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龙文化影视游戏两条腿遇困 计提商誉减值引“财务洗澡”争议

“这些质疑现在都变得毫无意义,我们已经成功过会,明春就可正式上市。”12月28日上午,鼎龙化学副总、大股东之一的黄金辉接受记者专访时说。这是自鼎龙化学过会前后的敏感时期以来,该公司高管首次通过媒体正面回应。  当前的鼎龙化学公司,正沉浸在“过会”所带来的巨大喜悦之中。  2009年12月28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江汉北路8号的湖北省商务厅大厦,该楼19层即是鼎龙化学总部。在前台的右墙上,张贴着一份惹眼的红头文件—《关于积极筹备元旦联欢晚会的通知》。对此,公司员工均心知肚明,这场实为鼎龙化学顺利“过会”后的庆功会,将是空前地隆重。  25日上午,鼎龙化学成为湖北省今年第4家在创业板成功过会的企业。但在25日之前的4天时间里,19层明亮的办公楼内却是阴云密布,鼎龙的高管们均感到忐忑不安。  自证监会12月21日晚公告称将于12月25日开会审核鼎龙化学的首发申请之日起,包括《中国证券报》在内的国内财经媒体纷纷质疑该公司的盈利能力和产能研发费用过大等问题。著名财务专家夏草撰文称之为“鼎龙化学IPO的七大硬伤”。  “这些质疑现在都变得毫无意义,我们已经成功过会,明春就可正式上市。”12月28日上午10点半,该公司副总、大股东之一的黄金辉,端坐在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气定神闲地接受记者专访。  这是自鼎龙化学过会前后的敏感时期以来,该公司高管首次通过媒体正面回应外界的相关质疑。  “闷声运作过会事宜”  面对外界的质疑,鼎龙化学高层一直采取“鸵鸟政策”予以应对,绝不回应半句。  最先公开对鼎龙化学IPO发出质疑声音的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财务专家郑朝晖(笔名“夏草”),曾一度希望能与鼎龙化学的高管直接沟通,但他的愿望落空了。“一般来说,一个公众公司应该直接面对公众质疑,我起初希望公司对我的质疑做出相应解答,但直到现在也没有获得任何联系。”  《中国证券报》编辑部一位人士表示,该报湖北驻地记者曾多次向鼎龙化学提出采访要求,并数次前往该公司总部和生产基地,但均遭到拒绝。其董秘伍德曾一度向当事记者承诺,等过会后再接受采访公开回应,但至今中证报还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答复。  毫无例外,在鼎龙化学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均按照《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外公布了“负责信息披露和投资者关系的部门负责人联系电话”。然而该电话却形同虚设,经常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12月29日,鼎龙化学另一位管理层通过电话向记者解释说:“公司认为除了中国证监会的意见外,来自其它方面的质疑,公司都没必要进行回应。”
他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说,闷声运作过会事宜。”  但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种鸵鸟式的貌似“自欺欺人”的手法,正是鼎龙化学应对危机的高明所在。当招股书申报稿中众多毋庸置疑的硬伤被公开指出后。鼎龙化学深知,如果站出来公开“解释”或“澄清”的话,只会收到欲盖弥彰的效果,激起外界更为强烈的反应。  黄金辉对记者说:“据说夏草这个家伙已质疑了100多家公司,但这些公司最后都成功上市了。相关报纸有言论的自由,但我们认为这些都是来自民间的非官方说法,公司认为没必要回应。”

图片 1

今天上午,上交所网站已可公开查询科创板企业申报信息了!

