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堑即将变通途 崇启大桥即将开工建设

编者按/  过去30年间拉动中国经济成长的南、北、东三大区域版图里,长三角经济圈是个既特殊又典型的地方。特殊在于,这里是中国人口最稠密、消费水平最高的区域,拥有唯一的中心城市——上海。而典型则在于,大量参与竞争的国有企业和国有控股企业,由于主要听命于地方政府而造成地区市场的行政分割和盲目竞争——这几乎是整个中国政经“纠结”图景的缩影。  与两年前“北京奥运”所蕴含的政治含义不同的是,2010年上海如何与长三角分享“世博会”带来的经济前景和商业机遇,打破政策取向和行政行为“以邻为壑”的传统路径,进而向中国首个“区域共同市场”这一目标冲刺,将成为这个“经济地标”所担负的最重要的国家使命。  本报自2010年第一期始,将陆续推出“长三角的世博命题”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孔庆伟终于了却一桩心事。  作为上海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城投”)总经理,他成功地在2010年前为这家上海市政府完全控股的最大投资商找到了一个走出上海的支点——江苏启东。  “启东是上海的北郊,随着上海长江隧桥的通车,启东的区位优势会更加凸显。”2009年12月23日孔庆伟在双方签订合作协议时表示。  事实上,上海城投也是上海长江隧桥工程这一目前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隧桥结合工程的主要投资建设方,横跨中国第三大岛——崇明岛和上海市区的这一工程已经在一个多月前竣工通车。如果2011年该公司投资建设的崇启大桥(崇明岛到江苏启东)也实现通车,那么上海的“一小时经济圈”就相当于往外跨了一大步。  第三步跨越  继正式启动“大虹桥”的西进战略之后,上海“北上”,眼下正成为热门的区域经济话题。  “长江隧桥通车后,崇明的旅游将大跨步上一个新台阶,预计游客数量将从现在的每年100多万人次发展到200多万人次。”崇明县委书记彭沉雷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崇明,在上海的发展战略之中,因为位置尴尬,加之自然环境良好,早已被定位为生态保护区,因此,大工业无法发展,经济始终不是很好。如今长江隧桥通车之后,崇明的位置立刻改变,成为上海北部连接江苏的中心位置。  交通的改变常常指数级地改变一个区域的发展轨迹,上海尤其如此。  一个世纪前,上海外白渡桥的建造,将苏州河两岸连接起来,使得当时苏州河北面成为中国现代化工业的源头,也奠定了上海在近代中国经济龙头地位。  1988年,南浦大桥的建造,让黄浦江成为上海的内河,随后浦东开发,再次让上海实现了腾飞,造就了今天上海再次执中国经济牛耳地位。  “长江隧桥工程将成为上海历史上的第三次跨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发展研究所研究部主任罗祖德认为。他所说的上海“三步跨越”的战略,已日渐成为现实:崇明往北,可以带动苏中、苏东甚至苏北的经济,兼顾江苏的利益,上海自然从中受惠。  北上:从竞争到合作  然而,这种设想的最终成真并非一帆风顺。

图片 1

摘要:进入港桥时代的长三角 王晓静 田享华
江苏启东、上海崇明、浙江宁波等地都在密集举办各种招商活动。“最近我们真是忙得团团转,我们在世界各地举办了多场专题招商活动,上半年共签约245个项目,新增工商登记注册外资3.01亿美元,实际到账2.02亿美元。”江苏…

即将开工建设的崇启大桥效果图。

  进入港桥时代的长三角

久居江北的启东,即将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地理位置,真正跨越长江天堑。从这一刻起,改变的不仅仅是启东,还有它身后的苏中与苏北大地,以及上海乃至长三角的新一轮发展格局之变。

  王晓静 田享华

在区域融合联动发展的进程中,或许还会遇到硬件之外的其他问题与矛盾,而人们最期待看到的,不仅仅是“天堑变通途”的简单思路,而是区域合作中充满艰辛与乐趣的互动过程。

  江苏启东、上海崇明、浙江宁波等地都在密集举办各种招商活动。“最近我们真是忙得团团转,我们在世界各地举办了多场专题招商活动,上半年共签约245个项目,新增工商登记注册外资3.01亿美元,实际到账2.02亿美元。”江苏启东市商务局、招商局局长石光辉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变化

