试点方案。近两天内文件会在政府网站公布,18号前各地上报试点申请,25号批准开始实施。  包冉在搜狐微博中透露,经过5轮博弈,试点方案对广电有利,明确了广电负责IPTV集成播控平台建设管理,包括EPG计费管理、通过有线网开展完整的互联网接入、数据传送及IP电话业务。  据了解,6月1日提交的第5稿征求意见稿中,最突出的变化是广电获得单向进入权。针对广电想进入的领域,工信部向其开放了进入权。但工信部在“开放”的同时,也对广电进入相应领域设置了一些“苛刻”条件,提高了进入门槛。针对IP电话业务,广电只有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权,而无电信号码资源分配权。在宽带接入方面,有线网络接入设施和城域网骨干网需要与电信共同开展。  而在昨日通过的最终试点方案中,经过国务院的斡旋,上述两点意见已经完全改变,工信部不再为广电进入电信相关业务设置障碍。而在电信所看重的内容集成播控平台上,工信部也做了让步。内容集成播控权仍由广电所掌握。  据了解,虽然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已经通过,但相应试点城市的名单还没有最终确定。根据目前透露出的消息,各地具备三网融合试点条件的城市需要在18日前上报试点申请,等待相关部门筛选批准。  据消息人士透露,自1月13日国务院正式启动三网融合试点进程以来,相关具备三网融合试点条件的城市纷纷成立地方级三网融合试点协调小组,进行争取三网融合试点的一些活动。  广电业内人士吴纯勇分析,在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出台后,试点城市需要具备五个条件才会有机会入围,这五个条件分别是:当地有线电视网已实现双向;当地有线用户数要具备规模;当地经济发展与居民收入水平要较高;当地有线运营商要具备上市公司背景;当地有线电视网须为企业建制。由此可初步判定,首批广电系统三网融合试点中,歌华有线(北京)、天威视讯(深圳)、东方有线(上海)、江苏有线(南京)、杭州华数(杭州)、哈尔滨有线(哈尔滨)、海南有线(海口)、湖北楚天(武汉)等运营商所在城市获批的可能性比较大。

Win7之家:三网融合拍板,IPTV广电全胜

《中国经营报》编者按:这是一个充满戏剧色彩的结果。本应在5月底出台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由于广电和电信对于内容播控权的互不让步一改再改,而就在双方僵持不下
之时,6月6日上午,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主持召开了国家三网融合协调小组会议,迅速拍板定论,广电大获全胜。这一缓一进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件

三网融合急定案 PK再三年

从2010年4月2日上交第一稿,到6月6日的第六稿急急定案,第四稿、第五稿、第六稿闪电出台并闪电过堂,主管领导的急切心情可见一斑。

“匆匆出台并不是广电与电信已经达成一致,而是最高领导直接拍板。要是再不出台,时间上无法交待呀!”一位广电系统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
记者,今年年初三网融合整体方案出台时,就宣布了5月确定试点方案和试点城市名单,但在广电与电信双方的争执下,试点方案似成悬案,“如果任由其争执下
去,原先设定的三网融合进程就会被推迟。”

快刀斩乱麻,争论在6月6日第六稿中“被停止”。

“守土”成功

本来,广电与电信都希望在这次试点方案的较量中打一场“侵略战”,借机切入对方领地。最后的结果是各自守住了自己的“土地”。

6月8日,在第十六届上海电视节上,广电总局科技司司长王效杰在讲话中确认了三网融合试点方案通过的消息,并确认另外两个关键的时间点:6月
18日前,各地政府将按照试点方案进行试点城市的申报,进行审查筛选工作;6月25日左右,试点地区将按批准的范围和内容,正式开展试点的工作实施。

“其实在6月6日拍板确定的并非完整的试点方案,而是框架,特别是对广电与电信争执的焦点——即将IPTV播控权的归属问题做出了断。试点方
案、试点地区、试点业务等这些问题得到正式规定后才能叫三网融合试点方案通过。”广电业内资深人士吴纯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早就
应该阻止双方在这上面花太多精力去争执。在1月21日息的总体方案中就有一条:
IPTV、手机电视的集成播控业务由广电部门负责、宣传部门指导。花那么多时间争执根本没有意义。”

“在外界看来,广电最终获得了IPTV的播控权,应该是这轮博弈的获利者,其实广电和电信双方都是守住了自己的领地。”《计算机世界》执行社
长、《中国数字电视》总编辑包冉认为双方没有绝对的胜者。

