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长三角区域规划获国家批复,沪苏浙两省一市人心振奋,相邻的安徽却若有所失。是长三角嫌贫爱富,还是安徽底气未足?这个曾以财雄势大的徽商名闻天下的大省的长三角之梦,会不会就此黯然褪色?  刚刚获国家批复的“长三角新规划”,只字未提安徽?!  《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以下简称《规划》)4年铸剑,千呼万唤始出来。它跳出原长三角地区22个城市经济协调会的概念,涵盖了沪苏浙
两省一市辖区内所有城市,虽变阵而未移形。与2008年公布的《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通称30号文件)一脉相承。  但是,受到学界和民间广泛关注,在30号文件中明确提及的“泛长三角”概念,新鲜出炉的《规划》中却未见踪影。回想今年3月,安徽合肥、马鞍山两市加入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引来一片“成功入长”的欢呼。如今,6700万安徽人却发现,自己仍然被长三角拒之门外。  5月26日,安徽省政协常委、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程必定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细说个中缘由。  “关在门外”并不意外  安徽省的经济总量在中部地区排第四位,人均GDP排第五位,与长三角地区之间存在很大落差,因此“关在门外”是可以理解的。  《中国经营报》:5月24日《规划》批复未正式公布之前,外界有安徽和江西也会纳入其中的说法,事实却并非如此,你觉得是否出乎意料?原有的“泛长三角”概念,是否失去了实质性意义?  程必定:这是很正常的。2008年30日文件中界定长三角范围为沪苏浙
“两省一市”的,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在此之前,“长三角”只有16个核心城市,2008年5月份温家宝总理在上海召开座谈会才提出扩大至“两省一市”。此外,《规划》中还提到了,长三角地区是“一核六带若干扩展轴”的战略布局。“若干扩展轴”就明确了一个沿长江向西的扩展轴,即申苏浙皖扩展轴。这里就提到了安徽的作用,所以并不是“只字未提”。  至于“泛长三角”的概念,本来就是学术界提出的,而且有三种观点,一是3
1,即上海、浙江、江苏加安徽;二是3 2,即加上江西;第三是6
1,即华东六省加台湾,这是最大的范围。“泛”的提法本身就是动态的,中央出于慎重考虑未在《规划》中提这个概念,是有道理的,“国字号”规划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意见”,必须有明确的概念和范围,地域界定不清就没法规划。实际上“珠三角规划”和“长三角规划”的修订都是早在2006年就启动的,但前者2008年就得到批复,是因为它们涉及的几个城市都在广东省内,本省的事好协调,而涵盖三省市的“长三角规划”,问题要更复杂一些。  《中国经营报》:《规划》给长江三角洲地区发展提出了较高的战略定位,是不是因为这样,才将总体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的安徽排除在外?  程必定:可以这么理解。此次《规划》有三个定位,第一是亚太地区重要的国际门户,安徽省是沾不上的,亚太地区从东京到新加坡画直线,上海正好在中点上。第二是全球重要的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中心,安徽是不够格的。第三是具有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安徽的城市发展水平目前是不能算在其中的,一定要挂名,可能会引起兄弟省市的不服。所以从长三角的三个战略定位来说,安徽还有明显差距。  安徽与长三角地区不是处在同一个发展梯度上的,从全国来看,安徽属于经济的“第三梯队”,第一梯队是长三角和珠三角,第二梯队是环黄渤海地区,第三梯队则是包括安徽省在内的中部地区。安徽省的经济总量在中部地区排第四位,人均GDP排第五位,与长三角地区之间存在很大落差,因此“关在门外”是可以理解的。安徽确实处在长三角扩展轴的最前沿,但这只是客观存在的地缘优势,并不代表安徽经济就能与长三角核心城市相提并论。  “入长”大门仍开启  如果把长三角城市群定位为世界级城市群,它现有的范围还太小。再过五年,这个城市群还要向上游扩展。  《中国经营报》:今年3月合肥、马鞍山高调“入长”,但在更具实质性政策意义的《规划》中却没有体现。那么,此前的“入长”到底意义何在?