  这本漂亮账的背后当然与启东打出了“桥牌”有关——崇启大桥北接已建成的南京—南通—启东高速公路,直通苏北乃至中原。预计今年年底初步贯通,明年上半年正式通车。

雨后的启东,空气里有一股潮潮的青草味,深深吸上一口,内心似乎会产生某种躁动。不过,2008年的这个夏日,让众多启东人感到兴奋与不安的,并不只是季节的转换。

  上海的产业是否会就此流动到更具成本优势的苏北?尤其是刚刚借助长江隧桥工程通车将近一年的崇明三岛,招商工作方兴未艾,是否将遭遇激烈的竞争?

这几天,在政府部门的办公室,在表面平静的开发区,甚至在茶楼酒肆,都会有人不断打探一个信息:“你知道奠基的时间定了吗?现在开工,能赶得上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通车吗?”言语间,脸上隐约带着潮红。

  这样的问题其实在长江隧桥、杭州湾大桥、苏通大桥等接二连三打破长三角两省一市地理分割的工程通车后,工程影响地的官员和学者都会有类似的担忧和疑问。“错位发展”几乎成为各地的共识,尽管暗地的竞争无可避免。

尽管当地人说话声音不算响,但已足够传到遥远的异地他乡。最近这段时间,作为启东江海开发的标志区域,滨海工业园可谓门庭若市。一位工作人员说:“大桥要开工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保守地估计,今年园区1000万元以上的新开工项目将达到60个。”

  在上海城市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长三角区域规划组研究员郁鸿胜看来,崇启大桥的建设对江苏的沿海战略将起到决定性作用,大桥对整个长三角的联动,对江苏的经济拉动都很重要。

这样的局面显然是启东所期盼的。今年4月16日,国家发改委批准了崇启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并要求尽早开工建设,早日竣工通车。再过几天,谈论十数载的连接上海崇明与启东的崇启大桥将正式动工建设。作为上海至西安国家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总投资75.89亿元的庞大工程,终于接近启动的关键时刻。

  当然,重视这座大桥并不仅是启东的官员,崇明的官员也私下担心过崇启大桥(将来可能还有崇海大桥)的开通也会给崇明甚至上海带来压力。正如一位研究者指出,三条大通道的建成会迅速提升南通和宁波的地位,“我们很难防止一部分上海的资金和企业向南通流动,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南通工业用地、商业用地都比较便宜。”

这似乎在说,久居江北的启东,即将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地理位置,真正跨越长江天堑。从这一刻起,改变的不仅仅是启东,还有它身后的苏中与苏北大地,以及上海乃至长三角的新一轮发展格局之变。

  上海崇明县无论是作为生态定位的本岛,还是立足于海洋装备产业的长兴岛,都已经体会到了竞争的压力。不过,上海长兴海洋装备产业基地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文忠还是坦诚告诉记者:“我们的优势就在于和大集团、大企业‘零距离’配套,而且距离上海市中心更近。”

很多时候,一条江水的阻隔算不了什么。

  其实,“整个长三角地区已经进入港桥时代,桥建好以后就要建港、建码头,这样整个长三角的经济结构都会发生改变,能源、船舶等重化工业先发展起来,然后带动轻工业的发展。”郁鸿胜如是说,不过,他也强调长三角各个地方的辐射效应均显现可能需要5年到10年的时间。

今年早春,江苏启东先豪国际酒店的大宴会厅里,一出越剧《五女拜寿》选段热热闹闹地上演,把觥筹交错的酒宴氛围推向高潮。在这个地处长江北岸的城市里,喜欢来自江南越剧的人不在少数。以至于每逢节庆时,总愿意让本地的越剧团唱压轴戏。这时候,那条横亘在启东与上海之间的长江似乎并不起眼。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但更多时候,一条江水的阻隔还是大问题。

