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天三成基金公司高管变更 银河一年半四换将

从副总经理到总经理的路,熊科金走了8年。  随着5月8日公告宣布银河基金总经理裴勇离任,熊科金终于扶正。至此,银河基金的高层几乎在过去的一年多之内全部换血。  作为银河基金在2002年成立时的筹备组成员之一,熊科金对公司如今的状况应该了然如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银河基金的资产规模仅有115.24亿元,在所有的6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42位,业绩不突出,管理营销也乏善可陈,股东对高管更难谈满意。  熊科金不能回避的是,要管好这家增长缓慢,正在逐步沦落到行业边缘的基金公司,并非易事。  一年多之内,公司高层几乎先后悉数换血,这在业界并不多见。更让业界疑惑的是,不少离职人士均曾在督察长的位置上待过,背后是否存在规范问题也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高管频繁离职  对于一个一贯低调的基金公司来说,不是因为业绩的快速增长,而是因为频繁的高管辞职公告引起投资者关注,多少有些令人尴尬。  2008年12月16日,银河基金公告称屈艳萍辞去督察长一职,同时表示由副总经理姜皓代为履行督察长职务。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年时间,2009年8月14日,公告称姜皓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不到一个月,2009年9月10日,银河基金再次公告,王娟凤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值得注意的是,在姜皓不担任副总经理不代履行督察长一职后,是由王娟凤代为履行督察长一职。在上述公告的第二天,即9月11日,银河基金又发布公告聘任李昇担任督察长。  “公司管理层如此集中高频率的辞职,在基金业内并不多见。”一位基金行业研究员向记者表示,这说明公司内部管理上出现了一些问题,或者是因为股东对高管层不满意,“将对公司的稳定造成比较大的伤害。”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屈艳萍辞职之后,公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找到新的督察长,只是让几个副总经理代为履行职责。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导致很多风险控制的隐患。资料显示,自从2002年6月银河基金成立以来,屈艳萍就是银河基金的督察长。  “对于公司高管的离职,我们不便多做评论,可能有个人职业发展的考虑”,银河基金监察部总监佘川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总经理裴勇已经调回大股东银河金控工作,具体职位需要由银河金控说明。“裴总离开也和最近公司董事会即将换届有关,相关工作股东正在安排之中。”佘川说。  上述基金行业研究人士指出,新一届董事会尚未正式成立,就对管理层进行了如此大规模的换血,这意味着,公司董事会对银河基金之前的发展并不满意。  而针对几位离职的副总经理都临时代为履行过督察长一职的原因,佘川也向本报给出解释,“自从屈艳萍离职之后,公司一直在寻找合适的督察长,但是因为督察长位置比较重要,监管部门的要求也比较严格,所以我们在选的时候就比较谨慎,导致较长时间内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这就导致了公司几位副总都担任过督察长的情况。”佘川说,一方面公司不可一日无督察长,因此必须任命高管级别的人代为履行职责,另一方面代为履行的时间有限制,即不能超过三个月,导致就在银河基金几个副总之间轮换着代为履行。  事实上,即便如此,在寻寻觅觅将近一年之久后,银河基金最终还是从公司内部提拔来担任督察长,现任督察长李昇在被任命前担任银河成长基金的基金经理,并身为股票投资部总监,应该说是投资业务的负责人。  “从李昇的履历上看,基本都是在投资领域,并无做风控稽查的经验。”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投研出身的督察长业内还是很少见的,能否做好有待观察。

  □ 本报记者 马薪婷

  近日,银河基金公告称,免去裴勇总经理一职,聘任原副总经理熊科金担任公司总经理。这是5月份的唯一一起基金公司总经理离职事件,也是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近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发生的第四起高管变更。

  《证券日报》基金周刊统计显示,截至5月12日,在今年过去的132天中,已经有18家基金公司变更高管,占了60家基金公司的30%。按前4个月计算,平均每月有4.25家基金公司产生7.25起高管变更,环比前4个月平均每月多出了1.25家基金公司3.75起高管变更。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  业内人士指出,高管变动对基金业绩短期影响有限,但是更多的体现在对公司文化和投研风格的长期影响和深层变化上。事实上,对于一些业绩不好的基金公司,高管变动未必是坏事,新高管的加入也许会加速基金公司的发展。