本报获悉,《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纲要》已经上报国务院审议,即将出台。

一直积极“融入长三角”、“东向发展”的安徽,最近又明确表示要加盟“中三角”,成为“中四角”一员,联手打造以“长江中游城市群”为依托的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  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打造长江中游城市群”成为鄂湘赣皖四省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并有望上升为国家战略。四省合力打造的长江中游城市群,将与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一起,成为国家重点打造的城市群。  但在区域经济专家看来,安徽的发展还是要积极融入长三角。“中四角”四省存在先天不足,其结构松散、经济同构度高、互补性不足、竞争大于合作,抱团合作的概念大于实质。中四角如何形成有共同利益为纽带的经济共同体,仍有待探索。  “安徽和长三角的合作是省级层面的。和中三角的合作是市级层面,由合肥市市长出面。这是重大区别。”当地政经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安徽在中四角问题的处理颇具意味。  以往的“左右摇摆”  安徽经常处于“东张西望”、“左右摇摆”的境地,一会儿提“加快淮北发展”,一会儿提“加快合肥科教中心建设”或“加快皖江经济带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发改委主任张韶春在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安徽以皖江城市带为主体的江淮城市群将整体加盟到长江中游城市集群。  今年2月23日,湘鄂赣皖四省省会城市8位“掌门人”武汉聚首,共同签署《武汉共识》,以合肥为代表的皖江城市带以及六安、淮南、蚌埠11个城市向西靠拢加入长江中游城市群,标志着“中三角”扩容为以武汉、长沙、南昌、合肥为核心的“中四角”,城市数量也由29个扩展至40个。  “中四角”概念的提出体现了高层意志。去年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在江西和湖北调研,提出把安徽纳入长江中游城市群的建议。随后合肥市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合肥市市长张庆军表示,合肥将牵手长沙、武汉、南昌,打造长江中游城市集群,“中四角”概念首次被提出。  张庆军表示,合肥要做到“左右逢源”,一方面要紧盯东部,一方面还要融入中部。  不过,当地政经人士担心,对“中四角”的过分热衷会让安徽的区域战略定位游移不定,对经济发展产生影响。“过去,安徽一直没有找准自己的战略定位。”  安徽省社科院乡镇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谢培秀指出,在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上,安徽经常处于“东张西望”、“左右摇摆”的境地,一会儿提“加快淮北发展”,一会儿提“加快合肥科教中心建设”或“加快皖江经济带建设”,丧失了不少机会。  安徽省政府参事、安徽省发展战略研究会会长程必定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安徽比较特殊,处于东部和中部的过渡地带,在国家战略上是一个承东启西的通道和战略点。  中部六省比较,安徽在地理位置上最接近长三角。通过长江水运、合宁和宁马高速、徽杭公路、宣杭铁路以及205、318国道等联系,皖中、皖江地区城市群,与沪宁杭等中心城市的交通均处于“6小时经济圈”内。  “安徽处于东部和中部的接壤地带,地理位置上主要还是中部,这样的区位决定它要跟中部加强联系。但从市场来讲,安徽主要受长三角辐射,其东向发展的指向不会因此而改变。”程必定说。  程必定指出,安徽经济70%指向长三角。安徽省外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人流、物流、信息流、现金流70%是长三角的。这也决定安徽是长三角的一部分,而不是中部地区一部分。  来自安徽省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国务院正式批复建立皖江示范区以来,产业承接成效显著,累计利用外资达147亿美元,占安徽省的72.5%;固定资产投资突破万亿元,达到10433.9亿元,占全省的69.3%。  “能取得这样的增速实属不易,这其中也得益于东部沿海及海外的产业转移。”张庆军也承认,合肥GDP增幅的贡献率60%以上,固定资产的增量60%以上,工业增长的60%以上,来自于外来投资,特别是东部沿海的产业转移。  更为重要的是,被寄予厚望的“中四角”四省存在先天不足,结构松散,经济同构度高,互补性不足,竞争大于合作,抱团合作的概念大于实质。“中四角”如何形成有共同利益为纽带的经济共同体,仍有待探索。  对“中四角”问题,安徽的处理颇具意味。“安徽和长三角的合作是省级层面的。和中三角的合作是市级层面,是合肥市市长去的。这是重大区别。”当地政经人士向本报记者指出。  中心大城市缺位  集中力量发展以合肥为中心的“皖中城市圈”还是发展以芜湖为龙头的“皖江经济带”的争论至今仍在继续。  对安徽经济发展的另一个质疑是,省会合肥对省内城市的辐射不足,中心大城市缺位。而从周边来看,武汉城市圈、南京都市圈、长株潭城市群、中原城市群……都已经成为加快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推手”。

