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派百家企业赴美采购

“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命令有关机构全面审查现行出口管制体系,审查有望在今年夏天完成。”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5月21日表示。  长期在核心技术周围树起的高墙有可能逐渐瓦解,此举能对不平衡的中美贸易状况进行一定的改善,然而,提高中国国内的自主创新能力仍然是越过国外技术壁垒的重要条件。  美国的出口管制体系  从中国科技部高科技进出口的历年表格上可以看出,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产品主要集中在计算机与通信技术、电子技术、光电技术和生命科学技术领域。另外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类产品贸易近年来有所扩大。而主要从美国进口航空航天技术类产品,但是从美国进口的高技术产品很有限。  这样的贸易结构源于美国对华的技术出口管制一直相当严格。美国商务部出口管理局负责出口管理执行事务的助理部长麦克·加西亚2009年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出口管理局出口管理执行部门的使命是,发现和制止非法出口交易以及惩处违规者,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我们极为严肃地对待这一职责,特别注意对中国等地区的出口,因为美国同这些地区的贸易正在迅猛发展,也造成了复杂的国家安全问题。我想强调的是,在我们用于执行事务的资源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用于对中国实施出口管制。”  在这背后,美国出口管制政策是由一系列的法律法规构成的,其中发挥主要作用的是:美国国会立法的《出口管理法》;商务部制定的《出口管理条例》;1954年通过的《原子能法》;1976年立法通过的《武器出口控制法》;1976年国会立法通过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授权给总统,在紧急或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以总统令的形式进行出口管制或贸易禁运。  在这个出口管制体系中,最基本的是《出口管理法》和《出口管理条例》。出于本国经济、外交和政治的需要,美国国会一直对出口管制法律进行修改,以适应国际形势变化。  “美国特别关注我国某些高技术产业的发展和竞争力,并且越发注重技术的军事应用性。美国一般认为伊拉克、卢旺达、安哥拉等国处于出口管制最严厉的第1级别,被实行出口禁运;我国与阿富汗、古巴、伊朗、朝鲜等国列入关注的及有导弹计划的第2级别。我国的不同技术产品和技术领域处于不同的管制等级,如核武器、化学武器等处于第1级别,实行禁运;电子(如集成电路、半导体)、航空航天(如通讯卫星)、高性能计算机等处于第2级别,进行严格控制;通讯技术(如信息安全、空间技术)、先进制造与自动化技术、新材料、发动机技术、生物技术等领域处于第3级别,受到较为严格的控制,出口许可证难以签发或签发时间较长。”中国传媒大学舆情研究所副所长、战略研究专家何辉告诉记者。  “很多出口项目需跨部门审查,牵涉到的部门庞大;另外技术应用的广泛性,很多商品和技术的军用或民用用途划分不明确,于是出口管制部门之间职责界定不清,申请程序繁琐,出口许可审批时间过长。因为很多美国企业担心审批时间过长,所以丧失了对一些高技术产品出口的信心。”何辉表示。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近日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上承认:“一些研究证实,基于冷战背景的美国出口管制体系,难以匹配日益变化的国际环境和科技形势,已阻碍了包括新兴技术在内的美国公司的出口。”  虽然在本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美国的“放宽对中国技术出口的限制”着实振奋人心。但在社科院美国问题研究所专家张国庆看来,即使美国提及放松对中国的技术出口管制,但也不可能全面放开。涉及的领域不可能是网络技术以及军用商品等美国已经完全领先而且处于垄断地位的安全领域。  “美国人也不会提供免费的午餐,这背后也有他们自己的逻辑。”美国中国投资公司总裁戴敏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骆家辉在为我们描述一个中美新能源合作的美好前景。不可否认,中美有合作的基础,但依然难掩其此行强烈的‘推销’之意。”中美关系专家对记者说,我们只是希望双方能各取所需,实现共赢。