经过前五稿的博弈,第六稿中明确了广电负责IPTV集成播控平台建设管理,包括EPG计费管理、通过有线网开展完整的互联网接入、数据传送及
IP电话业务。也就是说,广电不仅保住了内容的播控权,还拿到了原本归属于电信的互联接入和IP电话业务。而对于IPTV这样的新业务,电信运营商的角色
只能是传输通道。

而电信则守住了电话号码分配权,这也就意味着,当用户选择用广电部门的相应语音服务时,还必须去相应的电信部门申请电话号码,广电运营商要想做
电话业务并不会一帆风顺。

另外,从监管的角度上来看,双方得到的结果也是“守住领地”。据王效杰公开透露,试点将实施“分业监管”的原则。而前述业内人士则告诉记者,
“也就是说电信业务统一由工信部监管,广电业务统一由广电总局监管。”在这位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分业监管,在新业务的监管方面又将限入无休无止的争论,或
是互设障碍。

从第六稿定下来的框架来看,除了对双方可涉及的业务做了清晰规定,即确定了双向进入的范围,但在监管方面并没有大的突破。

开始行动

就在试点方案处于第N稿的胶着状态时,电信与广电的运营商已经纷纷开始在行动。“争夺核心用户才是真正的PK。”吴纯勇说。

一位住在北京翠微的李姓用户告诉记者,就在5月中下旬,联通往他家里引入了一根新的光纤,“施工人员告诉我说这就是三网融合的线,将来打电话、
看电视、上线都用这根线。”李先生并不真正理解什么叫三网融合,但他知道,将来家里的电话线和电视线都没用了,只用这一根线就可以解决全部问题。而这根线
进入他家也不难,施工人员一共在他家里停留5分钟,全部搞定。

记者拨通了为李姓用户提供施工的人员的电话,该施工人员告诉记者,这根光纤的带宽达到20M。现在他们的工作就是先光纤入户,什么时候正式启用
他们也并不清楚,“在等通知”。

联通此举的根据是4月8日工信部联合六部委息的105号文,提出要在3年内投资1500亿元新增5000万宽带用户,到2011年城市用户接入
能力平均达到8兆比特每秒以上,光纤入户量达到8000万户。

6月9日,上海电信宣布将在2010年投入超过50亿元,与上海市经信委在2010年内共同推进5个板块20项重点工程。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大力
推进城市光网计划:2010年内将提升上海至全球的互联网总带宽到280G,提升城域网出口到1600G,完成928幢商务楼宇和69个产业园区,150
万户家庭光纤到楼、到户工程,实现高达百兆接入带宽的能力覆盖。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电信的试点主体有可能是南电信、北联通,因为他们有固网资源,而中国移动可能不会在试点中有过多表现。”吴纯勇表示。

一方面是电信运营商的光纤入户,另一方面则是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的加速双向改造。

在北京,有线电视运营商歌华有线近日也开始发力。“从5暂开始,歌华明显地加快了双向改造的速度,提出到2010年年底完成150万户的改造。
而以前几年一共只改造了50万户。”吴纯勇说。

就在5月28日,歌华又获得了一笔重要款项:北京市财政局下达2010年第一批专项政府补助,歌华获得资金两亿元,此专项资金的用途是用于北京
市推广高清交互数字电视工程。

在今年3月CCBN展会上,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就公开提出要求各省加快进程,要求没有实现数字化的城市同时进行数字化与双向化的改造,而已完
成数字化转换的城市尽快完成双向化的改造工作。

另据王效杰对外透露,目前正在筹建国家有线网络公司,该公司也是建设下一代广电网的运营主体,负责运营广电的全程全网,计划在3年内
完成组建国家级公司和并网的工作。而提速组建国家级有线网络公司,广电意在利用一切手段,尽快形成有线电视网参与三网融合的市场主体。

从2010年到2012年是三网融合的试点期,真正的PK是在这三年。

记者观察

参赛者快跑

什么是三网融合?