  平均每月4.25家公司

  产生7.25起高管变更

  按照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颁布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中的对证券投资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的定义,“是指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督察长以及实际履行上述职务的其他人员。”

  《证券日报》基金周刊统计显示,截至4月底,今年以来基金公司一共有17家基金公司发生了29起高管变更(包括高管离职与新高管任职等)。加上前述的银河基金公司,今年的132天里,已经有18家基金公司变更高管,占了60家基金公司的30%。

  从基金公司性质看,今年发生变更的18家基金公司中,外方股东参与的合资公司有9家,占50%。

  总体来看,平均每月有4.25家基金公司产生7.25起高管变更。这一数据环比前4个月,平均每月多出了1.25家基金公司3.75起高管变更;而去年9月至12月4个月间,共有12家基金公司产生了14起高管人员变更,平均每月有3家基金公司产生3.5起高管人士变动。

  这一数据也印证了银河证券基金研究所李薇的观点:“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往往在靠近上半年的时间段要比靠近下半年变动的频繁。”

  为了使基金公司的高层或基金经理减少变动,基金公司也没少煞费苦心,但终是“治标不治本”。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相关人士此前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该公司的年终奖选择在3月份后发,一方面是尽量减少人员变动,很多选择在年终奖发布完毕后“开溜”;另一方面也是公司的年终奖审批程序也比较繁琐。但尽管如此,该人士也表示,“该走的还是会走,拦也拦不住。”

  业内人士指出,今年外部因素也和往年不同,新基金公司纷纷筹建,需要大量的人才,再者,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推出,私募基金需要大量的有真材实料的投研人员,所以即使采取晚发年终奖的策略也未必能留住人才。

  目前,坊间正有传闻称沪一公司大佬也即将离职转投私募,不过,当《证券日报》记者致电该公司求证时,该公司相关人士表示,“照目前看来,他离职是不太可能的事,因为公司正在准备发行新基金,他正在外地出差,为发行新基金的事情忙碌着。”

  银河基金

  近一年半四次换“将”

  5月8日,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总经理裴勇因工作调动原因,经董事会通过免去其总经理职务,聘任原副总经理熊科金担任公司总经理。

  其实早在今年4月下旬就传出了裴勇离职的消息。

  公开资料显示,银河基金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14日,是市场化机制批准成立的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俗称:“好人举手第一家”)。而裴勇是2007年1月5日走马上任银河基金公司的总经理一职。

  令人咋舌的并不是裴勇的离职,而是这是近一年零4个多月以来,银河基金公司的第四起公司高管离职。

  2008年12月16日,公告称屈艳萍辞去督察长一职,同时聘任副总经理姜皓代为履行督察长职务。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年时间,2009年8月14日,公告又称姜皓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紧接着,不到一个月时间,2009年9月10日,银河基金再次公告王娟凤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值得注意的是,在姜皓不担任副总经理不代履行督察长一职后,是由王娟凤代为履行督察长一职);接着上述公告的第二天,即9月11日,银河基金又发布公告聘任李昇担任督察长。

  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一家基金公司就更换了4次高管。除总经理裴勇外,其余三位均担任或代为履行过督察长一职。

  业绩上,今年以来,银河基金旗下的股票型基金的短期业绩表现还算可以。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12日,银河行业优选今年以来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3.57%,排在同比的199只股票型基金的第12名,另一只银河竞争优势成长基金今年以来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5.02%,排在同比的199只基金的第19名。

  一位长期研究基金公司人员变动的分析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由于高管个例性太强,很难用群体性指标去考量。因为高管个人执行力固然很重要,但是中间存在很多变量,高管变动对基金业绩短期影响有限,但是更多的体现在对公司文化和投研风格的长期影响和深层变化上。该分析人士指出,事实上,对于一些业绩不好的基金公司,高管变动未必是坏事,新高管的加入也许会给公司带来新的有益处的管理方法,加速基金公司的发展。

转发此文至微博)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nbsp&nbsp&nbsp&nbsp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