原标题:鼎龙文化影视游戏两条腿遇困 计提商誉减值引“财务洗澡”争议

3月18日,上交所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系统将正式“开门迎客”。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上交所网站已可公开查询科创板企业申报信息,包括科创板有关公告通知、信息披露、项目动态等栏目,可实时浏览发行上市审核的最新信息。不过截至记者发稿,仍无披露信息。第一家申报科创板的会是谁悬念仍然待解。

在交出亏损4.64亿元的三季度财报后,鼎龙文化(SZ.002502)陷入多事之秋,商誉减值4.27亿、更换会计师事务所、多名高管辞职……一系列变动引发外界对于其财务洗澡的质疑。

图片 2

11月23日,鼎龙文化发布关于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面对“财务洗澡”和商誉减值合理性的质疑,鼎龙文化公告称“并不存在通过计提商誉减值业绩大洗澡的情况”。

截至记者发稿时,初步统计已有江苏北人、金达莱、复旦张江、赛特斯、大力电工、先临三维6家公司发布公告,明确拟申请科创板上市;已经处于IPO进程中的新光光电、烟台睿创、启明医疗、聚辰半导体、申联生物等公司已经更新其IPO相关文件。此外,还有西部超导、集创北方等公司尽管尚未公开相关信息,但从多方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其申请科创板上市概率很高。

尽管鼎龙文化对财务洗澡予以否认,但其会计师事务所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却表示“公司是否存在通过
2019 年三季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进行业绩大洗澡,需待公司 2019
年财务报表审计结束时予以回复。”对此,鼎龙文化董秘办人士11月28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则回应,“商誉减值目前尚未经过资产评估,事务所认为现在出具意见不够专业,风险性也比较大。”

整体来看,目前十余家“官宣”拟登陆科创板企业均属于科创板重点支持的六大战略性新兴行业,大部分企业盈利能力较强。这些企业至少经历了三轮以上的融资,股东名单中不乏知名机构和上市公司身影。

以“影视+游戏”模式发展的鼎龙文化,又因这两项业务的商誉减值为前景笼上疑云。

聚焦六大行业

商誉计提“故技重施 ”

目前13家公司中,从注册地来看,注册地位于上海的企业家数最多,有3家,分别为聚辰半导体、申联生物医药、复旦张江。注册地点在江苏为赛特斯、江苏北人,浙江有启明医疗和先临三维。北京、黑龙江、江西、山东、陕西和湖北均为1家,分别为集创北方、新光光电、金达莱、烟台睿创、西部超导和大力电工。由于北京证监局自3月18日才开始受理科创板相关备案工作,预计下周会有更多相关信息出炉。

亏损是2019年鼎龙文化业绩的总体基调。鼎龙文化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其录得营收3.1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则为4.64亿元。亏损来源于对其子公司梦幻星生园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幻星生园”)及深圳市第一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波”)的计提商誉减值。

行业分布上,前述13家企业均属于科创板重点支持的六大战略性新兴行业,申联生物、启明医疗、复旦张江为生物医药行业,新光光电、江苏北人、大力电工可归为高管装备制造业,聚辰半导体、集创北方等公司属于电子信息行业、先临三维、赛特斯属于软件开发行业,金达莱属于环保节能行业,西部超导属于新材料行业。

财报显示,鼎龙文化计划对梦幻星生园和第一波共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27亿元,其中梦幻星生园减值2.77亿元,第一波则减值1.5亿元。据了解,梦幻星生园负责鼎龙文化影视剧制作板块,而第一波则承担游戏研法和运营业务。

图片 3

游戏与影视业务贡献了鼎龙文化超五成的营收,鼎龙文化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其影视制作录入收入1.7亿元,总营收占比36%;游戏业务营收1.23亿元,总营收收入占比26%。

海通证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许灿近日表示,目前接触的企业来说,以信息技术和生物医药行业类最为积极。

实际上,今年以来鼎龙文化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不过其亏损额度并未有三季度如此之大。历史财报显示,今年Q1鼎龙文化净亏损2365万元,半年报则显示亏损213.4万元。若按照季度划分,今年二季度鼎龙文化甚至实现了2152万元的净利,鼎龙文化表示,二季度的盈利来自于旗下子公司司骅威健康新发生商业业务带来的收益。巨大的业绩变脸引发了深交所质疑,针对鼎龙文化三季度亏损,深交所下发问询函,就其商誉减值合理性、是否存在业绩洗澡等问题发问。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企业具备研究所和顶尖高校背景。新光光电的前身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光学目标仿真与测试技术研究所的一个课题组,公司董事长、第一大股东兼创始人目前仍担任哈工大航天学院光学所所长。西部超导的第一大股东为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