上世纪90年代末,比尔·盖茨带着维纳斯计划来到中国,通过一个机顶盒,电视就可以上网。这大概就是三网融合的一个初级应用。但这个计划没有成
功,因为基础设施还不具备,而且产业链的整合也没形成。随后,盛大于2005年推出了“盒子计划”,这也是三网融合的实际应用。但同样因为自身产业链整合
能力所限,盛大的盒子计划也半途而废。这次,Google
TV的推出,各方面条件都已相对成熟,无论是技术还是基础设施,同时用户的需求也正在膨胀,而且Google的产业号召力也足够强大。

从比尔·盖茨梦想,到盛大陈天桥的冲动,以及Google这次的振臂高呼,都是三网融合的创新应用。就在广电与电信就监管问题争执不下的时候,
新的应用、新的业务却在暗潮涌动,层出不穷。

另一个例子是杭州华数。华数是广电系统极力推崇的一个样板。经过十年发展,已经拿到IPTV牌照、互联网视听节目许可证和全国手机电视集成牌
照,并且通过合作,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提供三屏和跨屏视音频综合服务。按照华数的设计,用户能够轻松看电视、点大片、览新闻、玩游戏、炒股票、搜信息、发短
信、缴电费、聊视频、查况、淘宝贝等。电视内容信息集成的全面性、综艺赛事观众参与的互动性、三屏视听无缝切换的便捷性,这对用户来讲才是真正需要的三网
融合。

华数在十年中的尝试,有多少是打着擦边球在玩呢?但不可否认,抢跑也有抢跑的好处:一是占下了用户,二是用实际行动“抢”到了政策。

三网融合对于老百姓来讲是更便捷的应用,是更实惠的价格,更轻松的生活,谁能提供这些,用户就付费给谁。老百姓才不管广电与电信之间的“叽叽歪
歪”呢!

“你会看到,能够市场化的业务早就融合了,比如三块屏,三星都会做,TCL也都做,卖场也融合了。”优势科技CEO俞永福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策的影响是限定在某个层面的,“非市场化的因素很难融合,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不是一般公司该去思考的。”

据有关专家预计,三网融合启动将在3年内贡献给市场7500亿元的新增商机。也许,真正想在三网融合市场分得一杯羹的企业,不能只将目光盯在试
点方案的细节上,而是要在更多的创新业务上动脑筋了。

焦点

广电与电信有关三网融合的争议似乎被定在第六稿当中,双方的势力范围划分清楚,但随着三网融合试点的实施,以及新业务形态的不断产业化,旧有的
悬念未解,新的悬念也将产生。

一、试点城市谁能胜出?

接下来的时间点就是6月18日,试点城市上报以及确认,这将是接下来大家最为关注的焦点。从目前来看,几乎所有的省会城市都在进京“公关”,而
在试点城市的选定这一轮博弈中,各地方政府将会成为主角。地方政府积极的原因显而易见,三网融合将会促使新业态的产生,进而带来新的产业空间。这一轮博弈
空间并不大,因为时间紧迫。6月18日大限将至。

二、IPTV播控平台建在哪里?

广电系统争夺到了IPTV的播控平台,但在广电内部,有网络公司,有电视台,有广电局。这个播控平台将会交由谁办?正是因为内容属于媒体性质,
按照广电一贯的做法,播控平台应该会交由电视台建设,一定要放在属于事业体制的机构下去掌握这个关键环节。

三、电信法何去何从?

在三网融合方案出台之前,广电人最担心的就是《电信法》抢先出台。《电信法》在中国已经酝酿多年,但一直未能正式出台。电信方面一直在努力加紧
出台该法。在广电人看来,如果《电信法》抢先出台,那么很多限制将会对三网融合中的广电不利,特别是一些业务归属权的界定和监管的界定。在试点方案多轮博
弈之后最终落槌,很难与草拟中的《电信法》内容完全一致。《电信法》的具体内容和出台时间,又成为一个悬念。

四、独立的宽带运营商命有多长?

现在,各城市还都存在着一些小的独立的宽带运营商,类似长城宽带、方正宽带、蓝波宽带、聚友宽带、中海宽带等公司,他们为用户提供独立的宽带接
入服务。他们的优势就是价格低,但业务模式相对单一。未来随着三网融合的推进,一根线实现所有功能,并且在广电与电信的竞争全面展开之后,价格只有越来越
低。那么这类独立的宽带运营商命还能有多长?

五、电力线上网的机会何在?