摘要:
针对美国将放宽出口管制一事,商务部发言人姚坚今日表示,美国放宽出口管制是出于自身利益需要。希望美国出口政策能一视同仁,不对中国采取歧视性措施,此举将为中美深化合作提供空间。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将于5月23日与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举行会谈。另外,商务中国再派百家企业赴美采购针对美国将放宽出口管制一事,商务部发言人姚坚今日表示,美国放宽出口管制是出于自身利益需要。希望美国出口政策能一视同仁,不对中国采取歧视性措施,此举将为中美深化合作提供空间。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将于5月23日与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举行会谈。另外,商务部部长助理王超则将于5月下旬带领百家企业负责人组团赴美就新能源、电子领域洽谈经贸合作。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5月16日在香港表示,美国的出口控制体系确实存在不合理的地方,会给本国产品出口制造障碍。当前美国政府正对出口控制体系进行更改,预计将在今后几个月内出台这一体系的「更改版」,会有一些「实在的建议」。 对此,姚坚认为,美国出口管制体系改革,是基于美国自身利益需要。这一举措是美国扩大出口,增加就业的必然选择,有助缓解美国的贸易赤字,也是加强美国对外合作的重要措施。 美国现行出口管制措施,主要基于1979年的《出口管理法》。中国近年来一直呼吁美国放松高新技术等领域的出口管制,但未能奏效。在2008年美国出口管制列表修订中,中国曾被单独列出,包括航空发动机等20个大类的高科技产品受到出口管制。 尽管据美方统计,出口管制产品只占中美贸易的5%,但姚坚认为,其影响面肯定超过5%,因为出口管制涉及的管理程序和部门非常多,周期很长。姚坚指出,科技产品出口管制的放松总体上是符合当前世界经济的总体趋势和状况的,也表明原有的管制措施是落伍的,制约了美国经济发展,这项政策的出台会对中美经贸关系,特别是美国对华出口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至于希腊及欧盟国家债务危机对中国外贸的影响,姚坚认为,虽然希腊的贸易额只占中欧贸易不到1%,而中国亦支持欧盟采取救援措施,恢复有关国家的经济,但欧盟区部分国家的债务危机会对中国的出口带来一定影响,当中包括债务危机将影响金融及股票市场,打击整体投资信心,对经济复苏过程带来影响,而人民币兑欧元持续升值,对中国出口加大成本。

澳门葡亰手机版,但是,中国企业强调的“自主创新”和对外合作并不矛盾。何伟文说,自主创新也不能从一张白纸上创新,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并且尊重知识产权保护,再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形成新的制度,这样是比较好的。

另外,如果是与美国有紧密联盟关系的国家,或安全方面有密切的合作,美国可以把一些敏感产品出口到那里。

美方关注知识产权保护

骆家辉承认,一些研究证实,基于冷战背景的美国出口管制体系,难以匹配日益变化的国际环境和科技形势,已阻碍了包括新兴技术在内的美国公司的出口。

骆家辉也透露了奥巴马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总统下令让我们重新思考出口控制政策,认定哪些产品对美国安全是最为重要的,保护那些极为少数的产品,其他都要放松控制政策,让美国产品可以出口到世界各地。”

在演讲中,骆家辉重申了他近日来的一个观点,贸易分歧在中美两国的贸易中仅是极其微小的一部分。来自美国商务部的数据称,在过去的20年,美国的对华出口增加了12倍,从中国的进口增幅超过了30倍。

对于中方关心的美国高科技出口管制,骆家辉在当天的清华大学演讲中表示,美国对华出口产品大部分不会受到出口控制,极少数受到控制的产品是涉及敏感的安全和军事技术,这些是没有任何国家可以进口的。

骆家辉昨日也强调,侵害知识产权行为是美方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他提出,部分美国企业对去年下半年中国政府出台的自主创新认证制度表示担心,认为会限制国外的直接投资和进口。