实际上,此次商誉减值只是鼎龙文化“故技重施”,2018年12月,鼎龙文化控制权变更,其2018年报也对梦幻星生园和第一波商誉减值共12.97亿元,从而导致2018年12.77亿元的净亏损。

天眼查信息显示,这些企业专利储备也较为丰富,例如集创北方拥有近500条专利信息,拥有10项软件著作权。

业绩双双不达预期是鼎龙文化对于减值作出的回应,“影视公司人员流失,加之受大环境影响2019年公司停掉了所有影视项目,这是减值的主要原因。”董秘办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部分企业盈利能力突出

高管“走马灯”式轮换

尽管科创板标准一大看点是放松了对拟申请企业的财务要求,但从目前这些企业来看,大多数盈利能力较强。

业绩变脸的背后是鼎龙文化今年来高管层“走马灯”式的轮换,自去年年底鼎龙文化实控人变更后,其涉及财务、审计等岗位的高管一直处于变动中。去年11月30日,鼎龙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原实际控制人郭祥彬与杭州鼎龙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协议生效后杭州鼎龙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则变更为龙学勤。

从近年来的经审计的财务信息来看,这些公司的净利润大多在2000万元以上。

鼎龙文化三季报则显示,郭祥彬目前持有公司15.31%的股份,仍为第一大股东,但其股份全部处于质押或冻结当中;杭州鼎龙则以13.76%的持股份额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西部超导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均超过1亿元。尽管目前尚未公布2018年财务报告,不过其2018年三季度已经实现净利润逾9600万元;

实控人变更后,高管层迎来变动。今年1月份,公司原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陈楚君申请辞职,曾伟成为新的继任者,然而曾伟在就职8个月后便辞去职务。11月23日,鼎龙文化独立董事汤胜也递交了辞职报告,汤胜还担任鼎龙文化审计委员会主任委员及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鼎龙文化董秘办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汤胜是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另外,今年11月鼎龙文化审计部负责人林晓丽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

复旦张江2018年实现收入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48.77%;公司股东应占利润1.51亿元,同比增加100.54%;

与高层一并变动的还有会计师事务所。今年5月份,鼎龙文化发布公告称将续聘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为2019年度审计机构,到了11月15日又突然“变卦”,改聘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为2019年度审计机构。“换事务所的原因一方面在于立信不能满足鼎龙文化的审计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公司出于成本上的考虑。”接近鼎龙文化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金达莱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7.14亿元,同比增长47.56%,实现净利润2.36亿元,同比增长60.95%。公司近三年以来毛利率稳定在60%左右,而公司同业的碧水源近年来毛利率为30%左右。

一位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负责财务高管的频繁变换、会计师事务所的频繁更换都会给审计工作带来更大的难度,这些非财务信号也会让人们对其财报可行度降低。”

IPO进程方面,聚辰半导体、申联生物、启明医疗、新光光电和集创北方等公司目前已经进入辅导期,保荐机构包括中金公司、国信证券、中信建投等券商。江苏北人拟申请科创板上市的议案已经获得股东大会通过,赛特斯、复旦张江、金达莱目前已通过董事会决议,需待股东大会审议。大力电工目前仅在公告中表示从新三板摘牌是为上科创板做准备。

“影视+游戏”双双“触雷”

中科沃土基金董事长朱为绎表示,从目前科创板的推进进度来看,这些企业中,不少仅处在相关议案获得董事会通过阶段,尚未开始递交材料。这些企业基本“无望”成为首批科创板企业。他表示,第一批上市企业很快就会看到申报材料,这些企业通过审核就可以上市。

相比于管理层的变动,影视和游戏行业的双双触雷是鼎龙文化业绩变脸的主要原因。2018年,游戏版号发放实行总量调整,对于版号储备较少的中小型公司影响巨大。鼎龙文化表示,“网络游戏版号总量控制等监管政策持续执行,游戏市场保持了向头部企业集中的格局,中小游戏企业依旧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获客难度和成本持续上升。”