今年以来,电力线上网的事情又被重提。在智能电网的规划中,电力线上网是最引人注目的内容之一。其实,早在5年前,中国就已经有了电力线上网的
技术,并在一些小区试点。但因为技术不够成熟、运营经验不足,更为关键的是没有运营的权力,所以一直推广不力。但智能电网已成为我国的重要战略产业,而电
力线上网技术也相对成熟。在三网融合推进之后,电力线这“第四网”又将以什么形式入局呢?

幕后

不该有的胶着与纠结

2010年6月7日,工信部司局级以上的干部召开了一个重要的关于三网融合的工作会议。此前一天,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第六稿被敲定,电信一直希望
获得的IPTV播控权最终落空。

“他们这个会议很关键。如果电信方面还为内容播控权的事情纠结,那么下面的时间点可能还是不能顺利推进。”一位广电业内人士对工信部的此次会议
非常关心,他所说的时间点就是6月18日前上报试点城市和6月25日正式开始试点。

“认了,”另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电信方面的态度是接受这个结果了。工信部7日召开会议是对三网融合工作重新进行部署。”

从胶着到了断

试点方案的第一稿提交并不晚。4月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就给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递交了一份《三网融合试点工作方案
》。双方分别将自己的方案列在第一稿中,而且双方分歧很大,各执一词。第一稿很快被打回。但时隔二十多天,4月26日第二稿才递交上去。第二稿
双方的表述有所缓和,但依然是被打回。

时间一直到5月下旬,广电总局与工信部提交了第三稿。此后,第三稿到第六稿在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中先后出台并上交,速度越来越快。到后期,双
方争执的关键点在于电信坚持要求获得“集成播控权”,而广电则坚决不给。

“短暂的转机出现在第四稿。在那一稿中,电信确实获得了IPTV的集成播控权。”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时电信方面急于对外透露这个信息,所
以就有报道说电信获得了集成播控权。“并且,电信方面还对外透露5月底试点方案一定出台,当时正是第四稿汇审的时期。这是电信方面有意的试探性进行信息散
布。”

但播控权是广电死守的底线,所以在第五稿、第六稿当中又出现了变化。

一直关注试点方案进程的吴纯勇告诉记者,数稿之间最大的差异就是,双方在各自提出的方案中将一些命脉性的资源仍控在各自部门手中,“如第五稿当
中针对IP电话业务,工信部门就曾提到,广电系统只有基础建设权利,而且还是要跟对方的电信去共同开展,相关的号段分配权仍归电信部门所有。”而这一条也
确实最后被电信守住。

吵吵嚷嚷,双方互不相让,但时间又不等人。6月6日,三网融合的领导小组采用了最果断的方式终止争吵,当即拍板定案,将双方的“势力范围”确定
下来。

为何是播控权?

双方有很多争议,但后期胶着的核心一点是:视音频内容的集成播控平台或者说是权利。而表现方式则是电信方面咬定要拿下IPTV的播控权。

播控权,其实就是指具有将相关视音频类的节目内容进行播出与监管的平台,是三网融合中运营商最希望获得的筹码,也是广电手中的最大王牌。

为什么播控权这么重要?这是电信跨界的重要一步,是电信多年来全业务运营需要跨出的一步。

重要性当然不止于此。“IPTV的播控权归属确定下来,也会成为未来新业务监管权归属的一个范本。比如未来的互联网电视、3G电视,播控权都有
可能划归属广电。”吴纯又析道。

其实,关于播控权之争,一开始就有据可依。

试点方案应该是在总体方案柜架下的具化,总体方案明确广电负责IPTV、手机电视、网络电视等新媒体的播控平台。“但电信在几稿中都坚持要
IPTV集成播控权。为此,国办专门带队工信和广电去上海、杭州、哈尔滨调研,最后明确集成播控是媒体性质,必须由广电负责建设和管理,结果工信部就以种
种借口不同意广电网开展电信业务,把总体方案明确广电可以开展的业务都要收回去,还声称不给集成播控就不搞三网融合了,这与三网融合总体方案是相悖的。”
上述人士说道。

另一个角度说,广电手中的“牌”并不多,所以一定会死守这个底线。无论是从用户数、市场化程度,还是资金实力来讲,广电都与电信相差甚远。所
以,本该属于自己的权力,广电一定会死死守住。

“一面做着公益性的事业,一面做着商业化的产业,其实是很难的。”吴纯勇认为,电信部门真没必要争集成播控平台的权力,在这上面浪费了太多时间
和精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