如何实现这充满希望的能源未来?骆家辉认为,首先政府必须鉴定而果断的采取措施,投资清洁能源,并制定清洁能源利用方面的目标。

美国商务部部长骆家辉21日在中美商会演讲中乐观谈到巨大的新能源市场。同时,他毫不避讳地说,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落实奥巴马总统刚刚宣布的“国家出口战略”,在2015年使美国出口翻番,同时创造200万个工作岗位。

事实上,中美两国政府都致力于开拓清洁能源领域的广泛合作。2009年,中美承诺各拿出1500万美元来兴建一座联合研究中心,来自两国的科研工程人员将在此合作寻求能源问题的解决方法。在电力运输和能效等一些问题上,两国也制定了联合行动计划。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骆家辉说,中美有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需求,有共同努力的基础。

除了推动出口外,专家早在骆家辉此行前夕就对记者称,知识产权保护也是其最大的诉求之一。“出口和知识产权保护将成为此次最大的两个诉求。”中国开放型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何伟文对记者说,清洁能源方面,除了正常的贸易外,很多是非贸易的,包括技术、投资、研发上的合作,必然带来最深层的合作,“我觉得核心在于保护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

骆家辉在当天的媒体采访会上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已命令有关机构全面审查现行出口管制体系,审查有望在今年夏天完成。”

骆家辉北京“推销”清洁能源

“这种不确定性就有可能阻碍外国企业在华投资。”骆家辉说。

“全球能源市场价值6万亿美元,其中增速最快的当属清洁能源和绿色能源领域。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我们需要重建和改造几乎所有工业活动,从发电、运输到制造和建筑,我们不仅要高效、经济地开展这些工作,还要大幅降低碳排放量。”

最近保护知识产权是中美间比较重要的话题,微软连续告了几家中国企业并且都胜诉了。美国也对中国自主创新表示关注。美国贸易代表柯克表示,美国官员将在此次中美双边会谈上,就中国自主创新政策向中方施压。

“我们之间存在的分歧是两国贸易关系不断深化和成熟过程中无法避免的副产品。”骆家辉说,分歧只是极微小的一部分,2009年的贸易数据显示因贸易摩擦受影响的中国进口产品仅占不到3%。(

一些在华美国企业向他抱怨到,不知道中国的法律法规如何执行,又如何做出决策。而且,由于没有公示期,企业往往无法对新的法规提供反馈意见。特别是在能源领域,前期资本投资可能高达几千万美元,时间跨度长达数十年。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21日表示,美国有望在今年夏天出台新的出口管制体系,并在数月内正式实施。

但记者了解到,美国政府对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大致分为“防卫品”和“军民两用品”两类。其中,前者对中国禁售,由美国国防部控制;后者对中国视具体情况进行出口审查。由美国商务部负责。而事实上,严苛的出口审查已经无形中为美高科技产品出口设置了重重阻碍。

“我热切的希望帮助他们拓展在华业务;因为这里不仅有着全世界最庞大的消费市场,更是增长最快的清洁能源市场。”骆家辉说。

在实现奥巴马总统雄心勃勃的出口目标方面,打开中国市场是美国避不开的选择。作为领队,骆家辉带领奥巴马政府派出的第一支部长级贸易代表团出访。随团的企业尽管来自不同行业,规模也不尽相同,但代表了美国在清洁能源发电、能效提高以及电能存储、输配电等领域的最高水平。

推动清洁能源出口

此外,骆家辉还提到,“我在和美方企业界领袖进行交谈时听到最大的担忧就是透明度缺乏。”

骆家辉认为,政府应尽可能地为私营企业开发新的能源技术和市场投放提供便利。但是——他用“遗憾”的口吻说到,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在这方面恰恰有很多顾虑。

贸易分歧非主流

美国现行出口管制体系,主要基于1979年的《出口管理法》,有两份不同的管制清单,分别由国防部和商务部管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