多家上市公司现身股东名单

“最主要原因还是国内游戏厂商仍保持着买量思维。”游戏产业分析师张焱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通过在移动端进行广告投放获取用户是当前国内游戏厂商主要的推广模式,但版号总量控制下买量成本攀升,回本的周期也被拉长,中小型游戏厂商的产品大多生命周期较短,很可能买量成本尚未收回游戏就没有生命力了。”

中国证券报记者梳理发现,科创板申报企业背后有多家上市公司的身影,有机构成功“押中”两家以上标的,还有公司由于得到明星机构的投资而备受关注。

在另一方面,影视行业正经历寒冬。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中国电视剧风向标报告2019》则显示,今年1月至9月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备案的电视剧部数和集数跟去年同期相比都有所下降,减少了240部和10612集,同比分别下降27.1%和30.1%。

天眼查显示,金达莱在新三板挂牌以来,共有三轮融资。2015年12月,骆驼股份参与定向增发。2016年3月,同方厚持、岩奇投资参与投资。2017年3月,太平洋证券(代表宁静88号定向投资计划)认购700万股,认购金额1.81亿元,资管计划委托方系骆驼股份。骆驼股份目前持有金达莱6.25%的股份,其股票价格自2019年3月5日以来,六个交易日累计上涨54.72%。

行业下行,梦幻星生园内部也发生变动,一方面来源于部分电视剧客户要求重新议价,另一方面则是梦幻星生园核心团队人员的流失。一系列变动也导致了梦幻星生园2019年新电视剧的生产、制作计划全部取消。“公司致力于影视行业的初衷是不会变得,但是核心团队的流失等原因确实让公司经营战略有所调整,未来可能更多以投资形势而不是自行制作形式。”鼎龙文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先临三维历经三次融资,2010年3月的A轮投资方为德骏资本,2015年12月的参与定增方为万向创业投资,2016年3月又引入美林创投、同方厚持。

现实却是,影视与游戏行业的现状短期内难以改变,在涉及财务和审计的高管及会计师事务所变动后,鼎龙文化又将交出怎样的年报答卷?

聚辰半导体第一大股东江西和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28.36%的股份,而和光投资的控股股东是天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后者又是天壕环境的大股东。

赛特斯第三大股东南京高科新创投资有限公司,是南京高科的全资子公司,南京高科控股子公司南京高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也持有赛特斯2.16%的股份,为第十大股东。此外中信证券持有赛特斯3.28%的股份位居第五大股东。

复旦张江共进行两轮融资,A轮为鼎晖投资,战略投资轮引入张江高科、上海医药、浦东科投。复旦张江2018年中报显示,上海医药持有公司约1.4亿股内资股和7056万股H股,合计持有22.77%股权,系公司第一大股东。海南海药参股的上海联创永沂二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有新光光电1.86%的股份。

在本轮科创板申报企业中,江苏北人融资轮数最多,包括天使轮至C轮的5轮融资及另外5次定增,募资额3.38亿元。其中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旗下的元禾资本参与了除天使轮外的所有融资过程。软控股份参股的上海涌控投资合伙企业持有江苏北人9.65%股权。软控股份早前公告披露拟以自有资金1750万元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基金份额。誉衡药业通过苏州工业园区原点正则贰号创业投资企业间接参股江苏北人,联明股份持有江苏北人274.01万股。

部分科创板申报企业由于所掌握的技术,引来了明星机构的参与。启明医疗是致力于心脏瓣膜疾病经导管治疗的平台型企业,公司被列入并完成了“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并正在执行“十三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天眼查显示,启明医疗A轮引入启明创投,B轮引入红杉资本、C轮获得高盛集团3700万美元的投资。

有投资机构上演“梅开二度”。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西部超导19.18%的股份,另持有赛斯特6.24%的股份。而同方厚持则先后“押中”金达莱和先临三维。从公司资料来看,同方厚持投资科创企业拥有一定优势。公司依托清华大学的产学研管优势及清华同方的高科技产业生态,旗下运营创业投资品牌“同方创投”、产业资本管理品牌“同方厚持”,将进一步深入布局军民融合、医疗健康、智慧城市、高端制造、大数据等产业。

图片 4

图片 5

本文源自中国证券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亰6609平台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