更多

启东地处江苏沿海一线的最南端,与上海隔江相望。但当地官员说,启东既受长江之利,也饱受长江阻隔之苦。尽管隔江就可以看得到上海,但乘坐长途汽车通过摆渡,路上需要3个多小时。南向的瓶颈阻隔,成为始终困扰启东发展的最大瓶颈。

也许是期盼之情太切,2006年11月20日,当崇启大桥立项的消息传来,启东全市张灯结彩,气氛比过年还热闹。当晚,在市会议中心上演“大桥·心中的梦”大型主题晚会,舞台背景上,繁花似锦中映衬着一座雄伟的大桥。

随之而来的,还有嗅觉灵敏的投资者。在那场以《五女拜寿》收尾的宴会前,在启东民间投资恳谈会上,一举引进资本项目109个、总投资160亿元。其中,既有来自上海的4亿元的电缆生产项目,还有来自德国的6000万美元的生物辅酶制品项目。

“沪宁高速公路的终点在上海,宁启高速公路的终点在启东,沪崇苏大通道的接点在崇启,由此可以形成宁启高速与沪宁高速公路的环形闭合,使之没有迂回运输,没有断头道路”,启东市委书记孙建华展示了这样一幅画面。

眼下的态势是,尽管崇启大桥即将动工,但启东人期待已久的“大桥效应”似乎已经显现。而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等待了很久。

格局

坐在启东市发改委的办公室里,60岁的李洪斌并不起眼。但在这个城市中,瘦瘦的李洪斌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受到高乎常人的礼遇。因为在启东人看来,这个名字是与崇启大桥紧密相连的。

1990年,在河海大学任教16年后,李洪斌回到了故乡启东。当时,他最大的感触是,地处三面环水的半岛,如果没有高速公路带动,没有大桥衔接,启东很可能会成为江苏经济发展的“死角”。

“1996年前,从启东坐船需要七八个小时才能到达上海吴淞码头。”李洪斌回忆道,这还是在天气好的情况下。为了拉近启东与上海的距离,1999年,启东还开设了直升机场,半小时就可抵达上海。不过由于往返机场费时不少,价格也较高,所以乘客寥寥,最终停办。

由于长江的阻隔,启东到上海最初只能乘班船。2001年1月,经海太汽渡的“启沪快客”开通营运,每天平均20分钟一班车。“启沪快客”成了广大市民直达上海最便捷的交通工具之一。但尽管如此,长江天堑有时还是那般无情。一遇长江大风大雾,在渡口等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格局显然是必须改变的。2001年3月,作为启东的桥梁专家,李洪斌随几位市领导到南京向省里汇报建桥设想。启东人主张建桥的理由主要是,崇启大桥通过隧桥工程,最终让宁启高速与沪宁高速形成环形闭合,这是道路规划的最佳设计;同时,启东通桥后到上海市区才80公里,这使得启东可以迅速融入到上海一小时经济圈,形成某种梯度或者配套产业。

其实,建设崇启大桥的设想,并不仅仅站在启东或南通的立场上,同时也是从推动长三角一体化的宏观角度考虑问题。这一观点,在上海的区域经济专家罗祖德教授的脑海中酝酿已久。

在华东师范大学的宿舍区,年过七旬的罗教授沏了壶好茶等待记者。显然,对于“崇启大桥”这个话题,他有颇多感慨。

“上世纪90年代,我在研究上海城市发展过程中,提出上海经济发展100年来经历的几个阶段。1907年,上海首先在苏州河上架起了一座外白渡桥。后又陆续在苏州河上建了20多座桥梁,把苏州河南北两岸连接起来。于是上海发展成东亚大都市。我们把这个阶段称为上海‘跨越苏州河时代’。1970年,上海打通打浦路隧道,上世纪90年代又建起了南浦大桥、杨浦大桥等,加上过江隧道,把黄浦江两岸连了起来。从而造就了浦东的一片新天地。于是,上海又正在成为一个国际大都市。我们把这个阶段称为上海‘跨越黄浦江时代’。”