该规划在2004年开始启动,规划期从2006年到2010年,对重大问题展望到2020年。但至今,《规划》仍待字闺中。

根据本报获得的《规划》2006年版本和2009年版本的对比显示,长三角各城市的定位普遍得到提高,尤其是上海、南京等中心城市。

不过,即使是这个最新的《规划》,还是凸显了“利益协调机制”的缺乏。

“由两省一市建立长三角区域协调指导委员会。”2010年1月5日,在第二届长三角城市发展论坛上,中国生产力学会会长王茂林在会议上呼吁,该委员会的协调达成的决议各成员政府必须遵守。

城市定位拔高

随着长三角城市在《规划》编制六年期间的快速发展,《规划》对于长三角各城市的定位变化较大。

根据本报获得的2006年11月《规划》征求意见稿和2009年6月份《规划》征求意见稿两个版本对比,各城市定位普遍得到提高。

以上海为例,2006年版本《规划》对上海的定位是:要强化上海发展核心。充分发挥上海作为国内外交通枢纽、长三角要素资源配置中心和文化交流中心以及创新源头作用,进一步凸现上海作为长三角核心地位,强化四大中心功能。

但到了2009年版本《规划》则变为“以上海为发展核心”,不再提“强化”一词,该《规划》对于上海的定位也明显提高:优化提升上海核心城市的功能,充分发挥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作用,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

显然,2009年版《规划》将上海放到国际层面去提出要求,并明确提出上海“要率先形成以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的经济体系。

再如苏州,2009年的版本则在此前版本基础上新提出“建设区域重要的现代服务业中心”。

不仅如此,其他一些城市的定位都得到了提高。“定位的提高是因为各个城市都在快速发展中。”江苏省发改委常务副主任曲福田对本报表示。

安徽省社科联原党组书记程必定对本报说,新版《规划》也突出强调了泛长三角,“这对安徽来说是好的机会”,而2006年《规划》并未提及安徽。

本报了解到,2009年版《规划》将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列入发展重点,而这是2006年版《规划》所缺乏的内容。

此外,《规划》最终征求意见稿还新提出了积极建设包括南通-苏州-嘉兴的沿路发展轴载内的五条交通线发展轴,形成跨区域的产业带。

协调机制待解

各城市定位的提高的背后是各自利益的诉求。但行政区划间协调难问题一直未解。

“长期以来我们在观念上和行动上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行政区划的束缚,从而影响了区域一体化的进程。”苏州常务副市长曹福龙称。

最新版《规划》提出要完善定期会商制度,继续完善两省一市“省市长”定期协商会议机制,充分发挥长江三角洲城市经济协调会市长峰会的作用,充分发挥现有沪苏浙经济合作与发展座谈会等合作机制作用,推进落实三方共同明确的有关合作,完善长三角合作的制度建设。

尽管如此,《规划》并未提出更强有力的协调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相对而言,更是侧重现行的“联席会议”等协调制度。

因此,与会人士呼吁建立更为有力的协调机构来进行区域协调。

在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厉无畏看来,成立专门的超越“两省一市”的机构不太现实,而目前的协调机构作用也相对较弱。因此其建议成立长三角合作与发展委员会,“这是一个独立的机构设置,不属于两省一市。”

而王茂林等人对此呼吁给与了支持,其也建议成立类似“长三角合作与发展委员会的”的协调机构。

王茂林还为这个设想的机构定下了发展基调,“这个委员会不属于两省一市,而且这个机构要编制一个到2020年的规划,用以指导长三角发展。

不过,这些建议能否被纳入《规划》内容中,仍有待观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