在罗祖德眼中,现在的上海还面临着一次更大的发展,那就是跨越长江。“在上世纪90年代,我们提出,是不是能在浦东五号沟建一个隧道,穿过长江,进入崇明,再北上到启东。这个方案就是现在上海长江隧桥工程和崇启大桥的雏形。”

现在,上海“跨越长江时代”发展的历史机遇,垂青了设立县治才80年的启东。准确地说,崇启大桥能够立项动工,关键在于江苏与上海两省市的合力推动。而其更关键的意义在于,此举将真正打通长三角东翼,从而带动长三角发展格局的新变。

通途

清晨的薄雾刚刚聚拢,沈勇已经在码头上忙开了。

作为连接启东与崇明的渡口经营者,30岁的沈勇早已习惯了天不亮就起床的生活。眼下,他在南面的崇明,父亲在北面的启东,雇了40多个人,经营着这条车客渡航线。前些年,一天开4班船,显得空空荡荡;而现在,开船密度翻了一番,等候摆渡的车辆还排长队。眼下,让沈勇有些犹豫的是:“到底还要不要添置新船?”因为在他看来,崇启大桥建成通车不过三年时间,到时一切都会改变,“还会有多少车子来摆渡呢?”

大桥必将带来巨变的推断,深深植入了百万启东人的脑海。“崇启大桥是启东人的百年期盼,开通后,我们就不再是接轨上海,而是融入上海。”

在很多启东人看来,崇启大桥建设将改写启东交通“神经末梢”的历史,使启东全面融入上海一小时都市圈,并凸现交通的枢纽效应、与上海的同城效应和投资的洼地效应,同时将放大启东江海港口、滩地资源、基础教育和机械电子产业基础的优势,推进启东江海联动开发战略的实施。

眼下,启东人都把启东看作北上海,就是上海的北郊区。但同时,他们也在思考:如何更好地挖掘大桥效应,真正有效摆脱受制多年的长江桎梏?而这,显然是眼下启东决策层所思考的重中之重。

启东的吕四港名扬中外,是我国东部沿海不可多得的深水海港,可建5—10万吨级深水泊位数十个,一批临港项目加快推进。位于长江北支入海口北岸的启东沿江船舶工业带,到“十一五”末,将形成200万载重吨、年产值200亿元的造船能力,建成长江入海口第一船舶制造基地。

今年1月,上海外高桥集团在启东建立“园中园”,“这是外高桥集团第一次跨到上海之外的地方建园区。”6月15日,启东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了“桥港连通江海,启东融入上海”投资环境推介会,又吸引到一批与上海合作的项目。这被看作启东大打“桥牌”的开始,其核心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融入长三角核心经济圈。

由于历史上的围垦,启东在崇明北部有块飞地,就是现在的启隆乡。在这个被称作接轨上海桥头堡的乡镇,最近正在机关干部中展开一场讨论,焦点是如何真正抓住大桥带来的机遇。

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编制《江苏启隆·高科技生态产业园总体规划》。在他们看来,“融入崇明、接轨上海,必须规划先行。”而作为崇明岛的一部分,启隆乡的发展必须要与上海同步。

从某种意义上说,崇启大桥的动工,必将带动长三角东翼的跨江联动发展,体现了突破行政区发展的经济社会潮流。但大桥的建设毕竟只是硬件设施的改善,不可能彻底解决所有问题。在区域融合联动发展的进程中,或许还会遇到硬件之外的其他问题与矛盾,而人们最期待看到的,不仅仅是“天堑变通途”的简单思路,而是区域合作中充满艰辛与乐趣的互动过程。

崇启大桥

崇启大桥是上海至西安国家高速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长江三角洲高速公路网以及江苏省、上海市高速公路网的组成部分。

项目起自上海崇明岛陈家镇,接在建的上海长江越江通道工程,经中兴镇、富民农场,跨越长江口北支,经启东城市规划区东侧,接已建成的南京—南通—启东高速公路,全长约52公里。其中长江大桥长约7.2公里。全线采用高速公路标准建设,项目总投资75.89亿元,计划2010年建成通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